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新闻文摘并评论:中移动称转发“黄段子”短信功能将被停]
拈花时评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闻文摘并评论:中移动称转发“黄段子”短信功能将被停

   好发“黄段子”的市民要小心了,因为这样的举动,可能导致手机短信功能被关停。(搜狐新闻)
   
     近日,在虎门镇口社区务工的张某就为此付出了代价。最近,他的手机能接电话,但收发不了短信。即使是把手机卡换到另外一个手机上也是如此。
   
     张某通过咨询中国移动客服处才得知,这一切都源于他向外发送了“黄段子”,因被相关系统检测到而被关停了短信功能。

   
     张某称,前不久,他接到一个朋友发来的黄色笑话,“觉得好玩就发给了另一个朋友”。没想到就受到了惩罚。如果要重新开通短信功能,就得带着身份证到公安部门写一份以后不发不良信息的保证书。
   
     对此,笔者致电移动公司客服电话咨询。话务员表示,日前,该公司正配合公安部门开展手机违法短信息治理,治理范围包括:假冒银行或以银行名义发手机违法短信进行诈骗或者敲诈勒索公司财务的,散播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内容或者教唆犯罪、传授犯罪方法的,只要涉及其中一项,哪怕只发送了一次,被通讯公司检测系统发现或被客户投诉确认,就会被关停短信功能。
   
   博主评论:看到这一则新闻,似乎中国移动公司做了一件好事情。扫黄嘛,制止用户发黄段子,是不是很符合“主流道德观”?最近,中国的执政党派似乎非常热中于做这件事情,中国移动这次又做了一件“对”的事情,扫黄战场再立新功?
   
   很讽刺,我看到这一则新闻,我只感到了愤怒。中国移动有什么资格做内容审查?哪一条法律赋予中国移动公司以内容审查的权力?这一则新闻表面上看仅仅是一个扫黄的问题,但实际上,中国移动侵犯了用户的个人私隐权,个人私隐权本就属于基本人权之一。
   
   中国移动在监视、扫描用户发的每一条信息吗?新闻没有具体说。但是在技术上,移动似乎需要针对的肯定不是一两个人,而是数十百万人,或者是他的所有的用户?移动在监视、记录我们发的每一条信息吗?新闻没有说,但答案似乎是肯定的。我们可以看到事件背后极端可怕的事实,就是中国共产在大面积地收集、记录我们所收发的每一条信息。各位朋友是不是有一种被中国共产党和政府脱光你们的衣服,然后予以扫描记录审查的感觉?
   
   这一个极权的政府在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甚至也许很早就开始了,以至于现在他已经不屑于掩饰这一点了。中国共产党似乎在公开表达,你们当心了,你们做的每一件事情我都要审查、记录,有问题的时候我就要关押你,审判你。法律是我制定的,法院是我开的,我想怎么审你判你都可以。老子是中国现代事实上的皇帝,我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但是中国移动仅仅是一个电讯运营商,他只是一个商业公司,充其量不过是中国共产党的一条狗。现在连这条狗都跳出来了,中国人有没有感觉到后脊梁在冒冷气?这个特务国家的政权在把手伸进每一个角落,在我们的衣服背包里摸来摸去,然后审查记录。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以政治为一切优先的情况下,这样的技术手段当然会被用作政治监视审查中去。也就是说在你发的信息里不可以流露出一丁点对政府执政党不满的情绪,否则明天第一个走上门来的也许是国保?国安?
   
   中国还有没有任何基本权力?还有没有丁点的私隐权?跟几条黄段子相比,我们的人权损失大百万倍。面对这样的高压统治,大家有没有感到一种将要“被窒息”的感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