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带血的审判:质疑昆明少女卖淫案]
刘水文集
访谈
·刘晓波: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两篇)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上)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下)
·香港记协主席胡丽云小姐采访概要
·北京“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访谈
·自由亚洲电台访谈
政论 时评
·莫言:文学与体制的双生子
·真相与清算:有关李鹏日记、陈希同亲述
·柴玲宽恕与李旺阳被自杀
·特警强化“警察国家”
·“启东事件”三点启示
·劳教与专制制度同体
·劳教所是中国最大的黑监狱
·陈平福式的平民抗争
·反日保钓游行的启示
·知识分子和公民韩寒
·春晚十宗罪
·朝鲜半岛准战争态势分析
·台湾将统治者关进监狱中国开天辟地第一次
·一寸自由一寸血——力虹早逝留下两个命题
·胡歐會上《我的祖國》在示弱
·血拆暴征是主权归党的产物
·以藝術反抗體制──黃香作品《拆》與《茉莉花開》述評
·殖民抑或文明输入?
·QQ与360比的是谁比谁更坏
·政治与情色交媾
·“警察国家”的国保
·政改画饼充饥有名无实
·没有大师的大学校园
·作为政治春药的标语口号
·言论自由与因言治罪
·官员为何不敢公开财产
·谁的香港特首
·维稳战争
·中国每天都是愚人节
·六四事件与知识分子
·陈光诚使馆避难说明了什么
·“六四”不该被遗忘
·中国历史上的伟大创举——乌坎模式初探
·阿克毛难题
·罪恶的户籍制度
·当集体幻化为意识形态
·暴力司法
·带血的审判:质疑昆明少女卖淫案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异议人士“剥权”追罚现象
·当自杀成为公民最后的“权利” ——评唐福珍和杨元元自杀事件
·李庄现象
·手机扫黄与言论自由
·胡锦涛微博引关注说明什么?
·“民工荒”是农民工用脚给城市投票
·推荐诺奖得主赫塔·米勒新作《安全局还在行动》
·八零后:被去政治化的一代
·总统坠机惨案背后的波兰
·新闻如何自由
·谷歌退守自由
·无业和流浪是基本公民权
·北京流动人口管控监狱化
·弑童案揭穿中国社会密码
·赵作海案:合法的作恶者
·探访富士康大本营
·“80后”眼里的文革
·朝鲜有个郑大世
·与大贪官胡长清一面之缘
·从米奇尼克对话看社会转型
·苏东转型后的共产党出路
·北大清华代表的邪恶教育制度
·在郭德纲被封杀时刻站在他一边
·海来特•尼亚孜何以被重判?
·暗杀记者将不是预言
·邓玉娇案是民间的一次集体操练
·巴东县政府23日所发邓案新闻通报无效
·当官员生殖器成为公器时
·巴东:溃烂的恐怖之城
·艾未未三博客被封
·权力正在强暴邓玉娇
·艾未未是一个良民
·流氓余秋雨
·支持工信部安装“绿坝”
·邓玉娇案一审判决后的十个追问
·逯军说了真话
·人民公敌——城管
·监狱里那只美丽的蝴蝶
·被骗30年
·向南都致敬
·伍皓们的伪善
·敦促昆明警察弃暗投明书
·“诽谤政府”罪为何大行其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带血的审判:质疑昆明少女卖淫案

   今天昆明少女卖淫案宣判:被处收容教育半年关押在监所的陈艳,其被指称“容留妇女卖淫罪”关押在看守所的父亲刘仕华,犯罪情节轻微,免于追究刑事责任,也即意味着刘仕华可以当庭释放;其原取保候审的后母张安芬,一并免于“容留妇女卖淫罪”的刑事责任。

   从法理上讲,“容留妇女卖淫罪”属于刑事犯罪,远比卖淫罪严重。按照昆明司法机关办案逻辑,既然陈艳被处收容教育半年,那么,刘仕华就该判刑。但是,荒唐的是:罪重的刘仕华免于刑事处罚,为什么罪轻的陈艳还被关押在收教所?此连环案从头到尾都没有确凿物证支持,当然不能成立。然而,昆明当局冒天下之大不韪,自打嘴巴,竟敢公然挑战社会。

   法律常识告诉人们:警方不能让犯罪嫌疑人“自证其罪”。假如某人说“我是杀人犯”,警方不能就给他定杀人罪,拉去枪毙,而是需要警方寻找杀人凶器、被杀者尸体、血迹、指印等痕迹鉴定,以及证人等等证据,用这些物证和人证来证明是否杀人。

   按照法庭判词,陈艳已经承认“卖淫”。请注意:陈艳作为未成年人,是在被警方限制人身自由、包括此前刑讯逼供后的“认罪”;有数名“嫖客”指证。但是,是否是陈艳真实意愿的表达,还是受到警方胁迫、诱导,且当存疑。这几个“嫖客”作为证人并未出现在法庭,我们有充实理由怀疑这几个“嫖客”根本就不存在。

   那么,只有最直接的物证,才是给该案定罪的唯一理由,其它人证和证言只能作为间接证据,亦即旁征。自该案发生后,我一直关注进展,曾在多篇文章里重申:只有物证能给当事人定罪,这才符合法制精神,还原事实真相。物证包括性交易时的安全套、现金和现场录像。也即卖淫嫖娼必须是抓现行,否则,警方就无权给当事人定罪,就是滥用司法权,反过来应该追究警方违法犯罪行为。昆明公检法在今天法庭上并未公示这些物证,那么,我们有充足理由认为,陈艳及其家人都是无罪者。

   警方曾表示,陈艳卖淫收入达2万元,每次收费30元。有心人曾算过一笔账:陈艳卖淫次数高达1000多次(参见附文)。稍有大脑者都会明白,这个数字经不起推敲。昆明警方精心造案,但最终还是露出马脚。

   最初昆明警方误抓刘婷婷姐妹,进而刘仕华高额索赔,普遍激起民愤,这让昆明警方颜面尽失。所以,警方开始疯狂造案,报复性执法,这是此次连环案发生的逻辑和心理起点。事实上,他们的目的达到了,但是,法律、正义和民心却遭受奸污。

   刘仕华和陈艳被判有罪,刘氏一家七口永久被绑在耻辱架上。他们从此成为这个和谐国家郎朗天空下无罪的罪人,这岂止是对刘氏家的羞辱,而是公然羞辱这个国家。

   这次昆明司法机关造假判决,最为险恶的目的是一石三鸟:在羞辱他们的同时,还强加给他们“罪感”,从而掩盖警方最初误抓刘氏小姐妹的罪恶,也打消刘仕华被关在看守所冤狱而获得司法赔偿的可能。

   人们需要思考的是,是什么力量让昆明司法机构,如此反复地肆无忌惮残害刘氏一家、不惜违背常识?这个邪恶力量源自不受监督和制衡的权力。从该案人们不难看到,权力从暴力、傲慢一路滑向无耻和流氓化。社会正义消失,暴民文化就是如此在中国酝酿。

   最后,支持刘仕华张安芬夫妇上诉,支持刘仕华对无辜关押数月提出国家赔偿。

   

   2009-12-18

   

   来自新浪博客:刘水 不同的声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