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通古斯满洲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一)]
满洲文化传媒
·大清国通缉令
·满洲族松花江祭江大典盛况
·2009满洲族祭拜圣山长白山
·大清国末期忠烈满洲五虎将
·一个外来政权创造的历史奇迹
·铁血八旗满洲人的开疆拓土
·滿洲人的不歸路~~~
·满洲民族传统宗教萨满教变迁
·中國的版圖是這些人奠定的!!
·独具魅力的满族舞蹈欣赏
·毛泽东割让满族圣山长白山及其他割让给朝鲜的领土的问题
·【七子之歌】满洲版----献给所有飘零在外的满洲族人
·萨满教与北方原住民族的环保意识
·满洲老人----富育光
·后金國昭陵(皇太极陵寝)圖賞
·朝鲜见闻;贫穷就是社会主义
·满洲地区萨满教文化遗产保护
·汗水入土悄无声——忆满族文化传承人傅英仁先生
·满洲民族炕头上的艺术风景——满族刺绣幔帐套
·滿洲聖山長白山圖賞
·滿洲文門牌您見過麼?!
·后金国天命後期八旗旗主考析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五)
·满族说部文本及其传承情况研究
·作秀都不做能抢救满族语言文化吗?!!
·满族女子马蹄底鞋大有故事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二)
·满洲鸭绿江上的被炸断桥
·溥仪书法:日益康强
·通古斯学
·满族说部中的历史文化遗存
·《满语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满族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
·论满族说部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二】
·后金国皇太極的繼承汗位  
·滿洲族姓氏人名探微
·滿族文學與滿族民族意識
·恭亲王之死
·清国初年雅克萨战役之始末
·發揚滿族的傳統精神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滿洲民族之源流
·女真民族興起之淵源
·满族作家文学述概
·滿洲族人吃食拾零
·女真大酋長李之蘭在朝鮮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三)
·满族说部《恩切布库》的文化解读
·满洲八旗中高丽士大夫家族
·满洲语谚语
·满族石姓穆昆记忆中的萨满教信仰体系
·满族说部《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的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飞啸三巧传奇》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萨大人传》采录纪实
·俄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族说部的文本化
·满族宗教信仰和口头叙事中的丧葬习俗与仪式疏举
·浅谈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组图】恭亲王府掠影
·《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我的家族与“满族说部”
·大清国满洲十二皇帝朝服像
·中国虚假历史中的真实秘笈
·朝鲜掠影
·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的动物研究
·满族家族祭祀活动的文化透视
·满洲民族传统节日知多少
·满族的糠灯
·通古斯民族原始的萨满教
·萨满舞蹈的艺术魅力
·解读盘锦满族人家宴俗
·满族木屋:木刻楞
·满族说部:到哪里去找“金子一样的嘴”
·努尔哈赤与皇太极亡明辨
·苏联拆运满洲机器设备评说
·散失在境外清国档案文献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六)
·满洲民族饮食习俗礼仪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传统狩猎活动
·丹东满族剪纸——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
·满族的马蹄底鞋
·吉林满族民间文学
·《清代满蒙汉文词语音义对照手册》(精)出版
·後金國的八王共治國政制
·《满文老档》讲述后金国故事
·满洲の沧桑--哈尔滨老道外掠影
·赵玫:我的祖先
·俄国著名通古斯学者史禄国
·『尼山薩滿全傳』簡介
·滿洲文碟子
·满族资料图片集【八】
·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成书纪实
·日本国收藏满文文献概述
·满族说部一宗亟待抢救的民族文学遗产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尼山萨满》与满族灵魂观念
·佛满洲的萨满祭祀及传说——锡克特里家族跑火池
·满洲民族神话的民族特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通古斯满洲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一)


   
   通古斯满洲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一)

   
   满族萨满教祭祀中,有一位始祖母女神,叫“佛多妈妈”,即“柳枝祖母”。在平常日子里,它的神位是在西墙祖宗龛的北侧,有一上窄下宽的、一尺左右长的黄布口袋,叫子孙口袋,或妈妈口袋;或是在住房的东南角上,插一柳枝;还有的在庭院中树着一柱柳杆等,都是它神位神灵的象征。这一佛多妈妈的祭祀仪式叫换锁。锁者,即是放在子孙口袋中的子孙绳上,在祭祀时重新系上的蓝、白、黑(或是五彩)线绳、布、绸条,这些线绳和布、绸条,叫“锁”,民间称为“神锁”。经过跳神仪式后,满族人认为这些线绳、布、绸条有了保护子孙的神力,即刻从子孙绳上取下戴在子孙们的脖子上,或是手腕上,三天后取下挂在自己的西墙上,或保存起来。待下一次再祭祀佛多妈妈时,同样在子孙绳系上新的线绳或布、绸条,萨满跳神以后,将从前曾戴于脖子上或是手腕上的线绳或布、绸条拿来,换一新的神锁戴在脖子上或手腕上,旧锁系在子孙绳上。三天以后,仍照前处之,这就叫“换锁”。

   
    这一换锁仪式一般是在春秋两季,而且多在秋天。其所需神器除有一黄布口袋,即子孙口袋外,还需从山林中择选一清洁茂盛的柳枝栽于庭院中的偏东南处。当然还需要供香、饽饽和献牲等等。献牲多为猪。也有用鸭、鸡、鱼等。
   
    在满族民间和清宫中的祭祀,对于佛多妈妈的称谓,共有:①卧莫西妈妈(omosi mama),即子孙们的祖母。②佛多妈妈(fodo mama),即柳枝祖母。③佛多活妈妈(fodoho mama)。即柳树祖母。④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女[furi(或fere)fodo omosi mama]即柳枝子孙们的祖母。这些称谓都有其历史、地域和姓氏的一定内容和含义。笔者先探讨佛多妈妈的神职作用,这是满族各姓氏神本中,神歌所必有的内容部分。如:
   
    杨姓神歌:“准备了子孙绳,系上索利条、线绳,(此处缺一行)。乞请卧莫西妈妈,照看着这里的人们,保佑着杨氏家族。百年无戒,六十年无疾。外出之人所到之处吉顺,来往之地平安。外出时二十名壮士在前,四十名骑士随后。两军相战,不陷沟壑。”此神歌里并未指出保护和繁生子孙们,而是起着全族人员以及外出、参战、官差人员的福贵平安。
   
    满族人家祭祀,都是佛多妈妈的祭祀内容。有的有专项祭祀,即换锁祭。有的无专项祭祀,但在祭祖神歌中,必有佛多妈妈的祭祀内容,如郎姓。再者。从前面引用满族在换锁仪式中的虔诚态度,足以证明与佛多妈妈的密切关系,即兴衰、发达、繁荣的、极为重要的不可分割的关系。同时,又反映出满族各姓氏的神歌内容不是处于同一历史层次的,也就是有历史先后之别,所以,反映佛多妈妈的神职作用,也有着明显的不同历史层次。
   
   =============
    申报地区或单位:吉林省通化市
   
    满族常用药物简介。满族在迸关前民间采集和使用的药物常用约有二、三百种,现摘要简介如下:
     1、植物类药材
     人参:满族最早在长白山区发现有大补元气的野山参(又名:棒棰,满语:奥汞达),能起死回生。 [医学教育网整理发布]
     土三七(又名旱三七,满语:贝兰拿旦),满族民间常用它卧鸡蛋煎汤,食鸡蛋喝汤内服,冶疗跌打损伤或用鲜茎叶捣烂外敷,活血化敷,消肿止痛。
     北芪(又名黄芪,满语:苏杜兰),满族民间常用它煎水当茶喝或用它放入白条鸡膛内煮食,吃鸡肉喝汤,能补中益气,增强体力 医学教 育网收集整理 。
     黄柏(又名黄波萝树皮,满语:勺浑炭古),满族民间常用它熬水喝,冶尿多食多的消渴症。
     细辛(又名细参,满语:那勒赛浑),满族民间常将鲜全草捣烂外敷治寒腿疼症;全草晒干研末漱口冶牙痛症;以干药面少许吹入鼻中治感冒鼻塞不通气。
     灵芝草(又名紫芝,满语:沙炳阿参),满族民间常用它泡酒饮或研末服,治冠心病、气管炎、支气管哮喘症。
     五味子(又名山花椒,满语:孙扎木炭),满族民间常用鲜枝条炖罗卜代替花椒味;用五味子、白矾等分研细末后,以煮熟的猪肺蘸药末嚼食或用开水冲服治痰咳哮喘症。 医学教 育网收集整理
     血见愁(又名八角灰菜,满语:申给沙奏),满族民间常用鲜茎叶煎水卧鸡蛋,喝汤吃鸡蛋或晒干熬水喝,治疗妇女月经不调、崩漏症。
     酸枣树根(满语:朱浑瘦勒),满族民间常用它煎水喝汤,治疗神经官能症、失眠症。
     蚂蚁菜(学名:马齿觅,满语:叶洛少给),满族民间常用鲜茎叶煮食,止痢;生茎叶捣汁拌少许白糖,冷水冲服,冶疗阑尾炎,止痛;加蜂蜜少许煮服,治疗肺结核病。
     大力子茎叶(学客牛蒡子,满语:阿巴呼查达),满族民间常用鲜茎叶捣烂外敷治疗头痛、红眼病;根茎叶晒干后煎水服,冶疗胃肿瘤。 医学教 育网收集整理
     2、动物类药材
     虎骨(满语:塔什哈),满族民间常用虎骨砸碎浸酒服或酥炙研末服,冶疗筋骨风寒湿痛。
     蛤蟆(学名蟾赊,满语:蛙克山),满族常用捕捉的蛤摸摘掉腹中五脏后,装人黑胡椒7粒,鲜姜1片,置于瓦罐内,以慢火烧炙,研成细末,治疗疔毒疮和臁疮腿,外敷。
     蜈松(满语:涉涉瑞),满族民间常用娱蛾1条,焙干后研末,猪胆汁调敷患处,治疗中风口眼歪邪;娱松1条,雄黄10g,用鸡蛋清调敷,每日2-3次,治疗结核病和结核性胸膜炎、肋膜炎;用蜈松、甘草等份,焙干研末口服,每日3次,每次5g、(小儿1-2岁1.5g,3一4岁2g,7日1疗程),治疗百日咳;蜈松、全蝎等份,研细末,每日2次,每次3-5分,治疗惊痫症。
     蝎子(满语:黑夜涉),满族民间常用鲜薄荷叶裹合蝎子,以文火将薄荷炙焦,同研细末服,冶疗小儿惊风;蝎子5只,蜈松1条炙研细末,以白酒为引口服,止痛。
     马蛇(又名四角蛇,满语:猫瑞梅赫),满族民间常捉扑活马蛇,把生鸡蛋磕破一小孔将其放入,将孔用纸封固后爆熟食,冶疗小儿疳症。
     蚯蚓(学名:地龙,满语:波屯),满族民间常用活蚯蚓一条配伍少许胡黄连,水煎服,治疗腿抽筋症;用活蚯蚓3-5条,放入盆内排除污泥后切碎,以鸡蛋2-3个炒熟,隔日吃1次,降血压;活蚯蚓捣汁,以冷水过滤,浓服半碗,治疗小便不通症;地龙研细末,以温开水日服3次,每次5g,治疗支气管喘息。
     蚂蟥(学名:水蛙,满语:蜜达赫),满族民间常用水蛙配川芎等份研细末,温开水冲服,能活血化痰,治疗脑血栓后遗症。
     林蛙 (满语:朱蛙里),满族民间常在林中捕捉活林蛙,煎水卧鸡蛋,喝汤吃鸡蛋或连林蛙一起食,治疗肾盂肾炎浮肿症。
     斑蝥(满语:都给达),满族民间常用斑蝥7只配少许雄黄、麻黄、朱砂研细末调匀,置于膏药上贴于头颈第2骨节治疗疟疾。
     3、矿物质药类
     朱砂(满语:鹅瑞烟滚),满族民间常用朱砂末,放入切开的猪心孔内,缝合后蒸熟食,冶疗惊扰和癔病;以朱砂末配蛤粉和匀后温酒调服,治疗吐血症。
     雄黄(满语:阿梅混),满族民间常用雄黄研末,用醋调涂,以酒引服,治疗各种虫咬及疯狗咬伤;冶疗疔毒肿痛;以针刺四边疔根及中心点,起针后涂雄黄末或拨火罐,并在反应点处截根(点刺);治妇女宫寒不孕或流产症,用纱布包裹雄黄末约豆粒大小,放入阴户坐药奇效;以雄黄、石膏、白矾等研末,将石膏锻成白色后与雄黄、白矾末和匀,用手指沾水润湿后涂腋窝部,每日1次,治疗腋窝狐臭。
     白龙粉(学名玄明粉,满语:山木瑞奋),满族常用它以温开水冲服少许,治大便不通;用冷热水调服少许治疗鼻衄。
   
   ==============
   通古斯满洲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一)

   
   皇封参加工技艺
   
   皇封参是百草之王,古今第一营养补剂。人参“补五脏、安精神、定魂魄、止惊悸、除邪气,明目开心益智,久服轻身延年。”几千年来人参以其神奇功效,被满洲族人尊为长生不老名药。
   
    满族皇封参是名贵的长白山人参中的珍品。其名贵处,不仅在于它要求的生态条件、栽培方法和加工技术难以达到,不可多得,更重要的是它对人类保健和治疗作用集于一身,有显著的强身强精作用。对于皇封参的药理作用和医疗保健功效,中国中医中药研究院中药所著名专家、国内有13家著名医院,曾作过系统的研究和观察,证明它在壮阳补阴、调血压、降血脂、抑血糖、理神经、活经络、增记忆、强筋骨、防癌症、抗衰老、润皮肤等诸多方面均有显著功效。这就不难理解,现代的要员名流、富商大贾、宇航员、潜水员、运动员为什么把皇封参作为首选的强身用品。更可理解,历代名医推崇皇封参、历代皇室把皇封参作为御用贡品的真谛。
   
    皇封参系列研制采用传统工艺与高新技术工艺相结合,精选浆足无公害的边条人参,经水洗、高温蒸制二次回填、三次保压等数十道特殊工艺而制成的高科技产品,生产和检测设备均采用国内外先进设备。新品皇封参,采用古代皇家秘方和现代科技精制而成,其总有效成份人参皂苷的含量远远大于普通参,根本原因在于其加工工艺的独特性。首先,皇封参采用了传统的皇家工艺,如快速高温蒸制,中温干燥,三次保压等数十道特殊工序,再纳入现代的加工技术如高压内渗、回填皂苷和挥发油等工序。经过现代技术和传统配方相结合加工出的皇封参,其中人参总有效成份得到完好保存和提高,人参皂苷的含量是普通红参的三倍。
   
   =============
   辽东满族民间故事
   申报地区或单位:辽宁省民间文艺家协会
   
     民间口承叙事是一个民族的社会记忆,辽东满族民间故事作为民众心理结构的一种物化形态,向我们真实地展示了特定历史阶段满族民众的生活风貌与心路历程,以独特的方式记录着民间文化史,因而具有特殊的文化史价值。
   
     聂诚浈、刘殿祥能讲成百上千则满族民间故事。两位老人说,辽东满族民间故事包括始祖神话、传说、幻想三部分。辽东满族神话充满浪漫色彩,如:《天池缘》、《罕王出世》、《天鹅仙女》等。辽东满族民间传说可分为人物传说、史事传说、地方风物传说三大类。在辽东满族民间故事中,以清太祖努尔哈赤的传说最多,如《悬龙传说》、《小罕王出世》、《罕王封树》、《爪篱姑娘救小罕》等等。风物传说则围绕地名、习俗的来历展开故事,比如:《萨尔浒地名的传说》、《赫图阿拉城的来历》。辽东满族民间幻想故事则反映了人与自然之间和谐共处的关系,如:《哈桑的奇遇》、《枫叶》。辽东满族故事想象丰富而绮丽,展示了一个色彩斑斓的超现实图景。记者在采访中听到了一个满族民众耳熟能详的民间故事《放蚕姑娘》。这个民间故事不仅塑造了“身穿绿衣,脚蹬红靴,头插两根绿长缨”这样一个颇具神话色彩的蚕姑娘形象,而且通过生动的讲述:“蚕上山,蛾上树,蚕脱皮,破蚁子,挪蚕场,姐妹俩九九八十一天,日日夜夜守护在春蚕身边。”向人们传播了养蚕的知识。像《放蚕姑娘》这样的故事还有许多,这些民间故事是满族劳动人民的集体创作,反映了辽东独特的生产生活方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