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如果我都活着
[主页]->[百家争鸣]->[如果我都活着]->[空间第31篇及跟贴]
如果我都活着
·
·空间第一篇及跟贴 在腾讯的开篇
·空间第二篇及跟贴 不再沉默
·空间第三篇及跟贴 崩溃
·空间第四篇及跟贴 沉冤15年(网络封杀版)
·空间文章第五篇及跟贴 最后的电器
·空间第六篇及跟贴 5月13日详述----深圳人事局和国家人事部把我游戏
·空间第七篇及跟贴 感谢推诿的行政机关和象80后的朋友道歉
·空间第八篇及跟贴 猜猜谁会怕?
·空间第九篇及跟贴 恶意催我写作
·空间第十篇及跟贴 你幸福所以我幸福
·空间第11篇及跟贴 不信东风唤不回
·空间第12篇及跟贴 开博仅在奥一网及太监网站集体自宫
·空间第13篇及跟贴 男人30渐已稀
·空间第14篇及跟贴 投错时空(打油诗一首)
·空间第15篇及跟贴 想他
·空间第16篇及跟贴 用无奈告诉你我的无奈(附旧诗一首
·空间第17篇及跟贴 我爱80(90)后
·空间第18篇及跟贴 转角遇到你
·空间第19篇及跟贴 沂蒙鸡汤,慰我国殇
·空间第20篇及跟贴 怎么都能活下去
·空间第21篇及跟贴 台风里的勒杜鹃
·空间第22篇及跟贴 那个比我还坚强的女人
·空间第23篇及跟贴 你的“裱糊”,让我不喜欢自己的小屋!
·空间第24篇及跟贴 绝境里的生涯规划 (15年之11)
·空间第25篇及跟贴 关于人格障碍
·空间第26篇及跟贴 原谅我,我真的累了
·空间第27篇及跟贴 地狱里的欢庆
·空间第28篇及跟贴 没有律师和记者的国度
·空间第29篇及跟贴 伤心故乡云--------(15年之10)
·空间第30篇及跟贴 080414号惊魂-------(15年之12)
·空间第31篇及跟贴 我的宗教观
·空间第32篇及跟贴 1998年冬季的那场雪------(15年之5)
·空间第33篇及跟贴 公道是思维的基础
·空间第34篇及跟贴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政治(15年之1)
·空间第35篇及跟贴 好人与好报
·空间第36篇及跟贴 最安全的犯罪 -------(15年之2)
·空间第37篇及跟贴 商人居于庙堂,其害猛于虎狼
·“审查未通过”的空间第38篇及跟贴 空间不安全!
·曾“审查未通过”的空间第39篇及跟贴 山高皇帝远 奸佞能遮天
·“审查未通过”的空间第40篇及跟贴 哭泣有罪?只因为我的悲剧先于你的喜剧?
·“审查未通过”的空间第41篇及跟贴 腾讯,你逼我告诉全世界!
·曾“审查未通过”的空间第42篇及跟贴 96年一个乳母给两个所长的亲笔“情书” (15年之4)
·多次“审查未通过”的空间置顶及跟贴 十五年维权启示录(高检举报版--
·空间置顶及跟贴 [顶] 有一种救助叫转载-----让空间不空-----朋友你转载了吗
·空间置顶及跟贴 为你写作 (新诗一首)
·屏蔽后仅有的文章及跟贴 网管大人,我想对你说,说着说着我再次哭了
·屏蔽后唯一诗文及跟贴 你的传说-----探望一个久不更新的腾讯名博(诗一首)
·博讯的第一篇----翻墙的女人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空间第31篇及跟贴

投错时空 发表于2009年08月14日 21:27 阅读(321) 评论(30) 分类: 苦难人生 权限: 公开
   
   
    我开空间初始,带着激愤的文字短小精悍,似乎还没有适应对陌生人倾诉自己的烦心事。只是实在没有办法的“出路”,走的不情不愿。而对应的主体与其说是网民,还不如说是破坏我计算机的公职坏蛋。后来开始因为希望有人来看而上线,心境依然是向外的,我试图用综合归纳的办法,减少些低素质网民的欺辱和摩擦。后来我日益熟悉空间运作和与陌生朋友的笔谈,终于觉得应该象支持我的网民朋友有个交代了,我开始细化自己置顶的那15年的故事。但尽可能的选择些我处境里的“风花雪月”-----如果那还算的话。我担心空间的沉重我和网友都承受不住。当前段再一轮考验之后,觉得我和网友都日渐成熟,终于开始了我的回忆之路。但还是跳跃到06年的那朵虚浮的云彩,因为它还是可以用些浪漫去粉饰。
   

    我知道我不能永远退缩和回避,我必须要触及,可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洗洗衣服,聊聊天,甚至躲在网友的空间浏览。在躲无可躲以后,我抱着猫咪,先到摇椅上哭泣了半日。其实,我只是要写出那天的经历而已,可它却难过我对之前任何题材的处理。
   
    那是一年前的初夏,4月14日的这天,我并没有感到有什么异常的气息。上午大约10点多,保安来敲门告诉我待会他们的领导要来他看我在不在,我就换掉家居的便装穿了件比较庄重的连衣裙等待。11点的样子,保安再度敲门,说领导来了,我开门的那刻就惊呆了,他掩护的是我凶神恶煞般的前夫,本能的我去关门,但已经来不及,我前夫用尽蛮力将门把扭坏致我房门洞开,并象抡小动物一般把我扔向铁质的餐桌餐椅,他伟人挥巨手一般对外面众多的追随喊,兄弟姐妹们,进来啊!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有十几个他基督教的帮手闯进我的家中,他们面带着凌凌的敌意,象看叛变的门徒一般蔑视着已经面无血色的我。然后在我前夫的招呼下,各个大咧咧入座,有几个甚至开始各屋巡查。我只好致电报警,我前夫却将电话线揪断踩在脚下,并告诉我他就是带着警察来的。果然,两个着警服的男人进了我的门,我前夫象招呼朋友似地去寒暄时,我接上电话再度拨打110,很短时间,110就把电话转到来的警察手中,看来警察是真的,我只好请求他们阻止我前夫对我的驱赶,并出示法院的判决告诉他们这房子是我依法居住。可年纪稍长的警察依然充满敌意的命令我交出房门钥匙,却对我前夫驱赶我净身出户的猖狂不加丝毫阻止,我哭着求他并告诉他不能这样眼睁睁的保护我前夫违法。但这个警察竟然真的一把抢过我手中的房门钥匙。然后命令毫无准备的我跟他到派出所------万幸我提前换了那件衣服,可他却允许我前夫留下。我坚持我前夫不同去就不走。僵持之下,那警察才让我前夫同行。就在出门的那刻我从警察手中夺回了我的钥匙,我知道我如果出门,他一定给我前夫,那一切就晚了。警察居然怒目相向,似乎我不应该拿回自己的钥匙,他再度抢夺的时候,我转身藏到我的内衣里,才未得逞。
   
    出门才发现,门外还有许多人,除了看热闹的邻居,居然是我所在辖区的居委会副主任带领着她的下属来保驾,旁边站着的是楼管所的负责人,一切已经失常到恍如噩梦。我不知道怎样走到的派出所,但那两个民警却追随到报警室阻止我报警,值班的女警也就真的不给我登记。然后二民警逼迫我上他们的车,却拒绝告诉要带我到哪里。我质问为什么不在所里处理并拒绝上车。他们就说那你等着吧,这时候大约是11点半不到。然后我就在太阳下整整站了2个半小时,没有吃饭,没有水喝。我差点就晕倒在派出所的大院里。一直等到下午2点多才出现了一个非本所的民警调查。等到双方陈述和出示证据后,这个民警开始斥责我前夫带的人擅闯私宅的违法,并警告他们这是可以拘留的行为,那些基督徒才稍微老实。我前夫对警察告诉他无权抢夺我住的房子的结果很不满意转身离去,我很感激这个警察难得的公道,但遗憾的是他没有按程序作出文字的处理。就在这时,我前夫带着一个大个子的本所民警回来,这个大个子不许我回家,然后与先前处理的民警低声嘀咕,并告诉我说要由他重新调解命令我出去等候,疲惫已极毫无过错的我再次站在派出所的院子里,我突然很愤怒,我凭什么任他们摆布?这也许是我难得的机会逃回自己的家了,因为我发现那些基督徒都在屋里休息。我几乎象个逃犯般跑回自己的房屋,这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我被警民联手欺负了5个多小时。然后我不知道该向谁求助,这样的严重侵权行为竟然有深圳机关事务管理局、通新岭居委会和园岭派出所3个国家机关包庇保驾,而我前夫的依仗和主使竟然是深圳国土局。我该告哪里?我只好给市长专线打电话,接线生听了我长长的哭诉说让我等候结果,她也无可奈何。挂断电话没多久,门铃响起,是派出所民警和我前夫继续纠缠让我到所里,我凌拒并晓之于法。这个民警居然说,你能不能不总说什么法律?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发现自己身上有大片的红肿和碰皮。但我再不敢离开家门半步。此后的几日,我连续给市长专线致电请求帮助和保护,并一再告诉她们我只身孤影不能离开家门无法购买食物,情况万分紧急,请加急干预处理。还是接线生让我等,并说我开始的投诉已经转到国土局。但我不能再等,我必须去验伤,我到派出所,可两个大个子民警竟然坚决拒绝给我报警和验伤手续,并在我继续的坚持里大声吓唬我甚至拍了桌子。我转身去找所领导,才在干预里得到依法应该得到报警手续。取回验伤证明并交到派出所和接受拍照后的那日,我前夫果然又在国土局官员的保驾里来到我的门前,我回家时正遇到他在用其他的钥匙尝试开我的房门,好险!然后他与同样是基督徒的续妻就这样堵我在自己的门口,并用极端下流的语言高声辱骂我近2个小时,邻居围着观看,一直骂到他们饿了回去吃晚饭。
   
    此后的那些日子,我几乎回忆不起来,只记得毫无安全感的我再不敢离家门半步,全靠女朋友象探监般送些食物过活。但无论我怎样无助,市长专线没有一句答复。反倒是被我投诉的国土局派人上门态度极其恶劣地让我补办什么房屋居住手续,试图将我住了10年的福利房性质改变为租住。我知道这就是我投诉他们的报复。然后他们更多次打电话命令我搬到廉租屋,公然用政府手段违法强行驱逐。后来我更得到园岭派出所命令我注销户口的电话,那女警违反户籍规定妄图用欺骗的手段让我成为黑户,目的还是配合我丈夫对房屋的抢夺。我不是要告诉你们我曾经嫁过的丈夫多么有能量,仅因为我为他保住了政府工作的身份。我是想揭示在这样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所有的行政机关就敢因为都是政府系统的人,而置所有的法律和道义于不顾,公然支持违法侵害并猖狂配合侵权人一切需要的行政支持,哪怕完全违法。因为他们知道你状告无路。
   
    果然,在等待了漫长的8个多月以后的今年1月15日,我忍无可忍地到深圳市政府信访办询问对我投诉的答复,视若仇敌壁垒森严的防范下,那个唯一的接待员(另外一个年轻的脱岗很久才从外面回来)在漫长等待终于接见我后,开始与我大打太极。他说信访办不会处理任何事情,他们只是转达,说转到的单位不答复他们也没有办法,还拒绝给我今天的投诉任何回执,说从来没有这个做法。但他马上发现我一点不亚于他的信访专业知识,在我有理有据的质问里,他已经无法招架于是他很老道地请出一个所谓的处长女人出台,那毫不情愿的女人似乎正处在更年期,她满红耳赤,声音急促,急躁已极地告诉我,我只能投诉接线生,不能投诉信访机构,说市信访办和市长专线都只是个窗口,不是一级国家机关,所以不受信访条例的约束。这样荒唐的答案我当然要继续质疑,结果这位前言不搭后语的明显没有受过什么教育的处长马上恼羞成怒,她放下一句:我不和你说了就公然甩访而去。我真是哭笑不得,我等了很久,没人搭理我,只好去找先前接待我的那个问他我该怎么办,按理他是知道首访负责制的,但他低着头回答说你可以去监察局投诉。其实这已经是答案了,如果监察局会干预,他们还这样大胆的提供吗?然后我说我会公布到网络上的。他很淡然地说随便你。此后我在全国的网络被封杀了求助,我至今保存的那么多的木马病毒杀除记录和无数次因为电脑崩溃而拜访的电脑维修人员会告诉你,他淡然的理由!
   
    至今,我关于这些行政机关包庇侵权和渎职刁难的所有投诉毫无任何进展,甚至我递交了验伤证明的派出所在我投诉后依然不予任何处理和回复,早已过了应该的期限,而关于那强逼我注销户口的投诉更遭遇到其教导员心知肚明的无耻的掩盖和谎言。我下面似乎就应该行政复议了,可我已经不想再重复----过去就是因为相信这些过程我才成为深圳公检法的公敌。我会在以后的日子里。慢慢告诉你们我曾经复议和诉讼的故事,虽然回忆和写出那些经历,我依然会象今天一般艰难和痛苦。甚至我的文笔,都因为事件的严酷而艰涩,变得没有什么可读性。
   
    网友朋友,不是我愿意让你们沉重,只是我一个女人面对如此众多的欺凌和残酷,原谅我实在不能把它们修饰的更轻松更舒服------
   这是我据理力争这数日后才要到的是报警记录,但已经一年多没有答复,多次催促无结果。
   
   
   -----------------------------------------------------------------------
   相关搜索词: 前夫 民警 包庇 政府 不作为
   
   1楼 八戒不胖 2009-08-14 21:30:46我来看你啦……一切都会过去的,要相信,光明就在前方。
   
   我的回复: 8月14日 21:32 你反应也太迅速了。
   恩,我继续回忆-----写的很艰苦。
   
   八戒不胖 的回复: 8月14日 21:33 我会一直支持的……
   
   卡尔的主人 的回复: 8月20日 16:26 为什么要这么痛苦的回忆 为什么要伤害自己 还要在自己的伤口上撒盐.....
   朋友 现实一点吧,社会的黑暗使我们不得不夹起尾巴做人。
   为了使未来的生活变得美好,让我们忘记过去的痛苦,难得糊涂啊!
   保重!
   
   我的回复: 8月20日 22:55 我没有尾巴,所以没得加。
   回忆是为了大家不重复我的遭遇,揭露黑暗是为了唤醒光明。我为了这个而让自己伤痛-----
   
   卡尔的主人 的回复: 8月21日 13:4 你相信星星之火的力量?
   不寒而慄!
   
   2楼 天下 2009-08-14 21:53:03“侵权与维权的对抗赛”欢迎您点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