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牛克思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牛克思文集]->[货币供应与经济危机]
牛克思文集
·反张维为论
·牛克思:乌市骚乱是给共产党的一记响亮耳光
·壮士悲歌(牛克思诗、词集)
·论对权力的监督
·透视老子哲学
·少数民族问题的历史辩证观
·论专制制度下权力监督的无效性
·看看人民代表的代表性
·共产主义与皇帝的新衣
·论国家的稳定
·由胡锦涛维权想到的
·文治武功论
·胡斌风波折射出中国严重的信任危机
·职责与良心
·我为什么要捐款支持公盟
·论百姓与民主
·论效率与民主
·论村官选举与民主
·论德治与民主
·论法制与民主
·念奴娇•钟山咏怀
·南阳卧龙
·朝天子•嘲隐士
·满江红•贾甲赞
·沁园春•读史感怀
·书 生
·如此强盗逻辑
·法官的智力原来不超过四行字
·现代化经济、部落式管理
·中国人寻求公正的方式
·民主是解决国内矛盾的唯一出路
·没有劣等的人民,只有劣等的政府
·民运人士不是孙悟空
·致海外民主团体的一封公开信
·妓女是检验治国水平的唯一标准
·谁说共产党不要民主?
·中华人民联合国
·晓波,你出狱那天我会在监狱门口接你
·重判刘晓波是狗咬吕洞宾
·致富绝招
·西部经济落后原因论
·货币供应与经济危机
·奴才、主子和汉奸
·论中国当前的主要矛盾
·民主是一种良心政治
·致国安(保)警察的公开信
·制度与人性
·李鸿忠抢记者录音笔是中共本质的暴露
·不摆脱奴婢地位,司法如何公正?
·决定司法公正的两个基本问题
·中共党员知多少?
·校园血案的启示
·现代封建王国富士康
·“六•四”不稀罕平反
·赠珠海友人(诗)
·致贪官(诗)
·在中国,正义只是个陷阱
·长恨神州天地暗,为取光明不顾身
·中国民主路在何方?
·论制度绑架
·再论制度绑架
·国家稳定的系统论分析
·有种动物名字叫走狗
·刘贤斌是怎样炼成的?
·劳动者工资上涨——谁最怕?
·律师吊证与贪官伏法
·千万别惹警察
·房地产畸形繁荣后患无穷
·“政令不出中南海”现象析
·闲话共产党的真理秀
·只有一个坏人的国家
·严打和督办背后的无奈
·恶宪不废,恶法难除
·渐进式民主自欺欺人
·教授请进中南海,总书记能学到啥?
·让诺贝尔和平奖成为团结中国民运的旗帜
·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制度吗?
·对西方煽动论的质疑
·孙中山宪政理论的四大错误
·中央集权是中国西部经济落后的主要原因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货币供应与经济危机

   牛克思 2010.1.14
   
   
   商品之所以能够出售,是因为它对人具有效用,或者是使用价值,同时还是稀缺的。这是奥地利学派早在19世纪70年代就道出的常识。凡是不具有稀缺性的东西,不管它如何有用,人们也不会出钱来购买,比如空气,因此没有稀缺性的东西成不了商品。另一方面,对人没有效用的东西,就算生产了也没有人买。笔者认为,除此之外,可生产性也应该成为商品的一个前提条件。再有用的东西,如果生产不出来,也不能成为商品,比如一种可以把知识直接输入每个人大脑的技术,因为这种技术完全省去了人们学习的艰辛,虽然有用,但是目前还无法生产,所以这种技术也成不了商品。由此可见,商品的精确定义应该是稀缺但是可以生产的有用物品。
   科学的任务是发现自然规律,技术的任务是把科学发现的那些自然规律中对人类有用的部分,想办法将它们转化成使用价值,工业的任务是减少这些使用价值的稀缺性。麦克斯韦的电磁感应定律是科学发现,根据这个科学发现设计的发电机是技术成果,生产出发电机满足市场的需求是工业的贡献。同样,发现胰岛素对人类生命的重要性是科学,人工胰岛素的合成方法是技术,人工胰岛素的生产是工业。

   经济增长是商品生产量不断增长的别名,然而商品生产量能够不断增长的原因只有两个:一个是具有新的使用价值的商品不断产生出来,一个是传统商品的生产成本不断下降。新产品的出现具有广阔的市场,因此能够促进经济增长;传统产品生产成本的下降,使得过去买不起这种商品的人能够买得起,无效需求就变成了有效需求,因此传统产品成本的下降也能够促进经济增长。这两种经济增长的方式都依赖科学技术的进步,这就是熊彼特的科技进步论。但是科技能不能进步,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如果科技进步的速度能够超过人口增长的速度,那么人均收入就会增加,这种状况被称作经济繁荣;如果科技进步的速度落后于人口增长的速度,那么人均收入就会减少,这种状况被称作经济萧条。经济状况从繁荣到萧条的转折,就是经济危机。
   世界经济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到2007年这半个世纪的增长,完全受益于科学技术的进步。家用电器、汽车、微型计算机、传真机、固定电话机和手机、网络等新产品的出现,极大地促进了经济的增长;各行各业生产技术和管理技术的进步,又极大地降低了传统产品的生产成本,也促进了经济的增长。然而,到了2007年,所有过去的新产品都不再新了,普通收入的家庭都有了计算机,即使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中国农民工,也在大街上一边骑着自行车一边用手机和朋友聊天。全社会各种商品生产过剩,经济已经到了从繁荣到萧条的转折点,但是短时间内人们还看不到有什么新技术或新产品可以承担起促进经济增长的重任,因此,经济危机不可避免。
   本来,经济危机是一种正常的现象,个人只要遵守“量入为出”的古训,随时保持一定的警惕性,不受眼前虚假繁荣的迷惑,克服人性对财富的过度贪恋,永远保存一定的现金以防万一,那么即使经济危机从天而降,也不至于沦落到破产的地步。毕竟社会已经进步了,经济已经上了一个新台阶,保有一定存款的人,即使收入不再增长,生活水平也不会倒退到十年、二十年以前的水平。只有那些贪心不足、超出自己支付能力贷款消费或者投资的人,又在这种击鼓传欢的游戏中接到后面几棒的人,才会在经济危机中破产,导致其生活水平大幅度的下降,甚至跳楼自杀。
   但是,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的政治家,都把经济繁荣当作政绩来标榜。东方的政治家把经济繁荣当作自己执政合法性的依据来追求,西方政治家把经济繁荣当作争取选票的道具来呵护,因此不管什么政治制度,政治家们总是想方设法刺激经济增长,妄图使经济增长成为一台不知疲倦的永动机。当经济危机到来的时候,他们总是把凯恩斯当作救命的稻草,希望他能够成为救世主,抚平经济危机的伤痕。其实,凯恩斯主义根本救不了命,他扩大财政支出规模和货币供应量刺激经济的主张,如果不是碰巧遇上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科学技术大爆炸,只能使问题更加严重:货币进一步贬值,生产进一步过剩。因为一切货币贬值的后面,都有政府的黑手在起作用,老百姓发现存钱是一件亏本的生意,因此被迫进行消费甚至超前消费,这样就丧失了抵抗经济危机的能力。由此可见,政府应该对经济危机负主要责任,因为只有它才能创造出通货膨胀这样的杰作。
   关于货币与商品之间的关系,经济学家费雪给我们列出了这样一个公式,经济学上称作费雪方程式:
   PT=MV
   式中,P是全社会商品的平均价格或称物价水平,T是全社会的商品总量,M是名义货币供应量,V是货币流通速度,MV是实际货币供应量。从费雪方程式可以知道,一个社会的物价水平P与名义货币供应量M和货币流通速度V成正比,与商品总量T成反比。
   根据前面的介绍,我们知道,当科学技术进步时,新产品的出现或者生产成本的下降,会使社会的商品总量T不断增加,如果在一年内,商品总量增加了10%,实际货币供应量MV没有增加,那么物价水平P必然下降10%。为了维持物价水平P不变,实际货币供应量MV也应该增加10%。一般情况下,货币流通速度V是一个常数,增加名义货币供应量就可以达到增加实际货币供应量的目的。如果物价水平P上涨了,就说明名义货币供应量M的增长速度△M/M超过了社会商品总量T的增长速度△T/T,反之亦然。
   当经济危机到来的时候,社会商品总量T过剩了,超过了人们的有效需求,这时降低银行贷款利率,可以帮助企业降低贷款成本,减轻企业负担,同时银行贷款利率的降低也是行业之间利润率平均化规律的要求。由于经济危机中,商业活动不像繁荣时期那样活跃,因此货币流通速度V降低是势所必然的,这样就有必要增加名义货币供应量M,以维持物价水平P的稳定。物价水平P不稳定,不管是上涨还是下降,对经济都是有害的。如果物价水平P存在下降的趋势,由于理性预期的作用,人们倾向于减少消费、持有货币,反映在银行账户上的情况是定期储蓄增加,活期储蓄减少,这样就会导致货币流通速度V进一步降低,使实际货币供应量MV大大减少,严重影响经济的稳定。经济萎缩会使工厂开工不足,社会失业率上升,人民的生活水平下降,所以应该避免物价水平下降。名义货币供应量M的增加,应该以物价水平P的稳定为目的,抵消人们对物价水平P下降的心理预期。但是,在经济危机到来的时候,妄图依靠增加名义货币供应量M来刺激经济增长的任何企图,都是危险的举动,这个举动可能导致银行坏帐的迅速增长。
   物价水平上涨会使老百姓丧失储蓄的信心,是社会剥夺人民财产的一种隐蔽手段。过度的货币供应必然导致物价水平P上涨,在理性预期的作用下,货币流通速度V必然大大加快,反映在银行账户上是定期储蓄减少,活期储蓄增加。每个人都不敢持有货币,情愿增加商品的库存,短期内使商品需求骤然增加,需求曲线向右上方移动。这种虚假的需求信号,会误导企业增加固定资产的投资,使本已过剩的生产能力进一步严重化。当大多数人把存款和贷款花光了的时候,一方面物价水平P不可能再涨了,这样储存商品的投机效应没有了,商品需求就会下降,需求曲线向左下方移动;另方面经过扩建,企业的生产能力进一步增加了,供给曲线向右下方移动,导致物价水平P进一步下降。需求曲线和供给曲线的这种反方向移动,产生了亏本效应,库存在消费者名下的过剩商品,由原来的需求变成了供给,为避免亏损,人人都拼命抛售自己手里的商品,消费者也变成了生产者,极大地增加了商品的供给。手里还有一点存款的人,由于产生了物价水平P将不断下降的心理预期,又会持币观望,减少消费。这样,过去所有刺激经济增长的努力都会付之东流,不仅如此,银行还会因为这种扩张政策积累巨大的坏帐,有的不得不宣布破产倒闭。凯恩斯主义企图不断扩大货币供应量刺激经济增长来避免经济的衰退,结果只能是把泡沫越吹越大,如果没有科学技术的解救,这个泡沫很快就会破灭。
   以上分析是建立在国民收入平均分配的基础之上的,事实上市场经济下每个人在国民收入的分配上有很大的差距,有的人富可敌国,有的人却食不果腹。在物价水平P上涨的预期下,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囤积商品,对于那些处在温饱线附近的人来说,即使预期到物价水平要上涨,他们也没有能力购买多余的商品。物价上涨只会使他们更加贫困,连原来的基本生活水平都无法保住。因此,过度的货币供应,不但挽救不了经济的颓势,反而会加剧社会成员的贫富分化,激化社会矛盾。维塞尔说得好:“一切经济的最高原则是效用。价值同效用发生冲突时,效用就一定制胜。”1
   西方民主国家的政治家虽然也对经济增长爱不释手,但是经济繁荣的泡沫破灭、经济危机突然到来时,他们却不至于惊慌失措,因为他们的社会总体上是公平的,不管经济繁荣还是经济衰退,人民都会自觉接受现实,社会不会因此而陷入动荡之中。中国就不同了,社会矛盾一大堆,完全谈不上什么公平,只有愚民教育加经济繁荣才能欺骗人民的头脑、笼络百姓的人心、装点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姿态,如果经济危机爆发,它就再也找不到自己执政合法性的借口了。人民会要求共产党承担领导责任,而共产党的顽固本质是不愿意承担任何责任的,因此经济危机必然导致激烈的社会冲突,共产党也很可能因此而垮台。于是,面对几千万失业人口,它明知推行凯恩斯主义是饮鸠止渴,还是不得不饮!
   
   
   
   参考文献:
   
   1.〔奥〕弗•冯•维塞尔著《自然价值》第82页,商务印书馆出版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