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魏紫丹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魏紫丹
   共产党统治大陆已经60年了,回首往事,点点滴滴在心头。
   在学习胡风反党材料时,对胡风的观点和他指出的弊端,其他知识分子也有同感。批判胡风使知识分子都在内心感到惴惴不安,尤其是正在学习着 “胡风反党集团材料”, 就把他又升级为“胡风反革命集团”,造成紧张的氛围,使空气越来越压迫人 。在报上就有人(如果不是时间长了,我记错了,我好像记得是魏建功教授)曾公开提出,对待胡风问题,党显得没有“雅量”。美学家吕荧先生为胡风仗义执言,曾惊动了当时的舆论,所以这一点我的印象是很深刻的。他说:“我们批评、帮助胡风是应该的,但他不是反革命,他所写的都不过是文艺问题上的讨论……”吕荧把郁积在心头的话说出来了,郭沫若粗暴地停止他的发言。这就说明,迫害胡风,不得大多数知识分子的人心。另外,材料的来源大都是来自私人间的通信,这也不够正大光明,甚至是违法;刚刚宣布的宪法上明文规定要保护私人秘密通信的权利。风声阵阵,风势凶猛,风源来自党中央,当时还不知道是毛泽东的专横断独;树欲静而风不止,风吹树、风满楼,顺延而来的、风起云涌的肃反运动,更造成全国规模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学校是在1955年的暑期,把教职员工集中起来,对每个人的历史进行逐年逐月的审查。自然少不了的是,要用政策攻心:“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立功者将功折罪,立大功者受奖。”学文件告一段落后,就开始坦白交代。这是解放后每次“洗脑筋”学习都有如此的一个程序,大家也就习以为常,不料,这次坦白交代好像是提审一样:交代的人给大家面前一站,尚未开言,下面的人就是一阵乒哩乓啷、拍桌子声浪骤起,并随之十犬吠声地大声嚎叫:“说!说!老实交代!”“他要是狡猾抵赖,能让他滑过去不能?”“不能!”口号声像炸雷,让人惊心动魄。这是党预先彩排过的、唆使积极分子们表演的、很类似于起于宋朝的那个打“杀威棒”的玩意儿。
   
   过去退裤子、割尾巴,虽也是张牙舞爪、声色疾厉、落井下石,罗致罪名、扣大帽子、侮辱人格,让你痛不欲生,但毕竟还是君子动口不动手,不像这次上来就是文武带打。无怪乎有一些人被吓懵了,经不起“党的考验”,走上了“自绝于党、自绝于人民”、“畏罪自杀”的道路。
   
   老教师历史自然要复杂些,他们受的罪可就大了。只用想想,就象我,肃反时22岁,解放时16岁,一,没参加过国民党;二,没参加过三青团;三是军政警(察)特(务)宪(兵)宗教会道门全不沾边;可以说就是一个单纯的中学生。就这,还硬要肃我的反。怕我“畏罪”自杀,一举一动都有人监督,都有人跟踪。运动过后我发现房间(住室,也是办公室,叫做“寝办合一”)翻腾得乱七八糟,尤其是信件,都大张着口向我诉说惊魂落魄的遭遇。原来是他们偷偷别开我的房门、进行了大搜查。就这样对我的心理、生理、生存空间折腾了一个暑期。尘埃落定,有的人被送进监狱继续审查;有的审查一年半载就出来了,有的判了徒刑,据我所知,如果自杀不算,在狱中折磨死不算,倒的确是“一个不杀”。我是什么问题都没有被查出,党是什么说法都没有给我。要说是虚惊一场,可也不“虚”:给了我很严重的精神刺激,让我的头发星罗棋布地呈铜钱状的蜕光,医学上叫“斑秃”;身上出现一道道血印迹,医学上叫“神经性皮炎”,奇痒难忍。我也曾自杀过,当水果刀划破脖颈的皮肤、要捅进气管的时候,我动摇了。倒不是怕疼或怕死,是想起父亲是国军团长、战场阵亡,留下我的母亲、两个弟弟和两个妹妹,全靠我养家糊口。我不能死啊!可是,一旦跟共产党扯上秧,就没有个拉倒,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因为对肃反不满,再停二年,我就被划右派了,又经历了一次九死一生的苦难历程。
   
   我没有死,和那些别的幸存下来的人们一样,虽没死也给蜕了一层皮。但有的却死得很悲惨,那位老教师之死,让我想起来至今心有余痛。我们到人民大戏院,听过市委王部长作肃反阶段性总结(到此,“坦白交代阶段”过去,再往下,就转入“互相检举揭发”的阶段了)的大报告,排着队回校,天气特别炎热,路边一个卖西瓜的,拿着一把破荷叶扇子驱赶着苍蝇,扯着嗓门燥喊:“沙瓤西瓜!不沙不甜不要钱!”老先生冷不防拿起人家的西瓜刀,迎着强烈的阳光明晃晃地一闪,队伍哗地散乱,“他要行凶杀人罗!”实际上,他不是要行凶杀人,而是刀快脖子长,挥刀自刎。我那时候就想,人真是被逼得没有一点点办法,他已经把自己没有的罪行都揽到自己身上了,还说他不老实,还要警告他:“你别妄想蒙混过关!”人间啊人间!这成了什么人间!但凡有一点点办法、有一步挪移,他也不肯走到“自杀”这一地步。自己一死、一了百了,可是,谁无父母、兄弟姊妹、夫妻儿女呢 ?撇下这堆可怜虫,老的老、小的小,他们将怎样打发今后不光是凄凄惨惨、还要被人逼迫着与你划清界限的岁月啊?而且今后一旦发现他对什么有不满意的表示时,就会说他“对党有杀父(或母、兄、弟、姊、妹、夫、妻、儿、女)之仇!” 不由得他耳畔不频频响起、本市刚刚上演过的《白毛女》中杨白劳的唱词:“我哪里走?哪里逃?哪里有我的路一条?”
   
   ──《观察》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Tuesday, January 12, 2010
   本站网址:http://www.observechina.net
   评论
    看中国读者 2010年01月12日 21:31
   毛泽东是罪魁祸首,毛泽东是万恶之源!!!胡锦涛、共产党至今死抱着毛泽东的僵尸不放,就表示他们要和中国人民为敌到底!!!!!!!!!

此文于2010年12月1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