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李咏胜文集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之三二一:
   

   liyongsheng RT @zokio: 不必高估刘晓波案的象征意义,政治活动家被判刑是历史的常态,甘地、曼德拉、杜布切克都被判过,并没有导致印度、南非、捷克和平演变的进程中断。渐进民主并不是一条平滑曲线,一个局部的小低谷不能代表整体的走向。
   
   之三二二:
   
   liyongsheng 居里夫人不是政治家,但她说过一句话很值得记取:“最感痛苦的是我们不得不向世俗的,丑恶的偏见让步,若是让得不够,我们就会被压碎;若是让得太多,我们就会自己鄙视起自己来。” @lovelvmu: @liyongsheng 但是目前来说这种人不符合大众心理,最终被打为骑墙派或者和事老。
   
   之三二三:
   
   liyongsheng 我认为当下最紧要的还是急需这样的人出现:他既在左、中、右之中,又超越于左、中、右之外,从而整合各方面的分力与合力,化解和消散各种非智性因素,使之形成一个能与强权势力交流对话的硬实力,才有望在软性中推进社会的进步进程。而这样的人,除了具有超凡的担当精神外,还须具有超凡的人格力量才能服众望。
   
   之三二四:
   
   liyongsheng 中国的读书人大多都是知行不一人,中间包括鲁迅在内,或叫人格分裂的人。不信请找几个左拉、托尔斯泰、罗素出来看看?RT @ivaniweb: 何解?RT @liyongsheng: 读中国人写的书千万不能把文革当人格看,因为古人那句文如其人的话是骗小孩子的,别再上当。
   
   之三二五:
   
   liyongsheng RT 艾晓明 @xiaocao07 今天自由亚洲心语访问我,对崔卫平访问知识分子怎么看,我说卫平干了件好事。面对无耻,沉默就是容忍、合谋。刘晓波,认识他的人,可以赞他、可以骂他,但不可关押他、活埋他。面对专制,你不说话,你要知道无数晓波这样的牺牲,换了你现在不敢说话而保有的一切。
   
   之三二六:
   
   liyongsheng 据我所知魏明伦从沙叶新、流沙河的电话中获悉宪章之事后,便即极为关注,并让我把全文及每批签名者传给他儿子转给他,因他不会电脑。他曾对我不止一次说过,这个宪章中的19条,条条都是共产党向国民公开承诺过的,他看不出有什么错。至于刘晓波把它发表出来,也是在宪法范围允许之内的事,何罪之有。
   
   之三二七:
   
   liyongsheng @leungmantao: 可是我提醒大家,恐懼之所以橫行,主要靠的不是一小撮主動拍馬屁的余秋雨,而是一大堆顧左右而言它的張頤武。任何人都有沉默的權利,但非常時期的表態就像拯救跌下井中的小孩一樣,它本身就是道德的。如果每一個知識份子甚至每一個人都會站出來說不,劉曉波還要坐11年嗎
   
   之三二八:
   
   liyongsheng 读中国人写的书千万不能把文革当人格看,因为古人那句文如其人的话是骗小孩子的,别再上当。RT @ivaniweb: 正看吴老师的书,赞叹中。可这个评价,只算差强人意 。
   
   之三二九:
   
   liyongsheng RT 梁文道评论张沈阳。RT @leungmantao: 張頤武终於活人示範了中共最理想的國民樣版:只知小瀋陽,不知劉曉波。今天的中國真是一塊「何必曰義」的後現代犬儒樂園。
   
   之三三0:
   
   liyongsheng 你也不错的。RT @yanglicai: 看到崔卫平老师的贴子,我流泪了。我是崔老师的学生,看了崔老师行为,我内疚,想说,我不配做你的学生。但又一想:应该是努力做个好学生。沉默其实也是共谋的一种,甚至可算是平庸的恶。崔老师在为中国知识分子回魂,我想,我可以做些为中国人回魂的事。
   
   之三三一:
   
   liyongsheng 建议可否考虑请李锐、胡绩伟、谢韬与王蒙、魏明伦、余秋雨等各类名人谈谈不同的看法?目的不在于他们怎么看,而是提供一个认识问题的参照点。RT @cuiweiping: 亮点总是放在最后。
   
   之三三二:
   
   liyongsheng RT @nachtsong: RT @zhuanwan: RT @l5d: RT @xddcc: RT @EnochLu: RT @idiotzho: 马丁.路德.金曾经的话:历史将会记录在这个社会转型期,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嚣张喧闹,而是好人的过度沉默!
   
   之三三三:
   
   liyongsheng 没什么,这就是中国知识精英的真实状况和德性,只能正视。RT @helloxiaoxiang: 看崔卫平教授采访的一系列所谓学者,对刘晓波的看法装13的为数不少!
   
   之三三四:
   
   liyongsheng RT @RossandLotus: 中国历朝历代成住坏空的诅咒RT @bleutee: 专制王朝必然要突破这个底线,自身是无法走出这个死结的RT @wangpei 给底层人民留一条活路,这是我们这个社会最低最低的底线了。连这个底线都挑战的话,那么结果只有玉石俱焚。
   
   之三三五:
   
    liyongsheng RT @wangxy1: RT @tengbiao: “本院认为刘晓波目无国法,以造谣、诽谤等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罪行重大…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追究刑事责任。”记住公诉人的名字:北京检察院一分院:张荣革、潘雪晴
   
   以上是我近日参与推特中文圈的随意帖子,供了解。现我的推友大致有;曹思源、崔卫平、沙叶新、贺卫方、高瑜、龙应台、流沙河、梁文道、张五常、艾未未、张伟国、笑蜀、腾彪、冉云飞、张博树、韩寒、咎爱宗、五岳散人、许志永、十年砍柴、北风、连岳、宋石男、令狐补充、吴思、莫之许、胡泳、萧瀚、张铁志、胡淑芬、刘士辉、野夫、卢跃刚、罗永浩、王丹、吾尔开希、柴玲、郝劲松、章立凡、夏业良、王军涛、柴玲、长平、柴静、王晓阳、夏云霖、浦志强、张鸣、余杰、茅于轼、蔡楚、孟浪、一平、朱学渊、傅国涌、比尔盖茨(后几人是才加入的)等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