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巨文集]->[变异的厨房(小说)]
王巨文集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三)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四)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五)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一——救赎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二——一座雕像的诞生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三——血卡(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四——迷失的家园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五——惊 惧 的 瞳 孔(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六——废墟里的呓语(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七——一次无法抵达的湿地之旅(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八——古蛇的后裔(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九——来自远古的回眸(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孩子,你去了哪里(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一——谁在叩响那扇门(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二——捡拾那些凝固的血迹(小说)
·
·美丽的美利坚
·血迹斑斑 白骨累累 (时评)
·Blood Stains on Innumerable White Bones (血迹斑斑白骨累累)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时评)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 The People are Fish on the Chopping Board under the Knife
·哭泣的绵羊(时评)
·哭泣的绵羊 Weeping Lambs
·中共是当今世界最无耻的政党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the Most Shameless Party in the World Today. (中共是当今世界上最无耻的政党)
·自由女神何时降临中国
·从“天灭中共”谈起
·Take it Up from “the Heaven will Rui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从“天灭中共” 说起)
·我为自已生长在红旗下而悲哀
·I Am Grieved for Myself to Have Grown Up under the Red Flag
·是政治白痴?还是中共特务? ——我对提倡真名签署《08宪章》的一些看法         
·一首葬送中共暴政的挽歌
·我的宣言:为自由而奋斗
·My Manifesto: Fighting for Freedom 我的宣言: 为自由而奋斗
·举起刺向中共狗官的利刃
·亚细亚的孤儿
·见证中共:天使面孔 魔鬼心肠
·我为什么要流亡海外
·祖国母亲,我为你哭泣
·中共已把人变成狼和羊
·为何恐惧如影相随
·艾未未的后行为艺术
·自由圣殿 精神家园
·民主与专制的对决
·诗与坦克的对决
·我也有一个中国梦
·来自一次撞车事故的灵感
·
·沁园春  登北岳恒山
·凤凰和鸣
·永恒的家园(歌词)
·自由之歌
·美国少女(诗二首)
·阿曼达的忧伤
·阿曼达的眼眸(诗歌)
·阿曼达的微笑(诗图)
·甜美的笑靥(诗图)
·香奈儿(诗图)
·我心狂野
·母亲*女人*少女(诗)
·来自拉美的女人们(组诗)
·无题(诗二首)
· 加 西 卡(诗歌)
·莲 * 月 * 樱 (诗三首)
·阿根廷姑娘(自由诗)
·围灯夜话
·真爱(歌词)
·也许只是一个传说(诗)
·行走在天地间的身影
·题文学沙龙三才女:野樱 醉醉 含嫣
·旧梦重温(歌词)
·写给一位女子(诗歌)
· 窗 口 (诗)
·凝 视(诗)
·寻找终极快乐(诗)
·人 类 之 母(诗)
·孩子,你要去哪里(诗)
·孩子 ,你想表达什么(诗)
· 卜 算 子
·为我而歌(歌词)
·此生难忘(歌词)
·恒 久 守 望(诗)
·如果能够……
·站在十字路口的姑娘(诗)
· 拉大提琴的少年(诗)
·
·旅美日志(1):飞往美利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变异的厨房(小说))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你只看到了阴暗面,看不到光明面,你的思想有问题。”
     “我写得都是事实。”
     “那只是偏面的。我们的国家经济在飞速地发展,我们的人民在过着安康幸福的生活,这都是我党正确领导取得的成果。你为什么看不到这些,不歌颂这些呢?”
     “我们虽经济发展了,但我看到的是资源的破坏与掠夺,环境的污染与恶化,官场的贪污与腐败,中共的专制与暴行,广大劳动人民不但没有当家作主,反而被奴役、被压榨,甚至被杀戮……”
     “一派胡言!你这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人民……你要为此付出代价!”
     你被开除了公职。为了生存,你在街头上摆面食摊,摆烟摊……你虽生活困苦,但你没有放弃写作。你带着你的手稿去了多家出版社,你把那些编辑们吓坏了,没人敢给你出书。你的手稿变成了一堆废纸。从此,你像丢了魂似的,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
     “小王,该切菜了。”
     老板在大声喊你。
   
   
     他四岁那年,走到米缸前,用手拍了拍米缸。他养母看见了,就过来问他。
     “你在干什么呢?”
     “我在看缸里还有多少米。”
     “这孩子,只关心柴米油盐,不会有大出息。以后只能是块开餐馆的料。”
     养母不经意的一句话,变成了他一生的谶语。二十年后,他从台湾只身来到美国,在餐馆里一干就是三十年。
     他的父亲是一位国民党的高官,家里顾了一位年轻貌美的女佣。一天,这位高官占有了这位女佣,又把她撵了出去。后得知这位女佣怀孕了,并生下一个男孩。这位高官只有二个女儿,没有儿子,为续香火,就把这个男孩抱回来,让妻子领养。这个男孩就是他。他的童年是不幸的,他是在看人的眼色长大的。二十四岁那年,他的老父亲下世后,他被养母赶出了家门,他只好漂洋过海,孓然一身来到美国。先在中餐馆跑堂,为了出人头地,同时在两家餐馆打工。他开着一辆破车,两地奔跑。在寒冷的冬天,有时裹着棉衣睡在厨房的地板上过夜,被冻得发抖。三十年过去了,他从一个跑堂变成了一个老板。现在,他拥有了宽敞的房子,崭新的汽车,和这爿饭店,却还在不停地干活。他已养成了一种快速行走,快速做事的习惯,而且,像一台永动机,已无法让自已停下来了。
     “在美国,你就得这样拼,不然,就会被淘汰。”
     他说这话时,快速地在地上走动着。
   你不解地望着他。这时,你直觉得他不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而是一台不停转动毫无表情的机器。有时,他会无名地大发脾气,乱摔东西,大骂客人,冲着你尖叫。这时,你又觉得他是一个精神错乱的疯子,一个凶相毕露的魔鬼,是蒙克笔下的那个捂着耳朵大声尖叫的呐喊者。
   
   
   那欲火焚烧的胖女人从你身边走过时,那肥硕的大屁股有意无意总要碰你一下,你觉得她的躯体越来越膨胀,而那锅台与货架这之间的过道变得越来越窄了,她经过的频率越来越多,你为了躲避她,挤靠在油腻的锅台上,变得越来越扁,活像个皮影了。
   “真有猫不吃腥的?”
   那女人从你身边走过后,小声嘀咕着。
   你沉默不语,心里气恼,低着头使劲铲动炒锅里的炒饭。
   店老板像只老猫在地上窜来窜去。你感觉到他的目光像芒刺一般刺在你的背上。
   “快干活!客人在等着呢。”他又在吼叫。
   你加快了动作,虽然窝了一肚子火,但没吭声。
   “你吼什么?老不死的!”
   那女人变成了一头狂狮在吼叫。你明白她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老猫不再吱声,但仍在你的背后窜动,那目光一直在监视着你。
   火苗在呼呼地向上蹿,气在升腾……你的目光变得犀利如刀,将现实的表层划开……于是,你看见了生活的内核,看见了常人无法看见的虽然离奇古怪却更接近于本真的景象——
   你看见什么了?你的周围变得异样起来——整个厨房正在膨胀变大,所有的物体都在不规则地扭曲。这时,你看见店老板变成了一个混合着魔鬼干尸幽灵老猫呐喊者的多面怪物,老板娘变成了一个长着猪头的肉球,而你自己分身有术,变成了三个自己:一个在洗碗,一个在切菜,一个在炒饭……你正在惊异之际,一头健壮的公牛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这好象是一头著名的德州大公牛,长着一对细长的尖角。它粗大的鼻孔喷着白色的粗气,大如铜铃的双目鼓突出来,四处寻找着攻击的目标。它先看见了店老板,便冲了过去。店老板抱头鼠窜,四处躲藏。大公牛紧追其后,横冲直撞,碰到了货架,撞翻了灶台,锅碗盘盆撒落一地。店老板在逃命中变化着不同的怪异的形象,而且为了逃命变得越来越小,公牛追上他,用四蹄狠踩。催命鬼像只胶皮娃娃,被踩得吱吱乱叫,却怎么也踩不死。最后他终于逃脱,变成一只老鼠,钻入洞穴。这时,躲在货架后的胖女人,悄悄地爬出来,正试图夺门而逃。大公牛回过头来,看见了她,便冲了过去。胖女人惊恐万状,像个肉球似的在地上滚爬。大公牛用犄角挑起她,她尖叫着,像个大气球在空中飘舞。大公牛似乎也把她当成了气球,用尖角挑着她戏耍。她的球形躯体在公牛的头顶上弹跳着,而且越来越膨胀,最后膨胀到极限,“彭”地一声暴裂了,变成几块彩色的碎片,掉落在地上。大公牛失落地站在满是碎屑的地上,茫然地四处张望,它看见那洗碗、切菜、炒饭者,一个像影子缩在地角,一个像壁虎爬在墙上,一个像蝙蝠倒悬在屋顶……
   
   
   “哎哟!”
   “怎么了?”
   “把手切了。”
   你捂着手指蹲在地上,殷红的血从指缝间滴落下来。
   血在流淌——
   那五名死囚跪在沙土地上,沙土地在烈日的暴晒下似乎在冒烟。一阵枪响,他们一头杵在荒寂的沙土里,头颅崩裂,脑浆与鲜血四溢,有人过去,取走了他们的脑浆,任无用的鲜血流入滚烫的沙土里……
   你紧握着的手指头在流血……
   老板娘拿着纱布走过来,看见你脸色苍白,满头虚汗,浑身哆嗦着。
   “你没事吧?不行到医院去。”
   “没事。”你摇摇头。“我晕血,过一会就好了。”
   她为你抱扎着伤口。
   “在饭店干活,可要小心。”
   你感觉到她的手像吹起的气球一样光滑绵软。
   “你看我的指头,差一点切下去。”
   她伸出食指,上面有一条很长的刀疤。
   “我切成这样,都没休息,包扎了一下,继续干活。在美国,你必须学会坚强。”
   你沉默着,脸色有所恢复。
   “他的手腕上有一条更长的刀疤。”
   “那是怎么了?”
   “那位大陆姑娘跑了后,对他打击很大。他一度想自杀……”
   你仿佛听到了割裂手腕的那声惨痛的尖叫,那尖叫声像尘埃一样飘落在厨房的角落里。
   “是我为他医好了伤口……”
   “是吗?”
   “你知道吗?我们是天配奇缘。”
   “是吗?”
   “是啊。那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位白发老人对我说,你帮帮我的儿子吧,他快不行了。第二天,我就来这家餐馆打工,正巧看见他割破了自己的手腕,我想,那位梦中老人让我帮助的人就是他吗?后来我把那位梦中老人描述给他,他说那正是他过世多年的老父亲。你说,我们是不是天配奇缘?”
   你想着心事,没吱声。
   你的耳边仍回响着那声惨叫。
   
   你带着伤指冲洗着碗盘。水珠四溅,你手指上缠着的白纱布,很快被水浸湿了,你却没有发觉。
   
   
   天上不会掉下馅饼。小时候,父亲常对你说,天上掉下来的,不是鸟屎,就是炸弹。你父亲经历过战争年代,所以,能生活在没有枪林弹雨的和平年代,他就心满意足了。
   而你,总是久久地望着天空,独自冥想。
   你在想什么呢?
   你自己也说不清楚。
   现实与你格格不入,你虽置身其中,但你直觉得离这个现实世界越来越遥远……你生活在自己的幻想中。
   你向往自由,而现实却处处限制你,束缚着你。所以,你总是仰望蓝天,在期待着什么。
   终于有一天,你离开了那块古老的不自由的土地,飞上了蓝天。
   对于这一天,你期待了很久很久。但你飞上了蓝天,却失去了土地。世界之大,却没有你的栖息之所。你变成了一位浪迹天涯的流亡者,你的行囊里空空如也,只是装满了梦幻。你扇动着梦的翅膀在天空中飞翔。在漫无边际的长夜中,你看到了一缕光亮,那是自由女神高举着火把,引领着你前进。
   
   
    “欢迎你 ,
         那些疲乏了的和贫困的,
         挤在一起渴望自由呼吸的大众,
         那熙熙攘攘的被遗弃了的,
         可怜的人们,
         一起交给我。
         我高举起自由的灯火。”
   
    你在晨曦中听到了这美妙的歌声,便栖落在这块自由的土地上了。在这里,你将再生,将脱胎换骨,重新塑造一个自己,实现心中的宏愿,敲开理想的大门……
   
   
   
   “你在想什么呢?该收工了。”
   这时,你才发现,一切都静寂下来。墙上的时钟指向晚上十点。
   忙了一天的老板娘在收拾着锅台。灶里的火已经熄灭,一切都冷却下来。而老板娘的眼睛里仍燃烧着烈焰。她一边收拾,一边还和站在那里抽烟的老板打趣。
   “老公,玩得爽不?”
   “爽!”
   “爽就多玩一会儿?”
   “你想玩自己玩吧。我是累了。”
   老板说着,出大厅休息去了。
   “真是人老不中用啊!”
   老板娘感叹着,向你抛了个飞眼。
   “找男人,千万不能找年纪大的。”
   她半自语半对你说着,扭着肥大而风骚的屁股,独自钻进卫生间去了。
   这时,你感觉到老板娘变得可爱起来。
   厨房只剩下你一个人了。你回想着刚才他们夫妻风趣的对话,一天的劳累顿时消失。
   你微笑着拿起扫把,愉快地清扫起来。
   
   
     
   
   
(变异的厨房(小说)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