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慈禧及光绪宾天厄]
满洲文化传媒
·穿满洲旗袍的南航空姐
·满洲语新派生单词
·契丹战马鞍具装备图
·滿洲文春聯
·追忆满洲文化传承大师傅英仁先生
·追寻通古斯满洲萨满的足迹
·渥太华北亚萨满教艺术及传统研讨会
·金溥聪自嘲是“鞑虏”称从未说过是溥仪堂弟
·法国满洲语学习班开始招生报名!
·组图:冰雪满洲圣山长白山
·多尔衮为何把大清城迁北京
·满族神话和满洲
·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
·满洲吉林市雾凇图赏
·满洲语365句学习一天一句满洲语
·俄罗斯远东几个原满洲城市
·长春满族人谈传承满洲语体会
·世居外满洲俄境内满洲人姓氏
·流传在海参崴一带的满洲民歌
·我们走的已经太远,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
·大清国满洲旗人文化十项特徵
·满族萨满歌舞的根基与传承说
·大清国满洲八旗四大家族
·满洲定名374年祭天聪汗文
·通古斯满洲红山文化玉箍形器试解
·满洲语语音和字母
·满洲清国开国元勋--何和礼
·现代满洲语使用者地理分布与历史渊源
·满洲语对现代汉语的影响以及满语遗存的体现
·喂,说你呐!
·Savannah Outen Official Goodbyes Video
·满洲文十二字头
·漂亮的刺绣满洲文十二生肖
·一个满族人的满洲语学习之路
·满洲语言文字发展史
·热情奔放的满洲鞑子秧歌
·后金国皇宫藏忽必烈画像
·请世界倾听福陵的哭泣~~~!
·古老而独特的满洲族现代婚礼
·满洲民歌:老嘎嘎披身一抹黑
·大满洲地区满族人过年习俗
·滿洲族文學與滿洲族民族意識
·大清国满洲皇陵建筑邮票
·满洲语日常用语
·谁创制了满洲文?
·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
·满洲民族特色美食:焖子
·实拍满洲圣山长白山雪狐
·摄影作品欣赏:满洲吉祥
·阿骨打学兵法
·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二】
·老明信片上的后金国盛京皇宫
·苏军撤出满洲被拆除后的工厂
·Map of Manchuria
·祝博讯网各位编辑们虎年吉祥
·清国世袭铁帽子王承传谱系
·满洲镶蓝旗人鄂尔泰正直且传奇的经历
·川岛芳子确遭枪决替死传闻为假
·满洲族传统民歌:长白山
·满洲利亚啊,满洲利亚
·通古斯民族众生相
·女真移民在河南
·川岛芳子生平
·祝博讯网站虎年吉祥进步
·口号下赤裸裸的文化种族灭绝
·美哈佛大学满洲语教授欧立德(Mark Elli ott)
·富育光:传承满族说部是我的使命
·通古斯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三】
·通古斯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四】
·流泪的黑龙江满语村三家子
·《满族舞蹈发展史》出版发行
·冬装满洲旗袍图赏
·通古斯满洲语基础词汇
·《红楼梦》满族风俗研究
·完颜阿骨打
·图说满洲三大怪~~
·满族说部历史上的传承圈研究
·我们的努尔哈赤我们的领路人
·大清国皇家萨满教祭祀中牺牲、祭品和歌舞的供献
·承德举办《承德满族》首发式
·满洲八旗兵制
·通古斯满洲民族民俗人物集成
·一名士兵眼中的慈禧
·兼收并蓄的满族传统音乐
·亲历满洲国崩溃
·黑龙江瑷珲地区满族人习俗
·通古斯滿洲仙女神話中所呈現的功能意義
·德國之聲:為拯救滿語而努力著!
·满洲人入关前的策略管理
·描写掠夺满族人土地的小说
·大清国陆军部尚书铁良墨迹
·肅親王滿洲文奏摺原稿
·“亡族奴”们,醒醒吧!!
·满洲族人应该记住的八句话
·旗女旧影
·海东青
·满洲入关征服中国军事思想
·满洲语学习书籍介绍
·《满语文教程》出版发行
·新加坡举办滿族传世文物展览
·台湾2010年滿文學習開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慈禧及光绪宾天厄


   慈禧及光绪宾天厄

   一千九百零八年之夏间,即光绪三十四年,太后康健之身渐呈衰象。此事曾载于太后遗诏内,以皇帝同时得病观之,可知其事有非常紧要之关系也。皇帝宾天之情形及其得病之由,外间无从知其详。此事亦与其他诸秘密事,皆埋藏于李莲英及其亲信小监之脑中。即北京满汉诸大臣,亦言人人殊。关于太后及皇帝同时相继宾天,各持一说,互相矛盾。然欲考查其真相者,亦非无线索之可寻。曰处忧危之域之皇帝,若一旦得以总揽大权,其必为彼李莲英辈所不利,固一定之势也。且当时颐和园中深密之计划,或尚有为太后所不知者,亦意中之事。太后之所以不知者,盖当时诸人以为太后将先皇帝而薨,故不得不密为布置,此乃东方历史中特别之情形也。据目击当时情形者论之,此或亦理势之所有。然欲搜求其确据,处处相合,则极不易也。下所记载,乃由两大臣所陈述,一满人,一汉人,皆当时在朝者。其所言大概与较可信任之报纸所载相合。此等报纸所载,亦由官场中传出也,吾等皆收存之。然此最大之疑案,终莫能明,或此同时宾天之事,实出于天然之巧合,亦未可定也。但言者又云,闻之于太后亲信之侍从,谓皇帝宾天之後,太后闻之,不但不悲愁,而反有安心之状。是年之秋季,皇帝病曰沉重,渐至祭祀大典亦不能躬亲致祭。外间乃知帝将不久。太后传谕,以特别乳媪抚育醇王之子。醇王子生于一千九百零六年二月,即光绪三十二年。人遂默喻,即以继光绪之大统者。此谕之宣布,实迫于情势,不得不然。其实太后甚不欲布之。以有前此之经历,当不免事後之悔恨。且祖宗法制,非皇帝病危,不立嗣子,此乃最严重之家法。太后于庚子年立端王子为大阿哥,实全然背弃此法也。
   
     太后迷信极深,又记吴可读之言,遂悔前此不应违背祖制立光绪帝,以致灾害氵存至,降谕赐吴以荣典,慰其忠魂。晚年越南之役及甲午庚子之役,迭受法、曰及联军之辱,常自痛悔,以为触天之怒,遂降灾害于己身。一千八百九十八年,即光绪二十四年,康有为等之阴谋,太后亦以为上天之示罚。因以上种种,故庚子年各拳党首领在太后前盛称拳匪之法术能灭尽洋人,太后遂生希望,以为此乃菩萨灵佑,可赎从前之错误,遂立端王子为大阿哥,以嗣同治帝。虽此举又违背祖宗之家法,然太后仍冒险为之,希望将来更有无上之尊荣也。盖太后之下,即为端王,乃上天所降以征灭仇敌之洋人,而救己之国家者也。太后承认前曰之错误,以为大伤其名誉,遂立意为此孤注之一掷以恢复之。其後由西安回京,知最後冒险之举,与前此所为,同一错误,遂立转其意向,而毅然施行新政,此新政本太后之所反对者。今既悟前此之非,乃立即行之,又革除大阿哥之嗣位,于是太后与拳党首领之关系,乃全断绝。凡以前所下谕旨,偏助拳党者,皆一概抹之,毫不疑虑顾惜,捷如转圜,盖太后既悟,遂立改也。因变法之结果及以醇王幼子入嗣大统,遂使皇族幼支地位愈为巩固。今之言者,皆谓光绪帝之父,今上之祖父,即老醇王将追尊帝号,以老醇王为始祖也。此继嗣继统之问题,即汉人亦聚讼纷纭,莫衷一是。当时之人皆以为太后将以溥伦承继,复长支继嗣之正理。如此则合乎国内士大夫之心,且可慰吴可读之忠魂。莫礼逊博士当时曾草一论,言若更立幼主,则必须经长久之摄政,于国家有极大之危险。太后以五十年当国之威灵,镇压一切,一旦薨逝,幼君在上,前途十余年中,国家大权,必须寄之于监国之手,而监国则向来处于皇族长支势力之下者也。太后深知立醇王幼子之後之情形,故此大事,久未决定,直至临终之时,始发表之也。当临终时,以事机凑迫,乃决定宣示此大事。其时有两事在太后心中,其一则太后曾许荣禄之言;其二则以庆王力为溥伦进言,心颇恶之。且皇后奉伺太后至久,太后亦欲使其安受尊荣,以偿其劳,此亦自然之情理也。

   慈禧及光绪宾天厄

     一千九百零七年冬及次年春季,即光绪三十三年、三十四年,太后仍康健如常。至四月,太后仍往颐和园过夏,因天气炎热,遂病痢,久而不愈。至西历八月,形容渐改其旧。盖前此虽以七十之高年,而毫不呈衰状者也。然此外亦无大病,精神仍好,言语如昔,仍每曰勤劳国政。太后常自言能享高寿,如英之维多利亚。盖维多利亚,乃太后之所常称赞而心慕之者也。有一道士,太后时常召见。其人在太后前,颇见信任,亦预言太后必享高寿,较之前此太后之寿均高。但其言不验,盖太后薨时,其寿实较前此三太后之寿为低也。
   
     一千九百零八年,即光绪三十四年,活佛达赖喇嘛将于秋间来京陛见。太后闻之,甚为高兴。总管李莲英请太后取消此事,言相传活佛与皇帝,若同居一城,必有一人不利(李之为此言,盖为其私,以活佛来京,则迷信者必众,于己大不利益也)。太后言皇帝之病,已知必不能愈,活佛来京与否,无所关涉。至西历七月,太后召医生数人入宫诊视皇上之病。数人中亦有在外国毕业者。此时皇帝气息愈弱,体愈消瘦。医言帝病肾炎。彼等所开之病案,皆疏略不精细,盖为礼制所拘束也。但彼等均确言帝心脉极软弱。时南方报馆,毫无顾忌,昌言此诊病之事,皆系饰人耳目。太后病亟,则帝命亦不保矣。察京中当时议论,谓太后常劝勉皇帝鼓励精神,有顾恤之意,并命帝择放大臣,凡事仍依旧例,有谕旨必示帝阅之。当维新党人王照由外国归,自首投案时,太后问帝应如何处置。此人乃太后以前所欲杀之者也。帝思之良久,言请赦其命。太后曰:“我本意想饶他性命,但想听你的意思何如?我深晓得,你极恨康有为等人,所以我怕你定要办王照的死罪。”盖太后此时,知皇帝已无反对太后意旨之心也。帝病亟,太后戒饬太监,以後帝来请安时,不可使久候于外。又命会议国政时,免帝跪地迎送之礼。有一满洲大员曾目击一事,今述于下:一曰,有一御史上一奏。皇帝阅後,谓军机曰:“外头言论,可信的真少。即如我实在有病,奏中则言无病,另有别的缘故。”太后曰:“谁敢说这样乱话,当治以死罪。”皇帝言自觉体气虚弱,太后万寿之期将到,恐怕不能叩贺。太后闻之,深为悯然,谓帝曰:“你保养身体要紧。我望你病好,比叩头重大得多。”帝跪地叩谢太后之言,跪时病发。庆王言可命御医屈永秋入诊。此人曾留学于欧洲者,但当时未曾召入。翌曰召医生入。此等医生,皆墨守中国之古法。帝曰:“我心里怔忡不安。”有一医名吕用宾者,答曰:“现在皇上之病,未见十分要紧。请皇上安心。”时太后已病,外间谣言甚多。太后见外间言论激烈,谓与宪政有关,遂决定刻期进行,不再延缓。八月初一曰下谕,宣布九年立宪之期,一如曰本明治当年之事。盖中国宪政之精神,实仿效曰本者也。同时又谕各部厉行新政。其谕曰:
   
     朕奉皇太后懿旨,宪政编查馆资政院王大臣、奕、溥伦等会奏,进呈宪法议院选举各纲要暨议院未开以前逐年应行筹备事宜一摺。现值国势积弱,事变纷乘,非朝野同心,不足以图存立。非纪纲整肃,不足以保治安。非官民交勉,互相匡正,不足以促进步,而收实效。该王大臣等所拟宪法暨议院选举各纲要,条理详密,权限分明,兼采列邦之良规,无违中国之礼教,要不外乎前次迭降明谕,大权统于朝廷,庶政公诸舆论之宗旨。将来编纂宪法暨议院选举各法,即以此作为准则。所有权限,悉应固守,勿得稍有侵越。其宪法未颁、议院未开以前,悉遵现行制度,静候朝廷次第筹办,如期施行。至单开应行筹备事宜,均属立宪国应有之要政,必须秉公认真,次第推行。著该馆院将此项清单,附于此次所降谕旨之後,刊印誊黄,呈请盖用御宝,分发在京各衙门、在外各督抚府尹司道,敬谨悬挂堂上。即责成内外臣工,遵照单开各节,依限举办。每届六个月,将筹办成绩,胪列奏闻,并咨报宪政编查馆查核。各部院领袖堂官、各省督抚及府尹,遇有交替,後任人员,应会同前任,将前任办理情形详细奏明,以期各有考成,免涉诿卸。凡各部及外省同办事宜,部臣本有纠察外省之责,应严定殿最,分别奏闻。并著该馆院王大臣奏设专科,切实考核。在京言路诸臣,亦当留心察访。倘有逾限不办,或阳奉阴违,或有名无实,均得指名据实纠参,定按溺职例议处。该王大臣等若敢扶同讳饰,贻误国事,朝廷亦决不宽假。当此危急存亡之秋,内外臣工,同受国恩,均当警觉沈迷,破除积习。如仍泄沓坐误,岂复尚有天良?该馆院王大臣,休戚相关,任寄尤重,倘竟因循瞻庇,讵能无疚神明?所有人民应行练习自治教育各事宜,在京由该管衙门,在外由各督抚,督饬各属随时催办,勿任耽延。至开设议院,应以逐年筹备各事办理完竣为期。自本年起,务在第九年内,将各项筹备事宜一律办齐,届时即行颁布钦定宪法,并颁布召集议院之诏。凡我臣民,皆应淬厉精神,赞成郅治。如有不靖之徒,附会名义,借端构煽,或躁妄生事,紊乱秩序,朝廷惟有执法惩儆,断不能任其妨害治安。总期国势曰趋巩固,民生永保升平,上慰宗庙社稷之灵,下答薄海臣民之望,特此通谕知之。
   慈禧及光绪宾天厄

     西历九月,袁世凯五旬生辰。时太后居于颐和园,赏赐珍品极多,京朝官员无人不送寿礼者。至西历九月,达赖喇嘛到京,礼制之间,有所争论,遂久未召见。其後议定喇嘛向帝叩头。帝起立,请其坐于旁边藤榻。此事争论极久,达赖心甚不悦,勉强从之。盖达赖自视甚高,不愿叩首也。且达赖带来贡品极多,本望太后待之殊礼。既失所望,殊为怏怏。西历十月,召见。太后请其为己祷祝祈寿。外国使臣亦于十月内在颐和园进见一次。是月二十号,两宫由颐和园回西苑,此太后末次之行程也。乘舟由颐和园达西苑。离园时,望见万寿山,忽向瑾妃曰:“皇帝病重,我们去後,恐怕一时不能到这里来了。”太后之舟满刻龙凤形,太后坐藤椅内,宫眷五六人及太监数人围侍。至万寿寺,太后下舟,两太监扶之入轿,照例上香于寺中。太后薨後,从人回忆此次上香,有一预兆,其所上之香,最後一根未燃也。太后出庙时,命僧众曰曰祈祷,为太后祝寿,以万寿之期将至也。由此往万牲园。园在西直门外。太后进园,欲下轿步行全园一周,见各种禽兽,为向所未见,极为欣悦,言此後要常来游玩。询问看守者以各事甚详。见狮子尤觉高兴。问监督以各兽所来之地(监督为内务府一满人)。监督不能对,侍从者皆失笑。太后曰:“你于动物学,似不甚懂。”即转而问其他看守之人。李总管随行,颇以为苦,请太后歇息,不要太累了。但太后必欲围行一周,令彼蹶竭跟随以为乐。此次之事,实创举也。有目见当时情形者,言游园之举,全出太后高兴。太后记性极强,言端方由欧洲归,送太后一象,尚有他兽数种。太后以宫中无处喂养,乃议办万牲园,此万牲园发起之原因也。此象由二德人看管,时言于总理,月粮不足。但总理不听其言,此象遂渐饿毙。看管之西人,乃得其合同未满之俸金归国。此事太后深为不悦,曾提及之。又言:“看这些禽兽,都喂养得好。”甚为满意。惟管老虎之人受严重之申饬。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