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李咏胜文集
·第八章: 杂乱有章
·由腐败到自腐败
·为富之道与读书
·顺民、暴民都是民
·当镜子消失之后
·堕落的极限
·撕开灵魂的画皮
·死马当作活马医
·牙痛之外
·民的变迁
·反腐败的悖论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抬头看人的乐趣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之二八一:
   @liyongsheng 自由并不是对所有人都有益的,尤其对执政者来说,自由就是有害无益的。因此民主自由社会的普世价值就是限制执政者的自由,保护被统治者的自由。反之,执政者一旦自由了,百姓就遭殃了。
   

   之二八二:
   如果按照西方现在普世的说法,知识分子是指那些有一定能力参与社会公共事务的人。如果按照中国过去的说法,学生只能算是知识青年。@ikarienator: 学生不能是知识分子吗? RT @liyongsheng: ......至于知识分子,尤其是那些所谓的精英分子看来是很难让他们不犬儒了。
   
   之二八三:
   liyongsheng 我们应该感谢它的愚蠢和可能的更愚蠢,否则,便成就不了刘晓波,也成就不了中国的民主自由进程。RT @wangxy1: RT @guolaoxuetu: 愚蠢的当政者喜欢以监禁的方式“塑造”圣人,像曼德拉、金大中、刘晓波……当政者不知道这样做会是使自己更快地溃败。
   
   之二八四:
   liyongsheng 别悲观,清醒的坚守就是希望。RT @lafmad: RT @cxzj: 基本上我觉得中国实现民主化的时间不可能比越南、古巴甚至北韩更早,很可能是地球上最后一个实现民主化的国家。这个国家集中了最腐败的专制集团、最庞大的党卫军、最脑残的青年群体和最犬儒的知识阶层,上帝看着也头疼 通过 web
   
   之二八五:
   liyongsheng 布朗运动是1826年英国植物学家布朗用显微镜观察悬浮在水中的花粉时发现的。后来把悬浮微粒的这种运动叫做布朗运动。布朗运动是一种物质运动,至今还鲜见把它作为解释社会问题的科学。因此对这种把它作为社会科学推演,试图以“带动别人自由”为目的的所谓自由主义,必须像对纳粹主义一样保持警惕。
   
   之二八六:
   liyongsheng 这是一个伪答案:自由是每个人先天赋予的,没有先后问题。唯有财富是后天得到的,也才有先后问题。怎能RT @songshinan: RT @ranyunfei: 一部人先自由起来,带动另一部分人走向共同自由。这不是一种允许,而正是公民的布朗运动的体现。——网友“行云流水”
   
   之二八七:
   liyongsheng 索尔仁尼琴说,鱼群从来不会为反对捕鱼业而集体斗争的,他们只想怎样从网眼里钻出去。
   
   之八八:
   liyongsheng 民粹主义的愤青可恨,自由主义的愤青可悲。看来胡适当年的至今换值得记取——民主自由的社会不是热情建设起来的。
   
   之二八九:
   liyongsheng RT @L_WenQ: RT @cuiweiping: 秦晖的看法:现在还搞因言治罪那一套,真是太可悲了。我不是宪章的签名者,但我懂得“不赞成你的观点,但坚决捍卫你发表观点的权利”的道理,我坚决反对对刘晓波搞文字狱。
   
   之二九0:
   liyongsheng 89之后谈89,不是蠢猪是疯狗。记得当年的中国人就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因此这个国家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没有昨天的地方。
   
   之二九一:
   liyongsheng 中国人的政治热情往往就像一泡尿似的,只要排泄出去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昨晚还为伊朗激奋难眠的热情,到早上起来便闭口不谈它是谁了。看来我们真真是命该如此贱于人的族类。
   
   之二九二:
    liyongsheng 谁不爱自由?此意无人晓:宁愿不自由,也就自由了。——胡适人有不公正的倾向,所以民主制度成为必要;人有公正的倾向,所以民主制度成为可能。——尼布尔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林则徐你可以捏掉鲜花,却无法消灭春天。——杜布切尼
   
   之二九三:
   liyongsheng 成功不必有我,功成我在其中。@XiaYeliang 迷恋权位的人不配谈自由和宪政!如果我们中间有人希望在未来的权力格局中分一杯羹,那一定是心怀叵测的败类。最崇高的理想是,未来的制度框架经由我们的共同努力而达成,所有未来的执政者都受到该制度框架的有效约束与监督。
   
   之二九四:
   liyongsheng 我们盼望它在最关键的时候达成一个伟大的妥协!RT @Jane_cn: RT @wangpei RT @aleph2beta < @GoodFitWell 伊朗是一个伊斯兰共和制的国家,虽然明确拒绝西方民主体制,但与集权政体不同的是它是一个多党制的国家,有着较为发达的选举制度。
   
   之二九五:
   liyongsheng 北风之所以强大,他是不需要发动机的。RT @winkho: 北风的2009, 的确精彩纷呈。RT @wenyunchao: 多谢大家,今年生日心情略为复杂,不过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有大家一起陪伴,我都可坦然面对概括承受.大家一起加油!
   
   以上是我近日参与推特中文圈的随意帖子,供了解。现参与的人大致有;曹思源、崔卫平、沙叶新、贺卫方、高瑜、龙应台、流沙河、梁文道、张五常、艾未未、张伟国、笑蜀、腾彪、冉云飞、张博树、韩寒、咎爱宗、五岳散人、许志永、十年砍柴、北风、连岳、宋石男、令狐补充、吴思、莫之许、胡泳、萧瀚、张铁志、胡淑芬、刘士辉、野夫、卢跃刚、罗永浩、王丹、吾尔开希、柴玲、郝劲松、章立凡、夏业良、王军涛、柴玲、长平、柴静、王晓阳、夏云霖、浦志强、张鸣、余杰、茅于轼、蔡楚、孟浪、一平、朱学渊、傅国涌、比尔盖茨(后几人是才加入的)等人。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之二九六:
   
   liyongsheng 要想收获灿烂的黎明,请先驱除自己内心的黑暗。(拙诗《黑暗的魔力》载《北京之春》20010,一月号)RT @PersianXiaozhao: “黎明前的黑暗”是个老词组了。咋年年只见黑暗,未见黎明?
   
   之二九七:
   
   liyongsheng 还是请别低估女性的光辉,记得在世界史上有这样一个奇观,每当革命进入最危险的时候,往往那些最坚定的勇者大多是女性。[email protected]_yupo_: 追求“民主自由平等”的男推,请先学会平等对待女性。不要因为追求不到某位女性,或者自己没找对人,就喳喳呼呼女人都如何,女人耽误中国革命。扯淡!
   之二九八:
   liyongsheng RT @wangxy1: RT @wangxy1: RT @cyf4321: 只身挡坦克,多么熟悉的一幕。20多年前死去的那位英雄,连名字都没有留下。可叹//他叫王唯林 //谢谢 //这个人被消失了。
   之二九九:
   liyongsheng RT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的老板说过一句很精辟的话:关于民主,你要么开门让他进来,要么看着他破门而入,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之三00:
   liyongsheng 今天的世界,虽然黑暗会相互壮胆,但光明也会互相传染。因此只有我们每一个人将自己内心的灯芯晾干,那么只要外面出现火星一点,天也就亮了。
   之三0一:
   liyongsheng RT @cuiweiping: 李银河的看法:在2010年即将来临之际,得到刘晓波被判的消息,感觉回到了1910年。
   之三0二:
   liyongsheng 暴君埋葬百姓良知和正义的坟墓是封杀那些会说话的口,百姓埋藏暴君的坟墓是张开自己会说话的口。
   之二九三:
   RT @lihlii: 我赞同余英时先生。刘晓波不是煽动颠覆国家,而是他这次颠覆了我对他的偏见,使我抛弃所有关于他的流言蜚语,无保留地支持他。 @octw >@cuiweiping 余英时:刘晓波先后入狱三次,一次比一次光荣,这次最光荣。
   之三0四:
   liyongsheng RT @lihlii: 国内的只有秦晖先生说出了“坚决反对”,但远不及左拉的“我控诉”之强烈。也不是主动发表的文章。 @hcmy >@cuiweiping 秦晖 我坚决反对对刘晓波搞文字狱。
   之三0五:
   liyongsheng 真是一个绝妙的红色幽默。RT @cuiweiping: 王晓渔的看法:我不会翻墙,没有在大陆媒体上看到报道。我坚信一个手无寸铁的书生因为几篇文章将在铁窗之内度过11年,是少数敌对势力制造的谣言。一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国家,怎么可能允许这种违反法治的事情发生呢?......
   之三0六:
    liyongsheng 中国社会科学院早就应该更名为“中国奴才社会科学院”了。RT @zhangming1: 中国社科院号称中国最大的智库,其实,再这样下去,智库前面该加一个字:弱。
   之三0七:
   liyongsheng RT @wangxy1: RT @ranyunfei: RT @shijinxia: [email protected]:新史记 刘晓波书西历圣诞,决刘晓波罪,赐刑十一年。文章八、宪章一,竟尔问罪。晓波仅得三字之辩,曰“我无罪”。列国鼎沸,天朝喑哑。黄丝带竟有血色,红墙下唯余地火。是为记。
   
   之三0八:
   liyongsheng 人民民主实际就是“为人民作主” @twokeqi: 这现象兄弟俺早发现了@lilinuo: 世界上喊得最欢的“人民”“民主”“共和”的国家都是独裁国家,民主德国,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古巴共和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把三词都占全了,所以是头号独裁国家。
   
   之三0九:
   liyongsheng 有人问我:“草泥马是什么东西?”我回答说:“草泥马不是什么东西,是一种民歌。”“什么民歌? ”“反映屁民(匹夫)之怒的民歌。”“既然是民歌,那就是国歌了,咱也学唱唱。”我劝道:“你现在唱唱不好,要等你不高兴的时候唱才好听。”
   
   之三一0:
   liyongsheng 年轻人没有理想,腐化堕落,醉生梦死,也是政权行将就木的只要表现。RT @wangxy1:@wuzhenyang: 年轻人没有理想,腐化堕落,醉生梦死,是政权保持稳定的必要条件。
   
   之三一一:
    liyongsheng RT @wangxy1: 既然咱自己在猪圈,就不要把别人也拖进猪圈了。放台湾人民一条生路。放西藏人民一条生路。至于香港,既然已经回归,哈哈,一起来吃猪食吧。猪食的质量稍微好一点。所以叫“一圈两制”。
   之三一二:
   
   liyongsheng 从恐惧走向无畏和勇敢的路,其实只有一步。那就是像阅兵者一样,认真检阅一下自身潜藏着的内在力量。这样,自己就会成为一个恐惧惧怕你的人了。一般来说,人们之所以会对邪恶势力隐忍退让,一半是由于恐惧的互相传染,一半是由于看不到自己后面的危险。 ——摘自拙著《东方维纳斯》
   
   之三一三:
   
   liyongsheng 恐惧是人对自身内在力量缺少检阅而产生的一种盲目情绪,也是人以损害自己的软实力为代价,去求取外在和平的一种被生存状态。它的最后结果不是自己的存在,而是自己的消灭。——摘自拙著《东方维纳斯》
   
   之三一四:
   
    liyongsheng RT @kidjosie1: RT @Valerie_Guo: RT @majunspace: 一致RT @luozc: 我其实希望房价一直上涨,物价一直上涨,上涨到二十万一平方米,油价二十块一升,工资还是像现在这样几千块,然后让全宇宙都来参观我们。——韩寒
   
   之三一五:
   
   liyongsheng 祝贺继续草泥马RT @wangjinbo: 恭喜恭喜,祝贺祝贺RT @twokeqi: 恭喜恭喜,祝贺祝贺RT @winkho: 今天得知本人被博讯评为“百大”华人知识分子,受之有愧,却之不恭,权当一种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