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族说部历史上的传承圈研究 ]
满洲文化传媒
·新疆满族民间艺术
·《满族从部落到国家的发展》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三季】
·《满族社会组织和观念体系研究》
·通古斯满洲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二)
·蒙古族萨满教的六大体系
·觉醒吧,通古斯满洲!!
·《满—通古斯语言文化研究文库》出版
·台灣军事学讲义:萨尔浒大捷
·满洲族人的一般性格品质特征
·满洲族史(清史)入门小资料
·大清国八旗满洲各旗佐领详表
·满洲语歌曲:海东青xongkoro
·满族人世界文化遗产为什么没有满文标识?!!
·满洲文《新疆满洲族史》
·Šongkoro (海东青)
·善耆临终给溥仪上的遗折全文
·大清国满洲八旗亲王名单
·满洲长史诗咏叹调
·慈禧及光绪宾天厄
·满清兴亡史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四季】
·一幅描写掠夺满洲资源的油画
·合作成立满族文化有限公司
·图伯特人与土拨鼠
·滿洲實錄
·◎满洲原起◎八旗原起◎八旗方位◎满蒙汉旗分◎八旗姓氏
·通古斯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第五季】
·欽定滿洲源流考
·通古斯满洲萨满教中的诸神
·世宁恭绘满洲八旗狩猎图
·郎世宁恭绘满洲八旗狩猎图
·八旗满洲当之无愧的黄金家族
·满洲可汗努尔哈赤的一生
·何世环老人满洲语说部
·满洲尊者皇太极的一生
·旗人作家老舍(关纪新)
·通古斯女真人及其开国历史
·外族统治下的汉族中国人
·简明满语教程满文讲义下载学习
·满洲八旗制度考实
·孔子儒教对少数民族就是毒药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五季】
·满洲世界名著:尼山萨满传
·康熙朝国语满洲文奏折选登
·满洲文档案与民族史研究
·图说腐败汉文化对原住民族的残害
·通古斯满洲八旗子弟图赏
·Shamanism
·散失在国外部分清代档案文献概况
·闻名世界的通古斯满洲八旗兵制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六季】
·努尔哈赤是“野猪皮”的意思吗?
·滿族著名小吃薩琪瑪
·1500万满洲族人一起呐喊!!
·满族圣地长白山土改运动纪实
·剑桥中国明代史关于满族崛起建国的描述
·1910:清朝皇族少壮派的"新政"难题
·听听大清国皇帝们说的母语----满洲语
·满洲圣地抚顺满族饮食文化
·满洲格格与藏族小伙喜结良缘
·满洲吉祥三宝人参 貂皮 乌拉草
·满族人王中军王中磊中国娱乐头号天团(图)
·通古斯满洲民族习俗
·不存在的汉族和人造中华民族
·大满洲国建国功劳章
·中科院满族常务副院长白春礼
·满洲民歌:老嘎嘎披身一抹黑
·和碩肅忠親王善耆碑原文
·萨满教英雄崇拜与北方民族的心理素质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七季】
·滿洲時代
·满洲风情
·通古斯满洲族人的滑冰国俗
·满洲赤子
·愚昧野蛮道德沦丧的中国人
·通古斯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第六季】
·通古斯八旗满洲图赏
·滿洲時代
·通古斯渔猎民族特色鱼皮衣
·满洲语歌曲:跑南海之丰收(萧韩演唱)
·从档案看大清国对满洲旗人土地权利的保护
·通古斯满洲族家族祭祀活动
·满洲文十二生肖剪纸
·满洲人过春节年画
·通古斯满洲族起源和满语源流
·新宾满族剪纸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满洲族始祖武笃本贝子
·Tasha塔斯哈
·寄予少年滿洲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八季】
·谎言文化之《说岳全传》对历史的无耻篡改
·谎言文化之《说岳全传》对历史的无耻篡改
·长白山,通古斯满洲民族的圣山 ——满族的祖先崇拜与萨满信仰述略
·满洲利亚啊,满洲利亚
·赵本山龙凤胎儿女
·德国的满洲学研究
·亡族奴警示录
·滿洲時代Manchus Time
·亡族奴们的最后记忆
·Šongkoro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族说部历史上的传承圈研究

内容提要:满族说部传承人一般是以氏族为核心传承的,围绕着杰出的传承人有一个传承群体或称作传承圈。我们以富希陆、关墨卿、傅英仁、马亚川为例,介绍了这些传承人形成的传承圈,这三个传承圈分别代表了三个不同地域的文化圈,即宁古塔文化圈、双城文化圈、爱辉文化圈。
   
    关键词:满族说部 传承圈 地方文化人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

   
   满族说部历史上的传承圈研究

   
    满族说部的传承人有不识字的文盲、也有半通文墨的乡间秀才。通过笔者田野访谈资料整理出的满族说部传承人中,有晚清的秀才[2],有专门给皇室讲故事的黄大衫队[3];有如何世环、傅英仁、关墨卿等那样半通文墨的乡间秀才,也有似富育光、赵东升般学有专长的学者、专家。无论是历史上的满族说部传承人还是当代的传承人,他们都受过教育[4],而非文盲;他们从小生活在满族聚居区,本氏族或生活的村庄中都有浓厚的“讲古”氛围;都对本民族的文化有着深厚的情感;个人表达能力较强,但是有的能够当众讲述,有的却只能说或写。在此基础上我们将满族说部的传承人视为“那些能够演唱说部的人、不管是会唱一部还是多部;而且也包括那些搜集[5]、整理[6]、传承满族说部的文化人,还应该包括在历史上曾经创作过说部的文化人。”[7]
   
    以往的研究中,很少将满族说部传承人视为一个整体,这与满族说部本身的发展历程有关。他们被人们熟悉的是其他的身份:有名的故事家,傅英仁、马亚川、关墨卿等;或是研究者,如富育光、赵东升、张德玉;或是满族地方文化人,如富希陆、吴纪贤、吴宝顺等;或萨满或穆昆达,如白蒙古、祁世和、富德连、富全连等。关于他们的资料也因其身份的不同出现差异,傅英仁、马亚川这样的故事家,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即有众多的研究者对其进行搜集调查采访,留下了大量调查资料和研究论文。在傅英仁去世前几年,张爱云录音整理了他讲述的《满族萨满故事》和《傅英仁故事集》(上下)。他们作为民研会成员,积极地参与了“民间文学集成”的搜集整理工作;他们粗通文墨,能记录自己讲述的故事,有的还写下了自传(如傅英仁),为后人的研究提供了便利条件。但是更多的传承人却未得到应有的重视,没有留下更多的资料。
   
    满族说部传承人一般是以氏族为核心传承的,围绕着杰出的传承人有一个传承群体或称作传承圈。如黑龙江省爱辉有富希陆、富德连、祖母富察美容、张石头、杨青山和他爷爷、叔父及乌德林老玛发、何荣恩、富育光、叶福昌、徐昶兴、祁世和、吴宝顺、陈凌山;四季屯有白蒙古、吴纪贤、富西利布、富振刚、张顺刚、何世环;东宁有鲁连坤、其父和太奶奶,还有刘秉文、关正海等;双城有赵焕、傅延华、马亚川、赵德富;宁安有傅英仁及其父母辈和祖辈、关墨卿、关明禄、关福绵、赵君伟、马文业、王树本、谢景田等人;绥化有关铁才。吉林省珲春有何玉霖、郎百君;乌拉街有徐明达、赵东升(祖籍永吉县);辽宁新宾有徐爱国、张德玉。河北石家庄有王恩祥,四川有刘显之。以下我们仅以富希陆、傅英仁、马亚川、关墨卿为例进行分析。
   
   
   满族文化的桥梁——以富希陆为核心的传承圈
   
   
    康熙22年(1683),富察氏从宁古塔随萨布素将军奉旨永戍瑷珲,来到大五家子驻防。第一代祖先为托雍阿、第二代为伯奇泰,第三代是果拉查,第四代至第九代的情况不详,第10代发福凌阿、11代伊郎阿、12代即是富希陆的父亲富德连和叔父富全连,第14代为富育光,至今已有300多年,到第16代了。富育光家已搬出大五家子,分散在各地(长春、黑河等地)。现在大五家子富察氏穆昆达为富振刚,他们仍坚持龙虎年祭祖、鼠年续谱。
   
    富希陆1910年出生在大五家子,第二年就发生了对满族人影响深远的辛亥革命。虽然他的家地处偏远,却离俄国很近。1900年庚子俄难(即“江东六十四屯”事件)时,大批满族、汉族从江对岸跑过来,辗转定居在大五家子。富察氏是一个大家族,他们家族在1911年、1927年、1938年修了三次谱,直到20世纪50年代家族势力还很强大。受家族影响,富希陆16岁时就开始搜集满族民间文化。他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在齐齐哈尔、哈尔滨求学,又到吉林工作,1933年后回到大五家子。但是自从其父1934年去世以后,他就投奔了四季屯的富全元即富振刚的大爷,在那里当小学教员。其间1943年、44年又到大桦树林、小桦树林当教员,直到1949年其妻郭景霞去世后才返回大五家子以务农为生。后一直在供销社工作。
   
    (1)家族内传承
   
    祖父辈的传承:
   
    富察氏从宁古塔迁往大五家子之时,亦将在宁古塔流传的说部《东海沉冤录》故事由宁古塔带到了爱辉新址。该说部为萨布素之母舒穆鲁格格由其叔父杨古利处继承而来,她嫁给虽哈纳之后,就将此说部带到了吉林、宁古塔。
   
    富希陆继承了祖辈传承的说部,如其母富察美容家中传承的《飞啸三巧传奇》、其父家传之《东海沉冤录》和《萨大人传》。当时没有录音、录像等设备,记录的手抄本在文革时被毁,能留下来的就是文革后富希陆断断续续地根据记忆整理的内容。
   
    同辈间的传承:
   
    何荣恩是大五家子代代修谱的主要笔杆子,他帮助整理富育光太爷爷(伊郎阿)的事迹,写成汉文(给汉官讲)和满文(家族自己讲);他还将《萨大人传》的几种本子记录下来,在“卜奎”逃难时,将稿子重新组合起来粘补。[8]张石头(即张荣久)是富察家的主要乌勒本色夫[9],能讲《萨大人传》、《飞啸三巧传奇》。通晓满语,擅讲满洲故事,对满洲古文化的传播有重大作用。
   
    德连病逝后,《东海沉冤录》由其子富希陆承袭之,因教务甚忙,便由姐夫张石头代之。1947年至1949年间富希陆在大五家子村居住时,利用农活空隙,深夜不寐,在豆油灯下边回忆边记述下来的翔实备忘纲要,并经常同当地满族著名说部故事家杨青山,在一起热心切磋,不断地充实整理,最后俩人用白线订成了小型轻便的手抄文本,在屯里传借,可惜1948年冬佚失。[10]
   
    (2)社会传承:
   
    富希陆在四季屯的教书生涯中,收获颇丰。他和吴纪贤从同村的萨满白蒙古那里记录了很多萨满神话,如《天宫大战》、《西林色夫》和《恩切布库》,满族萨满白蒙古在讲述《天宫大战》神话时用的是满语,并称其为《乌车姑乌勒本》,即《神传》。富希陆将其翻译为汉语,现在刊布出来的九腓凌就是富希陆整理出来的。同时记录的还有其他异文。
   
    也许是对本民族命运的关注,也许是受到“五四”新文化运动对口头文学的重视,也许是在日伪统治下想要保留民族文化的责任感,爱辉涌现出富希陆、吴纪贤、程林元、何荣恩、郭文昌、吴明久等满汉酷爱乡土文化的后继人,保留了大量的满族民间文化。
   
    杨青山能讲很多民间故事,也能讲《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他在去世前将此说部传给了富希陆。《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为乌德林老玛发临终前传于杨青山的爷爷,他的爷爷传给其叔父。后杨青山和他叔父逃到大五家子,定居下来,其叔父将这一说部传给杨青山。
   
    富希陆的一生可谓坎坷,经历各种磨难,直到1956年以后生活安定下来才开始书写,可惜“文革”中被毁。1971年落实政策以后,回忆了一部分,有的书稿没有完成。在病榻前将《萨大人传》传给长子富育光,后于1980年5月7日去世。之后富育光就开始了对满族说部二十多年的执着。
   
    以富希陆为核心的传承圈具有极强的开放性,目前来看,富希陆在满族说部的发展进程中起到了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正是他在动荡的社会中保留了珍贵的本民族文化资料,传给后人,才能将这些资料继续传承下去。
   
   说书艺人世家——以关墨卿为核心的传承圈
   
   
    1913年,关墨卿生于黑龙江海林县三家子屯,后住海林长汀镇,1995年去世。他是督统的后人,是海林老关家,原来在西关住。赵君伟称“老头善讲,文笔挺硬,文言文挺好。”高中文化,伪满期间当过教员;解放后任(1957年)大海林林业局会计。其父、叔父、义祖父、义父都擅长讲满族传说和故事,关墨卿积累了数百个民间故事和许多传说,并与原宁安、海林一带的文人关奕舟、付耀华、常砚樵、明治忠为故友。1986年他被吸收为牡丹江市民研会会员,同时被吸收为黑龙江省民研会会员。
   
    相对于傅英仁的风光,关墨卿就黯淡多了,笔者尚未找到一篇专门研究关墨卿的文章。只有富育光给了他应有的评价:“傅英仁和关墨卿合作整理满族传统说部艺术《比剑联姻》,并且藏有面具脸谱的事。关老为人热情,擅讲唱、绘画,为关姓家族颇受敬重的文化人,长期受家族文化熏陶,喜爱本族文化遗产,不擅于社会交往,当时社会知名度不高,但多年默默寻访附近村屯,留心并广泛征集了大量满族文物与手抄资料,对本民族文化的传承和保留,有令人钦敬的贡献。特别是在英仁叔的帮助与鼓励下,克服诸方面困难,坚持整理和讲述满族民间故事,丰富了满族长篇说部文化宝库。”[11]
   
    关墨卿掌握的说部有《红罗女比剑联姻》、《金兀术传》、《红罗女三打契丹》、《萨大人外传》、《绿罗秀演义》(残本)等。这些都属于家庭传承,关福绵传给他的;关福绵是从父亲那儿承继下来的。
   
    清末,关福绵在宁古塔副都统衙门当差,满汉齐通,人称“福大人”。民国以后,成了落魄文人,又没有别的手艺,只好靠在街头抽帖儿、卜卦为生。当时,满族兴起抄家谱、续家谱之风,将原来的满文谱译成汉文谱,他就靠做翻译、写汉文谱养家糊口。由于少小好学,常在油灯下看书,故而患上了近视。乡亲们送了一个绰号,叫瞎近士(近视)。关福绵擅长讲说部,口若悬河,绘声绘色,走到哪儿必讲到哪儿,族众三五成群地跑去听,十里八村没有不知道的。傅英仁提到“《红罗女》的流传分南北派,老关家(指关墨卿)传的《红罗女》,是说书式的,有《红罗女比剑联姻》等情节,分红罗绿罗。到唐朝与十三太子成亲,又到西凉,与契丹交战,后战死。南派就是我三爷传的,即三打契丹。”[12]关福绵在各村屯传讲时,关墨卿总是不离左右。关福绵发现侄子聪慧过人,且认真用心,听两遍便能把故事梗概复诵下来,遂决定将几部书传给他。[13]
   
    除说部外,关墨卿还擅长讲民间故事,如“只准进宫,不准宿宫”(康熙和固伦公主的故事)、“天下第一家”(乾隆皇帝)、“鄂贞救夫”(嘉庆年间)、“一张字画”(乾隆第六次下江南)、“丢字得第”(道光皇帝时的书生)、“王皇可恕,犬帝难容”(巴海将军与玉皇大帝的故事)、“黄花甸子的传说”(阿骨打)、“卓麻法倭伦”、“山鹰开湖”、“佛手山与人头砬子”、“腰岭的传说”、“牛拱塔”、“凡察出世”、“拐棍爷爷与踢熊头”、“崩山老祖”、“贩卖状元”、“飞来的告示”、“赊里曷术的传说”、“八月十五杀鞑子”、“一苗龙参”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