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明暗經緯錄
[主页]->[百家争鸣]->[明暗經緯錄]->[國民黨刺殺江南與共產黨下獄劉曉波對比]
明暗經緯錄
·中華民國功臣的畫像
·台灣第一火車的沉淪
·黃埔小子PK張藝謀來台統戰
·韓戰臨津江之役
·國民黨治下的教育 電影的功效
·民脂民膏
·芝加哥工業巨頭Avery Brundage擁有我商的文化瑰寶
·中共國事分析
·艾未未的鳥巢意象對比傅抱石的石頭城
·王立軍可供出核廠誘引川震
·中華民國憲法未規定總統得死在台灣
·中共社會主義全民瘋癲症候診斷
·食人族國家利益 江山如此多慘
·小舅的乾爹張國燾
·中共用雷鋒精神搶奪地方文物
·載灃改革者精神PK慈禧同志們
·國家的血脈 參政院立法院
·台灣曾有的淨土 台中
·陳水扁記憶出問題 忘記臺獨
·有一些失敗比勝利更勝利
·薄熙來一個人無法概括性承擔中共責任
·如何改造張老謀子﹖
·共產黨的辯護士 此地無銀三百
·中央無人 春光乍現 溫保姆上哪兒遊魂去了
·江澤民的太子黨對胡錦濤的共青團
·河南饅頭為中共贏得打
·中華民國國民政府的道德產權及知識產權不可受侵犯
·扛槍的黃埔父親正傳
·和談什麼﹖ 1949美國並沒有搶救太平豪華客輪
·解碼8341 中央警衛隊
·誰維護了中華大陸領土主權
·台中的雲端PK漢城
·中共債遺胡溫
·因為方勵之 大陸人還有希望
·老態龍鐘的不政改 中共恐怕老命不保
·當中國出發時
·馬英九總統 請採取孔子的中庸之道
·經國先生之子來美國留學 依然深深愛台灣
·一切有情 都無掛礙
·民進黨缺乏對台灣責任感
·共黨達官貴人其實不如普通老百姓自由
·賽先生已經創造出兩岸和平架構 等候德先生出現來成為一統國家
·1949年大陸失去的不止是黃金及故宮文物
·蘇州國家園林意識 解語亭
·共產黨下臺前的三大交待
·列舉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河南省的歷史劣跡罪狀
·班禪13世 認同華夏
·為什麼﹖藏人未曾控訴英國人? 台灣人不曾追究日本人?
·為什麼﹖藏人未曾控訴英國人? 台灣人不曾追究日本人?
·幫助中共從良的第一步
·馬英九的憲兵是否被矯枉過正
·有巢士與銀行鬥智
·紀念偉大台灣的母親們
·中共延遲18大召開
·捐車記
·多彩的中國
·中華民國的主權
·台灣外省人無法割捨文化母國
·中外史上最大烏龍案
·無政府的政府 將要絕跡的黨
·如何拱馬英九上兩岸和談的制高點平臺
·中書令PK總書記
·美國讓利台灣
·中華民國領土主權涵蓋台灣与大陸
·令狐計劃的前生今世
·各自為政62年的中國
·三位河南人袁世凱張作霖徐世昌曾保護
·唱紅打黑 請君入瓮
·CC黨PK 與國民黨中央民主派的對立
·國軍之父 永別椿萱
·西藏
·請馬英九總統不要讓考試院蒸發
·中共主席張國燾在甘孜
·中共60年建國以來的北京大水 就是上天給南水北調的報應
·國父孫中山的五族共和與西藏
·替中華民國國父闡明 驅逐韃虜的時代意義
·馬英九總統打響社會公義的第一槍
·南水北調騙很大
·九權維穩九州 一個都少不了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靠搶地維持GDP
·南通人的智慧
·兩岸會談新里程表
·黃帝沒有名字 正如西藏人
·中國尋找德先生 寧無一個是男兒
·南水北調的戕賊
·南水北調的自相戕賊
·賊党
·河蟹的南水北調
·噢巴馬財務懸崖逼近 必須懸崖勒馬
·鄧小平打橋牌失職釀成河南潰壩死人二十四萬 中共集體必需給個說法
·奧林匹克出讓道德給強權
·國民黨義診在甘肅PK共產黨在韶山演戲作秀
·民族敗類 草泥馬粟裕
·食人族的後代 你的名字叫中共
·國菊與牡丹
·邦椿立于海島 金萱依然燦爛
·本尊未認罪 替身頂下罪
·土匪起家特色 極權麻醉社會
·只因暴秦把書燒了
·中國你來自于何方﹖
·感謝京畿台北市長的智仁勇魄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國民黨刺殺江南與共產黨下獄劉曉波對比


   國民黨刺殺江南與共產黨下獄劉曉波對比
   
   特務出身的蔣經國﹐犯了美國大忌。
   在美國本土舊金山的 Daly 代利城﹐1984刺殺批評家江南。

   引起美國國會不滿﹐而扶持另一個黨出來﹐抵制國民黨﹐是為1986民進黨的來源。
   
   
   蔣經國把愛國的黨國大老﹐多年來白色恐怖監視在蘇聯特色的特務網下﹐或杜絕他
   們再參政﹐防止其出聲修改不良政策﹐僅僅形象﹐因礙於美國的監視及呼籲民主制
   度化﹐讓老參議員形式上在立院佔一席。
   
   萬馬齊喑﹐民主﹐國民黨抗衡蔣﹐未在台灣伸展﹐ 而蔣的霸權﹐成為構陷國民黨反
   民主的形象。
   
   國民黨深受小蔣其害﹐但他為了排斥異己﹐又讓李登輝漁翁得利, 踐踏篡奪國民黨﹐
   處處銷毀黨的崇高抗暴抗外侮的精神文明及實質的黨業基礎﹐黑金的世代﹐失去人
   民支持﹐國民黨一蹶不振。
   
   國民黨民主派﹐一再失利。失勢﹐雖然﹐為國為民請命不在人下﹐對日作戰方案﹐
   總策劃﹐自1931。9。18。日本入侵起﹐地下組織﹐已有秘密擘劃﹐而受蔣總裁的金
   錢實質簽名支持。
   
   凡組織召集一萬4千地下工作隊﹐組織起來青年團﹐為國捐軀﹐為國家民族爭取自由﹐
   滿洲國與韓國都醞釀獨立運動﹐受到國民黨中央組織部的暗中支持﹐不願淪為日本
   的奴隸主的統治之下。檯面上﹐交通部﹐外交部﹐與日本談判﹐牽制其在長城之外﹐
   但仍然保持滿洲國與關內來往交通如昔。
   
   世界上及我們多少人知道﹐除了蔣﹐宋﹐孔﹐陳世家﹐多少其它的世家子女﹐多少
   無名英雄﹐守護中華﹐為民族正義而犧牲奮鬥﹖
   
   
   媒體的導向
   
   如今國民黨意識在一再打壓﹐共黨文宣武功下﹐已經式微﹐被人渲染的﹐由善功成
   為惡果﹐這是媒體不肖不逞之徒﹐不對歷史負責的現象表徵﹐必需改革。
   
   共產黨的文宣鋪天蓋地﹐天天運作﹐新華社﹐是為黨機關﹐中央電視CCTV怎能與如
   日中天的抗日戰爭時期的中央社﹐報導武漢會戰動員百萬雄師﹐後遷到台灣成為末
   梢神經的作業﹐相提並論﹖
   
   黨的動作﹐僅在選舉才有﹐那麼平常連個通訊的網﹐想便利人民詢問地址都無法運
   作﹐這不是沒有效率﹐而是連美國小慈善團體的人事簡單化佈局運作都不如!
   
   馬英九要求自己黨很嚴﹐與美看齊﹐國民黨不要組織﹐不要聯絡﹐僅在考試選舉時﹐
   燒香抱佛腳﹐發點小錢﹐建立網址﹐真汗顏以對國民黨前輩的英烈。
   
   清華出身的共產黨﹐懂得包裝﹐ 僅把劉曉波監禁﹐未如搞蘇聯特務出身的蔣經國的
   幹掉能說話的作家江南﹐最主要原因﹐怕引起國際視聽公憤對中共不利。但﹐這能
   夠壓多久﹖
   
   這是拖延時間﹐明知理虧﹐不願放棄搶奪的江山﹐不檢討歷史﹐不開動機製﹐修復
   民族內戰瘡痛﹐還要大肆盲目樂觀慶祝六十年佔據江山中華。
   
   消揖共同資產﹐使其忘卻共同拼爭民主自由抗戰歷史﹐才能擺平歷史嗎﹖
   
   我們不能忘卻的共同歷史
   
   人類的努力﹐抗奴隸制度﹐是永遠不會停止的。
   
   元朝的統治﹐佔領全世界﹐不是也倒臺﹖
   
   日本狂妄的橫掃千軍﹐不是也被國民黨聯手美國﹐被判出局﹖
   
   無巧不成書
   
   無巧不成書源自施耐庵,相傳施耐庵寫《水滸傳》的時候,正愁怎樣把武松打虎這
   個片段寫詳細,具体,忽然屋外傳來叫喊聲,原來鄰居阿巧喝完就后撒酒瘋,正打
   著一條大黃狗,施耐庵看了整個過程,忽然想起可以寫武松打虎的片段,于是加上
   對老虎的認識,就寫成了武松打虎這個片段。后來他逢人就說:"真是無巧不成書啊
   !”
   
   
   捷克的哈維爾發動了 1977年憲章簽署﹐1989天鵝絨革命﹐凡11年漫長的等待發酵﹐
   非流血的柔和的推翻共產政府統治。
   
   而劉曉波判11年﹐也是會有異曲同工之效吧﹖
   
   http://en.wikipedia.org/wiki/Velvet_Revolution
   The Velvet Revolution (Czech: sametov revoluce) or Gentle Revolution (Slovak:
   nen revolcia) (November 17 – December 29, 1989) was a non-violent revolution
   in Czechoslovakia that saw the overthrow of the Communist government.
   
   明末雙劫﹐天災人禍﹐百姓塗炭﹐亡國滅種
   或許﹐北京命運﹐如明末雙劫﹐先遭闖王李自成﹐打亂京城﹐病疫氾濫成災﹐再
   遭清軍掃蕩﹐揚州血洗全城死了80萬﹐戰爭數據庫表﹐清軍入侵中華大地﹐死傷與
   日本侵華史﹐大同小異﹐3千多萬人口。
   
   歷史總是無巧不成書。
   
   中華小遊龍
   1。6。2010。
   
   
   附錄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0/01/201001062233.shtml
   捷克前總統哈維爾等人就劉曉波案致胡錦濤的公開信(圖)
   (博訊北京時間2010年1月06日 轉載)
    劉曉波更多文章請看劉曉波專欄
   
   
   
   
   
   
   
   
    (維權网義工 何貝翻譯)今天,是77憲章聯署人向當年的捷克政府遞交“77憲
   章”文本33周年紀念日。今天上午11時,77憲章發起人之一、劇作家、捷克民主政
   府前總統哈維爾先生与其他聯署人一起前往中國政府駐捷克領館,遞交一封抗議監
   禁劉曉波十一年的公開信。中國領館沒人開門出來接受。下面是公開信全文:
   
    公開信
   
    中國國務院
   
    北京 100032
   
    胡錦濤閣下:
   
    12月23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在不經任何審判而關押一年多以后,以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了受人尊敬的作家以及人權活動家劉曉波11年徒刑。
   
   
    主席先生,我們希望你知道,我們不認為這次審判是獨立的司法程序,無論是
   你還是你的政府都不能干預的司法程序。事實正好相反。劉先生的審判是一個你最
   終擔負政治責任的政治命令的結果。我們相信,這次僅僅由于批評性地思考与談論
   各种政治和社會問題,而對一個受人尊敬的、著名的、杰出的公民的審判,主要是
   為了嚴正警告其他人不要追隨他的道路。
   
    33年前的1977年1月6日,我們,劇作家瓦茨拉夫哈維爾,演員帕維蘭多夫斯基,
   作家盧德維克理克,也被我們自己國家——一個一党執政的社會主義國家的警察逮
   捕,然后被以同樣的“罪行”被審判:因為起草了《七七憲章》并收集了簽名,目
   的是要求我們自己的政府尊重我國的憲法、國際義務以及基本的公民權利和人權。
   后來,我們當中一些人也被來自于政治命令的司法程序判處了長期徒刑,就像北京
   法院無恥地在2009年12月判處劉曉波先生一樣。
   
    我們堅信并敢于要求你和你的政府,當知識分子、藝術家、作家和學者行使自
   己的核心使命:即思考、重新思考、提出問題、批評、創造性地采取行動并嘗試開
   展公開對話時,根本就不存在顛覆國家安全。相反,當政府壓制知識分子的表達時,
   現在和未來的社會福祉就會被政府破坏。
   
    當公民按照自己的意志、通過自己的知識和良知采取行動時,當公民和平地相
   互結社、討論和表達他們對社會將來發展的關心与觀點時,根本就不存在顛覆國家
   安全。
   
    相反,當一個國家的公民不允許自由地采取行動、結社、思考与表達時,這個
   國家未來的財富和精神就會被破坏。
   
    這就是為什么我們呼吁你和你的政府,當法庭審理劉曉波的上訴時,保證給予
   劉曉波一個公平而真正公開的審判。
   
    我們也要求你和你的政府,結束對其他《零八憲章》簽署者的軟禁和警察監視。
   我們呼吁你和你的政府,結束因言獲罪,并釋放所有政治犯。
   
    主席先生,我們希望你知道,我們會繼續密切關注劉曉波先生和其他《零八憲
   章》簽署者。我們將与很多來自捷克共和國和斯洛伐克的《七七憲章》簽署者,采
   取繼續和持續的努力,提請國際社會注意他們的處境。
   
    問候,
   
    瓦茨拉夫哈維爾,劇作家
   
    帕維蘭多夫斯基,作家
   
    瓦茨拉夫馬里,布拉格主教
   
    布拉格,2010年1月6日
   
    His Excellency Hu Jintao
    Presid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State Council
    Beijing 100032
    P.R. China
   
    Open Letter
   
    Prague, January 6, 2010
   
    Your Excellency,
   
    On December 23, the Beijing Municipal No. 1 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 after holding him for over a year without trial - sentenced respected
   intellectual and human rights activist Liu Xiaobo to 11 years in prison
   for "inciting subversion of state power."
   
    Mr. President, we would like you to know that we do not consider this
   trial an independent judicial process in which neither you nor your government
   can interfere. In fact, it is just the opposite. Mr. Liu's trial was the
   result of a political order for which you carry ultimate political responsibility.
    We are convinced that this trial and harsh sentence meted out to a respected,
    well-known, and prominent citizen of your country merely for thinking and
   speaking critically about various political and social issues was chiefly
   meant as a stern warning to others not to follow his path.
   
    Thirty-three years ago, on January 6th, 1977, we, playwright Vaclav
   Havel, actor Pavel Landovsky, and writer Ludvik Vaculik, were arrested by
   the police in our own country, then a one-party Communist state, for "committing"
    exactly the same "crime": the drafting of Charter 77 and collection of
   signatures with the intent to call on our own government to respect our
   country's constitution, its international obligations, and basic civic and
   human rights. Later, some of us were also sentenced to long prison terms
   in politically ordained judicial proceedings, just as the court in Beijing
   shamefully sentenced Mr. Liu Xiaobo in December 2009.
   
    We strongly believe, and we dare to remind you and your Government,
   that there is nothing subversive to state security when intellectuals, artists,
    writers and academics exercise their core vocation: to think, re-think,
   ask questions, criticize, act creatively, and try to initiate open dialogue.
   On the contrary, the present and future well-being of a society is undermined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