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文集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陆文:今天三个协警探脚路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杯弓蛇影的六四忌日
·陆文:试析逮捕刘晓波之动机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夜郎工人的生存套路
·陆文:给全国盗贼的公开信
·陆文:跟菲丽丝聊汉语词性
·陆文:夜郎权贵阅兵时的表情
·陆文:谁剥夺了江棋生的退休金
·陆文:江苏常熟强拆迁目击记
·陆文:跟菲丽丝聊强拆迁
·陆文:胡乱执政要出事的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陆文:论袁警官的笔录技术
·陆文:夜郎衙役频频失控
·陆文:裸聊只得结束,菲丽丝
·陆文:给中国国安局的公开信
·陆文:与文学编辑的通信
·陆文:征文如何炮制
·陆文:关于孙子安全的随想
·陆文:被断网后的尴尬处境
·陆文:断我电话网络的利与弊
·陆文:为何券商机构定赢不输
·陆文:试析刘晓波获奖之原因
·陆文:我与晓波二三事
·陆文:今日股市大跌,怪谁?
·陆文:我今天的被打经过
·陆文:李浩的多重角色
·陆文:独立笔会──荒野里的篝火
·陆文:家祭毋忘告力虹
·陆文:人鼠生存状况之比较
·陆文:论活埋的成本和可行性
·陆文:试探《相和歌·子衿》之真相
·陆文:抹黑韩寒的原因及后果
·陆文:我的插队后遗症
·陆文:持有精诚股票之历程
·陆文:跟菲丽丝聊薄喜来
·陆文:湖北鱼木寨的民生现状
·陆文:跟菲丽丝聊红朝结局
·陆文:衙役如何消遣卖淫女
·陆文:二千年之后的夜郎异象
·陆文:汗族长存不灭之诀窍
·陆文:跟菲丽丝聊网格化管理
·陆文:莫言其文及其囚徒困境
·陆文:黄粱一梦销售记
·陆文:我眼中的华西村
·陆文:扮熊猫的老公(小说)
·陆文:跟菲丽丝聊不安全感
·陆文:货币电子化(小说)
·陆文:烈日下行走于黄土高坡
·陆文:我队里的金生爷叔
·陆文:懒惰的日子
·陆文:2013年随想录
·陆文:论廖亦武的朗诵艺术
·陆文:我眼中的夜郎局域网
·陆文:我再也不敢去足浴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我党早年的征兵艺术

   
   
    今天股市炒股,电视上先看了一小白脸如何卖弄风骚,以推销男士化妆品。他老是说“干燥”,说得我对化妆品的名称有了记忆,嘴唇也觉得干燥起来了。后来换台凑巧看了一电影片断,场景是描写我党早年如何动员农民参军。由于看了片断,不晓得电影之片名,以及故事发生的时间地点。不过从人物嘴里横一个“俺”,竖一个“俺”,还有“还乡团”那种字眼来推测,估计故事发生地乃北方,可能山东地区,而故事肯定发生在假放战争期间。
    “乡亲们……前方将士浴血奋战,捍卫俺们的家园,他们缺粮,缺布鞋,缺担架,缺子弟兵,他们多么需要后方人民的支援,俺们能坐视不管吗?乡亲们……”片断开始,一个乡干部模样的人在村级大会上主持征兵动员会。他慷慨激昂,还不时辅以手势。会场鸦雀无声,听众如泥塑木雕。乡干部继续动员,“俺们的成果难道不需要保卫吗?当还乡团来的时候,有多少人要死于血泊中!还有土地房屋……乡亲们!”听众的表情有一些变化,但仍没人站出来报名参军。见此情景,乡干部酸溜溜地说了一句:“即使有的人报名,条件不够也不批准!”
    乡干部不死心,后来公开要求村民参军。下面有母亲做小动作,拉住儿子的衣角不让报名。而儿子脸上的表情其实一无报名的意思。这时一姑娘模样的村干部哗地站出来喊口号:“一人参军,全家光荣!”几个托儿跟着喊“一人参军,全家光荣!”可下面仍没人响应。眼看黔驴技穷,庄家无法炒作下去,谁知奇峰突起,那村干部又哗地站起来说:“姑娘嫁人,只嫁给参军的!”又加重语气说:“谁参军嫁给谁!”语气强硬、一锤定音的样子,仿佛不嫁当兵的,姑娘都不准出嫁。会场气氛顿时活跃起来,有青年猛地站起来:“俺报名!俺参军!”随之羊群效应,都猛地站起来:“俺报名!俺参军!”

    在座的股民,不管赢利深套的,还是割肉观望的,看了都笑了起来。
    需要说明的是,这电影片断有个特点,凡是会场上站起来发言的,都是一个模式,不是哗地就是猛地。而且事先不举手要求发言,以征得大会主持人的同意。女性是哗地站起来,男的均是猛地站起来,从未看见有人懒洋洋或慢吞吞站起来。那乡干部模样的演员,估计家境不错,虽不大腹便便,但脸上肥肉十足,样子像酒色之徒。村干部一副养尊处优的样子,一看卸妆后不是去夜总会跳蹦迪,就是去三里屯品红酒,或者一股劲地在手机上发黄段子。
    换了镜头,接下来是一阵热烈的鞭炮声,参军青年个个涨停板,在戴红花上战场前,先佩了红花入了洞房。
    这个征兵动员会有三大特点,首先晓之以理,以道德感召的方式,激起候补战士的天良。贪生怕死,置道德不顾不上钩,则动之以情,以还乡团报复来恐吓,仍不见效,则挑之以性,以性的诱饵诱其就范。
    干部知道,人贪生怕死,可以不考虑日后财富的得失,但抵御不住雄性荷尔蒙的骚扰。要是村里姑娘都嫁给当兵的,不参军的单身则成定局,荷尔蒙就成了他永远的梦魇与库存积压。而听命于荷尔蒙摆布,乐呵呵地为其效劳,则是雄性动物的本能与乐趣。有哪个雄性动物愿意得罪荷尔蒙呢?这次征兵工作得以圆满完成,显然多亏了荷尔蒙。照会场上那种热烈的气氛,假使有足够的姑娘分配,五十岁的老光棍亦愿意上战场。
    联想到阁民党抓壮丁,半夜三更抓我父亲的壮丁,更能感受到我党的征兵艺术。想当年,要不是我爷爷及时用三担稻谷贿赂伪保长,让父亲连夜逃往江南拖黄包车,他说不定已成了阁民党的炮灰。
   
   江苏/陆文
   2009、1、19
   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