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罗列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 燃烧的罂粟》序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罗列

    生的压力和个人才情的浅薄,使我写不出满意的文字——家,谋生地点,家——路上乏味的风景——周而复始。

    ——好多次我都这样,心里焦焦地寂寞,面对别人的出国或者往海外的移民,我都给以衷心的祝福,命运只能使我坐井观天,因为自感没有巫一毛女士“这一生即使要死也要死到国外”的资本。

    这梦,这梦一直在重复!

    又一次回到那个县城,平坦的黄土路,县中心是柏油马路,郊区则是拥拥挤挤灰色土瓦的平房,像浅水池里拥挤的蝌蚪。

    “你们这里,张春桥的故居还在嘛?”我问一个过路的孩子,她背着沉重的书包,眼睛清澈如水,一点没有被世俗污染!

    “没听说过——”她疑惑地摇摇头反问我,“张春桥是谁?”

    我笑笑与她告辞,继续往前走,又遇到一个头发花白背微驼身着中山装的老人,“张春桥的故居,恐怕已经坍塌,他的故居,现在谁敢保留呢?”老人迟疑了一下,又慨叹时光地迅速,“三十年过去了!”

    “张春桥的家族,现在还有在巨野居住的吗?”我问。

    “不清楚——”他摇摇头,看看四周,匆匆地走了!

   

    巨野的那个县城,一直是我精神上的栖息地,因为我记事的那年,中国的政坛发生一次地震,华国锋先生与滑如泥鳅的叶剑英一起,揪出了所谓的“四人帮”,而“四人帮”中的两位,是我的山东同乡,一位是毛的夫人江青,被大陆作家几乎描写的一无是处的女人,另一位就是这位张春桥了,漫画中的他被画成长长的瘦脸,戴着厚厚眼镜的模样!

    童年时傻得与别人一样,一直认为“四人帮”万恶,直到有一天,——那时我已经大学毕业十年,尝尽人生的酸甜苦辣,体味事态的炎凉后,我忽然空虚地觉得实在应该找点让自己活下去的理由——偶然翻到一本鲁迅的集子,看到鲁迅为萧军《八月的乡村》打的笔墨官司——《三月的租界》,才猛然想到,张春桥被人遗忘好久了!张春桥可是我学生时代群像般的人物啊!可我学生时代所灌输的东西真的就那么正确么?

    互联网没有普及以前,曾搜寻张春桥的材料,看的最多的是叶永烈先生为张写的传记,读后感到对叶的文品很不以为然。墙倒众人推,中国文人对失败的同类下手绝无情面可留,对失败的政治家也是如此——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我上中学时,接触过一位读过许多书的老人,那时老人大骂写《金陵春梦》的唐人,说唐埋汰蒋简直是把肉麻当有趣,实在是文人的无德行——读叶永烈写的传记,我便想起那位老人!——也读到一点巴金厌恶张春桥的文章,这位以讲真话著称的老人在文革中乃至文革后的际遇实在堪哀,他只知道厌恶张春桥也不知道是否厌恶张春桥的老板毛泽东!

    胜利者都是正确的!历史的价值判断就是这样,翻来覆去!听说林彪事迹的展览已在官方显示,林的后代想在湖北黄冈举行纪念林彪诞辰100年活动,听说还聚了不少林彪部下的后代,但不知怎么的,这活动被官方冲了!这或许使官方记起1989年的殷鉴,先是学生自己悼念胡耀邦,然后这导火线一直引爆1989年那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然后官方惨烈地镇压,使自己在国际舞台上被动至今!也成为当今政府极力遮掩而又惟恐遮不住的疤痕!

    有心的抹杀,有意的遗忘——人实在无法还原历史的真面目,历史在变,人也在走——那条河流流过了,根本无意再让人重新踏入——想起刘少奇被打倒时期的自我安慰的话,“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也是绝望当中的一丝希望吧?!

    ——但历史不是人民写的,它大概只是有权者强迫大众的记忆或者是私人记忆的只鳞片爪,俄国的民粹派或十二月党人的看法实在很有意思,群众不过是群氓,没有精神的主动自觉,革命运动时只当同盟军,革命胜利后除少数变成新贵外,大多数仍是被压迫者,一直到现在,中国的大众又何尝取得了“人”的资格:房屋被野蛮拆迁,土地被肆意征用,选票在别人的意指下划自己都不认识的人民代表。林希翎之所谓“共产党在革命运动时与广大人民站在一起,但革命成功后却反过来压迫人民”,此话虽然触目惊心,但真有点真理的味道。

    共产党的统治状况又怎么样?1949以后的中国,经济上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改造,在改变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同时,对知识分子精神改造也在大规模的进行,批电影《武训传》,批俞平伯《红楼梦》,批胡风和梁漱溟,到五七年反右派斗争结束后,除了官方知识分子的莺歌燕舞外再也听不到独立知识分子自己的声音!1978年以后又怎么样呢?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郭沫若老先生诗意盎然地让大家拥抱春天,许多人也真的以为冰雪消融的春天到来,结果也只是空欢喜一场,1979年西单民主墙事件,全国各地大批民营刊物被勒令停刊,魏京生等人相继入狱,再然后的反资产阶级自由化,再然后的1989年所谓的六四平暴,大批精英变成惊弓之鸟,或入笼或逃亡,1998年克林顿访华前,徐文立查建国王有才等人公开组党,结果呢?结果又遭到严冬的肃杀。

    ——在中国的目前,组党当局是万万不答应的,凡是尝试踏此雷区者,其被起诉的罪名大都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如国民党起诉中共的先驱陈独秀!

    因此说,重用刘少奇的不是人民群众,打倒刘少奇的也不是人民群众,平反刘少奇的更不是!一党治下的政权,阴谋总比阳谋多!张春桥呢?张春桥的被打倒,难道真的是占人口多数的人民群众的要求吗?我怀疑,但也只是怀疑,因为我没有翔实可靠的史料!我觉得,张春桥等人的失败,与中国历史上其他朝代的政变一样,他们只是失败者,胜利者精雕细琢地往他们身上涂了污脂!

    张春桥先生,不知你的后人是否还在?

    ——我想看你生前写的文章;

    ——我想拜访一下你的故乡巨野。而在我眼前,我分明看到一个清瘦的戴着眼镜的青年,怀抱反封建和民族解放的抱负,背着自己的行李,从家乡巨野走出去,走到济南,走到上海,走到延安……

    ——写于2007年1月16日

    ——2010年1月23日录于《博讯》博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