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加藤嘉一:世间已无亨廷顿 ]
雷声
·日本小姐性病,怪罪中国游客
·五十年代政治运动揭示残忍史实
·北京人均水资源不足能构成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依据吗?
·惊天变局:中国衰落,世界繁荣
·袁贵仁接旨,赐歪脖子大树一棵
·民主政治:民国国会非橡皮图章
·饿死4千万,大跃进毛版中国梦
·前苏联援华专家组负责人谈高岗事件
·曲啸在美国演讲遭遇毁灭性提问,心理崩溃!
·绝不允许子孙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刘源
·红军〝长征〞途中的大屠杀
·警惕文革错误再度发生/南开校长
·醒醒吧,不要为抓了几个贪官而欢呼!/崔永元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印度欣喜若狂 向往“中国式增长”
·建议中高层干部子女出国留学
·中央看望老同志,郭伯雄露面
·潘汉年的传说
·中国大饥荒三个惊人新发现
·崇祯本可不上吊:是谁把他逼上煤山
·毛泽东为夺权力压朱彭编造平型关大捷
·看看这个,杀手是谁应没有疑问了
·华尔街日报:共产党即将崩暌的五大理由
·刘东:毛泽东家族的血腥基因
·右派索赔的根据、原则和计算公式/ 王书瑶
·中国减少森林开采计划
·陈希同妻:丈夫与我妹偷情 我永不原谅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08年中国投资不是4万亿,是30万
·中国何时坦然面对自身历史污点?/纽约时报
·愚人节谣言:薄案法官自杀
·刘少奇冤案平反时,胡耀邦纪登奎交锋
·蒋中正的战略眼光:抗战期间的一项伟大决策
·梁慕娴:中共已进入崩溃期?
·12岁女孩因父母生二胎跳楼自杀
·印度式乘法口诀 秒杀中国乘法口诀
·张玉凤曝料毛泽东钦点接班人是毛远新
·中国特色的养老金难题
·胡锦涛亲笔题词“高风亮节”被黄山博物馆收藏
·纪登奎夫人曝中共高层恩怨
·蒋中正抗战深谋远虑忍辱负重
·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高耀洁
·通奸门最新消息,财新被调查私生子名字爆光
·高瑜案:习近平禁止人们知道他的禁令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张春桥人性一面:向邓拓报信
·共军又一英雄事迹被揭造假
·李瑞环怒斥范曾“毫无人格毫无国格"
·赵紫阳:陈希同煽风点火,称学潮针对邓小平
·赵紫阳:陈希同煽风点火,称学潮针对邓小平
·胡锦涛吴官正参加清华校庆
·民族主义愤青反计生是既无远虑也无近忧的高级愚昧
·国民政府时期怎样考驾照?
·万达王健林:游刃于商业权贵之间(1)
·万达王健林:游刃于商业权贵之间(2)
·反贪是借口 实为政治斗争/南方都市报
·四名毛泽东特型演员离奇死亡 太诡异了
·49年后消失的9所世界级大学
·49年后消失的9所世界级大学
·中共原总书记向忠发供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警卫局长换人的解读
·报道习近平亿万身家记者遭死亡威胁
·张抗抗:知青们,别再说什么“青春无悔”了
·余未:中共人造英雄的末日
·胡锦涛前主席昨天视察绵阳北川
·王健林万达帝国:与温家习家财富都有关
·纽约时报再揭习近平温家宝家族财富
·高耀洁:中共“三反”运动杀人如草芥
·明鏡月刊:習王停抓大老虎,停查常委家族
·明鏡:习王停抓大老虎,停查常委家族
·万达帝国王健林:游刃于商业与权贵之间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在浮出水面
·洛德:习近平反西方政策束缚美中关系
·习近平与王健林政商互动关系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计划生育
·这才是真实的白毛女和黄世仁 我竟然被骗了那么多年
·王健林的万达帝国:与温家、习家财富都有关
·丁学良:读依据苏俄档案的新版毛泽东传记
·美反腐调查员索取涉王岐山信息
·艺术家因恶搞习近平被拘捕
·劳民伤财:南水北调完全失败
·一胎老大下狠手踩断二胎胳膊
·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
·列宁当俄奸被编入俄国教材
·美助卿里夫金:台湾是重要盟友
·新京报对话王健林
·纽约时报再揭习近平温家宝家族财富
·焦点对话:王岐山访美取消,摩根大通调查引联想?
·六四时“杀20万,保20年安定”源于王岐山之口?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王震掌控中共左派 目无邓小平架空李瑞环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毛泽东写给蒋介石的一封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加藤嘉一:世间已无亨廷顿

   刚过去的平安夜那天(12月24日)是美国著名学者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P. Huntington)逝世一周年。冷战结束后的1993年,亨廷顿“预言”不同的文明之间必然冲突,撰写了一篇论文叫《文明的冲突》,震动了世界。
   
   亨廷顿以81岁逝世。去年的那一刻,悲伤与困惑让我忍不住流了眼泪。对我们研究国际关系的人来说,亨廷顿是个大师,是跨越时空影响人们对现实社会认知的“大思想家(big-thinker)”。
   
   悲痛让我思考:究竟谁来继承亨廷顿?在“后亨廷顿时代”,跨国家、地区、文明地影响观念与价值观,即影响世界公民生活方式的知识分子似乎仍未出现,至少没有“被”发现。

   
   亨廷顿没能看到历史上首次黑人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就任仪式,但应该目睹了去年11月总统选举上奥巴马的历史性胜利。那一刻,亨廷顿究竟抱着什么样的心情,进行了哪些思考?这是否他曾经预测过的结局呢?
   
   离亨廷顿逝世正好有一年,重读了2004年出版的Who Are We?—The Challenges To American's National Identity(《我们是谁:美国民族认同面临的挑战》)。本书探讨在美国人的民族认同(national identity)上正在发生的深刻变化和其中的问题。美国人在历史上把“美国信念(American Creed)”视为意识形态(ideology)。这种意识形态的普及后来造成以美国为中心的帝国主义趋向。每年几十万的移民来到美国。(据统计,现今的移民浪潮始于20世纪60年代后期和70年代初期,合法入境的移民达到每年约40万人,比1965年以前增加约10万人。70年代后期和80年代后期这一平均数升至60万人,在1989年更跃升到100万人以上。20世纪60年代,进入美国的移民为330万人,80年代则为700万人,90年代为900万人。国外出生的人在美国人口中所占的比例,1960年为5.4%,而到2002年已翻了一番达11.5%.)美国作为主权国家的民族认同在丧失和遭到威胁。
   
   随着移民,尤其是从墨西哥来的西班牙裔(Hispanic)的增加,美国也日渐陷入民族认同“分裂”的危机。“多文化主义(Multiculturalism)”也使得美国陷入“国家认同”危机。对此,亨廷顿的建议是,“美国应该回到过去三世纪以来不断被接受并继承的,以‘盎格鲁—新教(Anglo-Protestant)'为基础的文化、传统以及价值观”。
   
   亨廷顿显然是理性的爱国主义者。他在本书前言中谈到:“我是以一名爱国者和一名学者这样两种身份写作本书。作为一名爱国者,我深盼我的国家能够保持团结和力量,继续是一个在自由、平等、法治和个人权利的基础之上建立起来的社会。作为一名学者,我发现美国国家特性/国民身份的历史演变及其现状存在着一些引人入迷的、重要的问题,需要深入研究和分析。可是,爱国之心和治学之心有时是会有冲突的。我意识到这一点,所以我尽量努力争取做到超脱地、透彻地分析各种现象。但仍需提醒读者,我对于这些现象的选择和说明很可能还是受到我的爱国心的影响,因为我希望发现它们在美国的过去及其可能的未来所具有的意义。”
   
   对于往往抱有被歪曲而表面化了的“美国观”,只是看到影响美国或美国人的部分要素或变化而鼓吹“美国衰落”的我们来说,需要的或许是谦逊的反思。应该自问,究竟有多少知识分子能够跨越现实政治与学术研究,在独立、明确、诚恳定位“自我认同”的前提下,以系统的方式阐述自己的观点?
   
   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中警告说:冷战后的“后意识形态”时代,在不同文明相互接触的“断层线(fault-line)”上,宗教和文化上的冲突将纷纷不断,成为左右国际政治的新要素。当时,许多知识分子根本不相信,并怀疑亨廷顿的预言。
   
   美国取得冷战胜利,在紧接着“参与”的海湾战争中迅速打败了萨达姆。侯赛因。老布什和克林顿时期,美国享受了经济上的繁荣以及政治、军事、科技等几乎所有领域的唯一超级大国地位。冷战结束后的90年代应该被评价为“美国霸权治下的暂时和平(Pax Americana)”。
   
   继承苏联的叶利钦政权提倡政治、社会的民主化。东欧诸国则希望加入欧盟或北欧等由“西方”主导的组织。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纷争上,欧美的基督教世界支援了伊斯兰教徒。虽然个别索马里纷争等没有得到妥当的处理,但肯定的是,90年代的国际社会切实反映各国政府和人民对西方民主主义的认同和需求。宗教、文化、价值观中,都没有被认为破坏世界秩序的导火索。
   
   “突变”发生在2001年9月11日——“9?11”事件。美国与阿富汗、伊拉克等国家展开“反恐战争”的过程中,“伊斯兰原教旨主义”逐渐蔓延到其他地区。文明之间的冲突不仅发生在美国与伊斯兰之间。俄罗斯正在依靠资源等优势复活“强权主义”,乌克兰、格鲁吉亚、中亚等国家和地区的民主化进程也碰到挫折。根据亨廷顿的分析,中国、印度等新兴国家的崛起客观上也正在挑战现有的国际秩序,改变现有国际政治的游戏规则。从“9?11”后、21世纪初的国际政治格局看,亨廷顿的预言无疑是正确的。
   
   亨廷顿不断挑战“时代主流”的思潮,敢于提出“异论”。1999年,亨廷顿发表了一篇论文叫“孤独的超级大国”,预言说:“未来的一段时间里,美国单极支配和多极世界混合并存,美国和其他主要国家都相互不满,不信任的过渡时期将持续下去。”10年过去的今天,其预言似乎颇有现实意义。
   
   亨廷顿生前提出的最后“异论”就是预言美利坚文明21世纪走向的《我们是谁?》。在探讨民族认同危机的过程中,他对“美国未来”摆列了三种选择:一,世界主义的美国——在全球化、多民族、多人种、多文化的趋势交叉在一起,并不断深化的情况下,与对国家的忠诚或国家利益相比,更加重视“世界利益”等价值观的人,比如“达沃斯人(国际知识分子)”支配的美国;二,帝国主义的美国——把自由、民主主义等美国的价值观和理念强制性推广给世界的美国;三,民族主义(nationalism)的美国——把美国和其他世界区别开来,维护建国以来的保守氛围的美国。从近日美国的内政与外交动态看,亨廷顿摆列的三种可能似乎同时存在,并相互影响。美国未来还是未知数。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加藤嘉一 2009-12-30字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