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劼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李劼文集]->[邓小平重建党天下 以六四血祭]
李劼文集
·新文化运动的两大领袖:陈独秀和胡适之
·鲁迅:通向毛泽东的桥梁
·马克思主义和伟人政治——二十世纪中国文化人的精神光谱(1)
·胡适的整理国故和古史辨派——二十世纪中国文化人的精神光谱(2)
·文艺复兴和新文化运动
·章太炎和梁启超
·革命愤青的鲁迅批判和鲁迅的左转
·梁济、辜鸿铭和林琴南
·熊十力和梁漱溟
·平实的钱穆和台湾新儒家宣言
·新月派诸子的自由风貌
·南有施蛰存,北有钱钟书
·林昭的昭示和顾准的求索
·美学审视下的高尔泰,朱光潜和李泽厚
·王国维、陈寅恪的文艺复兴意味
·今朝酒醒何处?
·中国当代思想界的真实图景
·
·希特勒和他的行为艺术
·乔治•奥维尔和切•格瓦拉
·
·把酒论今古
·答独立笔会问
·《商周春秋》代后记:一个思想者的自言自语
·子虚乌有的思想者俱乐部宣言
·论第三空间—兼论从双向同构到“三生万物”
·山顶立和海底行
·重建精神家园,走向普世写作--《美国阅读》海外版前言
·言论自由和自由言论――在《独立笔会》走向公民写作讨论会上的演讲
·《金刚经》的无言意蕴
·伯夷叔齐是昨天出走的
·清华简的另类读解
·追溯河图洛书,还原华夏人文景观
·二十年后如愿,重写中国历史
·
·查建英的“八十年代”派对
·杜维明的文化投机:儒家的晚期病症
·夏志清的黑白思维和情绪著史
·从王朔的背后看王朔
·《如焉》触动了什么和触犯了什么?
·山一般朴實的書香之門--讀王圣思《辛笛傳》
·
·张艺谋电影和流氓美学批判
·张艺谋的电影美学起义
·王家卫的艺术困境
·李安在《色·戒》中的盲点和失败
·《无极》:日暮途穷的陈凯歌
·清末民初的历史缅怀--综评大陆兴邦电视剧
·血色,并不浪漫--评大陆电视连续剧《血色浪漫》
·《大国崛起》的文明崇拜和图强心态
·《阿凡达》的出俗媚俗及中国效应
·盘点中、日武侠片的美学品味
·斯皮尔伯格和他热爱的四部经典
·
·从莫扎特歌剧《查蒂》的另类排演看美国左疯美学
·评点国家主义歌剧《秦始皇》
·崇高与悲悯:古典歌剧的人文精神和审美景观(1)
·崇高和怜悯:古典歌剧的人文精神和审美景观(2)
·威尔弟,歌剧史上的集大成者
·威尔弟,歌剧史上的集大成者(古典歌剧论3)
·普契尼,歌剧史上最后一位大家(古典歌剧4)
·
·自由需要运动吗?--评袁红兵的《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纲要》
·请归还严正学和力虹的言论自由权利
·反共,还是反专制?
·邓小平物欲型开放的瓶颈危机
·京奥感叹:英国人的八分钟
·盛世危言:人文黑暗的灾难性后果
·《08宪章》:一份迟到的历史文献
·可以看得见的胡温政改
·“七.五”事件是人权血案不是民族问题
·告别帝王权术,重启中国民主政治―--海外民运的人文透视
·孔子的过气和李零的京腔
·上有李鸿忠,下有邓贵大
·历史重演可能:东汉末年或清末民初
·反三俗和以俗治国
·民主政治就是做秀政治
·悲悯与仇恨:美中人文图景对照
·怯懦与嫉妒,中国知识分子的死穴——和平诺奖随想
·义工:埃及巨变给中国人的最大启示
·义工政治和网络文化
·朝李旺阳鞠躬,向香港人致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邓小平重建党天下 以六四血祭

倘若说,文革是一场几乎亡党亡国的悲喜剧,那么文革的终结,则有如一场闹剧。一个弱智领袖,伙同一个长有魏延脑后骨的大内总管,与一个以擅长阴谋诡计而成为元帅、并且以喜欢写诗著称的半吊子军头联手,发动了一场宫廷政变。毛泽东的遗孀,毛泽东的内侄,毛泽东的追随者,被一网打尽。毛泽东生前随口编造的“四人帮”一词,成为失败者的罪名。顷刻间,毛泽东的家天下灰飞烟灭,举国上下一片欢庆;极其好笑的是,毛泽东却依然伟大。
   
   由此再反观毛泽东除掉林彪后留下的权力真空,是多么巨大。由此也可见毛泽东为什么在临死之前,要处心积虑地暗害周恩来和朱德。由此更可见,毛泽东为什么独独不对邓小平斩草除根。因为毛泽东相信,邓小平不会成为赫鲁晓夫。具有历史决定性的十届三中全会,既证明了毛泽东的担心,又证实了毛泽东对邓小平的信心。毛泽东担心他死后有人反攻倒算,果然,三中全会上陈云拍案而起。虽然胡耀邦率先发难,但没有陈云振臂一呼,很难有与会者们的群起响应。肯定“四五”天安门事件,平反冤假错案,非议毛泽东;四人帮倒台之后,这些一直没有被提上议事日程的实质性大事,终于被揭开。这不仅出乎华国锋的意料,也不在邓小平的预设之中。邓小平确实不愿成为中国的赫鲁晓夫,他非但没有准备什么秘密报告,甚至在党内外汹涌澎湃的反毛倒毛批毛浪潮跟前,硬是以所谓三七开之类的含糊措辞,死保毛泽东的地位,让毛泽东的画像得以继续挂在天安门城楼上。就历史的进程而言,邓小平确实顽固透顶。但就权力斗争的谋术而言,应该承认,邓小平行事老倒。尤其比起华国锋,邓小平无疑棋高一着。
   
   在要不要倒掉毛泽东的重大选择面前,邓小平的精明盘算,恰好是华国锋的愚蠢之处。这就好比蒋介石在政治路线上再不认同孙中山,也不能不打孙中山的旗号,捧住孙中山的灵牌;邓小平再不想继承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和继续革命理论,也不得不维护毛泽东的九五至尊,不得不保住毛泽东的灵位。这除了党性的忠诚,还有利害关系的考量。倘若蒋介石当年一脚踢开孙中山,还可以另起炉灶,重新建立一个什么党。但邓小平要是否定了毛泽东,怎么可能另外建立一个执政党?不管毛泽东如何无情地把共产党踩在脚底下肆意作践,不管党内官僚对毛泽东有多么痛恨,共产党一旦从地上爬起来之后,还得继续高举毛泽东的大旗。邓小平深知个中奥妙,只是苦于跟蒋介石一样,既缺乏理论素养,又没有文化根底,只好推说不争论。

   
   华国锋不懂其中的道理。华国锋不明白毛泽东把至高无上的权杖交到他手里的良苦用心:不是要把天下交还给共产党,而是要华国锋替毛家把江山给坐稳当。老实巴交的华国锋,显然没有读过《资治通鉴》之类权力斗争的宫廷秘笈,看不懂先帝的遗志;非但没有替毛家坐稳江山,还一转身把江青和毛远新送进大牢。可怜的华国锋,或许连唇亡齿寒、螳螂捕蝉那样的成语,都没读懂过,竟然都不明白前脚把江青一伙除掉、后脚自然会轮到他下台的权争常识。不知华国锋在和邓小平一起筹划十届三中全会之际,是否曾为自己的资历和能力捏过一把汗。可能没有。要不然,不会在难犯的众怒面前,那么的麻木,那么的束手无策。反倒是邓小平,出访五天归来,一看会议形势,马上随机应变,一把抓住历史的机会,摇身一变,从右倾翻案的主角,变成了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从权位的高低来说,这样的角色理当由最高权力者来扮演。华国锋假如有点头脑的话,完全可以在群情激愤的情势下,抢在邓小平前面发表一个顺应众议的讲话,并且把不愿平反冤假错案的责任顺手推到正在国外访问的邓小平头上;一箭双雕,既坐稳了英明领袖的位置,又除去了心腹大患。由此可见,历史根本不是人民群众创造的,而是由历史人物决定的。就历史人物而言,机会是均等的。关键只是在于,谁比谁更有本事,成为人物,而不是被历史淘汰。
   
   或曰:那样的责任套得到邓小平头上么?须知,中国的政治斗争,从来都由赢家说了算。谁占领制高点,谁就成为真理的化身。不要说坐在九五之尊位置上的华国锋是否具有李世民的本事,即便有点韦小宝的聪明,也足以把邓小平重新打入冷宫。平反冤假错案,首先要放出笼的,就是一大群被毛泽东关进笼子的党内官僚。谁最忌讳群僚出山?当然就是与他们平辈的邓小平。华国锋完全有机会以邓小平嫉妒他人复出为理由,一面放出刘少奇、周恩来的旧班底,一面把邓小平重新推倒在地。然而再顺应潮流,迎合民心民意,放弃阶级斗争为纲,转向发展国民经济。当时,整个权力转换的重心无非在于,其一,发展国民经济;其二,重新回到党天下。前者是需要大张旗鼓宣传的,后者是只能做不能说的。谁能抓住这两条,谁就得了民心党心,谁就可以坐拥天下。权争有时好比赛跑,谁能够抢得跑道,谁就最终胜出。中国式的政治游戏,其实就这么简单。
   
   仅就对手的不堪一击而言,邓小平相当幸运,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便坐上了九五之尊的宝座。邓小平玩弄权术当然不是毛泽东的对手,但对付华国锋这样的低能弱主,却绰绰有余。三中全会上把文革定性为浩劫,既满足了党内群僚否定文革的强烈要求,又回避了对毛泽东的直接否定。邓小平后来坦承,如此决议其实是搞了中庸,自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同时又表示,要将如何评价毛泽东,留给后人担当。当时党内有人提出,对毛泽东的评价应该是:开国有功,建国有过,文革有罪。当然,这些功过罪孽,都是相对于共产党而言的,并非基于民众的利益,更非发自民众的心声。可是,即便如此,邓小平也不愿正面回应。邓小平的主政风格直率明了,从不云遮雾障,不玩痞子游戏。比起出尔反而、变幻莫测的毛泽东,邓小平的面目显然要清晰得多。但邓小平顽固起来,绝对无法通情达理。
   
   撇开意识形态的包装,邓小平的政治形象与蒋介石十分相像。拙于言辞,敏于行事;天生的生意人头脑,外加一付小肚鸡肠。蒋介石讨厌痞子运动,邓小平厌恶红卫兵和造反派。蒋介石站在富人一边,邓小平不好穷人立场。彼此的根本区别也许在于,蒋介石有志家天下,邓小平要的是党天下。两人的最大共同点乃是,都是倾向于国家主义的独裁者。具有这种特性的独裁者,在外交上必定亲美亲西方。就像蒋介石的四一二大屠杀,是做给英美政府看的一场政治秀;邓小平的向越南开战,一下子拉近了与美国的距离。邓小平的访美,邓小平的头像登上《时代》杂志封面;这种公然向美国亲近的姿态,无声地宣告了毛泽东向第三世界乱撒银子的外交时代已然终结。但不要以为这是邓小平在向英美国家献媚,撒切尔首相误读了邓小平的这种姿态,结果在香港回归中国的谈判上,领教了邓小平的国家主义立场。邓小平向英美国家要的是伙伴关系,不愿再像毛泽东那样,在国际上扮演丐帮领袖。
   
   邓小平在治国和邦交上相当务实,绝没有毛泽东的小农意识和乡下人的虚荣,倒是有点接近李鸿章或者袁世凯。邓小平深知,国家要富强,行事要低调。由此定下不出头、不扛大旗的外事方针。用一句上海话形容:闷声不响大发财。商业文明是实在的事业,市场经济是人类生存竞争本然意义上的营作。这都是不言而喻的道理,根本不需要诉诸意识形态的花言巧语。没有理论头脑的邓小平,倒是有着本能的直觉。可见,邓小平当年追随刘少奇,并非是一种政治利益的需要,而是一种务实的本性使然。但邓小平在平反了刘少奇的冤案之后,对刘少奇的自由经济思想却始终讳莫如深。也许是说多了刘少奇,有个把毛泽东怎么办的问题。或者是,既然已经有他邓小平主持改革开放,不需要再另外请出一尊亡灵。
   对比毛泽东的治国无能和整人无情,邓小平上台后的一系列举措,确实给社会给民众带来巨大的解放。但这样的解放与其说是历史性的开拓,不如说是稍许缓和一下国民悲惨境遇的松绑,借用共产党的术语叫做,宽松。毛泽东的极权统治,其专制程度远甚于历代封建王朝。当年毛泽东历数封建社会的罪恶,不过是四大绳索:政权,族权,神权,夫权。及至毛泽东坐了天下,绑在国民身上的,岂止四条绳索?从中央党政衙门到省、市、地、区到乡村的公社生产大队小队三级制,到城市的街道党委乃至居民委员会;加上人事档案制度,户口制度,公检法一条龙式的立法司法执法一体化,层层叠叠,编织成一张无形的天罗地网,把几亿民众死死罩入其中。所谓公仆一律享有特权,所谓人民,亦即工农兵学商外加知识分子臭老九,则必须老老实实服从公仆的管教。这叫做“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数亿人口,等级森严。人民之外,尚有被称之为地富反坏右的黑五类贱民,随时随地让人欺凌作践。更有以思想改造为名的各式各样洗脑方式,剥夺所有个人的思考权利。这叫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除了精神上的白痴化运动之外,还有基本生存上的种种禁忌。且不说其它,就连到自由市场上买几个鸡蛋,都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嫌疑。假如马克思见了这种他所设想的乌托邦社会,没准会目瞪口呆:马克思当年批判的普鲁士帝国,比起毛泽东帝国,其专制程度乃是小巫见大巫。
   
   毛泽东的极权社会,且不说比之于民主国家,即便比之于人类历史上最野蛮的社会形态,都更野蛮更专制。毛式专制统治,有违于人类社会的基本常识。见识过如此穷凶极恶的专制,方才明白老子所说的无为而治,究竟是什么意思。任何有智慧有人情味的治国方式,不以给民众套上多少绳索为荣,而以减少对民众的束缚见长。专制统治,通常诉诸没完没了的层层加码;无为而治,则是尽可能不对民众有所强加。农民自然会种地,工人自然会做工,商人自然会做买卖,根本不需要统治者以任何主义的名义横加干涉。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说穿了,无非就是让农民自己去种地,让工人自己去做工,让市场自行运作。亦即是说;不过是给捆绑得像只棕子一样的社会,做了几下减法而已。非常简单。当然,邓小平的减法仅限于农民种地工人做工,倘若有人要求除去束缚言论自由、思想自由、信仰自由、集会自由以及免于恐惧的自由的条条框框,邓小平马上面孔一板:这怎么可以?
   
   邓小平最为致命的软肋,同样也是蒋介石的致命伤:听不得不同意见,容不得不同政见。面对人权,邓小平跟所有的独裁者一样,是个天生的恶棍。早在一九五七年的反右运动中,邓小平这种恶棍秉性已经展露无遗。或许正是这样的秉性,才使毛泽东认定,邓小平不可能成为赫鲁晓夫。曾经追随过刘少奇的邓小平,骨子里却具有与毛泽东一样的冷酷和残忍。借用一句毛泽东对他的评价叫做,是个开钢铁公司的冷血打手。邓小平上台后的立威方式乃是:先跟越南人打仗,横尸遍野;然后镇压民主墙运动,万众噤声。一九八三年,邓小平又在全国范围搞了一次所谓的严打,其狂捕和滥杀的规模,堪比当年毛泽东建政之初的镇压反革命。事实上,邓小平的这种铁腕,正是对毛泽东的亦步亦趋。区别在于:毛泽东一面杀人,一面演说;邓小平只嗜杀,不言语。就此而言,邓小平以向越南开战讨好美国,也许只能讨得某些美国政客的欢心,并不能赢得美国民众的掌声。戈尔巴乔夫从阿富汗的断然撤军,才真正让美国人刮目相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