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李咏胜文集
·笑看韩寒打虎
·支持韩寒解散中国作协的几大理由
·韩寒与当月女红作家赵凝谁更无知?
·读者打阎崇严,好似王胡打阿Q
·“掌掴事件”的警示:“一家讲坛”是以暴易暴的根源
·“三鹿恶之花”为何能够四面八方地开 ?
·三鹿能否为自己喊声冤?
·诺贝尔奖与中国人的“诺贝尔奖病”
·如何才能惩治这些危害社会公众利益的人民公敌?
·范冰冰呀,本是一朵出于污泥而被染的花
·政府官员和影视明星们纷纷变换国籍为什么?
·台湾前总统陈水扁锒铛入狱给中国人的启示
·杨佳“语录”引起的试错思考
·私营企业破产后,工人的失业问题政府怎能不管?
·痛说那个难忘的1986
·戏说改革30年中那个难忘的1987年
·话说那个风雨欲来的1988年
·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再说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给个活法?”——“范跑跑”为什么不这样说?
·“范跑跑”在泛道德审判下往哪里“跑”?
·2008年终感言:国有难,民有责乎?
·2009的中国风会向哪一个反向吹?
·“纪念”是否是过去式或死了的意思?
·紫太阳陨落四周年记略
·中国民营企业何时才能走出旧体制的雷区?
·听奥巴马演讲:美国没有不强大的理由
·追寻中国首善陈光标的价值和意义
·企业家再无耻,也不能践踏孩子的纯真
·多难兴邦与《08宪章》
·寻找公民意识觉醒后的“国家”在哪里?
·直面“文怀沙事件”:李辉的文革遗风不可长!
·再直面“文怀沙事件”:知识界何时才能走出非理性的误区?
·警惕“左愤”误国:——《中国不高兴》的狭隘民族主义批判
·毛泽东也是“农民工”?
·从“孙东东事件”看北大精神的沦亡
·谭作人案忧思录:无罪之罪又重演
·请看当代“人民公敌”谭作人
·第四章:黄草无风自动
·献给比尔盖茨的英雄交响曲
·野花分外香——流亡诗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会思考的画——品评著名漫画家康笑宇的读书漫画
·石破天惊成天河——当代诗坛宿将石天河略记
·踏花归来马蹄香——著名作家李锐自贡寻根印象记
·桃李无言自成诗
·新闻理想还在燃烧
·自狭窄至宽广
·在作家刘成建构的四川女性大观园里流连
·一位中国母亲的微笑
·先师丁雷三十二年祭
·念记人生的烛钟云雁
·第五章:新笑林广记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解码李咏胜和《电视唐诗三百首》
·闲话真精神与婆子语
·“动感地带”的舞者
·追寻逝去的传统精神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之二三六:
   他们并没有真的死去,死去的仅是那个使人冷漠失语的强权意识,只不过它们的显现不是那么鲜明而已。RT @june197433: 除了推特上,还有多少人关心他们呢??RT @aiww:昨天谭作人被审判,今天是刘晓波,明天是赵连海,我们每天死去一小部分,直到这个国家再也找不到被威胁的人。
   

   之二三七:
   他们并没有真的死去,死去的仅是那个使人冷漠失语的强权意识,只不过它们的显现不是那么鲜明而已。RT @june197433: 除了推特上,还有多少人关心他们呢??RT @aiww:昨天谭作人被审判,今天是刘晓波,明天是赵连海,我们每天死去一小部分,直到这个国家再也找不到被威胁的人。
   
   之二三八:
   我觉得这个病痛应该由腾大律师来救治才是。[email protected]: 今年春天和刘霞、廖亦武、江棋生、@mashaofang、余杰聚饮。刘霞颇动感情,她说(大意):“晓波一出事,记者们都新奇地围过来;其实是我的正常生活。多少年了,我的男人一次一次被抓走,被判刑,被抄家,被监视,被软禁,我的生活就是如此。”
   
   之二三九:
   不错的好词儿,很有点商女“隔江犹唱后庭花”的残音余韵。aihaha 郭敬明词:灯影浆声里 天犹寒 水犹寒 梦中丝竹轻唱 楼外楼 山外山 楼山之外人未还 人未还 雁字回首 早过忘川 抚琴之人泪满衫 萧萧扬花落满肩 落满肩 笛声寒 窗影残 烟波桨声里 何处是江南
   之二四0:
   蒙昧迷信和奴役制度,仅是对精神的自由来说,是不可容忍的和势不两立的。对于没有精神的自由人来说,却是舒适的枕头。但对于常人,行恶比行善更为坚强和不易动摇。/一个伟人无论再自命为高尚神圣,如果解除了他的思想(理性和公理等等),便是一个沉溺于情欲的大坏蛋。
   ——摘自张中晓《无梦楼随笔》
   
   之二四一:
   道德的民主:建立在对于人性有望获得个人自由的信心上,又伴随着尊重的关怀别人,以及基于团结而不是基于胁迫的社会稳定性。
   反病皆可医,为俗不可医;凡事皆可耐,唯俗不可耐。
   廉价的信徒同时也是廉价的叛徒。/冷酷,可以是热情的消灭,也可以是热情的升华。小人畏刑,君子畏天。 ——摘自张中晓《无梦楼随笔》
   
   之二四二:
   小人畏刑,君子畏天。恐惧和畏惧,是中国道德实践的基础。
   中国人的行善,同样由于恐惧,恐惧外在生命(肉体)的消灭和世俗目的的丧失,而不是由于中国人荣誉、负责、诚实、和良心。中国人的善心与善行,实际上是一种粗野的唯物论和荒谬的神秘主义的结合。/得失虽在己,公道实在人心。 ——摘自张中晓《无梦楼随笔》
   
   之二四三:
   张中晓是中国近60年来最早出现的,一位真正有独立自由思想的思想者,可以说他在50年代就能够说出许多我们今天想说而没有能力和智慧说出的话,是一个极为罕见的现象。而我们今天的不幸,就在于把我们的学界权威和文化大师加起来,恐怕也难于超不出他多少。中国至今稀有的“珍奇动物”,还是张中晓。
   前两天,当当局执意要对刘晓波治罪时,我听到推友中有几个女士也唱起了《草泥马之歌》,以解心中的郁闷和不平。由此我想,当一个社会连一向温柔而雅的知识女性都开口动粗时,那么就只能说明它已经堕落到何种程度了。
   
   之二四四:
   liyongsheng 关于这个流氓时代的犯罪问题,我想出了一个道理:既然无权无势、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百姓给国家提个改革政体建议,就是犯了“颠覆国家政权罪,那么政府官员贪污挥霍人民纳税的血汗钱,显然就是犯了“颠覆人民幸福罪”。因为这个国家是他们的,谁谈论它都有罪。而幸福是老百姓自己的,谁破坏了它也有罪。
   
   之二四五:
   很在理。我们之所以能够怜悯压迫者,是由于正义在我们一边,我们在精神上比他们更强大。RT @xiaoshu1: 被压迫者并没有失败,他们不过是求仁得仁。压迫者也并没有胜利,我们分明从如临大敌中看到了他们的恐惧,他们的虚弱,看到了因果律的强大。我祝福失败者,但我更怜悯压迫者。
   
   之二四六:
   其实刘晓波的意义正如他八十年代的朋友、诗歌评论家唐晓渡所说的那样,在中国目前的语境中,刘晓波表现出了知识分子的担当和理性。而这也就是中国知识分子敢于担当社会责任,坚守良知和正义的道德勇气。从而以自己的慷慨赴难 ,为中国知识分子竖立起了一个时代精神的高度和标杆。
   
   之二四七:
   liyongsheng 总之自今而后,无论是兔子咬人,还是公鸡打鸣 :都是你妈逼的!由此可见,几乎所有极权主义者的罪过不是他们不想回头是岸,而是所窃夺的国家利益迫使他们只能一意孤行往前走,直到自绝的尽头。
   
   之二四八:
   liyongsheng 它也是一个人人以自己为敌,逐渐把自己消灭,最后连自己是谁也不知道的故事。变为RT @l5d: RT @aiww: 极权统治是一个关于他人死亡的故事,这个他人碰巧就是你。
   
   之二四九:
   liyongsheng 刘晓波能否成为总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将他倡导的民主宪政理念坚持下去,把它传播到每一个角落,让更多国民认识到它并非是知识分子的事,而是关系自己切身利益的事。唯有这样,才能在整个社会逐步形成一个实现民主宪政体制的公民社会基础,也才有他可望当总统的希望所在。而在民主社会,总统并不重要。
   
   之二五0:
   但往深处看似乎不仅仅是政治功利的问题,而是手段的卑劣问题。记得马丁路德好像说过这样一句话,革命往往是被它的手段杀死的。(出处给忘了)而中国史上的所有变革,其实都是被手段消灭的。这个手段,就是权术、阴谋、阳明、厚黑等等。其胜者,都是这方面的大师,如毛、邓。xiaoshu1 中国政治往往被一群政治风投机家败坏,无论是专制政客还是打着民主旗号的政客。孙中山晚年歧路,一个原因是政治功利太多。一帮所谓民主人士1949走上歧路,也是政治功利太多。都是为政治功利争红了双眼的铁公鸡。但最终都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人算不如天算。今人该更明智一点吧。
   
   以上是我参与推特中文圈的随意帖子,供了解。现参与的人大致有;曹思源、崔卫平、沙叶新、贺卫方、高瑜、龙应台、流沙河、梁文道、张五常、艾未未、张伟国、笑蜀、腾彪、冉云飞、张博树、韩寒、咎爱宗、五岳散人、许志永、十年砍柴、北风、连岳、宋石男、令狐补充、吴思、莫之许、胡泳、萧瀚、张铁志、胡淑芬、刘士辉、野夫、卢跃刚、罗永浩、王丹、吾尔开希、柴玲、郝劲松、章立凡、夏业良、王军涛、柴玲、柴静、王晓阳、夏云霖、浦志强、余杰、茅于轼(后几人是才加入的)等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