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加藤嘉一:世间已无亨廷顿 ]
雷声
·北美崔哥挺港警热传文造假穿帮了 被揭的体无完肤
·北美崔哥挺港警热传文造假穿帮了 被揭的体无完肤
·曹子文给邓榕邓楠的公开信
·林彪最大污点:长春围城饿毙数十万难民
·喂人民服雾【天津快板】
·广西政协常委装妈与学生对话
·两万八路军不敌5百日军?
·香港“雨伞革命”中学生组图
·反占中蓝丝带召集人李偲嫣 妓女身份被揭
·真假依法治国,四中全会检验
·真假依法治国,四中全会"验尿"
·方舟子打假周小平:梦里游了趟美国便控诉美国罪恶
·试看整人者,人亦整其人
·指鹿为马的时代
·网络作家抽周带鱼,妙语连珠
·为什么左右全民群殴周小平
·周小平风波笑点何在?
·10年前捧红3位好学生今何在?
·习大大的锅
·世纪梦幻:习近平反腐出民主!/张三一言
·一个真实的蒋中正
·毛颂蒋之信隐瞒七十年
·为什么现在要讲法治了
·中华民国总统有权对香港大陆说三道四
·陕西失独父母到省政府请愿
·刘少奇的结局
·法轮功围堵中南海导致政改夭折/周瑞金
·“做二”之道关键在韬光养晦
·从小官巨贪到老虎苍蝇标准
·列宁真相被揭,俄各阶层震惊和愤怒
·voa:习近平专机惊爆象牙走私,有何背景?
·法治的主要任务不是治官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彭定康忧香港出现伊朗式民主(即假普选)
·章小舟:基于“民意分类”视角观察“习氏反腐”等现象
·恢复国民党的反对党精神/陈永苗
·李克强接见12家草根组织负责人
·香港占中升级为南韩模​式/谢选骏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绝食学生促特首重启政改展开对话
·反腐变围剿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绝食学生黄之锋母亲的公开信
·反腐变反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这些红军将士干下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周永康涉泄密习近平家族财富
·周永康泄密温家宝习近平财富
·谢选骏:新母系社会的诞生——伊斯兰国扩张的西方内助
·周永康泄露了习近平等的财产
·幸好我们还在,不然死无对证了/邓晓芒
·美国就周永康案警告中国:不能政治化
·揭弊vs叛徒:周永康是叛徒吗?/乔木
·王立军没称为叛徒,周永康叛徒依据何在?
·美国就周永康案警告中国:不能政治化
·二战中最惨烈的首都保卫战
·龙灿:中共,你们哪来的资格纪念南京大屠杀?
·没收刘铁男合法财产有违反宪法的重大嫌疑/刘大生
·习近平派中纪委进驻人大与袁世凯包围国会有得一拼
·未普:2014,习近平走在极权路上/张伟国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谢盛友:东德共产党带来的新思考
·谢盛友:东德共产党带来的新思考
·凯珞:香港从不缺机会,只是机会从不属于我们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张鹤慈:有关失独,计生,独生子女政策的讨论
·毛贼诞121周年:最大的国贼!
·学习犹太人,追杀文革刽子手
·蒋公并没喊毛贼万岁
·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飘扬双橡园
·从东北衰落看京津冀一体化/童大焕
·江青两小时法庭陈词曝光
·我敬重王,但对现行反腐败运动已无任何兴趣
· 大陆人从小生活在谎言欺骗之中
·中缅泰老边境的六万国军后代及现状
·政治局要杀江青,陈云坚决反对有何内幕?
·叶匡政:大陆何时能了解一个真实的蒋介石
·陈永苗:80后90后是民国当归的主力军
·郑义:希拉里如何“惹火了所有中国人”
·列宁一战当德奸,已编入教材
·特供奶牛竟然吃进口美国草?
·何清涟:北京为解决财政危机找到方案
·6岁哥哥新年许愿:希望回到没有妹妹的时候
·蒋中正:一个真正的民族英雄
·王维洛:刘铁男和西藏水电大开发
·5事表明 普京帮奥巴马对中国下狠手
·史无前例的大汉奸毛泽东/高鹏飞
·邓小平对江泽民的秘密交待
·探寻1959年河南商城“死绝村”
·天灵盖上一枪,村村见血土改
·雷锋骗子现原形
·重提阶级斗争有违法治/徐友渔
·鲜为人知,周恩来在“一打三反”中的凶狠手段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加藤嘉一:世间已无亨廷顿

   刚过去的平安夜那天(12月24日)是美国著名学者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P. Huntington)逝世一周年。冷战结束后的1993年,亨廷顿“预言”不同的文明之间必然冲突,撰写了一篇论文叫《文明的冲突》,震动了世界。
   
   亨廷顿以81岁逝世。去年的那一刻,悲伤与困惑让我忍不住流了眼泪。对我们研究国际关系的人来说,亨廷顿是个大师,是跨越时空影响人们对现实社会认知的“大思想家(big-thinker)”。
   
   悲痛让我思考:究竟谁来继承亨廷顿?在“后亨廷顿时代”,跨国家、地区、文明地影响观念与价值观,即影响世界公民生活方式的知识分子似乎仍未出现,至少没有“被”发现。

   
   亨廷顿没能看到历史上首次黑人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就任仪式,但应该目睹了去年11月总统选举上奥巴马的历史性胜利。那一刻,亨廷顿究竟抱着什么样的心情,进行了哪些思考?这是否他曾经预测过的结局呢?
   
   离亨廷顿逝世正好有一年,重读了2004年出版的Who Are We?—The Challenges To American's National Identity(《我们是谁:美国民族认同面临的挑战》)。本书探讨在美国人的民族认同(national identity)上正在发生的深刻变化和其中的问题。美国人在历史上把“美国信念(American Creed)”视为意识形态(ideology)。这种意识形态的普及后来造成以美国为中心的帝国主义趋向。每年几十万的移民来到美国。(据统计,现今的移民浪潮始于20世纪60年代后期和70年代初期,合法入境的移民达到每年约40万人,比1965年以前增加约10万人。70年代后期和80年代后期这一平均数升至60万人,在1989年更跃升到100万人以上。20世纪60年代,进入美国的移民为330万人,80年代则为700万人,90年代为900万人。国外出生的人在美国人口中所占的比例,1960年为5.4%,而到2002年已翻了一番达11.5%.)美国作为主权国家的民族认同在丧失和遭到威胁。
   
   随着移民,尤其是从墨西哥来的西班牙裔(Hispanic)的增加,美国也日渐陷入民族认同“分裂”的危机。“多文化主义(Multiculturalism)”也使得美国陷入“国家认同”危机。对此,亨廷顿的建议是,“美国应该回到过去三世纪以来不断被接受并继承的,以‘盎格鲁—新教(Anglo-Protestant)'为基础的文化、传统以及价值观”。
   
   亨廷顿显然是理性的爱国主义者。他在本书前言中谈到:“我是以一名爱国者和一名学者这样两种身份写作本书。作为一名爱国者,我深盼我的国家能够保持团结和力量,继续是一个在自由、平等、法治和个人权利的基础之上建立起来的社会。作为一名学者,我发现美国国家特性/国民身份的历史演变及其现状存在着一些引人入迷的、重要的问题,需要深入研究和分析。可是,爱国之心和治学之心有时是会有冲突的。我意识到这一点,所以我尽量努力争取做到超脱地、透彻地分析各种现象。但仍需提醒读者,我对于这些现象的选择和说明很可能还是受到我的爱国心的影响,因为我希望发现它们在美国的过去及其可能的未来所具有的意义。”
   
   对于往往抱有被歪曲而表面化了的“美国观”,只是看到影响美国或美国人的部分要素或变化而鼓吹“美国衰落”的我们来说,需要的或许是谦逊的反思。应该自问,究竟有多少知识分子能够跨越现实政治与学术研究,在独立、明确、诚恳定位“自我认同”的前提下,以系统的方式阐述自己的观点?
   
   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中警告说:冷战后的“后意识形态”时代,在不同文明相互接触的“断层线(fault-line)”上,宗教和文化上的冲突将纷纷不断,成为左右国际政治的新要素。当时,许多知识分子根本不相信,并怀疑亨廷顿的预言。
   
   美国取得冷战胜利,在紧接着“参与”的海湾战争中迅速打败了萨达姆。侯赛因。老布什和克林顿时期,美国享受了经济上的繁荣以及政治、军事、科技等几乎所有领域的唯一超级大国地位。冷战结束后的90年代应该被评价为“美国霸权治下的暂时和平(Pax Americana)”。
   
   继承苏联的叶利钦政权提倡政治、社会的民主化。东欧诸国则希望加入欧盟或北欧等由“西方”主导的组织。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纷争上,欧美的基督教世界支援了伊斯兰教徒。虽然个别索马里纷争等没有得到妥当的处理,但肯定的是,90年代的国际社会切实反映各国政府和人民对西方民主主义的认同和需求。宗教、文化、价值观中,都没有被认为破坏世界秩序的导火索。
   
   “突变”发生在2001年9月11日——“9?11”事件。美国与阿富汗、伊拉克等国家展开“反恐战争”的过程中,“伊斯兰原教旨主义”逐渐蔓延到其他地区。文明之间的冲突不仅发生在美国与伊斯兰之间。俄罗斯正在依靠资源等优势复活“强权主义”,乌克兰、格鲁吉亚、中亚等国家和地区的民主化进程也碰到挫折。根据亨廷顿的分析,中国、印度等新兴国家的崛起客观上也正在挑战现有的国际秩序,改变现有国际政治的游戏规则。从“9?11”后、21世纪初的国际政治格局看,亨廷顿的预言无疑是正确的。
   
   亨廷顿不断挑战“时代主流”的思潮,敢于提出“异论”。1999年,亨廷顿发表了一篇论文叫“孤独的超级大国”,预言说:“未来的一段时间里,美国单极支配和多极世界混合并存,美国和其他主要国家都相互不满,不信任的过渡时期将持续下去。”10年过去的今天,其预言似乎颇有现实意义。
   
   亨廷顿生前提出的最后“异论”就是预言美利坚文明21世纪走向的《我们是谁?》。在探讨民族认同危机的过程中,他对“美国未来”摆列了三种选择:一,世界主义的美国——在全球化、多民族、多人种、多文化的趋势交叉在一起,并不断深化的情况下,与对国家的忠诚或国家利益相比,更加重视“世界利益”等价值观的人,比如“达沃斯人(国际知识分子)”支配的美国;二,帝国主义的美国——把自由、民主主义等美国的价值观和理念强制性推广给世界的美国;三,民族主义(nationalism)的美国——把美国和其他世界区别开来,维护建国以来的保守氛围的美国。从近日美国的内政与外交动态看,亨廷顿摆列的三种可能似乎同时存在,并相互影响。美国未来还是未知数。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加藤嘉一 2009-12-30字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