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李咏胜文集
·第三章 想入非非
·朋 友 与 希 望
·吃名人与吃自己
·再 吃 名 人
·想入非非
·身份证感言
·负数人生
·死则为圣论
·清官意识杂说
·撒 谎 的 大 人
·大海的味道
·妈妈,把我生回去
·第四章:呓语集
·中国文化一面观
·国 画 之 一
·假冒《魔鬼辞典》几则
·中国人堕落之时
·人文精神何处寻?
·艺 术 家 何 以 伟 大
·《中国通史》另读
·另 一 种 英 雄
·《离骚》之害
·盗火者刘小枫
·资本主义精神与中国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第七章:臧否艺术人生
·魏明伦剧作论
·魏明伦散文论
·平视余秋雨
·顾城之死与文化的尴尬
·走近蒋雯丽
·趟过二月河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之三三六:
   
   liyongsheng 这真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翻版:当官不坏党国不爱。RT @nachtsong: 干他娘的 RT @jiahuajie: 传三鹿毒奶书记吴显国将出任郑州市市长

   
   之三三七:
   
   liyongsheng 中国封建社会自古就有上书、谏文 、奏章、上表一类向上陈述政见言论的传统,这一传统即便在秦始皇和康乾的暴政时代也还存在。今天刘晓波却因传承这一传统而遭受厄运,只能说明我们所处的生存环境已经比封建社会更恶劣了。又焉谈得上什么人权、民主和法制?
   
   之三三八:
   
   liyongsheng 问题和症结是如此。但由于这些人在良知和正义面前还像处子,你得悠着点。RT @mozhixu: 若干体制内知识分子说什么不应该以言治罪,说得好象这事情刚发生,刘晓波是第一例一样,可随便翻检一下就会发现,这是人民民主专政下随时都在发生的事情,这样的表达太轻飘飘了,很难让人尊重。
   
   之三三九:
   
   liyongsheng 杨老兄:几天前你一梦醒来,便在推上跟着感叹坐美国飞机不安全。我以为你与我一样有酸葡萄情结。现在看来是错怪你了,原来你真是吃葡萄的一类。RT @yanghengjun: 顺手调查一下:我在澳洲悉尼过元旦,之后到马来西亚,日本(东京)和洛杉矶,请问我的推友里有这三个地方的哥们姐们?
   
   之三四0:
   
   liyongsheng RT @ranyunfei: 每日电讯报道:英国妓女罢接中国嫖客以示抗议。我在想,这条好玩的新闻是不是会让什么事都认为中国早已硬梆梆勃起的爱国主义者们很受伤呢?英国妓女也敢干涉中国内政,是可忍孰不可忍!
   
   之三四一:
   
   liyongsheng 而那些愚蠢的一类则是把自己缩小,把国家机器变成一台僵硬冷酷的绞肉机器,其结果反而是加快了这个专制政体的死期。因而,后一种敌人其实只能是外强中干的敌人。
   
   之三四一:
   
   liyongsheng 在民主自由的强大社会向心力作用下,迫使它的敌人不得不由进攻转入防御。所谓防御,就是不断变换方法和手段。其中,那些聪明的一类是把自己放大,打扮成民主自由社会的样子,以求尽力延缓这个专制政体的寿命。
   
   之三四二:
   
   liyongsheng 我想崔老师应该有采访谁和不采访谁的自由吧,怎能这样论人呢?RT @wangjinbo: 如果这叫势利的话,世上无人不势利。 RT @baozuitun :崔卫平老师大概觉得我不算一个著名知识分子,所以没采访我关于刘晓波被判刑的观点。这方面,连崔老师这样的人杰都难免势利
   
   之三四三:
   
   liyongsheng 目前中国社会最大的问题不是道德沦丧而是没有道德,不是贫富不均而是贫富世袭,不是真爱难寻而是真爱绝种,不是现实焦虑而是没有未来,不是多元归一而是沟通无门,不是没有信仰而是没有信任,不是缺少勇气而是无所畏惧,不是缺少快乐而是缺少幸福。
   
   之三四四:
   
   liyongsheng 尽管是不仅不喜欢,但也只能宽容地鄙视。RT @ivaniweb: RT @zhangming1: 我还是不喜欢这样的拷问。被问的人都有话语权,即使不能在推特上表达,也可以在海外媒体上表达。面对这样一个彻底无视良知的审判,在追问下才说出“不同意以言治罪”的话来,多少有点可悲。
   
   之三四五:
   
   liyongsheng 朱学勤近年的许多作为虽然已经没有什么影响力,但他那句:"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的话还是值得记取的。因为今天的公民力量还异常弱小,不足以形成平等对话,相互妥协的软实力。因而此时任何想要将死老将的冲动,只能将刘晓波的坚守受难付之东流。
   
   之三四六:
   
   liyongsheng 朱学勤近年的许多作为虽然已经没有什么影响力,但他那句:"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的话还是值得记取的。因为今天的公还异常弱小,不足以形成平等对话,相互妥协社会力量。因而此时任何想要将死老将的冲动,只能将刘晓波的坚守受难付之东流。
   
   之三四七:
   
   liyongsheng 民主自由社会恐怕不是什么救世主与精神领袖赐予和打造出来的吧?如是这样,又怎能持久?RT @wangxy1: 知识分子就应该跳出来充当救世主。下面这个话没有任何积极意义:RT @baozuitun: 知识分子是一个贬义词,意思是一群喜欢教育别人启蒙别人的东西。
   
   之三四八:
   
   liyongsheng 【明報專訊】香港立法會下月13日會為「釋放劉曉波」進行動議辯論,提出動議的民主黨李華明表示,他原計劃加上「譴責中央政府」字眼,但秘書處表示,立法會前主席范徐麗泰曾否決辯論加入「譴責中央政府」字眼,故他最後只將字眼寫為「極度遺憾」。
   
   之三四九:
   
   liyongsheng 美国将在除夕组织作家示威要求释放刘晓波 美国将在除夕组织作家示威要求释放刘晓波活动:要求释放圣诞节在中国被判11徒刑的作家刘晓波的新闻发布会。美国笔会的最著名会员将作演讲和朗诵。会后,美国笔会代表团将向中国驻联合国常驻代表团递交一封信。
   
   之三五0:
   
   liyongsheng 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RT @153fish: 谁来解开这个死节呢?RT @yinming4140: RT @liyongsheng: 本来就是不正当的政权,它的来与去都是一个残酷的过程。如果我们再以残酷对残酷,那么我们所得到的只能是残酷的不断循环和繁衍。
   
   之三五一:
   
   liyongsheng RT @mozhixu: 晓波被重判,确实意味互动之门已关闭,但未来是开放的,互动之门可以也应该用抗争叩开,这就需要民间的成长.目前,社会空间仍能支持民间的整合发育,当然,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唯其如此,需要韧性,因重判而来的激愤也应该化为韧性,才是对晓波最好的报偿 @zokio
   
   之三五二:
   
    liyongsheng 遗憾的是后面还有郭泉、谭作人呢。RT @wangzhongxia: 各位都读懂刘晓波通过妻子向外的递话儿没有?他说希望自己是中国最后一个因言获罪的人。他的意思是希望自己是最后一个“因言获罪”的人。他都被判了还在通过递话儿煽动颠覆现政权。
   
   之三五三:
   
   liyongsheng 你既然认同了它的正当性,那么就只能说明你以残酷对残酷的极端不正当性。RT @wangpei: @liyongsheng 政权的正当性,不是自动获得的。往往一开始都不正当,比如清兵入关,但后来得到被统治者的一致承认,国际社会的认可,也就慢慢正当了。
   
   之三五四:
   
   liyongsheng 本来就是不正当的政权,它的来与去都是一个残酷的过程。如果我们再以残酷对残酷,那么我们所得到的只能是残酷的不断循环和繁衍。RT @wangpei: 当正当的政权变得残酷,那么残酷的革命必变得正当。
   
   之三五五:
   
    liyongsheng RT @sanqia: RT @yimaobuba: 崔卫平 @cuiweiping 老师的问答最大的意义就是为我们的时代留下了一个记录,就像在纳粹德国时代我们很希望历史记录下来每个知识界的名人你们到底对纳粹屠杀犹太人怎么看,不要在战后以一句:我真的不知道啊逃过自己在良心...
   
   以上是我近日参与推特中文圈的随意帖子,供了解。现我的推友大致有;曹思源、崔卫平、沙叶新、贺卫方、高瑜、龙应台、流沙河、梁文道、张五常、艾未未、张伟国、笑蜀、腾彪、冉云飞、张博树、韩寒、咎爱宗、五岳散人、许志永、十年砍柴、北风、连岳、宋石男、令狐补充、吴思、莫之许、胡泳、萧瀚、张铁志、胡淑芬、刘士辉、野夫、卢跃刚、罗永浩、王丹、吾尔开希、柴玲、郝劲松、章立凡、夏业良、王军涛、柴玲、长平、柴静、王晓阳、夏云霖、浦志强、张鸣、余杰、茅于轼、蔡楚、孟浪、一平、朱学渊、傅国涌、比尔盖茨(后几人是才加入的)等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