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牛克思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牛克思文集]->[致富绝招]
牛克思文集
·反张维为论
·牛克思:乌市骚乱是给共产党的一记响亮耳光
·壮士悲歌(牛克思诗、词集)
·论对权力的监督
·透视老子哲学
·少数民族问题的历史辩证观
·论专制制度下权力监督的无效性
·看看人民代表的代表性
·共产主义与皇帝的新衣
·论国家的稳定
·由胡锦涛维权想到的
·文治武功论
·胡斌风波折射出中国严重的信任危机
·职责与良心
·我为什么要捐款支持公盟
·论百姓与民主
·论效率与民主
·论村官选举与民主
·论德治与民主
·论法制与民主
·念奴娇•钟山咏怀
·南阳卧龙
·朝天子•嘲隐士
·满江红•贾甲赞
·沁园春•读史感怀
·书 生
·如此强盗逻辑
·法官的智力原来不超过四行字
·现代化经济、部落式管理
·中国人寻求公正的方式
·民主是解决国内矛盾的唯一出路
·没有劣等的人民,只有劣等的政府
·民运人士不是孙悟空
·致海外民主团体的一封公开信
·妓女是检验治国水平的唯一标准
·谁说共产党不要民主?
·中华人民联合国
·晓波,你出狱那天我会在监狱门口接你
·重判刘晓波是狗咬吕洞宾
·致富绝招
·西部经济落后原因论
·货币供应与经济危机
·奴才、主子和汉奸
·论中国当前的主要矛盾
·民主是一种良心政治
·致国安(保)警察的公开信
·制度与人性
·李鸿忠抢记者录音笔是中共本质的暴露
·不摆脱奴婢地位,司法如何公正?
·决定司法公正的两个基本问题
·中共党员知多少?
·校园血案的启示
·现代封建王国富士康
·“六•四”不稀罕平反
·赠珠海友人(诗)
·致贪官(诗)
·在中国,正义只是个陷阱
·长恨神州天地暗,为取光明不顾身
·中国民主路在何方?
·论制度绑架
·再论制度绑架
·国家稳定的系统论分析
·有种动物名字叫走狗
·刘贤斌是怎样炼成的?
·劳动者工资上涨——谁最怕?
·律师吊证与贪官伏法
·千万别惹警察
·房地产畸形繁荣后患无穷
·“政令不出中南海”现象析
·闲话共产党的真理秀
·只有一个坏人的国家
·严打和督办背后的无奈
·恶宪不废,恶法难除
·渐进式民主自欺欺人
·教授请进中南海,总书记能学到啥?
·让诺贝尔和平奖成为团结中国民运的旗帜
·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制度吗?
·对西方煽动论的质疑
·孙中山宪政理论的四大错误
·中央集权是中国西部经济落后的主要原因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富绝招

   
    牛克思 2010.1.7
   
   
   年关将近,为了能够过上一个好年,独裁政府的各个职能部门开始了敛财行动。某区政府综合治理办公室、区国土资源管理局、加上镇上的一个街道办,联合开展了一年一度的非法用地治理工作。他们在该镇的每个民营工厂大门口贴上了一张公告,宣布该工厂为非法用地,限厂主15天之内将厂内所有生产设备及办公设备搬出,政府将进行强制拆除,凡不主动搬出者,一切后果自负。

   两年前当笔者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公告的时候,着实吓了一大跳,心想这次完蛋了,自己辛辛苦苦积攒了20多年的血汗钱,这次全打水漂了。我十分了解共产党的土地法,知道农业用地可以承包经营,但是不得改变农业用地的性质。也就是说,你承包农民的土地,只能用来从事农业生产。原来种玉米的土地,你承包过来后,要么继续种玉米,最多也只能改为种苹果、香蕉等农作物。可是,从经营的角度考虑,把玉米地承包过来继续种玉米,除非有美国的高科技作支撑,而且还必须是一马平川的土地才有条件实行大规模集约化的生产,否则只有傻子会干。因为种玉米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利润空间,除了地租以外还可以为承包人提供达到社会平均利润率的收入。因此,中国绝大多数土地承包人承包土地的目的,都是为了建工厂。这无疑改变了土地的农业生产性质。
   我国是一个传统的农业大国,国家领导人有着极其强烈的重农情结,因此,在对待土地的问题上一直保持着小心翼翼的心态,对土地的控制十分严格。在土地市场上,国家一直牢牢地控制着土地一级市场的买卖权力。按照国家土地法的规定,要把农用地改为建设用地的审批权限是,基本农田要由国务院批准,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35公顷的以及其它土地超过70公顷的,也要由国务院批准。目前,我国的土地市场分为三级:一级市场是政府批租市场,购买者是各类政府主办的开发区、房地产开发商、三资企业和国内的大企业;二级市场的卖方是一级市场的买方,买方是那些没有权利进入一级市场的企业;三级市场是已经在二级市场上取得土地使用权的各类企业。由于政府的控制,普通企业要想在一级市场上合法地得到土地是不可能的,必须通过当地政府建立的开发区才有可能获得土地。即便如此,由于开发区的准入门槛较高,而民营小企业一般投资小、科技含量又不高,因此还是得不到土地。三级市场的土地供给非常少,除非有企业打算退出生产,才会出卖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手的土地。而且,三级市场上出售的土地都带有已经建好的厂房,这些厂房的设计不一定刚好符合购买者的需要,土地面积的大小也不一定能满足购买者的要求。
   但是经济的发展又不可能缺少民营小企业,怎么办?那就到二级市场去购买。有些小企业可以到政府设定的开发区去购买土地,虽然价格是一级市场的十几倍或几十倍,但总还算可以买到。大多数民营小企业由于达不到开发区设定的准入门槛,比如资金小啦、科技含量低啦等等,连开发区的门都进不了。许多小企业就不得不绕过政府,冒着倾家荡产的风险,为了获得一点点资本利润(远远低于马克思100%的标准),像马克思所说的那样“践踏着一切人间法律!”,悄悄地与农村的基层组织—村委会签订土地使用合同,用于工厂建设。农民和村委会当然乐于合作,一是这些小企业可以向农民和村委会提供一笔可观的收入。原来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既要垫付种子、化肥、农药的资金,又必须承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辛苦,一年下来,种玉米每亩土地充其量只能有500元的净收入,如果遇到自然灾害,不但没有净收入,连本钱都会赔进去。现在民营小企业来承包,农民不但免除了垫资的风险、劳作的辛苦,而且每亩土地的净收入还可以翻番。另一方面,民营小企业承包了农民的土地以后,农民就从土地的束缚下解放了,他们可以进入这些民营小企业打工,或者进城从事商业活动或劳务输出,大大增加了自己的收入。可是,共产党的《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七条一款规定:“维持土地的农业用途,不得用于非农建设;”《土地管理法》第八十一条规定:“擅自将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出让、转让或者出租于非农业建设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款。”这种法律就像一把达摩克利斯剑悬在民营企业家的头上,令他们随时提心吊胆,生活在政府制造的恐怖之中。
   共产党的官员们却不管这些,他们知道这些道理,可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他们要把法律的淫威用足。他们知道真正拆除这些所谓的非法用地的工厂是不可能的,因为全国有85.7%的民营小企业都是这种类型的用地,光笔者所在的那个镇就有600多家非法用地的民营工厂,投资小的几十万,投资大的几千万,按平均每家投资200万计算,有12亿资产,全市至少有50个镇,民营企业的资产至少有600多亿,如果全部拆除的话,将给当地经济造成巨大的混乱。明知不可能拆除,那么为什么当地政府官员还要发这样的公告呢?其实他们的目的无非是利用国家法律来威胁这些民营企业家,让厂主们在春节前向他们送个红包罢了。一家收2000元,600家就可以收到120万元,这三家单位的干部职工就可以欢欢喜喜过个快乐年了。正因为有如此的好处,当地政府职能部门也就年年都要开展一次非法用地的整治工作了。
   当然,所谓的不可能强拆并不是绝对的,对整个社会来说不可能的事,对某个具体的民营企业来说却是完全可能的。独裁政府从来就不讲什么公平不公平,如果哪个民营企业家胆敢对那些官老爷们不尊敬,傻乎乎的去跟他们争辩是非,那些官老爷们就真的可能拆除他的工厂。虽然都是非法用地,但是他们就只拆你的,看你能把他们怎么样?
   由这个强拆公告,笔者联想起去年春节前的一次老乡聚会。参加聚会的老乡中有一位是市工商局的小领导。他向大家介绍说,年前他们打算对旅行社搞一次关于旅行社勾结旅游购物商场坑害游客的执法行动,向每家旅行社敲一笔罚款,因为旅行社派出的导游没有不从旅游商场拿提成的。我说这可能不太合理吧,因为导游是没有工资的自由职业者,如果不从旅游商场拿提成,他们怎么生活?而且导游带游客去购物的那些商场,都是旅游局指定的旅游购物商场,商品质量是有保障的,完全不存在坑害游客的问题呀。那位工商局的老乡说:“这我们不管,反正国家的旅游法规有规定,旅行社和导游不得勾结商家坑害游客。我们也知道这种法规是行不通的,但是既然规定了我们就必须执行。罚完款,他们该拿提成的继续拿就是了。”
   可见,共产党的法律都是些猪脑袋想出来的!他们把人民当作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未成年人来对待,彻底剥夺了人民参与政治生活的权力,然后自以为自己是在为这个国家的人民鞠躬尽瘁做好事,其实尽是在干些祸国殃民的蠢事。他们完全不顾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制定出一些对国家对人民完全没有任何好处的法律,因为这样的法律违背了客观经济规律,所以根本就行不通,除了阻碍经济的健康成长、让民营企业家随时处于恐惧之中以外,就是为政府官员的腐败提供了法律的借口。
   在这里,我向那些制定法律的猪脑袋们提一个建议,建议他们制定一条“禁止中国老百姓吃饭”的法律,这样只要不是政府公务员的人都会犯法,因为不管共产党用多么强大的武力来执行,中国老百姓都不可能遵守这样的法律、从此改吃饭为吃屎!这样,政府的执法部门就有了一条无本万利的生财之路。这可是一个致富绝招啊,如果不是出于对共产党的赤胆忠心,我可是决不会泄露出来的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