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二)]
拈花时评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可能已经被捕
·拈花又推
·陈雪华的朋友的来信
·zt-藏人泣诉:青海死亡逾万 中共拒外救援
·我党的宣传加洗脑绝招——感动你
·日媒:中宣部限制玉树救灾报道
·zt-山西忻州限价房成公务员小区 干部牟利超五千万
·墓碑(二十之1)
·墓碑(二十之2)
·新闻摘要及评论:民政部回应称“捐款要收20%手续费”不可能
·拈花十日推
·关于陈雪华的最新信息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墓碑(二十一之3)
·广东雷州一教师酿校园血案 17名师生受伤
·江苏泰兴429中心幼儿园凶杀案
·中国35天连发5起校园血案 社会问题极度严重
·zt-税负全球排名第二高的中国福利全世界最差!
·拈花一周推
·共产党vs郑民生们:谁更加变态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拈花一周推
·赵作海与“命案必破”
·墓碑(二十二之1)
·墓碑(二十二之2)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三之1)
·墓碑(二十三之2)
·墓碑(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的来信
·墓碑(二十五)
·这就叫做政治黑暗-公安部:精神病院未经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
·拈花一周推(1)
·拈花一周推(2)
·墓碑(二十六)
·荒诞的朝鲜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二)
·陈雪华、陈美含的最新遭遇
·联邦制更加适合中国国情
·墓碑(二十七)
·墓碑(二十七-2)
·拈花一周推
·陈美含母亲陈雪华的来信(6月13日)
·墓碑(二十八-1)
·墓碑(二十八-2)
·致BBC中文网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九-1)
·墓碑(二十九-1)
·zt-太子党家产大起底(作者:许行)
·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最新消息:陈美含小朋友已经回到母亲陈雪华的怀抱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一)
·房产商自曝投200万获纯利2亿 称政府为其撑腰
·评论:北京公安局长:再有警员收钱捞人将坚决开除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二)
·谁说毛时代不腐败?-毛贼泽东的61座行宫
·评论:来自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统计-全国至少空置6540万套住宅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三)
·正在发生的两起暴乱-反抗暴政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四)
·扭曲的中国,扭曲的中国社会,扭曲的中国人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
·央企角色的转变
·南京爆炸事件真相及图片
·中国大连外海日前油管爆炸发生漏油成为全球已知最严重的漏油灾难之一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六)
·山东淄博博山又发幼儿园杀童惨案 中宣部严令禁止报导
·又谈“反低俗”问题了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七)
·舟曲悲歌-泥石流是怎样炼成的(多图,慎入)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八)
·这才世界第二呢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九)
·不应回避的灰色收入
·zt-从樊奇杭案看重庆“打黑”法律研讨会
·解读国务院的房地产调控政策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文摘并评论:中国走的是一条死路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十)
·难道中共并不是真心反腐败吗?有感于“日记门”主角受审
·这要是发生在中国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二)

我 们 要看 货 色
   
   国民党市党部负责人方治先生①,在市府招待记者会上说:“中国是世界上第一个民主国家”。啊呀呀!中国原来“已经”是“民主”国家了,而且还是“世界第一”咧,你说我们糊涂不糊涂,竟连这点国家的体面都还不晓得,还要这里那里,嚷着实现民主,不是有点“庸人自扰”么?可是,且慢,方治先生的话虽是这么说,而为了“谨防假冒”起见,我们倒不妨来看一看货色。不看货色则可,一看货色可就糟糕了。原来,下令查禁《自由导报》的就是方治先生。说法和货色竟是这样的不同!照这种说法和做法,所谓“民主”也者,岂不就是“官主”!所谓“世界第一”也者,岂不就是党治 “世界第一”!说漂亮话的人,倒是应该提防,不要拿出货色来,见不得人!
   
   ——《新华日报》1945年12月27日短评

   
   ① 方治(1897——1989)安徽桐城人,国民党重要的党务活动家、CC系把守宣传口的主将。曾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副部长、教育部国民党党部主任委员、国民党总裁室秘书、国民党第六届中央执行委员、国民党上海市党部主任委员等要职。1949年退居台湾。时为国民党重庆市党部主任委员。
   
   --------------------------------------------------------------------------------
   
   是 不 是代 用 品 呢 ?
   
   ·友 谷·
   
   朝鲜义勇军的宣传员用电话向敌人堡垒里做政治宣传,指出日本国内的贫穷的时候,敌兵很神气地说:他身上穿着的正是前天刚发下的新军衣。义勇军同志马上不客气地追问:“那么细细看是不是代用品呢?”这一问就把敌兵问得哑口无言(见二月六日本报三版,《朝鲜义勇军》)。这的确是非常厉害的追问,这样的问题在别的场合,在别的事情上,也是值得提出的。因为在这世界上的确有很多骗子在活动,所以我们必须这样一步紧一步地追问。光是口头说说空话,我们不能相信,必须追问:事实到底如何呢?纵然俨乎其然地拿出事实来,我们也还不能马上相信,必须再追问一下,是不是代用品呢?——这样追问下去,才能揭破骗子的勾当,才能达到货真价实的目的。假如你遇见假充风雅的市侩,拿出周鼎汉器、唐宋真迹来给你鉴赏,而你存心扫一扫他的兴的话,那么你不妨追问:“这些是不是代用品呢?” 把假货认成了真的往往不过是受骗上当的人,这些假货是从古董商手里买来的。那些古董商今天躲在房间里偷偷摸摸地伪装假造,明天就拿出来眩示给人,说这是如何名贵的古物,对于这种骗子,我们应该严词斥责:不要拿代用品来骗人!但假造古货,不过是骗术中的小焉者而已。一切骗子中最大的骗子是法西斯。要知道法西斯,不只是善于说空话来骗人,而且是善于制造代用品来骗人的!法西斯国家中也有新衣服,但新衣服是用木屑树皮做的——是代用品!法西斯国家中也有国会,有舆论,但国会和舆论都在法西斯的统治包办之下——是代用品!中国人民为争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货,不是代用品。把一党专政化一下妆,当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虽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愿望相去十万八千里。中国的人民都在睁着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来欺骗我们啊!
   
   ——《新华日报》1945年1月28日
   
   --------------------------------------------------------------------------------
   
   不 是 空喊 民 主
   
   要做任何事情,先说空话是不行的。有人说,空喊民主,不能得到什么结果。这种批评自然是对的。非但空喊民主不行,空喊打仗也是不行的。欧洲战争快要到结束的时期了,法西斯的老巢——柏林快要被掘动了,这自然不是空喊打仗的结果,而是认认真真打仗的结果。苏联在战争中本有一句口号,是“一切为了前线”。他们喊了这个口号,也就认认真真照这个口号做了,一切的人力为了前线,一切的生产为了前线,没有一个人把存款放在国外,在后方逍遥享受。现在他们又喊出了“一切为了柏林”的口号,而他们也确是在面向柏林走着到柏林去的最后一段路,而不是背对着柏林空喊。在我们这里也有“军事第一”的口号,而且似乎也还有人在写着、在喊着“到东京去”的壮烈的口号。既然有着这口号,就该认真想想怎样来实现这些口号。美军在吕宋登陆作战,准备着在中国登陆,这些是一步步地走向东京去的路。但在我们这里专制贪污因循拖沓、缺乏效率,三万匹的霉布,三万万的美金存款,这些决不是到东京去的路。当苏联已经欢欣地走着到柏林去的最后一段路的时候,当美国已经一步步迫近东京的时候,我们还必须从头来扫清引向胜利去的障碍,虽然似乎晚了,然而赶快做去,还不太迟。因此民主不能空喊。而真正主张民主的人也的确不是空喊民主的时候。如何实现民主,再切实不过的一步步的办法已经摆在我们的面前了(见本报二十五日发表周恩来同志抵渝谈话。及二十六日发表的民主同盟宣言)。要使打仗不是空话,胜利不是空话,就要赶快实现民主;要使民主不是空话,就要实现这一步步的办法。反对空喊民主的人,为什么不快快照这套办法做呢?
   
   ——《新华日报》1945年1月28日
   
   --------------------------------------------------------------------------------
   
   民 主 与诚 实
   
   ·李 勃·
   
   在任何社会里,诚实总是被看成一种美德;而在民主社会里,尤其是非看重诚实的态度不可。诚实的内容包含着一致的意思——那就是思想和言语的一致,言语和行为的一致,思想、言语和客观事实的一致等等。心里怎么想,口里也怎么说;嘴里怎样说,手里也怎样做,这叫做诚实。想什么,做什么,决不瞒人,老老实实说出来,与天下人共见,不另外说一套,以图掩蔽天下人耳目,诚实更是非如此不可。言语思想都是为了解释和说明客观的现实,行动也是为了应付现实。但对于现实的真象,固然未必个个人都能完全知道,但总不能不以与现实完全一致为其目的,因此也就不能不努力去追求对现实的完全了解,却不能故意掩蔽现实,反乎现实而行。假如指鹿为马,若真以为这是鹿,那还不过是无知;但若明明心知为马,而偏偏说这是鹿,那就是胡赖了。诚实是对人的态度,但也是律己的准则。假如故意说假,而旁人相信,便津津自喜,以为得意,其人心不可救药。用不诚实的态度对人,固然是对人的侮辱,其实又是对自己的侮辱。我们相信,倘大家没有这样诚实的态度,民主就不可能存在。民主讲究讨论商量。但假如开会时大家说了一大套,却不全是心里所想的,会后各人仍旧各各做自己的一套,那么民主的世界岂不成欺骗的世界了吗?要发扬民主精神就得建立诚实的态度。这种态度也并不是舶来品,而是民族的固有道德。心口如一,言行一致,说一是一,这原是民间向来的要求。
   
   ——《新华日报》1943年7月16日
   
   --------------------------------------------------------------------------------
   
   不能因国民程度不高而拒绝民主
   
   不能因国民程度不高而拒绝民主应用民主政治教育人民提高人民
   
   目前再来公然反对民主政治,似乎是不可能了。目前再来企图根本否认民主政治对于抗战的重要,似乎是不可能了。于是反民主政治论者就来一套新的法宝。他们说,民主政治是好的,但是我们的国民不好,不能实行。他们说,我国人民素来缺少教育和自治的训练,如果贸然实行,就要产生不好的结果。所以现在实现民主政治是不可能的。他们以为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后的事,他们希望中国人民知识与教育程度提高到欧美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那样,再来实现民主政治。他们好象忘记了中国今天是处在艰苦的抗战中,忘记了中国今天来实现民主政治,不仅是历史发展普通的一般的要求,而且是抗战特殊的迫不容缓的要求。至于民众教育程度和自治能力的培养,这自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但要知道,民众的参加抗战动员,民众自身的民主生活,是他们受到训练和教育的最好、最迅速的方式。正是在民主制度之下更容易教育和训练民众。在这种方式下,群众可以充分发挥其积极性和创造性,把他们自身的教育和抗战事业,同时推向前进。中国正开始向着民主政治的道路前进,这是抗战的需要。在这方面,我们的成绩虽还不大,但在全国上下共同努力之下必能更加进步。今后的努力方针在于:第一,加强民意机关的发展,把现在的国民参政会和各省正筹备中的参议会,逐渐变为真正代表人民的机关;第二,切实执行抗战建国纲领所规定的“于抗战期间不违反三民主义最高原则及法令范围内,对于言论出版集会结社予以合法之充分保障”。这是提高民众教育程度和自治能力的有效方法,也是实现民主政治,加强民众动员争取抗战建国最后胜利的重要任务。
   
   ——摘自《新华日报》1939年2月25日社论《民主政治问题》
   
   --------------------------------------------------------------------------------
   
   “ 我们相信着、并且实行着民主”
   
   ·H·福尔曼.
   
   福尔曼先生认为这些共产党员是优秀的中国人。……这些共产党员并不在“实行共产主义”。他们并不实行集体化。他们倒是在鼓励私人企业、合作主义以及国营事业。他们实行着有效的民主政治,承认非共产党和别的政治集团,并限止每一机构中共产党员不得超过三分之一,以避免不良的控制。他们的最基本的目标是农业改良、教育卫生和工业的进步,这些和俄国的共产主义实在没有相同之处。……毛泽东,中国共产党的最高政治家,曾经这样表示出中国人民的希望:“我们并不需要、亦不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我们并不主张集体化,也不反对个人的活动——事实上,我们鼓励竞争和私人企业。在互惠的条件下,我们允许并欢迎外国对我们的地区作工商业的投资……我们相信着,并且实行着民主政治”。他说得很对。
   
   ——《新华日报》1945年4月19日
   
   --------------------------------------------------------------------------------
   
   强 大 而民 主
   
   ·郁 敏·
   
   以国土和人口来说,中国都是一个大国;然而中国还不是一个强国。在这次抗战中,我们就因为不是一个强国而吃了很大的亏,虽然我们也因为是大国而占了很多的便宜。由于抗战的刺激,使人们深感到中国必须努力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所以有人主张中国建设的方针是“富国强兵”。有人提倡中国文化发展的方向是“国防文化”。但这样主张的人常常忘记了另一件很重要的事。德国意大利和日本本来都是世界强国,然而结果怎样呢?意大利已经一败涂地了,德国和日本也就快要全部垮台了。这些法西斯国家未尝不是以一切文化力量都集中在国防上,然而富国强兵对于他们,到头来仍只是一个幻梦。问题的关键在什么地方呢?克利浦斯最近在伦敦援华大会上说:“中国在最短期间内应当成为远东的强大民主国家”。——这话,我们相信,是可以代表一切真正的外国朋友对中国的企望,同时也是中国人民自己的要求。这就是说,中国不仅要成为强大的国家,而且要成为民主的国家。这要求是从人民的切身痛苦中生出来的,也是抗战所迫切需要。只有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阿Q,才会一梦醒来,说中国是一个最民主的国家,想根本掩没人民的要求。我们再不应该以为,只要船坚炮利就能算是强大的国家。我们必须看出,民主本身就是一个力量。一切财富,一切国防的武器,只有和民主结合在一起,才能算是真正强大的力量。我们所要的是民主的强大,和那不民主的强大是必须严格地区别开来的。这就因为:不民主是会把抗战弄垮、国家弄糟的,一个被侵略的国家采用不民主的制度,根本没法强大。限制自由、镇压人民,完全是日德意法西斯的一脉真传,无论如何贴金绘彩,也没法让吃过自由果实的人士,尝出一点民主的甜味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