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魏紫丹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矛盾論》與論“矛盾”

   (上)
   魏紫 丹
   《黄花岗》編者按﹕魏紫丹教授這篇論文,處處閃耀著思辨
   的智慧,處處表現著邏輯的嚴密,文字也愈顯精彩、
   動人。該文,將一個根本不懂哲學,只懂得專制、獨
   裁、殘忍和狡猾的毛澤東,活生生地躍然於紙上。作
   者還是一位真正地“理論聯係實際”者,因為他將毛
   澤東滿嘴巴“胡言亂語”的所謂哲學,和毛澤東所干
   的一樁樁“惡行丑事”,實則都是“滔天大罪”,真
   正地聯係起來,“由表及里,去偽存真”地抖落開來
   了。讀之,會讓國人對自己的長期受騙哭笑不得,對
   毛共時代一切公然的血腥罪行義憤沉鬱,更讓我們理
   應對那個似乎已經過去,卻依然沒有過去,尤其是眼
   下胡錦濤黑暗政權正一心要復辟的“萬惡時代”,充
   滿著痛苦和警覺……
   請認真閱讀這篇文章。
   《實踐論》、《矛盾論》和《關於正確處理人民
   內部矛盾的問題》,合稱“三論”,被捧到哲學經典
   極品的高度。其實,正如作者的思想被捧為“頂
   峰”、人被捧為神,落到實處卻是,被黨內外正直人
   士,包括跟他南征北戰的老戰友,還他是一個“政治
   流氓”本相一樣,“三論”落到實處也只能說是三篇
   政治雜文,在認識的層次上遠遠達不到被捧的高度,
   在認識的內容上戰術性遠勝於學術性,火藥味遠勝於
   哲學味。往好處說,充其量也只能算是嵌入幾個理論
   名詞的狹隘經驗論,即,都是沒有超出感性和知性認
   識水準的經驗總結,主要而具體地說,是戰爭和政爭
   經驗的總結。所以,與其如捧者所說﹕“毛主席把對
   中國革命經驗的總結提到了哲學的高度。”不如如實
   地說﹕“毛把哲學庸俗化到了經驗總結的低度。”以
   致,大慶可以“兩論起家”出石油,大寨可以戰天鬥
   地奪豐收,球賽可以戰無不勝,農村姑娘可以用毛澤
   東思想指導殺豬(參見拙文《論“殺豬”的實踐觀》,載《新
   世紀》網)。
   如果硬要如他自己所標榜的,是“鬥爭哲學”,
   或如別人所說是“痞子哲學”,那倒是既抓住了要
   害,又與哲學扯上了秧,不過,由於其中的鬥爭味猖
   獗、痞子味跋扈,致使整個文章成了一架發黴的雞
   肋,眾人食之,群體中毒,症狀如患狂犬病的犬群一
   樣;你呲牙、我咧嘴,“八億人口不鬥行嗎?”前
   此,我已從立意的惡毒、立論的荒謬、論據的虛偽、
   概念的混亂不堪、論證的顛三倒四等幾方面,論證了
   《實踐論》為什麼是反科學的和有害的;現在,再從
   這幾方面來論證《矛盾論》--為什麼也是反科學的
   和有害的。
   一、返回本意論“矛盾”
   列寧說﹕“就本來的意義講,辯證法是研究物件
   的本質自身中的矛盾”(凡引自、或轉引自《矛盾論》 的,
   皆不再注明出處)。韓非子《自相矛盾》寓言的本來意
   義,和列寧的“就本來的意義講”,一古一洋,不謀
   而合。現在人們對“矛盾”一詞的運用,大都篡改了
   78
   它“本來的意義”。讓我們撥亂反正,返回本意論
   “矛盾”。
   《韓非子·難一》﹕“楚人有鬻盾與矛者,譽之
   曰﹕‘吾盾之堅,莫之能陷也。’又譽其矛曰﹕‘吾
   矛之利,於物無不陷也。’或曰﹕‘以子之矛陷子之
   盾,何如?’其人勿能應也。”這樣,就是說,只有
   “自我”(列寧說“自身”)、“內部”(列寧說
   “自身中”)才有矛盾;相對於“別人”、“外
   部”﹕以“吾矛”陷人盾,是能夠說﹕“吾矛之利,
   於物無不陷也。”而以人矛陷“吾盾”呢,則又能夠
   說﹕“吾盾之堅,莫之能陷也。”兩者相行不悖。也
   就是說,只要不是“以子之矛陷子之盾”,楚人就不
   會出現“勿能應也”,就不矛盾了。也就是說,只有
   “自相”才有“矛盾”。守此含義,就只能有一類矛
   盾,即“內部矛盾”、“自相矛盾”,而不可能有兩
   類矛盾,即,沒有毛澤東所謂的與“內部矛盾”相對
   的“外部矛盾”、“敵我矛盾”;因為無論以我之矛
   陷敵之盾,或以敵之矛陷我之盾,都不會構成“矛
   盾”。問題的奇妙就在這裏﹕從咬文嚼字、字面講,
   要想化解“自相矛盾”,只用“對外”就行了。就實
   踐說呢,這也正好是與事理相通的﹕“兄弟鬩於牆,
   外禦其侮。”(《詩經·小雅·常棣》)“無敵國外患者,
   國恒亡。”(《孟子·告子下》)習慣的說法叫做﹕“團結
   內部,一致對外”。只要共同對外,內部就“統一”
   了。當然這個所謂的“統一”不是絕對的統一,而是
   “對立的統一”,即﹕“只有在對立面面前,它才是
   統一的”。例如,“東部”只能是相對於“西部”而
   言,如果失去西部這個對立面,則東部的內部就又有
   你東、我西之分了。因此,不管從字面還是從事實上
   來講,“矛盾”的定義域,就只能限於“內部”;一
   旦“對外”,就自當別論了。或有問難﹕既然矛盾界
   定在內部,界定在“自相”,那麼,我的內部會有自
   相矛盾,並且不是一對矛盾,而是矛盾百出;你、他
   在我外部,我和你、他有沒有矛盾呢?有是有,但
   是,那也僅是你、我、他組合成“我們”時,在“我
   們內部”才能自相矛盾。如果你是距地球億兆光年之
   外的外星人,從現實意義上說,你、我十八竿子都打
   不著,當然也就構不成矛盾,從邏輯上說,只有在能
   夠納入“內部”的前提下才能構成矛盾。內部--我
   們,和外部--他們,有沒有矛盾呢?同理,需組合
   成具有更大外延的概念,例如我們黨、階級、同胞、
   人類……只有這樣,讓內部的範圍逐漸擴大,矛盾才
   有存身之地。又有人曰﹕“內部無限地擴大下去,包
   括了全世界,不就成了沒有外部世界了嗎?”問題是
   從概念上講,“內部”無論怎樣擴大,也必然還有
   “外部”。留下的外部可以小到趨近於O,但決不等
   於O,否則,它也就不叫“內部”了。無“外”,何
   “內”之有?至大無外的宇宙是個渾然的時空的無限
   存在,所以對它來說,就無所謂“內、外”了。說
   “宇宙與其外部的矛盾”,就成為癡人說夢般地不知
   所云。又因為,宇宙間每個具體存在,無一是至小無
   內的事物,所以,“內部矛盾”總是存在的。回過頭
   來,說得有邊沿點兒,問一個具體的問題﹕月球上的
   岩石與地球上的人,有沒有矛盾?這個例子,由於人
   類成功登月,使它有了現實性,這就是,人與它已建
   立了關係,沒有關係就沒有矛盾。當然,一旦建立起
   主客體關係(認識或改造的關係),進入關係網這個
   統一體之內,自然而然就會矛盾叢生、層出不窮。
   《矛盾論》開宗明義所引用的列寧的話,其中的含義
   有二﹕一曰﹕“內部性”,一曰﹕“本質性”。矛盾
   是事物的本質,是事物內含的一個活生生的動態,是
   處於動態下的關係概念。認識事物的本質就是認識事
   物內部動態的矛盾關係,從而也就認識到事物的發展
   變化的規律。列寧說﹕“規律就是關係,本質的關係
   或本質之間的關係。”(《哲學筆記》,《列寧全集》第38
   卷,第161 頁)這就又涉及到一事物“中”和兩事物“之
   間”是什麼關係的問題了。“中”即“內部” ,“之
   間”是兩者內部的交集。 “中”中有“之間”;“之
   間”建立在“中”上。總而言之還是內部。我們在這
   裏看到,矛盾、本質、規律,在認識層次上是同等程
   度的概念。這就規定了我們就像只能說內部本質、內
   部規律那樣,只能說﹕“內部矛盾”,斷然不能說外
   部矛盾、外部本質、外部規律。毛澤東正式提出兩類
   矛盾,是在那篇使他顯出小人嘴臉的《關於正確處理
   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的講演裏﹕“敵我之間的矛盾
   79
   是對抗性的矛盾。人民內部的矛盾,在勞動人民之間
   說來,是非對抗性的;在被剝削階級和剝削階級說
   來,除了對抗性的一面以外,還有非對抗性的一
   面。”(《毛澤東選集》第五卷,第364 頁)
   毛澤東是在1957 年正式提出“兩類矛盾”概念
   的;而斯大林則更是推前20 多年,把當時的矛盾歸結
   為內部和外部兩類,他指出,一種矛盾是內部的矛
   盾,即無產階級和農民之間的矛盾。另一種矛盾是外
   部的矛盾,即我們這個社會主義國家和其他一切資本
   主義國家之間的矛盾(參見《斯大林選集》上卷第336 頁,人
   民出版社1979 年版)。“外部矛盾”、“敵我矛盾”的
   說法,人們聽慣了,鸚鵡學舌、說慣了,已經習以為
   常、見怪不怪了,相反的,如果有誰說“只能自我矛
   盾、不能敵我矛盾”,恐怕就會引起大驚小怪、甚或
   會被嗤之以鼻﹕“敵我矛盾就是對抗性矛盾嘛!連中
   學生在政治考卷中也不會答錯的嘛!”面對這個“嗤
   之以鼻”,如果有人拍案而起,決斷地說﹕“對抗和
   矛盾斷然不同。”他用“斷然”來劃清界限,排除
   “對抗”與“矛盾”的任何概念混淆。這可就否定了
   “敵我矛盾”的基本內涵!徹底抽掉了它的釜底之
   薪,使它再也站不住腳。這句話倘若是別人說的,可
   算他姑妄言之而不予理睬,但是,這話就是毛在《矛
   盾論》中引用的列寧的原話。毛自作權威地解釋道﹕
   “這就是說,對抗只是矛盾鬥爭的一種形式,而不是
   它的一切。”毛大錯而特錯了!第一,他把“矛盾鬥
   爭”這個錯誤概念,偷換了“矛盾”這一概念。這一
   點,我將會在下面另作專門的論述。第二,如果“對
   抗”是“矛盾”的一種形式,那兩者還能是“斷然不
   同”嗎?“人和狗斷然不同”,難道能說“這就是
   說,人只是狗的一種形式”嗎? “人只是狗的一種形
   式”的說法有多荒謬,“對抗只是矛盾鬥爭的一種形
   式”的說法就有多荒謬,因而,以“對抗”作為基本
   內涵的“敵我矛盾”的說法也就有多荒謬!在“對抗
   和矛盾斷然不同”的前提下,我們就可以試探性地立
   此假說﹕“兩種情況下絕對構不成矛盾﹕一是二者沒
   有關係;二是二者是互為外部的敵對關係。”有人認
   為,我這樣說仍是建立在列寧語錄基礎之上的三段論
   式;難道列寧說的這個大前提就一定是正確的嗎?我
   則認為,起碼列寧在對“矛盾”概念的理解這一點
   上,比斯大林、毛澤東有其正確和深刻之處,所以我
   就因勢利導,以列寧之矛來攻其徒子徒孫之盾;此情
   此景,不也正好是本論題的本地風光嗎?
   二、“內部\外部”論矛盾
   其實毛自己就說過﹕“事物發展過程中的每一種
   矛盾的兩個方面,各以和它對立著的方面為自己存在
   的前提,雙方處於一個統一體中。”
   難道一方在內部、一方在外部,“雙方”還算是
   “處於一個統一體中”嗎?不處於統一體中,把引起
   爆炸中的一個因素放在炸彈之外,一個因素留在炸彈
   之內,炸彈還能爆炸嗎?又如,一男一女不結婚(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