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东北方言中的满洲语与文化]
满洲文化传媒
·“亡族奴”们,醒醒吧!!
·满洲族人应该记住的八句话
·旗女旧影
·海东青
·满洲入关征服中国军事思想
·满洲语学习书籍介绍
·《满语文教程》出版发行
·新加坡举办滿族传世文物展览
·台湾2010年滿文學習開課
·海东青
·Eight Banners
·通古斯女真后裔赫哲族鱼皮画
·满族大作家穆儒丐的文学生涯
·黎明前的黑暗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一季】
·沈阳满洲族人掀起学习母语热潮!!
·潰是大一統的宿命
·海东青雕塑作品欣赏
·满洲族人重整世谱誊写式样
·满族冰滑子究竟是怎么来的?
·金小史
·探秘通古斯满族古部落鹰文化
·86岁满洲族老人传授母语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二季】
·《满蒙文化关系研究》出版发行
·通古斯滿洲祭神祭天典禮
·东北方言中的满洲语与文化
·臭名昭著的大一统思想创立者
·清国“九门提督”管的是哪九门?
·满洲还愿歌
·通古斯萨满教文学的基本内容
·乌咧咧一大堆
·"中华文明"的笑谈
·通古斯满洲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一)
·通古斯满洲族萨满教家庭祭祀
·新疆满族民间艺术
·《满族从部落到国家的发展》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三季】
·《满族社会组织和观念体系研究》
·通古斯满洲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二)
·蒙古族萨满教的六大体系
·觉醒吧,通古斯满洲!!
·《满—通古斯语言文化研究文库》出版
·台灣军事学讲义:萨尔浒大捷
·满洲族人的一般性格品质特征
·满洲族史(清史)入门小资料
·大清国八旗满洲各旗佐领详表
·满洲语歌曲:海东青xongkoro
·满族人世界文化遗产为什么没有满文标识?!!
·满洲文《新疆满洲族史》
·Šongkoro (海东青)
·善耆临终给溥仪上的遗折全文
·大清国满洲八旗亲王名单
·满洲长史诗咏叹调
·慈禧及光绪宾天厄
·满清兴亡史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四季】
·一幅描写掠夺满洲资源的油画
·合作成立满族文化有限公司
·图伯特人与土拨鼠
·滿洲實錄
·◎满洲原起◎八旗原起◎八旗方位◎满蒙汉旗分◎八旗姓氏
·通古斯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第五季】
·欽定滿洲源流考
·通古斯满洲萨满教中的诸神
·世宁恭绘满洲八旗狩猎图
·郎世宁恭绘满洲八旗狩猎图
·八旗满洲当之无愧的黄金家族
·满洲可汗努尔哈赤的一生
·何世环老人满洲语说部
·满洲尊者皇太极的一生
·旗人作家老舍(关纪新)
·通古斯女真人及其开国历史
·外族统治下的汉族中国人
·简明满语教程满文讲义下载学习
·满洲八旗制度考实
·孔子儒教对少数民族就是毒药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五季】
·满洲世界名著:尼山萨满传
·康熙朝国语满洲文奏折选登
·满洲文档案与民族史研究
·图说腐败汉文化对原住民族的残害
·通古斯满洲八旗子弟图赏
·Shamanism
·散失在国外部分清代档案文献概况
·闻名世界的通古斯满洲八旗兵制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六季】
·努尔哈赤是“野猪皮”的意思吗?
·滿族著名小吃薩琪瑪
·1500万满洲族人一起呐喊!!
·满族圣地长白山土改运动纪实
·剑桥中国明代史关于满族崛起建国的描述
·1910:清朝皇族少壮派的"新政"难题
·听听大清国皇帝们说的母语----满洲语
·满洲圣地抚顺满族饮食文化
·满洲格格与藏族小伙喜结良缘
·满洲吉祥三宝人参 貂皮 乌拉草
·满族人王中军王中磊中国娱乐头号天团(图)
·通古斯满洲民族习俗
·不存在的汉族和人造中华民族
·大满洲国建国功劳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北方言中的满洲语与文化

   
   东北方言中的满洲语与文化

   【摘要】
    语言与文化相互依赖、相互影响。语言是文化的重要载体,文化对语言有制约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说,属于语言范畴的地名、口语词汇、亲属称谓等是人类文化的反映。满语作为珍贵的满族历史文化遗产,不仅保存了丰富的满族历史语言资料,还因为它已经深深地沉淀在东北方言及普通话中,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是语言接触和文化接触的体现。可以说东北文化就是满族文化。
   

      【关键词】 满语 东北方言 文化 接触
      
      文化一词来源于拉丁文Culture,它的意思是耕种、居住、练习、注意等。这些意思包含了从人的物质生产到精神生产两个领域。1871年,英国文化学家泰勒在《原始文化》一书中给文化下了这样一个定义:文化是“包括知识、信仰、道德、法律、习俗和任何人作为一名社会成员而获得的能力和习惯在内的复杂整体”。语言的产生是人类脱离动物界的最重要的标志,也为灿烂多姿的人类文明揭开了序幕。如果我们把“文化”定义为人类在历史上为了自身的生存和发展而从事的积极创造,那么语言应该是文化的一部分,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语言的诞生一方面意味着人类文化的诞生,另一方面又极大地促进了其他文化现象的诞生和发展。语言是文化的代码。一个特定的社会或社团即使解体了,但是只要文化特征或文化心理没有消亡,这种语言或它的某些成分依然可以存在。同时我们也应该认识到,语言的发展比文化史的发展要缓慢一些,某些文化现象消失了,反映这种文化现象的词汇有可能随之消失,也有可能转而表示与旧词的词义有联系的新事物,因此追寻这些词的辞源有助于了解某些已经消失的文化现象和某些文化现象的演进过程。
   
      在东北这片美丽而富饶的黑土地上,由于历史的溶铸和自然的陶冶形成了独特的文化、独特的生活习俗和风土人情。早在四千年前,这里就生存着一个古老的部族——满族的先民,其源出女真。满族人入关后,从皇太极改国号为“清”起,一统天下276年,开创了中国的第三个黄金时代。这样一个优秀的少数民族,文化上却是一个比较落后的民族,曾经连文字都没有。满文是在努尔哈赤时期才创造出来的。就满文本身而言,大量的词汇或从汉语中借用而来,或从蒙古语中移植而用,此外还有一小部分从女真语照搬过来。对满族人而言,满文与汉文都是新文字,而汉文的文化背景是博大精深的,满文则只限于日常口语;再者由于满族人口较少,且与汉族杂居,结果满族人迅速汉化。康熙皇帝不仅精通汉字,而且精通儒家的各种经典,他以后的每个皇帝也都如此。这是满语被废止的主要原因。尽管满语使用时间较短,但仍对汉族聚居区产生了影响,尤其是东北地区。东北作为满族的集聚地,也是满语通行时间最长的地方,因此,东北汉族人至今所使用的大量地名、日常词汇和亲属称谓等,仍有很大一部分是满语的积淀,并夹杂在汉语中使用。
      
      一、地名文化
      
      地名是因地命名或为地命名的专用名称,是人们共同约定俗成的一种语音符号,属于语言范畴。它必须借助于语言和文字来表示。因而,地名词语包括三要素,即地名的含义、记载地名词语的字形及地名词语的读音和意义。同时,地名也是一种文化标记。罗常培先生对地名研究的语言学意义做了精彩的概括。他说:“被征服民族的文化借字残留在征服者的语言里的,大部分是地名。”
   
    特定的地名必然反映特定的文化,因此,地名是我们认知其创造者历史文化的一个窗口,具有重要的文化认识价值。
   
      满族是中国东北部的土著民族,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曾产生了数量浩繁的满语地名。伴随着满语的逐渐消失,这些地名中相当多的一部分未能流传下来而湮没消逝了。虽然如此,至今仍存在数量可观的满语地名群,仍以其迥异别种文化的独特面貌在我国的地名宝库中闪耀着夺目的光华。比如,哈尔滨,为满语“晒网场”之意;又有一说,其满语发音为halfinn,直译为“扁状的岛屿”。齐齐哈尔,旧称“卜奎”(bukui),是摔跤手之意,是满语“哲陈嘎拉”的音译,为边疆的意思。佳木斯(giyamusi)按满语解释,佳木斯为驿丞,噶珊为村,所以佳木斯为“驿丞村”或“站官屯”;1888年,由依兰旗署设“东兴镇”,后因重名,恢复沿用佳木斯至今。嫩江,原称“墨尔根”,为满语“精于打猎的人”之意,后在1913年设嫩江县。其满文发音为 nonula。伊春,1967年设伊春市,满语为皮毛之乡的意思,是由河得名,伊春境内主要河流为汤旺河,在伊春市市区的一段称为伊春河。同江市,1913年设临江县,后于1914年改为同江,1987年设市,同江旧名叫“拉哈苏苏”,苏苏一词,满语中为高梁,拉哈一词语义未明,现正在查找中。牡丹江,满语中称“牡丹乌拉”为弯曲的江的意思,汉人取谐音为牡丹江,满文发音为mudanula。“吉林”又叫“吉林乌拉”,是满语江沿的意思。
   
      满族的生活环境和生产方式,在地名上的命名手法和构成形式,与汉民族侧重于精神风尚的命名习惯截然不同。汉族往往在地名中寄托和表达纪念、颂扬等精神情感,满族则侧重于直观地体现地方特点的一目了然的命名方式。
   
      满族的地名命名过程,起源因素既包括物质生产,也包括内心的精神生活,只不过关于物质生活的内容是命名思维的主要部分而已。这些物质的、精神的因素相互作用、融合,共同孕育着地名的产生。在维持生存、满足最基本的物质需要的同时,创造了寄托朴素情感、反映直观思维、在生产实践基础上对现实世界加以分类并赋予其独特意义的多姿多彩的地名。
   
      地名文化是一个代代相传连续不断的传承过程,是民族精神与物质文化的表现形式之一,能体现民族的思维方式、价值观念及审美特征,反映文明的进化过程。满语地名的命名体现于生产劳动的过程,形象地反映了其命名者生活生产方式变迁及意识形态的演变,展示了独特的民族智慧、希望和信念,同时渗透了民族主体的审美意识和思想情感,并带有独特的创造性,是思维意识的一种物化形态。
   
      东北地区在地名命名上的满族特点,是其地域、生态环境、经济和文化的客观反映。
   
      
      二、东北方言和普通话中的满语词汇
      
      满语对东北方言的影响,集中体现在词汇方面有许多满语成分。如在东北有种用羊或猪的骨关节来玩的游戏,叫“抓嘎拉哈”。“嘎拉哈”即是满语,指动物腿上的距骨(据说这种游戏和萨满教的某种仪式有关)。读chua的“抓”在东北话里也指把散落的东西捡起来,如猪吃食的动作,也可以叫“chua食”。东北人在指责别人胡说的时候一般说“你别跟我瞎勒勒”,满语里“勒勒”是说的意思。东北话的“挨剋”指受到指责、训斥。“剋”就是满语“打”和“指责”的意思。东北方言里有时形容人邋遢时,就说成“特勒”,也是源于满语,为衣冠不整。捉迷藏东北话叫“藏猫儿”,“猫”也是满语词,意思是树丛。东北人形容人家穷时,说“穷的叮当响”,“叮当”来自满语,也是穷的意思,响则是后加的。东北话的“磨即”“磨蹭”也是来自满语,指做事很慢。满语里的“咋呼”本是泼妇的意思,到了东北话里成了“诈唬”或“咋呼”,是瞎喊、不礼貌或不文明的意思。东北方言中有两个最常用的词,一个是“剋碜”,一个“埋汰”,“剋碜”一词在东北方言中使用率很高,是丢人、丢脸的意思;而“埋汰”一词则是从满语来的,意思是不干净,很脏,在东北使用比较普遍。
   
      满语不仅在东北方言中有积淀,而且在普通话中也有。“挺”好的“挺”,是我们经常使用的词,它是从满语里来的。有些生命力比较顽强的满语词汇不仅进入东北话和北京话,而且成为现代汉语里的标准词汇,如“聋拉”一词就是满语词汇。又如,普通话里的“马马虎虎”来自满语“lalahuhu”,“磨蹭”来自满语的“moji”或“moduo”。汉语里的“巴不得”也是来自满语,只不过稍微变化一下。“利索”和“麻利”来自满语中的“lali”。“啰嗦”也是来自满语,与唠叨或絮叨一样。“别扭”来自满语的“ganiu”,在满语中是特殊的意思。
   东北方言中的满洲语与文化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