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阴险小人毛泽东/刘梦溪]
雷声
·美国著名邪教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对邪教的看法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谁信?“万达称林宁不涉内幕交易:不知有并购”
·傅才德点破习近平姐姐股份“转给”了她的下属,
·高文谦:习近平内无官心外无民心,志大才疏要做亡党之君
·习近平的盲点与误区
·习近平者,“截颈平”也,“斩首”作名,真是天意
·八一鬼节
·需求不振 7月中国制造业全线告急
·海外华人为争取中国退休金的公开信
·唐僧给孙悟空的信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张欣:刺刀不会带来股市繁荣——论“恶意做空”罪名之荒谬
·当代贫寒子弟不宜从政
·魏京生:父亲与毛泽东江泽民的来往
·谨防经济断崖式崩塌/张木生
·红海:李铁映认为,习近平是混乱之源
·老红卫兵习近平和十字军搏斗
·总有一种力量骗得我们泪流满面
·中国经济增长已经出现断崖式衰退
·杨连宁:何必左手制造贫困,右手再来扶贫呢?
·克鲁格曼:中国皇帝的新装,一触即破的大泡沫
·习近平惊天动地是他最大缺陷
·张木生:谨防经济断崖式崩塌
·财政收入萎缩猛烈,多省负增长
·中共是法西斯,习近平是希特勒/余杰
·团团伙伙是一切政党不能避免的根本的性质!/孙丰是也
·习近平红卫兵外交在吉受挫
·习近平在外交场合的无知与瞎说/山野村夫
·制造业大转移:富士康50亿美元印度建厂
·习大帝的心病挫败和疯狂/张洞生
·习近平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王翔、徐涛
·顾伯冲“干政”说的片面性
·习近平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王翔、徐涛
·顾伯冲"人走茶凉"文章的片面性/松林
·习近平家族经万达家库通国库
·习近平家族经万达家库通国库
·印裔再次完胜华裔 在美华人工程师怎么了
·习近平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王翔、徐涛
·习近平泡沫已灭,市场青年吃亏
·程干远撰写回忆录揭开中共统战部黑幕一角
·亲历南京受降:"冈村宁次的手一直在抖"
·报告:中国空气污染每天导致4000人死亡
·习近平家族家库通国库
·余杰:习近平有陆克文想像的那么聪明吗?
·高耀洁:骗者获胜,中共自吹抗战功绩
·经济学人:中共掠夺历史为现下野心找借口
·把蒋公换毛贼,中共篡改历史
·关键时刻 “竟无一人是男儿”!
·北戴河会期结束 共识:清理周令徐郭余党 分歧:经济怎么辧
·揭示中共抗战不打日军专打国军的真相/辛灏年
·天津爆炸,何人所为?
·开罗会议期间毛贼东在干什么?
·中国民联呼吁问责习近平与成立民间调查小组
·病中李鹏不忘9.3登天安门阅兵
·中国夜莺岛是如何送给越南的?
·历届国家军委主席:何人任期最长
·中共又篡改抗战《陆军作战史》
·这才是一个国家崛起的真正秘密
·中国模式已走到尽头
·反美却奔美?看看咱有多少“反美斗士”移民美国
·夜莺岛(浮水洲岛)秘密“移交”越南始末
·希特勒爱阅兵的公开秘密
·以色列拍片感恩上海庇护犹太人 内塔尼亚胡:谢谢
·黨治必定腐敗
·江泽民胡锦涛不参加阅兵 岂不正落人口实
·郝柏村:还原抗日真相,才会赢得两岸人民掌声
·国力悬殊 战力何在?抗战前中日军备对比
·邓颖超透露周恩来去世真正原因
·反法西斯还是法西斯的胜利?长平观察
·鬼扮神----评9.3阅兵
·将碧血撒向蓝天——记抗日战争中的中国空军
·红卫兵习近平和十字军的战争
·何清涟:黄梁梦醒:中国并非拯救世界经济的“诺亚方舟”
·李敖的父亲:最货真价实的汉奸
·“保阅兵蓝”与法西斯/郑义
·91岁孤寡独居抗战老人称:长沙百姓被日本兵吓得没一个敢放鞭炮庆祝胜利
·罗斯福后人等赴台北出席抗战纪念活动
·阅兵前中共应向抗日国军道歉谢罪!
·互联网封锁是如何升级的?
·怠工潮像山火一样在国企和地方政府中蔓延
·斯诺登终于把自己弄成了国际大笑话
·赴日考察报告和博导中国农村报告
·毛贼东的特供生活
·建议中央撤销习近平总书记的职务
·国军抗战对二战战局的贡献
·87岁田华复出,家中四人患癌,中国环境怎么了?
·许小年:中国经济萧条至少5年 最坏时刻还没到
·八年抗战八路才打死851日军?
·习近平6大错误,建议撤职
·高文謙《晚年周恩來》選載4
·中国第一村“南街村”神话破灭
·罗援的感概与齐奥塞斯库的下场
·张宏杰:中国历史上的皇帝梦
·普京下令建政治迫害纪念碑
·赵旭:一个地主家庭的悲惨人生
·越南入TPP,将大力政改
·为牺牲在共军枪口下的国军抗战英烈立传 时不我待
·抗日老兵韩声涛:“不抵抗”命令是张学良自己下的
·抗日老兵韩声涛:“不抵抗”命令是张学良自己下的
·中国人为啥欢呼TPP?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阴险小人毛泽东/刘梦溪

前言
   
    今年,是政协六十周年。这可是一件大事。六十年前,中国共产党与一些兴匆匆赶来或者由中共从各地接到北京来的民主人士们在怀仁堂里济济一堂,共商国是。又是迎接,又是宴请,又是拜会,彼此谈笑风生。大家以为,以后中国是一个民主联合政府了,中国是一个自由民主的共和国了,他们自己也可以在政府里有个一官半职了,可以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了。梦做得美美的,甜甜的。
   
    世上事,多风波。甜蜜梦,多难圆。民主人士们的蜜月过了不几天,民主党派们的美梦变成了恶梦。恶梦倒也罢了,不做官可以做民,有口饭吃就行。但是,他们的恶梦却不是一般的恶梦,是当右派,当贱民,被批斗,坐监狱,被流放,其艰难悲苦,一言难尽。更有些人虽然仍然做着花瓶,但是人格上倍受污辱,眼中虽不流泪,内心却在流血。我们当年学苏联,学苏联时,对苏联的微词(例如在东北奸淫妇女,抢我资源)就是右派。(如龙云)等到邓小平批苏联时,如果你有微词,你也是右派,修正主义分子。总而言之,大而统之,你稍有独立思想,就是犯罪。虽然,这个国家名之为共和,其实,本质上它不像是共和。至少,清朝的专制也不一定比它厉害。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和斯大林主义是中国学生的老师,但是,青出于蓝胜于篮,中国学生远远地超过了老师。中国后来也成了老师,也带博士和博士后了,它的学生如波尔波特、乔森潘之流,也是厉害角色,一二年中,将自己的人民杀了个四分之一,阶级斗争取得了伟大胜利。但是,总体而言,它远远没有老师的成就大,也远远没有老师的水平高。

   
    也许是考虑到这些历史事实,不久前,有领导同志提出不折腾,要是在以前,中国的文人们又会写文章说,这是马克思主义的新发展,是建设现代化的又一个伟大的思想武器,有着多么深远和巨大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说不定,下次人大开会,又会把领导嘴里说出来的这个不折腾理论写进宪法的前言里,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特色之一是,每一任领导上台,他们都会提出一种新名词,这个新名词都会在宪法中加进去。(下了台的赵紫阳、胡耀邦、华国锋的思想则是例外。)
   
    奇怪的是,这一次报上却没有通常都会有的欢呼、注释文章。上海学者陆震先生写出的研究折腾的文章,没有地方发表,文章被一家杂志登载了一小部分,竟因此引起了一些麻烦。而不折腾理论的提出,是对折腾论的修正。长期以前,中国盛行的是折腾论。折腾的实践和理论已经发展得尽善尽美。毛泽东老人家曾经提出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就是说,年年要折腾,月月要折腾,天天要折腾。并且,每过七八年,就要来一次大折腾。他认为,折腾是推动社会前进的伟大动力。“中国有十亿人口,不斗行吗?”他认为“斗则进,不斗则退,”折腾才有活力,不折腾不行,不折腾就要“卫星上天,红旗落地,”红色江山就会改变颜色。多少年来中国党内斗争人民内部斗争哲学的核心就是折腾。
   
    中国人不仅创造性地提出了折腾的理论,也不断地进行着折腾的实践。回顾那些年头,一个折腾接着一个折腾,一场折腾连着一场折腾。就如大海的波浪,一个潮头接着一个潮头,一个波浪接着一个波浪。反右派,大跃进,反右倾,搞四清,破四旧,大批判。。。。折腾的花样繁多。到了所谓的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手中,虽然名义上结束了文革,但是,折腾的事情仍然此起彼伏。一会儿批精神污染,一会批资产阶级自由化,一会儿真刀真枪地在天安门前摆起了战场。这次折腾超过了毛泽东时代的大折腾。邓后也不断地有折腾的余波翻江倒海,折腾引起的惊涛骇浪此起彼伏。连动刀动枪的事情,也似乎成了家常便饭。
   
    中国是如何折腾的,让我们翻开沾满了灰尘的历史大书,翻到解放之初的一页上,看看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作出过各自贡献的第一届政治协商会议的代表们,在一次又一次的折腾中是怎样罢官、戴帽、坐牢、流放、死亡的。从中可以看到瞎折腾所引起的严重后果,反思一下中国特色的大折腾产生的根源,警惕以后再无端惹起新的折腾,是蛮有意义的。
   
    甜蜜的蜜月
   
    蜜月总是美好的。不知道是因为蜜月的甜蜜,还是因为蜜月里要吃蜂蜜,人们把新婚的之月叫做蜜月。不过,无论最初的原因是什么,蜜月总是快乐的幸福的甜蜜的。
   
    中国的民主党派也曾经跟着心爱的男人度过了一段美好的蜜月。如果一直那样过下去,白首到老,或者一起恩恩爱爱到今天,也可以庆贺一下金婚了。但是,他们蜜月的时间很短,蜜月过后的日子不仅说不上甜美,简直可以说是黄连般地痛苦。
   
    1948年9月,国共双方几百万军队在东北华北中原等地的大厮杀胜负渐见端倪,一方的胜局渐定,建立新朝的预期指日可待。不过,国民党还有力量,淮海战役尚未打赢,江南还在国民党手里。为了孤立国民党,按照毛泽东建立联合政府的设想,决定召开第一届政协协商会议,一来是共商建国大计,二来是将中国一些民主派和无党派著名人士团结在自己身边,以最大限度地孤立国民党。毛泽东知道,与他争天下最大的劲敌是国民党。有些党派虽然与之也有分歧,但是,大敌当前,必须团结起来,才有可能最终推翻国民党的统治。基于这种考虑,1948底,毛泽东起草了《中央关于邀请各民主学派代表来解放区协商召开新政协问题的指示》,开列了一批有政治声望的人士,准备邀请他们参加第一届政协,共商建国大计。其名单有李济深,冯玉祥,何香凝,李达,柳亚子,谭平山,沈钧,章伯钧,彭泽民,史良,邓初民,沙千里,郭沫若,茅盾,马叙伦,章乃器,张炯伯,陈嘉庚,简玉阶,施存统,黄炎培,张澜,罗隆基,张东荪,许德珩,吴晗,曾昭伦,符定一,雷洁琼等29人。第二年5月1日,毛又写信给李济深和沈钧儒,说,“拟订民主联合政府的施政纲领,业已成为必要,时机亦已成熟,但欲实现这一步骤,必须先邀集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代表开一个会议,在这个会议上,讨论并决定上述问题。”
   
    当时,中国不少著名人士正在香港。一些中共和民主人士一遇危险,就往那里跑。周恩来让潘汉年组织在港的一些抗日名将,民主人士悄悄地乘船北上,准备参加第一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共商建国方略。抗日名将、原国民党19路军军长蔡廷锴、著名大律师"七君子"之一的沈钧儒、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中央常委谭平山、农工民主党执委会主席章伯钧等人悄悄登上了轮船。1948年11月23日,化名"丁汝常"的郭沫若、陈尤其、许广平母子等30多人也相继北上,李济深、茅盾、朱蕴山、章乃器、柳亚子、王芸生等30多位著名的民主人士登上了苏联货轮"阿尔丹"号。中国历史即将展示新的一页,这些民主人士们的人生也将开始新的一页。他们都将在共和国中担任一官半职。一个个心里喜滋滋地。而当时的中共中央隆重迎接,恭敬接待。这是中共与民主党派的蜜月时期,也是这些民主人士精神欢畅的高峰时期。
   
    然而,历史常常喜欢与人们开玩笑。不几年,这些兴冲冲千里北行、共商国是的朋友,不少人开始了比国民党战犯更加悲惨的历史。这一页历史用它凝重的笔墨书写的事实,直到今天,仍然被遮在云里雾里,其悲惨的命运和内在的原因,值得后人们认真地加以总结。
   
    让我们来看看他们中的一些人的命运和遭遇吧。仔细数落起来,历史开了一个太大的玩笑,蜜月过后,中国大地如地震,如海啸,狂风不止,暴雨不息。兴高采烈地民主人士们一个个陷入了人生的灾难中。这些灾难,比起长征中的老山界,比起猎子口来,并不轻松多少。北大荒的右派集中营并不比苏联的古拉格好多少,甘肃的劳改营也不比清朝的宁古塔好多少。有几个民主党派的人士躲过了一次又一次历史的大劫?有几个历尽风波的民主党派落个美终?让我们看看中国社会的折腾所掀起的波浪怎么将一个个当年的老朋友席卷到灭顶之灾的旋涡的吧。
   
    人们是否知道这历史的一页?人们是否记住了这历史的耻辱?这真实的一页,也是“辉煌六十年”中的一页啊!
   
    宋庆龄忍气吞声
   
    世界上的事,共患难易,共欢乐难。当年特地从香港等地请来的座上客,有的渐渐变成了同路人,更多的则变成了“阶级敌人”。
   
    当年邀请民主人士前去共商国是的主人也变了。再也不是礼贤下士、彬彬有礼的主人了。一阔脸渐变,主子的架势越来越足了。
   
    先来看看孙中山的夫人、被称为国母的宋庆龄的遭遇。她是民主人士中命运最好的人士。不过,其实,并不完全是这样。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宋庆龄此时住在上海林森中路1803号,即淮海中路1843号。6月1日,60师178团一个营进驻海中路,连长指定武康路对面的一所房子作为连队的宿营地,让排长带队前去宿营。当排长敲门要求进去时,遭到了门房的拒绝。这个看门的老人真是不简单。他没有说明不能居住的理由。在他的心中,民宅就是民宅,为什么一定要闯民宅,仁义之师么,理应秋毫无犯。排长没想到,一个看门老人竟敢违反共产党的军令,这还了得。他厉声责问,为什么不能住?他命令说,下午四时前不把房子腾空,他将派士兵搬走东西。这位排长没有说出来的潜台词时,“他妈的,老子解放了上海,你们还不让我们住宿,真是胆大包天。”此时,住在楼上的宋庆龄听到争吵下了楼,对士兵说:“我是宋庆龄,这里是我的公馆,你们部队不能住。要住,请陈司令打电话给我。
   
    连长听说了,连忙前来道歉;陈毅听说了,批评了师团干部,打电话给宋道歉;邓小平和饶漱石听说了,也到宋宅来道歉。考虑到是孙中山夫人独居的家里,宋宅没有成为宿营地。如果,不是孙中山的妻子的住宅,那会是如何呢?会有人前来道歉吗?
   
    闯宅事件让宋感到不高兴。6月25日,邓颖超奉毛周之命到上海,请宋去北京出席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会议,邓告诉她,她将被选为国家副主席。会议还没有开,副主席已经选出来了。离京前,周指示邓,对宋的一切要求,要尽量地予以满足,只要她愿意参加政治协商会议。
   
    共和国之初,一切欣欣向荣。1950年3月,这位孙中山的遗孀要求参加中国共产党。毛泽东要她留在党外。对她说,有些事我们做不好。你做合适,我在党内说了,党的高级干部还要向你学习,学习你的革命坚定性。对新中国革命的贡献,你的作用比李济深、沈老还要大。但是,蜜月总是短暂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