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略等于地痞流氓与谷歌的也许离开]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略等于地痞流氓与谷歌的也许离开

   谷歌要走了?企业与政府的在博弈。我个人认为,谷歌的也许出走未必是坏事情。因为谷歌也许将放弃在中国的商业利益,但是对我等网民来说,影响其实不大。因为即便google.cn被关闭了,我们可以使用google.com,其实搜索结果更加全面。因为google.com是没有加过滤的,而 google.cn肯定有。
   
   谷歌关闭google.cn和在中国的公司,也许对我们的唯一影响就是没有为中国人度身订做的服务了,搜索业务还是没有完全放弃的。但是,共产党也许会干脆把google.com墙了,那也许就是全世界有史以来最大的网络丑闻,中国共产党伪善的面目将曝露无遗。他们不可能不三思,因为对中共及其政府的海外形象大打折扣,中共在国外的形象将完全显露为横暴的独裁者形象。
   
   而假如中共真的把谷歌完全关闭于国门之外,则未必就符合中共的战略利益。因为谷歌毕竟还是占有中国搜索引擎百分之二十多的市场,况且弃百度坚持用谷歌的用户,相对要高端很多。百分之二十乘以三亿多网民结果是六千多万,这六千万人假如还坚持使用谷歌的话,唯一的方法就是翻墙了。那翻墙软件公司就开心了,自由派知识分子也开心了,希望中国人得到信息自由新闻自由的人也会乐了。中共一下子把六千万人推入了翻墙者的行列,到底是国家政权,我辛苦了几个月也不过教会了几千人翻墙,而他们一下子就是六千万。

   
   谷歌投诉说自己的网络基础设施遭到“高技术”的攻击,是谁干的?地球人都知道,中共咯。姜瑜否认,她当然要否认的,她是党的一条狗,党说咬谁就咬谁,党说几口就几口。她说:
   
   “中国法律禁止任何形式的黑客攻击行为,中国像其他国家一样依法管理互联网,有关管理措施符合国际通行做法。”
   
   姜瑜同时强调,中国欢迎国际互联网企业在中国依法开展业务。 她表示,中国的互联网是开放的,中国政府鼓励互联网的发展,也努力为互联网的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环境。
   
   
   其实大家都知道她在撒谎,她自己也知道自己在撒谎,荒唐的是大家都知道,她还是不能不撒谎,实在是吊诡得很。
   
   
   多维关了三天禁闭,明镜关了大半天,牛博的统计报告盲了好几天,博讯更加是经常性地无法访问。谁干的?中国共产党咯,还能有谁?别人有这样做的动机吗?有那样的技术水平吗?有那样的资金保障吗?有那样的战略利益吗?
   
   
   手段卑劣、下流,干了又不敢承认,但是又无法否认?这不是地痞流氓是什么?老毛那条躺在天安门里的咸鱼,是否也会因为自己创建的党派竟然堕落到如此境地而感到无地自容呢?共产党又有什么资格号召国人讲诚信呢?外示忠厚,内坏奸诈,这就是今天的中国共产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