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李咏胜文集
·第五部 边塞诗
·第六部 咏王昭君诗
·传承中国优秀文化的希望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之中(编剧者后记)
·李咏胜文集第6集:狗眼看现实
·第一章:长夜的歌哭
·关于“和谐”一语的第二个15个是与不是
·人说的话与说的人话与不是人说的话
·性问题的社会变迁
·反腐败也是硬道理
·中国能否闯过腐败这一关?
·从中国人的某些见面语言看社会的变迁
·闲坐说“黄”字
·蓦然回首“十七年”
·虱子与鲁迅笔下的“夏三虫”谁可爱些?
·由小卒步步“将军”而忽然想到
·中国二十世纪最痛的是哪块肉?
·答某晚报记者问
·答某网友问
·戏看国内的某些艺术大家
·棒喝《百家讲坛》
·戏说麻将加裸体的中华文明精粹
·再为宋祖英明星委员的提案唱“赞歌”
·牟其中其人其事揭秘二、三、四
·牟其中和南德运筹东山再起
·谁是今天最“可爱”的人?
·由许霆案遥看中国社会的法制化进程
·另眼细看顾雏军案中的“注册资金罪”
·“夹江打假案” 回眸与反思
·第二章:5.12大地震忧思录
·“逃跑门事件”和“捐款门事件”的理性反思
·话说地震中出现的两个自贡名人
·且向都江堰市光亚学校卿校长敬一礼
·少年英雄不能等于民族精神
·不能因一个“范跑跑”而忘记了众多的“官跑跑”
·道德与美德的审美标准和尺度
·且看“蔡画画”画的是艺术作品还是作秀作品?
·且看四川电视台在地震中的新闻作为
·抗震救灾掩盖下的黑暗社会现实
·魂断中国哭墙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昨夜又惊魂
·第三章:狗眼看人世
·笑看韩寒打虎
·支持韩寒解散中国作协的几大理由
·韩寒与当月女红作家赵凝谁更无知?
·读者打阎崇严,好似王胡打阿Q
·“掌掴事件”的警示:“一家讲坛”是以暴易暴的根源
·“三鹿恶之花”为何能够四面八方地开 ?
·三鹿能否为自己喊声冤?
·诺贝尔奖与中国人的“诺贝尔奖病”
·如何才能惩治这些危害社会公众利益的人民公敌?
·范冰冰呀,本是一朵出于污泥而被染的花
·政府官员和影视明星们纷纷变换国籍为什么?
·台湾前总统陈水扁锒铛入狱给中国人的启示
·杨佳“语录”引起的试错思考
·私营企业破产后,工人的失业问题政府怎能不管?
·痛说那个难忘的1986
·戏说改革30年中那个难忘的1987年
·话说那个风雨欲来的1988年
·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再说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给个活法?”——“范跑跑”为什么不这样说?
·“范跑跑”在泛道德审判下往哪里“跑”?
·2008年终感言:国有难,民有责乎?
·2009的中国风会向哪一个反向吹?
·“纪念”是否是过去式或死了的意思?
·紫太阳陨落四周年记略
·中国民营企业何时才能走出旧体制的雷区?
·听奥巴马演讲:美国没有不强大的理由
·追寻中国首善陈光标的价值和意义
·企业家再无耻,也不能践踏孩子的纯真
·多难兴邦与《08宪章》
·寻找公民意识觉醒后的“国家”在哪里?
·直面“文怀沙事件”:李辉的文革遗风不可长!
·再直面“文怀沙事件”:知识界何时才能走出非理性的误区?
·警惕“左愤”误国:——《中国不高兴》的狭隘民族主义批判
·毛泽东也是“农民工”?
·从“孙东东事件”看北大精神的沦亡
·谭作人案忧思录:无罪之罪又重演
·请看当代“人民公敌”谭作人
·第四章:黄草无风自动
·献给比尔盖茨的英雄交响曲
·野花分外香——流亡诗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会思考的画——品评著名漫画家康笑宇的读书漫画
·石破天惊成天河——当代诗坛宿将石天河略记
·踏花归来马蹄香——著名作家李锐自贡寻根印象记
·桃李无言自成诗
·新闻理想还在燃烧
·自狭窄至宽广
·在作家刘成建构的四川女性大观园里流连
·一位中国母亲的微笑
·先师丁雷三十二年祭
·念记人生的烛钟云雁
·第五章:新笑林广记
·第六章:六十集电视轻喜剧:N官员从官日记
·第七章:物是人非事不休
·魏明伦《东方维纳斯》序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之三五六:
   

   liyongsheng 也是一个最好不好,最坏不坏的时代。RT @hecaitou: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写到这里,他停了下来,认真想了一会儿,然后继续写道:不过总的来说,还是个最坏的时代。
   
   之三五七:
   
   liyongsheng 悟道不分先后,成仁不在早晚。RT @pingyanw: 真的是非常慚愧。今天才看到「零八宪章签署者声明:我们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這個聲明,立即就簽了。簽晚了,真不好意思。大家繼續支持維權,支持劉曉波。
   
   之三五八:
   
   liyongsheng中国史是一个漫无边际的黑夜,这其中又以中国人内心的黑夜最为漫长。即便在现代文明之光的强烈照射下,中国人要走出这个无边黑夜的路还依然漫长。这个无边黑夜形成的根源,其实就是中国人天没有宗教意识而产生的信仰缺位。从儒教文化上看,它即是实用理性主义精神所产生出来的民族性格:有奶便是娘。
   
   之三五九:
   
   liyongsheng 今天清洗2009,晾晒2010,结果2009是:旦狂欢之年;正义被颠覆之年;良知草泥马之年;祈祷2010是:公民热之年;草泥马热之年;推特热之年。 @songshinan: 各位推友们,愿意的请帮帮忙,说说你们在今天——2009年最后一天中会做些什么以及想做些什么。
   
   之三六0:
   
   liyongsheng 只有信仰,别无他途,这岂不是落入新神秘主义了吗?试问当信仰也是罪的时候又如何信仰?[email protected]:中国精英们(知识分子、政客、革命家、改良主义者)殚精竭虑,寻求解决中国问题良方。中国救赎之道必须到制度和法律背后去寻找。因为这个问题成堆、积重难返的社会,唯一缺乏只有信仰。
   
   之三六一:
   
    liyongsheng 看了你的个人宣言,真有些为你担忧:在中国这样一个到处都是致癌病变的生存空间里,你这并不是在造神吗?王皓简介:第一流人格;第一流学术;第一流思维;第一流胆识;第一流文采;第一流见地。 做人就是在做学问!!!
   
   之三六二:
   
    liyongsheng RT @langzichn: RT @ranyunfei: 请大家follow一直十分关注大陆人权事务的台湾人权专家、文化批评家 @soundfury 张铁志兄,他今天在中国时报所写的 2009年的中国,全面地回顾了今年中国的人权事件,让我们向他致敬。
   
   之三六三:
   
    liyongsheng 还有冯正虎、许志永等等RT @GFWBreaker: RT @SXCut: RT @tonygu712: 09最后一天,向我钦佩的冉云飞艾未未北风崔卫平胡佳刘晓波谭作人等各位先生致敬!
   
   之三六四:
   
    liyongsheng RT @153fish: 如果外在的试探足够大,人的这点“神性”便溃不成军。人已经没有“不作恶”的自由,“神性”不会给人带来自由。这里,“恶”包括仇恨、嫉妒、污秽的意念等等。(via @yinming4140 @XKnow @maozhu1 )
   
   之三六五:
   
   liyongsheng 清洗2009:被颠覆之年;草泥马之年;祈祷2010:公民热之年;草泥马热之年。
   
   之三六六:
   
   
   liyongsheng 请别如此极端化,挺恐怖的,咱害怕。RT @baozuitun: 世界上 所有的宗教都是邪教。RT @liudimouse: 除了政府之外,任何人都有权认为任何宗教是邪教。
   
   之三六七:
   
   liyongsheng RT @tengbiao: RT @firmchu 为血艾患者做代表的卓小勤律师,深夜被北京公安局传唤,正在路上。卓小勤律师被北京市公安局(不知是否为国保)深夜传唤,目前带往西外交通大队讯问,关注中/
   
   之三六八:
   
   liyongsheng RT @cuiweiping: 李大同的看法:这是一次中世纪的审判。暴露出来的,恰恰是审判者内心的恐惧—— 对思想和表达的恐惧。
   
   之三六九:
   
    liyongsheng 好像你使用的东西还是“批判的武器与武器的批判”那一套,这样不便于讨论问题的。RT @miloservic:批判的自由正是信仰自由的体现,没有批判自由的“宗教自由”那是中世纪
   
   之三七0:
   
    liyongsheng 我不知你对法轮功的认识批判是建立什么基点上的?如果是建立在媒体形态上的话,那就没有讨论意义了。@w_uuuu: @liyongsheng 宗教教人为善,而法轮功却是为了一己的富贵,还带来了生命的消逝,怎么能够相提并论,如果我有信仰,听到你把我的信仰和法轮功之流一概论之,我必愤怒。
   
   以上是我近日参与推特中文圈的随意帖子,供了解。现我的推友大致有;曹思源、崔卫平、沙叶新、贺卫方、高瑜、龙应台、流沙河、梁文道、张五常、艾未未、张伟国、笑蜀、腾彪、冉云飞、张博树、韩寒、咎爱宗、五岳散人、许志永、十年砍柴、北风、连岳、宋石男、令狐补充、吴思、莫之许、胡泳、萧瀚、张铁志、胡淑芬、刘士辉、野夫、卢跃刚、罗永浩、王丹、吾尔开希、柴玲、郝劲松、章立凡、夏业良、王军涛、柴玲、长平、柴静、王晓阳、夏云霖、浦志强、张鸣、余杰、茅于轼、蔡楚、孟浪、一平、朱学渊、傅国涌、比尔盖茨(后几人是才加入的)等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