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李咏胜文集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第9集《书山故人渺 学海无归路》
·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关于改革转型呼声式微的成因探微
· 习近平反腐面对的“政治生态环境”
· 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中国之子遥祭
·习近平反腐的来龙去脉——一石激起高层浪
·从“四个全面”看“中国梦”的愿景及其走向
·习近平反腐的体制性困境与末路
·百年中国的思想高峰——陈子明思想试论
·习近平反腐的悖论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之四(上)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之三(下)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之四(下)
·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批判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之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之一二四:
   @xiaoshu1中青报对李庄案的报道,充满了貌似正义实则陈腐的革命法制观。作为喉舌文章,它充分展示了某些人对现代法治的疯狂仇恨和疯狂报复,其颟顸其蛮狠令人震惊。若以此种价值观主政中国,中国之血雨腥风不难想见。总有朋友说文革重来不过耸人听闻,现实正在证明他们错了。
   

   之一二五:
   @liyongsheng此文我看其中散发出的霸王凌厉之气,颇有些背景和来头,值得重视和警惕。
   
   之一二六:
   @xiaoshu1有朋友对现实苦难抱见猎心喜的态度。但事态的发展可能恰恰相反,中国现在绝不缺文革土壤,现实苦难可能未必催生宪政,而只是强化了民粹独裁的力量,现实的苦难越深,民粹独裁的力量可能越大,重庆敢冒险,这是重要原因。知识分子曾前门驱虎后门进狼,这种悲剧谁说一定不会重演?文革可不是官僚机构发动的,而恰恰是以反官僚机构自居的革命领袖发动的。
   
   之一二七:
   @liyongsheng所谓民粹,实际就是他妈的毛粹。我以为他们至多可以借民众恨贪仇富的暴民心态得势于一时一事,绝不可能倒转时代潮流。至于宪政之道,贵在唤起全民的觉悟和共识,万不可因民粹躁动而急事功。
   之一二八:
   @xiaoshu1谢谢你的理解。但对那些理解力有限的人,我没有兴趣展开讨论,他们的眼光只会停留在现实层面。
   
   之一二九:
   @mozhixu 就现在这官僚机构,也能动员群众搞运动?搞个阅兵,满街都是退休老头老太中年下岗男女,整个一社会边缘人大集合,就这些人能够搞什么运动?
   
   之一三0:
   @xiaoshu1至少,现在还能公开讨论一些问题,可以局部施加民意压力,改变一些公共政策的走向,民生领域的抗争还不是完全无用。还有缝隙,还有空间。我担心的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真到那时,革命法制之来如水银泻地,结果必是白茫茫一片真干净。重庆现在沸沸扬扬的叫好声已为我们敲响警钟。
   
   之一三一:
   @liyongsheng:谁在叫好?是民众还是官府?这需要做一定的社会调查吧。
   
   之一三二:
   @xiaoshu1就记者当地采访所知,当地民众叫好者确实不少,网上且不论。
   
   之一三三:
   @liyongsheng这中间应看到意识形态的的迷惑和专制者的威势索取的作用。
   
   之一三四:
   @xiaoshu1哈哈,没有意识形态的迷惑,也没有长期严酷专政的威势,但就有了雅各宾,有了列宁,有了1966,有了波尔布特。富田事变也没有意识形态的迷惑和长期严酷专政的威势,但那实际就是文革的最早预演。伊朗也没有意识形态的迷惑和长期严酷专政的威势,但就有了霍梅尼革命。
   
   之一三五:
   @liyongsheng实际上重庆的所谓“打黑除恶”,就是邓小平那套“严打”恶法的翻版和重演,其心机还不是用强权去破坏司法公正和程序正义,打击政治对手,最后制造出更多的冤、假、错案。当然这中间,是否含有打击重庆地方势力的目的在还不得而知。
   
   之一三六:
   @xiaoshu1哪是打击重庆地方势力,书生,你太看轻人家的政治宏图了。
   
   之一三七:
   @liyongsheng那么是否可以这样说,重庆的所谓打黑,就是一次没有硝烟的小文革,因为它同样是在官府的发动下,并有着广大民众参加的一场触及社会各反面的政治运动。它实际破坏的是整个的社会秩序和司法公正,为某些野心家打开走向现代乌托邦的魔幻之门。
   
   之一三八:
   @xiaoshu1当然这种人可以只能得逞一时,但狂潮可不是挥之即去,只不过是不断变换领袖罢了,但每个领袖只会更极端,直到把整个社会的积累都折腾掉,折腾到所有人筋疲力尽社会哀鸿遍野再无重建能力。
   
   之一三九:
   @liyongsheng倘如是这样,问题就很值得深思了。这或许是不能用重庆人生性刚直、火爆,喜生事所能够解释的。且据我对重庆人的了解,他们往往是大耿直后面有着大狡滑。那么这个大狡滑自然也会包含在其中,直至变化成为毛粹的力量,也未可知。
   
   之一四0:
   @flyfeather: 我觉得笑蜀要说的是一个方式的问题,方式不当的结果是脱离了一个黑帮,结果来了一个更糟糕的黑帮。@lihlii: 人民当然不一定理智,但中共国不是人民的反抗不理智的问题。
   
   之一四一:
   @liyongsheng: 诚然,暴民和乱民比雅典的民主和始皇的专制发源都更早,且在我土我民的血管中世代流淌。它们不需要意识形态也会自生自长出来,尤其是在那种有势力驱动的情况下更容易爆发出来,酿成乱世。
   
   之一四二:
   @xiaoshu1但可怕的是精英们的自作聪明不以为意,以为一定要按照他们设定的条件才会爆发出来。
   
   之一四三:
   @liyongsheng对此,我有同感,并于去年与hp争论过。但他们总是忽视中国人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最乐于走回头路的惰性,以为只要让他们看到了自由世界的美景,他们就会慢慢朝那个方向挪动,社会也就随之渐进了。因而持这种观念看中国,自然难免会在最关键的时候错过那个决定社会历史进程的瞬间。
   
   之一四四:
   @xiaoshu1精英心态,过于自负的心态,以为天下人都该跟他们想的一样,如此下去,只能误大事 。
   
   之一四五:
   @liyongsheng可以说,中国社会之所以20年一无长进,犬儒主义和精英主义都有责。但目前的问题是,如何才能在这个陷阱上插上一个路标,让人们看到危险?
   
   之一四六:
   @xiaoshu1除了尽个人能力喊喊狼要来了,还能做什么?
   
   之一四七:
   @mozhixu他薄熙来一个人能搞什么运动,张发财一个人就能调戏一个连,担忧文革,真是笑话。
   
   之一四八:
   回@mozhixu你呀,丹东之死已经深刻告诉我们,革命吃掉他自己的老子和儿子,每次吃的方法和手段都绝不会一样。未必你所知的文革就只有一种形式吗?
   
   以上是我近日参与推特中文圈的随意帖子,供了解。现参与的人大致有;曹思源、崔卫平、沙叶新、贺卫方、高瑜、龙应台、流沙河、张五常、艾未未、张伟国、笑蜀、腾彪、冉云飞、张博树、韩寒、咎爱宗、五岳散人、许志永、十年砍柴、北风、连岳、宋石男、令狐补充、吴思、莫之许、胡泳、萧瀚、张铁志、胡淑芬、刘士辉、野夫、卢跃刚、罗永浩、王丹、吾尔开希、柴玲、柴静、郝劲松、章立凡、唯色、王军涛、郭敬明(后几人是才加入的)等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