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族冰滑子究竟是怎么来的? ]
满洲文化传媒
·成吉思汗与努尔哈赤画像
·《金启孮谈北京的满族》出版
·金启孮先生与满洲学研究
·日本松本市川島芳子記念室
·日本下関市愛新覚羅神社
·松花江畔满洲族村屯驯化猎鹰的传统技艺——春天放飞海东青
·我们的一生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一)
·Scientists Link a Prolific Gene Tree to the Manchu Conquerors of China
·China's Manchu speakers struggle to save language
·Manchu Language Lives Mostly in Archives
·满洲民族独特的生养民俗
·满洲情搅乱了加国梦
·美国百人会会长满洲正红旗人傅履仁将军
·臺灣三立新闻台当家女主播滿洲族人敖国珠
·“大汉沙文主义”是否存在?
·别睡,别睡;满洲人
·满族资料图片集【四】
·满洲语歌曲Erecun
·我们不叫“东北人”!!
·中共对东北地区敲骨吸髓地毯式的经济掠夺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二)
·满洲礼赞
·川岛芳子诗一首:蒙古姑娘
·川岛芳子诗一首:驼铃
·满洲民族医药及其特点浅析
·振兴东北经济必须得靠满族精神
·满洲民族兴起的精神力量
·满洲古民歌
·满洲语歌曲:我的八旗
·我们为什么要重新建立满洲社会民族组织?
·女真民族英雄阿骨打的风度
·满族资料图片集【五】
·大清国号不是来自汉语
·满洲姓氏古今对照
·《女真--满族建国研究》出版发行
·大金国女真人创立的猛安谋克制度
·通古斯民族信息传递中的萨满教意识
·满洲民族对北京的文化奉献
·拿什么来保护满洲民族医药遗产??!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三)
·北京满族的百年沧桑
·背叛民族忘记故乡者的可悲下场
·满洲民族婚姻制度及其礼俗
·组图:冰雪长白山
·阿布凯恩都里
·满族家谱综述
·哭泣的吉林,出海口哪里去了?!!
·重振满洲,找回民族尊严之路!
·满族资料图片集【六】
·满洲人要象保卫生命一样地保卫自由意志
·满族人刘忠田375亿元成中国新首富
·满族人陈丽华华裔女性世界首富
·岳飞大侄子你来过满洲吗?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四)
·中歐的女真族文物
·烏鴉喝水(gaha muke omiha )
·刘亚洲:甲申再祭
·恢复使用满洲姓名的倡议
·视频:满洲萨满教背灯祭
·滿洲時代(manchu time)
·流传在方言中的满洲语
·满洲民族居室设计装饰特点
·满洲族著名学者苏绍智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满洲民族文化
·满洲族建筑大师童寯
·丧钟为谁而鸣
·日本出版《滿洲語入門20講》
·滿洲舊影
·滿洲族人先祖的傳說
·满洲民族的神话传说与鸦鹊崇拜
·滿洲文字牌匾圖賞
·定义民族文化边界很困难
·民族自决与国际社会的反应
·女真之魂海
·滿洲文《聖經》約翰福音3章16節
·乾隆御笔满洲文缂丝对联
·满洲文"吉祥如意"白玉牌
·滿洲族扳指兒(Fergitun)欣賞
·满族资料图片集【七】
·牡丹江地区满洲语地名来历
·满洲语的思念
·内蒙古满洲里掠影
·满洲民族生活习俗琐谈
·滿洲時代(Manchu Time)二
·滿洲語常用基本口語會話
·大清国宫廷的满洲萨满祭祀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通古斯满洲族史前文物集
·满洲语地名初探
·满洲族美女大集合【一】
·满洲族美女大集合【二】
·清国八旗驻防将军兼统绿旗的问题
·满洲文六言诗:致彭德怀同志
·满洲民族崛起肇兴发祥的摇篮———新宾满洲家族民俗背景探查
·满洲语教学基地在吉林挂牌
·“我不会让母语满洲语消失”---一个满洲语自学者的执着求学路
·荡气回肠的蒙古国歌曲:为的祖国
·韓國的大清皇帝皇太極功德碑
·郎平,满洲族人的骄傲!!
·滿洲文書籍印刷卅年甘苦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族冰滑子究竟是怎么来的?

   满族人,每年冬季都喜欢在江、河、湖水面上进行打滑子比赛和表演,说起这体育活动的由来,在吉林满族人中流传着一个出奇致胜的战争传说故事。
   
   传说,阿骨打联合女真各部起兵反辽,一举打下宁江州之后,大辽王就像怀里抱着二十五只老鼠——百爪挠心,连忙派重兵到了松花江和伊通河的合流处——吉林宾州,想拦住女真兵南下。阿骨打那时只有三千兵马,知道宾州的大辽兵多,硬打肯定要吃亏,就派了探马到宾州去打探军情。
    不久,探马来报,说宾州的大辽兵日夜巡城,把守得很严,阿骨打只好把女真兵带到松花江边安营扎寨,一边继续派探马去宾州探听虚实,一边琢磨破敌的良策。
   

   转眼到了冬天,大雪飘飘,寒风刺骨,江河都封严了。这时,探马来报,说宾州的大辽兵不巡城了。原来,带兵的大辽元帅以为天这么冷,雪这么厚,江上也不能行船,女真兵来不了。就是来了,大队人马翻山越岭,冒雪而来,累也累死了。到时候,大辽兵一出击,管叫他夜叫鬼门关——送死。这样,他们就放松了警惕,呆在城里,天天吃喝玩乐。
   
   阿骨打一听,喜上眉梢,觉得如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就可以以少胜多。可是又一想:这没膝的大雪,冰封的江面,人马走上去,不是陷下去就是滑倒。要是硬挺着往前走,得遭不少罪,到那里咋能打仗呢?阿骨打左思右想,还是挺犯愁。再说,阿骨打带的粮草不多,不早日进兵就得退回去,可是放弃了这个奇袭宾州的机会,到了明年开春,大辽王从南面再调来兵马就更难办了,真是进退两难。
   
   一天晚上,月亮已经挂在树梢上。阿骨打在军帐外来回走动,苦思苦想这件事。忽然,他听到江上有动静,还没等看清是什么东西发出响声,“哧——哧——哧”,随着这响声,十几个女真小阿哥跑到跟前,每个人背着一个狍皮口袋。阿骨打觉得挺奇怪,上前和他们见礼,问他们从哪里来的。一个小头领说:“我们是铁骊部的,噶珊达让我们把打好的铁箭头给阿骨打送来。”阿骨打又问:“你们才刚儿怎么走得这么快啊?”那小头领笑了笑,抬起脚让阿骨打看。阿骨打一看,狍皮靴子上用鹿皮筋绑了一块小木块,木块上有一条东西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再一细瞅,是被冰磨得雪亮的小铁棍。阿骨打问:“你们从铁骊部到这里用了几天?”那些人乐呵呵地说:“今天早上我还在家吃饭呢!”“这可真神啦!”阿骨打一边赞叹着,一边亲热地把这伙人请进自己的大帐,用好酒好肉招待他们。饭后,自个儿拿了这冰滑子看了又看,还到江面上试一试,真挺好使。
   
   第二天一清早,阿骨打送这拨铁骊部的小阿哥到江面上,让他们赶紧回铁骊部,尽快做出三千副这样的冰滑子给大营送来。为了行走稳当,阿骨打让他们再做些安两根铁棍的冰划子。这些人接受了命令,飞也似地滑走了。
   
   过了几天,铁骊部就派人送来了三千副冰滑子。阿骨打命令全军饱餐一顿,然后每个人都穿上冰滑子,连夜袭击宾州。阿骨打冒着风雪,滑在最前面。女真兵个个如虎添翼,飞驰在松花江冰面上。他们每人披了一个白斗篷,三千人一个挨着一个,就像一条飞腾的白龙,直扑宾州。
   
   冬天,太阳出的晚。女真兵到达宾州城时,天才蒙蒙亮。阿骨打换下冰滑子,第一个登上了宾州城。城里的大辽兵做梦也没想到女真兵能从江面滑冰而来,以为是天兵天将从天而降,自己先乱了营,互相踩死不少,剩下的跑的跑,降的降,就这样宾州城被女真兵攻下来了。
   
   阿骨打带人打进了宾州城的元帅府,大辽元帅还在炕上睡觉呢,就乖乖地当了阿骨打的俘虏,一看到阿骨打还哆哆嗦嗦地问:“你们是怎么来的啊?!”阿骨打笑了笑,拿了一副冰滑子给他,他翻来覆去看了半天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宾州城一破,大辽国就像黑瞎子掉进窟窿里——一熊到底了。女真兵很快灭了大辽国,冰滑子也从军队传到了百姓中,成了女真人喜爱的一种活动。
   
    后来的满族人更喜爱这种活动,清朝皇帝还常常下圣旨,让八旗兵到北京城的北海进行打冰滑子的比赛表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