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族冰滑子究竟是怎么来的? ]
满洲文化传媒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三)
·满族说部《恩切布库》的文化解读
·满洲八旗中高丽士大夫家族
·满洲语谚语
·满族石姓穆昆记忆中的萨满教信仰体系
·满族说部《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的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飞啸三巧传奇》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萨大人传》采录纪实
·俄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族说部的文本化
·满族宗教信仰和口头叙事中的丧葬习俗与仪式疏举
·浅谈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组图】恭亲王府掠影
·《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我的家族与“满族说部”
·大清国满洲十二皇帝朝服像
·中国虚假历史中的真实秘笈
·朝鲜掠影
·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的动物研究
·满族家族祭祀活动的文化透视
·满洲民族传统节日知多少
·满族的糠灯
·通古斯民族原始的萨满教
·萨满舞蹈的艺术魅力
·解读盘锦满族人家宴俗
·满族木屋:木刻楞
·满族说部:到哪里去找“金子一样的嘴”
·努尔哈赤与皇太极亡明辨
·苏联拆运满洲机器设备评说
·散失在境外清国档案文献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六)
·满洲民族饮食习俗礼仪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传统狩猎活动
·丹东满族剪纸——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
·满族的马蹄底鞋
·吉林满族民间文学
·《清代满蒙汉文词语音义对照手册》(精)出版
·後金國的八王共治國政制
·《满文老档》讲述后金国故事
·满洲の沧桑--哈尔滨老道外掠影
·赵玫:我的祖先
·俄国著名通古斯学者史禄国
·『尼山薩滿全傳』簡介
·滿洲文碟子
·满族资料图片集【八】
·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成书纪实
·日本国收藏满文文献概述
·满族说部一宗亟待抢救的民族文学遗产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尼山萨满》与满族灵魂观念
·佛满洲的萨满祭祀及传说——锡克特里家族跑火池
·满洲民族神话的民族特点
·满洲民族神歌仪式的程式化
·天命后期八旗旗主考析
·满族人的过年习俗
·『清文虛字指南解讀』簡介
·图说满洲萨满教神韵
·辛亥暴乱后满洲人的悲惨命运
·满族作家王朔: 红楼梦是满族文学名著
·满族民族之神佛多妈妈
·满洲族人的愚蠢
·通古斯语系词语研究手帐
·谈谈普通话中的“满洲语言”
·通古斯满洲萨满神话人物塑像
·屈原与爱国无关
·大清国满洲皇帝书法欣赏
·每一种语言都是结构独特的思想世界
·Wuthing we gwen tull?
·从教乌云看满族萨满教的宗教教育
·满洲族著名影星胡军
·满族鸟崇拜及其对北方民俗的影响
·国庆天安门广场上的满族图腾柱
·满族的祭祀,萨满文本和神话
·清太祖高皇帝實錄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萨满教变迁
·火爆的满洲民族祭祖大典
·努尔哈赤逝世383周年纪念
·满洲民族英雄后金国大清国缔造者努尔哈赤逝世383周年纪念日(1626年9月30日--2009年9月30日)
·满族女神佛哩佛多卧莫西妈妈论析
·无处不在的满洲文化~~
·满洲民族亲族间常用称呼
·通古斯满洲民族古文化遗存探考
·再论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大清国满洲亲王出行图
·在边疆尼堪的狂风中
·黑龙江流域满族的风俗习惯
·实拍大满洲地区的原著民
·从满族名著《红楼梦》谈满族服饰
·满族与海东青
·《红楼梦》前八十回满洲语词例释析
·从满语看如何保护传承少数民族语言
·满族名菜:酸菜白肉血肠
·满洲民族传统发式辫连子
·雍正关于学习满洲语的上谕
·满族掀起寻根祭祖热!
·马英九题字:满族加油!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祭祀
·满族的饮食
·做大做强满洲民族文化产业
·满族著名表演艺术家英若诚
·辛亥国难纪念日:1911年10月10日--2009年10月10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族冰滑子究竟是怎么来的?

   满族人,每年冬季都喜欢在江、河、湖水面上进行打滑子比赛和表演,说起这体育活动的由来,在吉林满族人中流传着一个出奇致胜的战争传说故事。
   
   传说,阿骨打联合女真各部起兵反辽,一举打下宁江州之后,大辽王就像怀里抱着二十五只老鼠——百爪挠心,连忙派重兵到了松花江和伊通河的合流处——吉林宾州,想拦住女真兵南下。阿骨打那时只有三千兵马,知道宾州的大辽兵多,硬打肯定要吃亏,就派了探马到宾州去打探军情。
    不久,探马来报,说宾州的大辽兵日夜巡城,把守得很严,阿骨打只好把女真兵带到松花江边安营扎寨,一边继续派探马去宾州探听虚实,一边琢磨破敌的良策。
   

   转眼到了冬天,大雪飘飘,寒风刺骨,江河都封严了。这时,探马来报,说宾州的大辽兵不巡城了。原来,带兵的大辽元帅以为天这么冷,雪这么厚,江上也不能行船,女真兵来不了。就是来了,大队人马翻山越岭,冒雪而来,累也累死了。到时候,大辽兵一出击,管叫他夜叫鬼门关——送死。这样,他们就放松了警惕,呆在城里,天天吃喝玩乐。
   
   阿骨打一听,喜上眉梢,觉得如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就可以以少胜多。可是又一想:这没膝的大雪,冰封的江面,人马走上去,不是陷下去就是滑倒。要是硬挺着往前走,得遭不少罪,到那里咋能打仗呢?阿骨打左思右想,还是挺犯愁。再说,阿骨打带的粮草不多,不早日进兵就得退回去,可是放弃了这个奇袭宾州的机会,到了明年开春,大辽王从南面再调来兵马就更难办了,真是进退两难。
   
   一天晚上,月亮已经挂在树梢上。阿骨打在军帐外来回走动,苦思苦想这件事。忽然,他听到江上有动静,还没等看清是什么东西发出响声,“哧——哧——哧”,随着这响声,十几个女真小阿哥跑到跟前,每个人背着一个狍皮口袋。阿骨打觉得挺奇怪,上前和他们见礼,问他们从哪里来的。一个小头领说:“我们是铁骊部的,噶珊达让我们把打好的铁箭头给阿骨打送来。”阿骨打又问:“你们才刚儿怎么走得这么快啊?”那小头领笑了笑,抬起脚让阿骨打看。阿骨打一看,狍皮靴子上用鹿皮筋绑了一块小木块,木块上有一条东西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再一细瞅,是被冰磨得雪亮的小铁棍。阿骨打问:“你们从铁骊部到这里用了几天?”那些人乐呵呵地说:“今天早上我还在家吃饭呢!”“这可真神啦!”阿骨打一边赞叹着,一边亲热地把这伙人请进自己的大帐,用好酒好肉招待他们。饭后,自个儿拿了这冰滑子看了又看,还到江面上试一试,真挺好使。
   
   第二天一清早,阿骨打送这拨铁骊部的小阿哥到江面上,让他们赶紧回铁骊部,尽快做出三千副这样的冰滑子给大营送来。为了行走稳当,阿骨打让他们再做些安两根铁棍的冰划子。这些人接受了命令,飞也似地滑走了。
   
   过了几天,铁骊部就派人送来了三千副冰滑子。阿骨打命令全军饱餐一顿,然后每个人都穿上冰滑子,连夜袭击宾州。阿骨打冒着风雪,滑在最前面。女真兵个个如虎添翼,飞驰在松花江冰面上。他们每人披了一个白斗篷,三千人一个挨着一个,就像一条飞腾的白龙,直扑宾州。
   
   冬天,太阳出的晚。女真兵到达宾州城时,天才蒙蒙亮。阿骨打换下冰滑子,第一个登上了宾州城。城里的大辽兵做梦也没想到女真兵能从江面滑冰而来,以为是天兵天将从天而降,自己先乱了营,互相踩死不少,剩下的跑的跑,降的降,就这样宾州城被女真兵攻下来了。
   
   阿骨打带人打进了宾州城的元帅府,大辽元帅还在炕上睡觉呢,就乖乖地当了阿骨打的俘虏,一看到阿骨打还哆哆嗦嗦地问:“你们是怎么来的啊?!”阿骨打笑了笑,拿了一副冰滑子给他,他翻来覆去看了半天也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宾州城一破,大辽国就像黑瞎子掉进窟窿里——一熊到底了。女真兵很快灭了大辽国,冰滑子也从军队传到了百姓中,成了女真人喜爱的一种活动。
   
    后来的满族人更喜爱这种活动,清朝皇帝还常常下圣旨,让八旗兵到北京城的北海进行打冰滑子的比赛表演。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