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四)]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三)
·回归荒凉-袁冰(四)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五)
·回归荒凉-袁冰(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七)
·回归荒凉-袁冰( 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九)
·回归荒凉-袁冰( 十)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一)
·回归荒凉-袁冰( 十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三)
·回归荒凉-袁冰( 十四
·拈花一周推
·归荒凉-袁冰( 十五)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七)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卷终)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一)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三)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四)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五)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六)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七)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八)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九)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一)
·为什么中共如此害怕韩国部署萨德系统?
·拈花:欢迎团派和上海帮加入反共的行列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二)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三)
·全球议会改革倡议书(征求意见草稿)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四)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五)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六)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七)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八)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十九)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十)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十一)
·拈花一周推
·朋友来稿照登:维稳警察约女网友群交获提拔 山东张军6次被精神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四)

关心政治·改良政治—— 一位工程师的话
   
   我们机关里新近来了一个同事,是工程师,我们是个文化机关,和他所学的风马牛不相及。再打听一下,他在国内大学毕业,又在日本、德国留学多年,专攻航空工程,因为不善逢迎,先后被几家工厂和某机关赶跑了。有一次,他对我们发感慨道:“我过去以为切切实实学点有用的技术,就可以报效国家,用不着关心什么政治。但现在我知道,这是行不通的。你不关心政治,但政治却来影响你。一种不良的政治,它到处会排挤你,压迫你;使你有天大的本领,也无用武之地,不仅报效谈不上,甚至连生活都发生问题。因为人家讲究的是派系、背景、吹拍,迎奉等等,用不着你的本领呵!这种残酷的现实,迫使我觉悟到:无论学什么的,都必须关心政治,进而争取改良政治,所以我以后决心跟随大家多多研究政治。”没有良好的政治,学什么技术,也还是没有保障。
   
   ——《新华日报》1945年3月7日

   
   --------------------------------------------------------------------------------
   
   民主主义的利刃——美国的民主传统
   
   论英美的民主精神
   
   昨前两天有两件新闻一定会引起我们中国人民的兴趣和重视,也值得我们借镜和研究。一件是昨天见报的王云五先生①访英回国后关于《实施宪政先决条件》的演讲中对英国实施宪政的先决条件,加以阐扬;一件是读见报的美国国务卿赫尔的关于言论自由的声明,他驳复了纽约州长杜威百分之百的误解之后,郑重表示“有生以来,不仅倡导言论自由,而且为着这个目标而斗争。”王云五先生说,英国宪政基础的巩固,原因有三,一是地方有自治权力,“英国的城市自治远在实施宪政前,在撒克逊时代,伦敦已具有一种独立的地位,迄于今日”。这说明了民主国家的民主基础是自下而上的,是由人民有权参与
   
   ①王云五(1888—1979)生于上海。曾任商务印书馆总经理,1949年赴台湾。编著有《万有文库》、《四角号码检字法》、《王云五大辞典》等。政事然后巩固起来的。因此可知,离开人民的民权,不从下做起,是不能造出巩固的宪政基础的;若反其道而行之,至多也不过是造些空中楼阁而已。最值得我们注意的还是他讲的第二第三两点。这两点把民主政治的两大基本要素——自由与平等的含义说得很明白。关于“平等”,他说:“一则武断的权力绝对不允许存在。换言之,即人民非依法定手续、经普通法院的审判后,不得受罚。二则……人人在法律之前,一律平等。政府官吏,无论以私人资格或执行公务之资格,苟有违法越权的行为,将一律与人民受同样的普通法院之管辖,与同样的普通法律所制裁。”关于 “自由”,王云五先生说:“人民的基本自由极受尊重。英国人的普遍见解,以为民治的宪政能否达到目的,在乎人民之是否有权选举其欲选举之人以组织政府,并得以和平手段变更其所反对的政府。然欲达上述之目的,则人民须能自由批评其政府,自由集会讨论政治,并能避免政府的非法逮捕与拘禁。因此他们视言论、集会、身体的自由为宪政上人民必要的基本自由。没有这些自由,民治的宪政是不能成功的。”英国人民把言论、集会、身体等自由作为民主政治的基础而加以如比重视,从美国方面也同样表现出来。上引赫尔国务卿自称一生为这目标奋斗力争的正是这个东西。“平等”与“自由”为什么被民主国家这样重视,重视到认为没有这就无从谈民主政治呢?这是很简单的。国父孙中山先生曾经说:“提倡人民权利,便是公天下的道理。公天下和家天下的道理是相反的;天下为公,人人的权利都是很平的;到了家天下,人人的权利便有不平,……所以对外族打不平,便要提倡民族主义。对于国内打不平,便要提倡民权主义”(《救国救民之责任在革命军》演讲)。英美民主政治所重视的平等,正是这一含义,我们从国父孙中山先生的话中可以更清楚了解,如果英美人人在法律之前没有平等,若是与王云五先生所说英国人民的见解相反,假如至今英美仍不准人民有平等的权利,那末怎样能够谈得到民主、怎样能够实现民治呢?说到“自由”也是一样,如果连人民言论、集会、身体的自由都不允许,则民治从何谈起?德国和日本两个法西斯国家的人民缺乏了平等和自由权利,所以永远不能成为民主国家。英国没有成文宪法,但是英国人民有平等有自由,所以虽没有宪法也是民主国家。由此看来,民主政治的主要标志是人民有自由平等的权利。除掉德日等法西斯国家的反民主的侵略者之外,我们想今天整个世界的人们对英美民主政治这两大精华——人民的平等和自由权利,是不会仇视的,是要赞扬的!这是人类共同的宝贝。若从世界正义人类的地位来说,我们所求的只有希望这些平等自由更加充实些、更加宽广些,应该决没有一个人会把这些精华连根毁损而加以唾弃的。民主的潮流正在汹涌,现在是民权的时代,人民应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和身体的自由是真理,实现民主政治是真理,真理是要胜利的,所以高举民主的大旗奋斗着的世界和中国人民是一定要胜利的。
   
   ——《新华日报》1944年3月30日
   
   --------------------------------------------------------------------------------
   
   象征民主自由的日子
   
   今天是美国的独立纪念日,这是一个自由和民主的象征的日子,这是一个由人民的力量在世界上建立第一个共和国的日子。它的光辉不仅照耀着新大陆和旧大陆,而且照耀着几个世纪,直到今天,美国还是民主世界中最年青的向上的国家之一。“七月四日”,这日子代表着一个什么意义,包含着一种什么内容,美国人是不会忘记的。对于我们中国人民——一个正在以血肉争取民族独立和民主自由的民族——来说,也同样是值得体验、值得认识而且学习的。因为不管时代是怎样的不同,不管情形是怎样的相异,人类的任何进步事业和改革运动,尤其是人民的解放斗争,在它们的发展过程中是有其共通性的,那就是经过艰难困苦的斗争,迂回曲折的进展,以底于成功。其中发展的规律差不多总是一样的。七月四日,在美国有双重的纪念意义:一是一七七六年的七月四日,是北美大陆会议通过独立宣言,正式宣布独立的日子;另一是一七八八年七月四日费城举行大游行,庆祝接受新政府形式,准备次年春季新政府的成立。从独立宣言的公布到美国联邦共和国政府的成立,其间经过的时间达十二年之久,这十二年的时间,是美国人民与殖民政府以血肉相搏斗的时间,华盛顿率领了一批“衣衫褴褛而生虫”的乌合之众,屡进屡退,艰苦挣扎,濒于崩溃的有多少次。然而华盛顿终于胜利了,胜利的原因在什么地方呢?在于华盛顿的部队是争取人民解放的部队,是人民的部队。华盛顿所进行的战争是一种人民的战争,人民的战争是不可抗拒的。美国的革命军当时虽也得到法国的援助和鼓励,但是主要的胜利仍旧是革命军的,仍旧是美国人民的。美国的革命军不过是些“古怪的农民军”,然而他们胜利了,打退了殖民政府在数量上和武器上都占绝对优势的军队,理由很简单,只是在他们是一支要求解放要求独立的军队,是代表美国最大多数的人民利益的。人民的利益是不能违背的,人民的要求是一定要达到的。当时的殖民政府不了解这一点,以为这不过是少数人的“叛乱”,是可以用武力扑灭的。当一六七六年柏康领导的第一次反殖民政府的暴动失败以后,总督柏加利向他捉来的俘虏鞠了一躬,讥讽道:“杜鲁门先生,我很欢迎你,在半小时之内,你就要被缢死了。”可是他虽然得意洋洋的缢死了一个俘虏,而曾几何时,美国人民却起来缢杀了整个殖民政府。人民的力量是不可抗拒的,人民的解放要求是不能违背的,这两点在美国的独立革命历史中已经得到充分的证明,美国人民也应该永远相信这个真理。就因为这个基本的真理,产生出一个独立自由而民主强大的美国,这国家,直到今天还是民主世界中最年青向上的国家之一。年青的民主的美国,曾经产生过华盛顿、杰弗逊、林肯、威尔逊,也产生过在这一次世界大战中领导反法西斯战争的民主领袖罗斯福。这些伟大的公民们有一个传统的特点,就是民主,就是为多数的人民争取自由和民主。美国现在是反法西斯战争中联合国四大主要国之一,担负了彻底消灭法西斯、消灭侵略、建立世界永久和平安全的重大责任,从美国的革命历史,从美国人民爱好民主自由的传统精神,从美国人民的真正利益,我们深信美国将继续罗斯福的民主政策,不会忽视世界各处,尤其是中国人民的声音,人民的要求。
   
   ——《新华日报》社论 1945年7月4日
   
   --------------------------------------------------------------------------------
   
   民 主 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每年这一天,世界上每个善良而诚实的人都会感到喜悦和光荣;自从世界上诞生了这个新的国家之后,民主和科学才在自由的新世界里种下了根基。一百六十七年,每天每夜,从地球最黑暗的角落也可以望到自由神手里的火炬的光芒,——它使一切受难的人感到温暖,觉得这世界还有希望。从年幼的时候起,我们就觉得美国是个特别可亲的国家。我们相信,这该不单因为她没有强占过中国的土地,她也没对中国发动过侵略性的战争;更基本地说,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是发源于从美国国民性中发散出来的民主的风度,博大的心怀。在中国,每个小学生都知道华盛顿的诚实,每个中学生都知道林肯的公正与怛恻,杰弗逊的博大与真诚。这些光辉的名字,在我们国土上已经是一切美德的象征。他们所代表的,也早已经不止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荣誉了。玛克吐温、惠特曼、爱玛生教育了我们这一代。是他们使年青的东方人知道了人的尊严,自由的宝贵;也是他们,在我们没有民主传统的精神领域里,筑起了在今天使我们可以有效地抗拒了法西斯思想的长城。这一切以心传心的精神道德上的寄与,是不能用数字和价值来计算的。中国人感谢着“美麦”,感谢着“庚款”,感谢抗战以来的一切一切的寄赠与援助;但是,在这一切之前,之上,美国在民主政治上对落后的中国做了一个示范的先驱,教育了中国人学习华盛顿、学习林肯,学习杰弗逊,使我们懂得了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需要大胆、公正、诚实。……我们相信,这才是使中美两大民族不论在战时,在战后,一定能够永远地亲密合作的最基本的成因。我们离得很远。百十年来,我们之间接触着的也还不过是我们两大民族间的极少数极特殊的一部。但,我们坚信,太平洋是不会阻隔我们人民与人民间的交谊的。在患难中,我们的心向往着西方。而在不远的将来,当我们同心协力,消灭了法西斯蒂的暴力之后,为着要在战争上建立了一个现代化的中国,在科学的领域里更有待于盟邦的援助。在过去,民主润泽了我们的心;在今后,科学将会增长我们的力。让民主与科学成为结合中美两大民族的纽带,光荣将永远属于公正、诚实的民族与人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