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洲长史诗咏叹调]
满洲文化传媒
·鞑子秧歌
·冰雪长白山
·2014年满洲语寒假班招生通知
·满洲族民间故事三十六则
·一位满洲语教师的职业悲哀
·現代滿洲文書法作品欣賞
·强烈抗议承德撤销满族乡建镇
·满洲奇葩---松花石
·正白旗瓜尔佳祭祀颂词副本
·令满族人感到羞耻的韩国出版物
·新版『我爱北京天安门』
·2013年新版满英词典
·2007年版《满德词典》
·满洲奇葩---冰凌花
·满洲宁古塔的满族姓氏
·满洲辽宁义县满族历史与姓氏
·在美蒙古人祭奠成吉思汗
·满族说部中的满族饮食文化
·满洲語歌手
·日本学者自费出版满语词典
·清国服饰---黄马褂
·长白山还能承载多少汉人游客??
·《满洲实录》成书考
·满洲盛京沈阳满族历史与姓氏
·一个把政治流氓捧上天的民族
·圣经有关今日中国寓言性的描述
·大清国皇帝陛下御真影
·民族冲突可使中国崩溃解体
·满族传统婚礼
·组图圣诞老人来了!
·没有老佛爷就没有新中国!
·满族说部中的出行方式
·《满蒙汉三文合璧教科书》
·北京滿文書院
·侮辱满族人的塑像
·宣统皇帝摄政醇亲王御尊影
·滿族大醬
·满族古籍中的萨满祭祀
·新疆满洲语衰变的历程
·满语学习班要开班啦!!!
·滿洲杨肇家族原生态家祭
·滿族人的祭拜祖先習俗
·祝大家2014年新年快樂!
·2014年来啦~~~!
· 滿洲利亞啊興起!你當興起
·长白山下满族学堂满语教学
·滿族學堂新增『滿文原檔』
·长白山下满族学堂概况
·Alone for Manchu
·滿洲奇葩長白山松花石
·满洲关东腊月--过年啦!
·《新满汉大词典》
·孤獨但并不孤單
·满洲文“圣经”新约全书
·滿洲年俗---殺豬
·滿洲聖山長白山天池冬季
·乌克兰玫瑰
·乌克兰总统奢华官邸图集
·世界公害劣等杂族
·世界公害劣等杂族
·图片满族文字
·克里米亚图集
·漢獨暴力恐怖組織之父孫中山
·中国语境下被误读的维吾尔人
·泰坦尼克号彩色照片
·实行联邦制是中国唯一的路
·一生淫乱的美籍國父孫中山
·滿洲聖山長白山雄姿
·满洲吉林市天主教教堂图赏
·漫步春天的乌克兰敖德萨
·东北虎咋成了下跪奴?!!
·DNA检测根本不存在纯种汉人
·中国作家大多是骗子
·生活在外满洲的鄂温克人图集
·世界史学界嘲笑中国歪曲蒙古历史
·蝗汉在满洲灭绝杀戮当地物种
·今日漢化劣化奴化的滿族人
·《努尔哈赤全传》出版
·不同角度的世界名胜古迹
·看漢人的劣等和人格分裂
·圣彼得堡掠影
·劣等杂族与世界5000年的差距
·塞尔维亚军事女孩图集
·满洲四平蝗汉内战纪念馆
·普京:满洲国哪去了?!!!
·满族翻译家傅惟慈逝世
·历史学家们称发现了圣杯
·纳粹中国化的大学开学典礼
·康熙乾隆等是中国人的殖民皇帝
·白俄罗斯美女大集合
·起一个满族特色姓名吧!!!
·《满族石姓办谱祭祀考察》
·日文版《五体清文鉴译解》
·镜头下形形色色的义大利人
·满族说部与满族民俗
·你们的道德比你们的产品还垃圾
·《女真--满族建国研究》
·《朝鲜语境中满洲族形象研究》
·猎杀:角色的互换
·图片满洲族文字(二)
·《洪业--清国开国史》(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洲长史诗咏叹调


   满洲长史诗咏叹调

   我的满洲民族之路啊
   为何如此坎坷
   生存第一

   终年要铁马金戈
   金元战鼓早已沉寂
   高丽人称长白山归新罗
   铁岭以西属彼国
   强把女真界碑腾挪
   更哪堪
   助纣为孽
   协同明军
   逐女真夺辽东
   万军围困建州卫
   箭射李满柱李古纳哈
   那老父与亲儿
   喜塔喇氏
   王杲横遭碎剐
   千刀磔刑
   剜见白骨骼
   是谁
   焚烧女真家舍
   点天灯
   郎忙子佟保咬当哈众兄弟
   木栅栏前血卧
   觉昌安和塔克世捐躯
   乡亲的血
   竖溅横飞
   凶手是尼堪
   李成梁率领的入侵者
   明军
   关外寻衅放火
   暴力激起后金重新聚合
   乌拉哈达叶赫辉发海西女真
   扈伦四部
   还有野人女真部落
   融合
   大张斑斓虎皮
   首领是建州女真爱新觉罗
   粉碎汉明的挑唆
   十三副遗甲起兵
   吹鹿角
   集合
   伊尔库鲁萨尔达亦里察河
   纵横
   朵颜三卫兀良哈女真一百一十五卫所
   手挽手
   齐声喝
   刀枪闪烁
   组织八旗军
   护卫家园
   护卫父母和老婆
   打造弩枪弓箭确实被迫
   从此战事难止歇
   你既然打到古勒
   我就挺进海河
   山海关内外
   战马啸啸
   撕杀不知多少回合
   铁岭到广宁泥泞的道路
   叠压沉重战车辙
   长城边累积明军枯骨
   大顺残旗斜挂长江黄河
   拓土“新疆”
   取 “吐蕃”
   置台湾府
   管理硫球岛国
   改土归流
   结束云南世袭封建土司制
   萨满赋予新解说
   喇嘛教引进国家政治文化生活
   实际是把边境民族联合
   祈祝和平安宁
   我族领导下的多民族大团结
   从喜马拉雅到扬子江口
   从东海钓鱼台到塔什库尔干孔雀河
   杜绝某一民族独大
   走向多民族的融合
   满洲族功不可没
   重视和谐族群关系
   纳入政权建设
   前朝汉臣并未下岗
   没有卖烧饼街头流落
   脱汉服着旗装
   为大清献良策
   倡导礼教治国
   举贤重能
   袭旧制
   入仕须举考科
   尊重孔圣
   研究理学
   程朱家说
   
   经济兴国
   广州港外轮进出白鹅潭
   银行汇兑
   十三行前
   交易队伍成河
   上海滩现代商贸
   江南织造成就大
   凭后人说
   康熙帝倡导西学
   宫殿内
   推纸研墨
   孜孜不倦研究三角几何
   围场外
   实地测量
   感悟星象
   判天文探究哥白尼学说
   俨然饱学中西文化与科学的大学者
   汤若望是挚友
   教士南怀仁
   比利时的菲第斯特
   仁者伴圣君侧
   重人才
   更重西方科学新成果
   
   乾隆爷祝寿迎请
   徽班进京
   唱皮黄
   生旦净末丑
   唱出“京剧”三折
   国粹始有
   梨园繁荣
   全国乐
   是满族精英台前幕后劳作
   
   和平安宁未长久
   疆土内外
   敌人睥睨
   北方故土
   罗刹翻越乌拉尔
   践踏我鞑靼疆土
   将我边防线突破
   鸣枪执火
   闯进我们山鞑卫
   游弋在我们满珲河
   布尔巴津狼烟起
   雅克萨的枪声急
   八旗将军报帐坐
   雪白钢刀齐出鞘
   红衣大炮顺江走
   解放费亚喀
   赶走沙俄兵
   帮助鄂伦春
   拯救赫哲
   
   可叹
   前门失火
   后窗渐破
   白莲教席卷山河
   1853年大清疆域现乌云
   但见太平上帝国
   
   江山
   万人流血百城燃火
   妇孺无助呼号
   悲剧天天重播
   为江山社稷
   无奈弃北方
   八旗军防守南移
   昼夜行
   平息邪教战火
   
   库页岛自古有女真部落
   副都统姓长陶氏
   鄂罗标乡有掌舵
   噶栅达赤库尔丹吉
   管辖众虾夷
   酋长名字约奇迭阿以诺
   三姓副都统签发的委任状
   酋长家里锁
   史籍证明
   鞑靼海两岸都属女真家国
   奇吉德楞和茂尔奇
   他们热爱自己的土窝窝
   万里白桦林海苍茫茫
   千里无垠土地黑坨坨
   寒冷的俄霍次克
   女真先民在那生活
   弯弓狩猎
   斑点渔火
   那有满洲行署
   也有官员名册
   镶白旗伏勒恒阿
   镶红旗拨勒浑阿
   正红旗托精阿
   
   满洲鄂伦春赫哲山旦奇楞伊达恰喀拉费亚喀
   都是通古斯人
   热爱自己母亲河
   宁愿在自己的黑土地倒卧
   也不忍自己版图被切割
   当太平国洪王占有八十二妃
   左拥右抱
   叛乱十四年
   清国中央实力削弱
   俄军乘机把满洲故土掠夺
   萨哈连乌拉告急
   乌苏里泣诉
   长江也告急
   黄河亦哀歌
   江南江北皆敌人
   前腹后背是刀枪
   猎人难抵群狼扑
   孤掌英雄力单薄
   
   残存八旗难当北极熊
   万恶沙俄
   黑龙江将军寿山
   声言血拼
   镶白旗袁佳氏
   三军用命
   血染瑷珲城郊外山坡
   
   趁火打劫哥萨克
   霸占海参崴
   符拉迪沃斯托克
   远东不冻港
   从此归俄国
   狗吠不止的庙街
   阻止不了爆响毛瑟
   老毛子登陆库页
   追杀女真
   屠戮赫哲
   复砍鄂温克
   永远不忘1860年
   海兰泡从此改名“布拉戈维申斯克”
   庙街成了"尼古拉耶夫斯克"
   阔春屯变成"马林斯克"
   鞑靼故土
   被割
   那是1853到1860年发生的事
   成为我族心中
   永远的痛
   永远记住那俄国军官名字
   ----哈巴罗夫
   还有哈巴罗夫斯克
   满洲长史诗咏叹调

    ……………………………………………………
   
   满洲民族之路啊
    曲曲折折
    横戟挑路
    策马踏河
    八旗猎猎
    弯刀闪烁
    白雪红血
    英烈厚裹
    无论我们居住中国哪个角落
    心中不忘宁古塔的家谱
    精奇哩的诉说
    民族血脉
    连接滔滔乌第河
    我梦里常听见鞑靼故土乡亲茫茫吟唱
    那是祖宗口传老歌
   
    永远不忘
    满洲族的心渗血
   洪秀全却在封王分妃的腐败里狂歌
   沙俄把我土地抢夺
   瞄准中央政府的孙“大炮”
   在东洋卵翼下拆我城郭
   搞暗杀
   小东营密谋叛乱策
   天字码头炸弹响
   黄花岗的枪声
   力夺
   国家大器
   甚至把满洲视为外国侵略者
   …………………………
   我族流血沱沱
   捍卫家园
   守护年迈额默
   有何错
   热爱生活
   寻找永久和平
   没有错
   “八旗”发展综合国力
   停办科举
   废八股
   留西学寻新师
   拜列强诸国
   引进新军建制
   成立警察所
   走出去引进来
   大清搞开放改革
   但在辛亥年
   夭折
   满洲长史诗咏叹调

   
    那时有人说
    今曰还有人说
    你们是"靼虏"不能住在中华国
    看看《革命军》的文字
    听听《警世钟》吆喝
    “我中华三百五十万方疆土不容腥膻异族侵占”
    说得好明白
    你们不是我类
    你们要被驱逐
    和犹太人一样
    到世界各地去流落
    亲吻金戈我的思绪如乱云飞梭
    抚摸战马我内心如千杆秤砣
    掩不住渴望和平的生活
    我的泪水夺眶滴落
    为了生存
    我不得不
    不能不说
    满洲民族是热爱和平的民族
    满洲族从来不是好战的民族
    满洲族有权发展自己民族文化
    满洲民族血脉必须延续
    满洲族应享受民族区域自治的成果
   
    不要回避某些历史
    再渲染某些历史
    白起坑杀40万赵国兵见史册
    白纸黑字
    没有谁痛喝
    而把嘉定扬州发生的事
    汉八旗主导战役
    反复说
    夸张说
   
    明王朝有353万平方公里国土
    满洲族继承着
    再横征一千三百多万平方公里
    成就今曰泱泱大国
    这些历史为何不说
    而丢失土地
    那些内乱的贼子
      却无责
    也无过?
   
    不懂历史的糊涂人数落
    敌人不止息的攻击我
    认为中国历史倒退
    是满洲的统治
    否定大清满洲的三百年法治
    否定我族的融合各民族的苦心"维和"
    认为
    异族就是外族
    外族非中华
    非中华就是入侵者
    否定满洲人
    那也就是满洲的历史不载中华史册
    也就是说满洲家园不属于中华之国
   
    教科书中没有其余55个民族历史脉络
    只把某个民族的历史详说
    教科书不仅告诉尼堪后代
    也告诉诸申孩儿
    岳飞是民族英雄
    那么满洲的祖先
    完颜阿骨打是民族公敌么
    《挑滑车》
    还有说书戏剧为证
    难道嘲笑和羞辱满洲祖先
    是中国今天和谐社会成果
   
   
    热爱和平的满洲族
    不明白
    为什么甲民族可以统治乙民族
    乙民族却不可以统治甲民族
    那是什么道理
    满洲人不明白
    旗袍本是是国服
    但是那些人大代表竟然
    强烈呼吁恢复汉服为国服
     撕一片布圈住躯体
     就是国服     
    这背后
    传达的信息是什么
   
    如果
    传说中的人文炎黄诞辰
    党和国家最高领导隆重庄严
     以党和国家领导人身份
    焚香三叩   
    却不以同样身份祭奠金太祖
    祭奠成吉思汗
    这个国家是汉国
    还是多民族之国
   
   
    谁能为满洲族请命
    是那满洲歌星
    还是满洲影星
    球星肇什么哲
     都不是
    他们什么时候关心自己的民族?
     曾经领导满洲的佛古伦后人爱新觉罗
    老朽宗室
    遗族黄幔子早残破
    下一个满洲的首领
    是能代表满洲利益
    不论老姓是什么
    也许就是
    真正为民族振兴而鼓呼的
    你和我
             
    我的满洲民族之路啊
    为何如此坎坷
    生存第一
    终年要铁马金戈
    太祖当年挥刀举旗是被迫
    如果今天的民族漠视和忽视
    依旧没有解决良策
    满洲民族要自治
    是本族族策
    那是恢复民族教育的基础
    重树民族精神的基础
    民族再生的基础
    漠视满洲族的要求
    族胞将不仅仅是困惑
    他们怀念祖先的马上打天下的历史
    他们希望继承祖先刚烈性格
    他们愿意跨战马
     再试刀淬火 
    再祭“七大恨”
    无惧血染风采
    或许是满洲民族再一次被迫
    也许是再生的一种选择
    …………………………
   
   满洲长史诗咏叹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