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亲历满洲国崩溃]
满洲文化传媒
·鞑子秧歌
·冰雪长白山
·2014年满洲语寒假班招生通知
·满洲族民间故事三十六则
·一位满洲语教师的职业悲哀
·現代滿洲文書法作品欣賞
·强烈抗议承德撤销满族乡建镇
·满洲奇葩---松花石
·正白旗瓜尔佳祭祀颂词副本
·令满族人感到羞耻的韩国出版物
·新版『我爱北京天安门』
·2013年新版满英词典
·2007年版《满德词典》
·满洲奇葩---冰凌花
·满洲宁古塔的满族姓氏
·满洲辽宁义县满族历史与姓氏
·在美蒙古人祭奠成吉思汗
·满族说部中的满族饮食文化
·满洲語歌手
·日本学者自费出版满语词典
·清国服饰---黄马褂
·长白山还能承载多少汉人游客??
·《满洲实录》成书考
·满洲盛京沈阳满族历史与姓氏
·一个把政治流氓捧上天的民族
·圣经有关今日中国寓言性的描述
·大清国皇帝陛下御真影
·民族冲突可使中国崩溃解体
·满族传统婚礼
·组图圣诞老人来了!
·没有老佛爷就没有新中国!
·满族说部中的出行方式
·《满蒙汉三文合璧教科书》
·北京滿文書院
·侮辱满族人的塑像
·宣统皇帝摄政醇亲王御尊影
·滿族大醬
·满族古籍中的萨满祭祀
·新疆满洲语衰变的历程
·满语学习班要开班啦!!!
·滿洲杨肇家族原生态家祭
·滿族人的祭拜祖先習俗
·祝大家2014年新年快樂!
·2014年来啦~~~!
· 滿洲利亞啊興起!你當興起
·长白山下满族学堂满语教学
·滿族學堂新增『滿文原檔』
·长白山下满族学堂概况
·Alone for Manchu
·滿洲奇葩長白山松花石
·满洲关东腊月--过年啦!
·《新满汉大词典》
·孤獨但并不孤單
·满洲文“圣经”新约全书
·滿洲年俗---殺豬
·滿洲聖山長白山天池冬季
·乌克兰玫瑰
·乌克兰总统奢华官邸图集
·世界公害劣等杂族
·世界公害劣等杂族
·图片满族文字
·克里米亚图集
·漢獨暴力恐怖組織之父孫中山
·中国语境下被误读的维吾尔人
·泰坦尼克号彩色照片
·实行联邦制是中国唯一的路
·一生淫乱的美籍國父孫中山
·滿洲聖山長白山雄姿
·满洲吉林市天主教教堂图赏
·漫步春天的乌克兰敖德萨
·东北虎咋成了下跪奴?!!
·DNA检测根本不存在纯种汉人
·中国作家大多是骗子
·生活在外满洲的鄂温克人图集
·世界史学界嘲笑中国歪曲蒙古历史
·蝗汉在满洲灭绝杀戮当地物种
·今日漢化劣化奴化的滿族人
·《努尔哈赤全传》出版
·不同角度的世界名胜古迹
·看漢人的劣等和人格分裂
·圣彼得堡掠影
·劣等杂族与世界5000年的差距
·塞尔维亚军事女孩图集
·满洲四平蝗汉内战纪念馆
·普京:满洲国哪去了?!!!
·满族翻译家傅惟慈逝世
·历史学家们称发现了圣杯
·纳粹中国化的大学开学典礼
·康熙乾隆等是中国人的殖民皇帝
·白俄罗斯美女大集合
·起一个满族特色姓名吧!!!
·《满族石姓办谱祭祀考察》
·日文版《五体清文鉴译解》
·镜头下形形色色的义大利人
·满族说部与满族民俗
·你们的道德比你们的产品还垃圾
·《女真--满族建国研究》
·《朝鲜语境中满洲族形象研究》
·猎杀:角色的互换
·图片满洲族文字(二)
·《洪业--清国开国史》(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亲历满洲国崩溃


   亲历满洲国崩溃

   
     口述/爱新觉罗·毓赡 采访/周逵
   

   
      爱新觉罗·毓赡,末代皇帝溥仪的侄子,恭亲王溥伟的儿子,1923年11月出生于大连,1939年他在满洲国承袭“恭亲王”。然而此时的毓赡不但没有拥有祖辈的那种有气派的王府,更没有享受到祖辈的那种荣华富贵。他和溥仪在日本人的控制下生存着,1945年8月他们又被苏联红军俘虏。毓赡14岁进入伪满洲国的皇宫,此后的20年,一直生活在溥仪的身边,亲眼目睹了满洲国的崩溃。
      
      初到“满洲国”
      
      我的父亲爱新觉罗·溥伟是清朝的恭亲王,也是末代皇帝溥仪的堂兄。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父亲觉得在北京很难再呆下去,于是变卖了家产远走他乡。我是1923年在大连出生,虽然“贵”为长子、皇族后裔,但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是在颠沛流离中度过的。
   
      
      “恭亲王”这个称呼那个时候已经很少有人再提及了,原来北京恭王府什么样的,我也完全不知道。用俗话说,就是连恭王府大门朝哪我都不知道。到了1937年,父亲去世,家里头突然没有了生活来源。母亲带着我们兄弟三人,只有开始变卖家产。今天卖点这个,明天卖点那个,拿这个当生活。
   
      那个时候溥仪已经到了长春当了“满洲国”的“皇帝”,家里也没办法,就商量让我到他那去,等于说是从家里带出一张嘴去。听说溥仪还在“皇宫”里办了个私塾。我小时候也没上过学校,到那念书去,管吃管喝还管穿,上哪找这学校去?上别的学校还要交学费,这个学校还能管你生活。就这样,我就上溥仪那去了。
   
      到了“满洲国”的新京后,我被安排住在“皇宫”里面。辟了单独一间房子,隔成两间。里屋睡觉,外屋做讲堂。溥仪专门请了几个老师给私塾上课,课程也挺丰富。有讲四书五经、清朝历史,还讲《皇清开国方略》等等。此外也教点数学、理化等等,还得学日文。
   
      第一次见溥仪的情况我还记得很清楚,那次是溥仪亲自到私塾来给我们上课。那阵子溥仪刚买了一个油印机,觉得挺新鲜的,就拿钢板刻了雍正皇帝的上谕,油印出来给我们当讲义。他对我们讲,当年我不过也是醇王府的一个普通宗室吧,现在我成了大统、接替了统治,做了宣统皇帝。现在“国”是没有了,但还有这个“皇位”在呢。“满洲国”是暂时的,长春的“皇宫”也是暂时的,没准到了明年我们就都回北京过年啦。
   
      对于这些,我那时不太明白。就知道他是皇帝,见了面要磕头,恭恭敬敬的。在满洲国的十年里,我就当了小奴才,伺候着他。
   亲历满洲国崩溃

      
      轰炸
      
      到了1945年以后,情况就每况愈下了。我记得是在
    1945年8月8日,那天我刚刚侍候着溥仪吃完了饭,就听见“皇宫”外面忽然响起了空袭警笛声。溥仪反应快,连忙带着李贵人跑了出去,钻进了“同德殿”前的防空地下室。自从局势恶化以后,日本人专门给溥仪在“皇宫”里建了这么个“御用”地下室,据说非常的结实,三米厚的钢骨水泥,地面上还堆起了两座小土山,即使炸弹直接落到防空室上面,里边的人也可保安全。可是溥仪还是觉得不太放心,也从来没想过有一天真的会使用这个防空洞,而如今还真的派上了用场。
   
      钻进防空室时,我走在最后,还没有走进门口,就看到南边远远的地方火光一闪,接着传来了不大的爆炸声。我向南张望,听到头上螺旋桨声扑扑拉拉地向北而去。
   
      溥仪就在地下室里躲着。过了好久,直到空袭警报解除了,溥仪还多等了一会儿,才从洞里重新出来,回到“同德殿”。日本军官吉冈安直跟在后面向溥仪报告说,刚才的飞机在长春市新天地投下一枚小型炸弹,然后向北逸去,似乎是来自北方,推测应该是苏联的飞机。溥仪听到“苏联”二字就慌了神,不停地走来走去。
   
      没多久,日本关东军总司令官山田乙三也进殿见溥仪,通知他苏联已正式对日宣战,“政府”即日迁至通化。山田乙三还向溥仪吹嘘了一通,说通化山连山,山套山,关东军在那里修了多少地下工事,掏空了多少大山,那里是地下长城,固若金汤。请“陛下”完全可以放心,将来一旦美军在日本本土登陆,日本天皇也将到这里来。
   
      
      弃城
      
      溥仪的作息时间表全乱了。那天一清早,我就见他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内廷”的小圈圈里,东一头,西一头,漫无目的地看这看那。
    说来也可笑,溥仪这个时候最害怕反而不是大兵压境的苏联军队,而是与他朝夕相处的日本关东军。他害怕日本人在倒台之前的最后一夜,会把他杀掉,杀人灭口。过去是叫什么“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他就担心日本把他消灭,特别害怕这个。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不想走也得走,只有请求宽限两天,收拾行李和安排随行人员。当天就开始慌慌乱乱地收拾行李,还夹着要钻几回防空洞。其实苏联飞机一颗炸弹没有扔,只是扔了一些照明弹。而且在紧张地收拾行装时,还受了两场虚惊。
   
      溥仪有一本算卦用的诸葛神课,他一直奉若神灵。这本书在装箱时,不知怎么的被红药水染红了一角。照着宫里的老规矩,红色本来是代表吉庆的,可是在这兵荒马乱之际,被当成了血的象征,使得溥仪大为烦恼,认为是不吉之兆。我安慰他说:究竟是红药水,不是真的血。但溥仪一直把神课当成自己和菩萨、祖宗之间沟通灵感的工具,恰恰在这时候被染红了一片,怎能不使他认为是不祥之兆而大为烦恼呢?
   
      另一场虚惊发生在中午。溥仪曾两次去日本,也到过东北各地“巡狩”。除了官方拍摄下来的新闻电影外,他私人还雇佣了一个日本摄影师,专门为他拍摄影片,十几年来也拍了百把十卷。今天他下令全部烧掉。烧影片的人抱着一大堆片子哭了一场。到哪里去烧呢?就全搬到缉熙楼地下室的锅炉房里去烧。烧的人心慌意乱,一不小心连着了锅炉外边的片子,霎时间由地下室窗口里窜出了火舌,喷着黑烟。烧影片的人吓得跑出来大喊:“不好了!着火了!救火呀!”只吓得溥仪光着脚从楼上跑了下来,赶快叫消防队。如今伪满“皇宫”内府的日本人官吏全逃往通化,中国人除了官大点的随逃以外,其余的人发给两三个月工资,名之曰“留守”,可是上午一拿到工资,就都溜了,上哪里去叫消防队呢!大家也顾不上收拾行装了,从各处抱来灭火器往地下室窗里乱喷一阵,总算是“老天保佑”,熄灭了这场不大的火灾。
   
      火被扑灭,收拾行装没时间了,午后即将运往火车站。满“皇宫”内府的汽车驾驶员和消防队员一样也都溜之乎也,只好由日本关东军派来几辆卡车运送行李,随车来了一小队日本兵当装卸工。本来日本军国主义的军队最讲阶级服从,一个普通的士兵到了皇宫内院,更得拿出那一套军人礼节;可是如今大势已去,军心涣散,这些素称日本精锐的关东军,装完车,顺手拿了一些洋烟、洋酒,就坐在“同德殿”的候见室沙发上大吸大喝起来。
      
      逃亡
      
      随同溥仪逃跑的有他的皇后、贵人,其次便是他的弟弟、妹妹、妹夫,再次是我们几个所谓“学生”、随侍、佣人。汽车没有了,我们这些人只好步行上车站了。大约下午四五点钟集合,从满“皇宫”内府的后门溜出去直奔车站。
   
      一路上看到许多人在搬家,有的从城北搬到城南,有的从城东搬到城西。大商店都歇了业,小商店开半扇门。走到火车站外边,遇到了溥仪专用的日本理发师,他已经换上了军服,苦笑着向我们表示要坚守长春。我们也无心和他多讲话,匆匆进了站台,只见横躺竖卧着一家子、一家子的日本人,都是在候车撤退。
   
      穿过了倒卧的人群上了列车,车里大部分是满宫内府里的日本人官吏。我找了个座位,坐下来,总算是在这两天慌乱之后,稍稍松了一口气。这才觉得饥肠辘辘,为了救火把午饭也忘了吃了。从背包里取出饼干,吃了一包,又喝了些车上的洗漱用水,就算是午餐、晚饭并成一顿吃了。
    长春东站是个货站,离满“皇宫”内府不太远,到吉林去的火车就在离宫墙外面不到半里的地方驶过,我望着伪宫的方向,细雨蒙蒙的夜空映出了一片暗紫色。我指给溥仪看时,他说他乘车离宫时,日本人就把盖在“同德殿”院内的“建国神庙”付之一炬,这时余烬尚炽。庙烧了,神呢?这个日本人的祖宗“天照大神”可是溥仪上日本亲自迎来的,到了满就叫“建国元神”。日本的神像不是木雕泥塑的,而是用三种“神器”来象征,即以玉象征“仁”,镜象征“智”,刀象征“勇”。
   
      现在这三种“神器”打了一个黄布包,由祭祀府总裁桥本虎之助套在脖子上用手捧着,随同溥仪一同上车来了。
      随后一整天都是在火车上。清晨到了吉林,再经梅河口奔向通化。列车上人满满的,没有餐车,吃的是日本式的饭团子,又凉又粘。溥仪专车上有个小厨房,御用炊事员不晓得上哪里去了,由随侍的临时替他做一碗面汤。没有擀面杖,就用玻璃瓶子擀面片。他居然吃得也蛮香。
   
      火车在梅河口停的时间长些。我下车走过栈桥,打算到车站上去搞点吃的。谁知到站台一看,空空荡荡。好容易在候车室里找到一个站上的人,向他一打听,他指着墙上一块黑板给我看,上面写着“今日有重要的列车通过”,所以空荡无人。我又不好告诉他我就是乘重要列车来的,只好空手而回了。
   
      夜间车到了通化,我正靠在最后一节“了望车”的后门睡觉,忽然被人推醒,说是关东军司令官山田乙三前来求见。他见到溥仪,说在北满方面正与苏军激战,取得了赫赫战果。我当时就觉得好笑,照他那么说,激战正酣,堂堂司令官放弃指挥,溜到通化来作甚呢?
      
      退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