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带血的审判:质疑昆明少女卖淫案]
刘水文集
·手机扫黄与言论自由
·胡锦涛微博引关注说明什么?
·“民工荒”是农民工用脚给城市投票
·推荐诺奖得主赫塔·米勒新作《安全局还在行动》
·八零后:被去政治化的一代
·总统坠机惨案背后的波兰
·新闻如何自由
·谷歌退守自由
·无业和流浪是基本公民权
·北京流动人口管控监狱化
·弑童案揭穿中国社会密码
·赵作海案:合法的作恶者
·探访富士康大本营
·“80后”眼里的文革
·朝鲜有个郑大世
·与大贪官胡长清一面之缘
·从米奇尼克对话看社会转型
·苏东转型后的共产党出路
·北大清华代表的邪恶教育制度
·在郭德纲被封杀时刻站在他一边
·海来特•尼亚孜何以被重判?
·暗杀记者将不是预言
·邓玉娇案是民间的一次集体操练
·巴东县政府23日所发邓案新闻通报无效
·当官员生殖器成为公器时
·巴东:溃烂的恐怖之城
·艾未未三博客被封
·权力正在强暴邓玉娇
·艾未未是一个良民
·流氓余秋雨
·支持工信部安装“绿坝”
·邓玉娇案一审判决后的十个追问
·逯军说了真话
·人民公敌——城管
·监狱里那只美丽的蝴蝶
·被骗30年
·向南都致敬
·伍皓们的伪善
·敦促昆明警察弃暗投明书
·“诽谤政府”罪为何大行其道?
·昆明警方在造案报复
·集体的意识形态化
·城市拆迁
·重读李敖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第十个记者节感想
·暴力司法:有感昆明少女卖淫案和福州言论案
·我以人头担保:昆明警方在造案
·经济危机背景下的陇南民变
·领袖图腾“胡哥加油”
·江艺平:一个比百万军队强悍的女人
·“不折腾”将成为09年的流行词
·论‘三鹿’的倒掉
·爱他就成全他——有感于冉云飞先生和他的朋友
·我所见识的大陆新闻界
·《零八宪章》呼唤新型政治家
·杀人不过头点地
·讨薪民工
·小布什留给中国人的两句箴言
·牛博网解封有感
·我们,再见
·贵州德江政府与民为敌
·央视被烧穿的脸
·中国的政治禁忌
·2009年的灾祸与梦想
·“躲猫猫”民调:真权力与假民意的苟合
·谎言总是被愚蠢自证
·中国需要“平民窟”
·震灾罹难师生名录何以成政府机密?
·汉字复繁是自卑心理作祟
·中国将崩溃
·驳中国不能搞多党制论
·以何和解何以宽容?
·政府就是拿来批评的
·冯翔不是最后一个自杀的地震灾区官员
·震灾孪生姐妹骨灰制成陶瓷艺术品
·面对流氓化的权力,邓玉娇的选择无可指责
·官方对邓玉娇的二次强暴
·邓玉娇宰掉的是一个什么货色?
·灾民不是国家意识形态祭坛上的供品
· “周老虎”案揭幕糊弄公众
·杨佳:杀手与英雄
·杨佳是中国制度转型的撬动者
·中国人将以北京奥运会为耻
·伟大的共产制度扒粪者——悼念索尔仁尼琴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华美幻象
·奥运会乱弹
·“刘翔收黑钱了!”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当负刑责以谢罪天下
·“周老虎”吃民不吃官
·毒奶释放出制度的毒性
·奴才“学者”阎崇年,该打!
·杨佳案凸显政府显性和隐性双重暴力
·奥巴马当选总统与中国何干?
·季羡林背影里的北大
·杨佳母亲露面牵出三桩连环案
·“假虎案”终审真相仍被遮盖
·“解放思想”难破30年改革僵局
·奥运圣火传递与爱国无关
·CNN错在哪里?
·两根愤怒爱国的黄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带血的审判:质疑昆明少女卖淫案

   今天昆明少女卖淫案宣判:被处收容教育半年关押在监所的陈艳,其被指称“容留妇女卖淫罪”关押在看守所的父亲刘仕华,犯罪情节轻微,免于追究刑事责任,也即意味着刘仕华可以当庭释放;其原取保候审的后母张安芬,一并免于“容留妇女卖淫罪”的刑事责任。

   从法理上讲,“容留妇女卖淫罪”属于刑事犯罪,远比卖淫罪严重。按照昆明司法机关办案逻辑,既然陈艳被处收容教育半年,那么,刘仕华就该判刑。但是,荒唐的是:罪重的刘仕华免于刑事处罚,为什么罪轻的陈艳还被关押在收教所?此连环案从头到尾都没有确凿物证支持,当然不能成立。然而,昆明当局冒天下之大不韪,自打嘴巴,竟敢公然挑战社会。

   法律常识告诉人们:警方不能让犯罪嫌疑人“自证其罪”。假如某人说“我是杀人犯”,警方不能就给他定杀人罪,拉去枪毙,而是需要警方寻找杀人凶器、被杀者尸体、血迹、指印等痕迹鉴定,以及证人等等证据,用这些物证和人证来证明是否杀人。

   按照法庭判词,陈艳已经承认“卖淫”。请注意:陈艳作为未成年人,是在被警方限制人身自由、包括此前刑讯逼供后的“认罪”;有数名“嫖客”指证。但是,是否是陈艳真实意愿的表达,还是受到警方胁迫、诱导,且当存疑。这几个“嫖客”作为证人并未出现在法庭,我们有充实理由怀疑这几个“嫖客”根本就不存在。

   那么,只有最直接的物证,才是给该案定罪的唯一理由,其它人证和证言只能作为间接证据,亦即旁征。自该案发生后,我一直关注进展,曾在多篇文章里重申:只有物证能给当事人定罪,这才符合法制精神,还原事实真相。物证包括性交易时的安全套、现金和现场录像。也即卖淫嫖娼必须是抓现行,否则,警方就无权给当事人定罪,就是滥用司法权,反过来应该追究警方违法犯罪行为。昆明公检法在今天法庭上并未公示这些物证,那么,我们有充足理由认为,陈艳及其家人都是无罪者。

   警方曾表示,陈艳卖淫收入达2万元,每次收费30元。有心人曾算过一笔账:陈艳卖淫次数高达1000多次(参见附文)。稍有大脑者都会明白,这个数字经不起推敲。昆明警方精心造案,但最终还是露出马脚。

   最初昆明警方误抓刘婷婷姐妹,进而刘仕华高额索赔,普遍激起民愤,这让昆明警方颜面尽失。所以,警方开始疯狂造案,报复性执法,这是此次连环案发生的逻辑和心理起点。事实上,他们的目的达到了,但是,法律、正义和民心却遭受奸污。

   刘仕华和陈艳被判有罪,刘氏一家七口永久被绑在耻辱架上。他们从此成为这个和谐国家郎朗天空下无罪的罪人,这岂止是对刘氏家的羞辱,而是公然羞辱这个国家。

   这次昆明司法机关造假判决,最为险恶的目的是一石三鸟:在羞辱他们的同时,还强加给他们“罪感”,从而掩盖警方最初误抓刘氏小姐妹的罪恶,也打消刘仕华被关在看守所冤狱而获得司法赔偿的可能。

   人们需要思考的是,是什么力量让昆明司法机构,如此反复地肆无忌惮残害刘氏一家、不惜违背常识?这个邪恶力量源自不受监督和制衡的权力。从该案人们不难看到,权力从暴力、傲慢一路滑向无耻和流氓化。社会正义消失,暴民文化就是如此在中国酝酿。

   最后,支持刘仕华张安芬夫妇上诉,支持刘仕华对无辜关押数月提出国家赔偿。

   

   2009-12-18

   

   来自新浪博客:刘水 不同的声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