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关于刘晓波坐牢的几个问题]
姜维平文集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刘晓波坐牢的几个问题

   来源:RFA
    近日读海外某网站新闻,由作者云起沧海提供的消息得知,《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人之一的著名作家赵达功先生被深圳警方带走12天后,今日已平安回到家中。据悉,赵达功先生是因《零八宪章》而被警方拘禁的,眼下他将稍事休息,然后回邯郸老家看望自已的父母。对此我深感欣慰,并愿他路上多加小心。
   另据作者转述推特信息,刘霞说,刘晓波终审后会被被送到遣送处,那里条件非常差,非常冷,没有供暖,当局有可能故意让晓波在那里停留很长时间,请大家关注并呼吁!还说,据分析,警方可能把刘晓波遣送回辽宁去服刑,吁请社会各界人士关注并呼吁!笔者对此深为忧虑和悲愤!
   我认为,刘晓波案二审不开庭,只是阅卷终裁,改判的可能性不大,他已面临十一年的漫长刑期,从他公开发表的题为《我没有敌人》等文章看出,他在被拘押期间的生活条件还不错,据我的体会和观察,刘晓波的描述应当是切合实际的,是可信的,监管他的狱警们,一般对他这样的著名异议人士会比较人性化,而且2001年之后,中国各地监狱的物质条件确有改善,特别是监舍,饭堂,浴室,活动室等基础设施已大有变化,这是中国人权状况略有进步的表现,我以亲身经历,在即将出版的自传《欲加之罪》中已有详细的叙述,在这里不浪费读者的时间,只就刘霞担忧的问题谈及一二。
   首先,所谓谴送队,也叫学习班或入监队,是集训犯人的必经场所,一般情况下,物质条件都十分艰苦,我不知道北京的此类场所在何处,究竟怎么样,但不论如何恶劣,做为服刑人员的家属,刘霞都会被允许探视和通信,这一点对他们至关重要,刘晓波多次坐牢,应当知道犯人进入谴送队或学习班,不计入“减刑期”,既犯人在那里做苦力,连国家明文规定的人人有份的减刑待遇也没有,由于入监队时间长短,司法部没有硬行法规,各地情况大为不同,长则几个月,短则几天,有许多人要被迫苦呆很久,故我相信刘霞的担忧不无道理,不过,如在北京,入监队没暖气的可能性不大,至于供暖标准和期限,国家有明确规定,但也的确有的狱警胆大包天,贪污取暖费,以饱私囊,不过刘晓波是国际上著名异议人士,中共除了残暴还有伪善的一面,他们顾及国际舆论的谴责和呼吁,我相信会比较宽松地对待服刑中的刘晓波。但不论怎样,不论如何软硬兼施,都不能改变这次判决,是对人类文明和普世价值施暴,对人权肆意践踏的实质!

   因此,刘霞应当提醒刘晓波,并向谴送队的领导提出尽早将其转入正式监狱,因为到了那里,他还会被强迫进入狱中“入监队”,大概一个月时间,他同样不能获得减刑。刘晓波如果能返回户籍所在地大连,我认为是一件无奈的好事,因为当年王丹被押出北京,到辽宁锦州服刑,刘晓波这样重量级的政治犯,和其一样,既便做牢,共产党也会同样害怕,故可能也把他押往辽宁省,由于他的户口还在大连市,而该市只有一所省劳改局下属的监狱,所以关在大连南关岭监狱的可能性很大,如果这样,做为一个在此处坐牢五年零一个月的人,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些准确的信息,我觉得相对说来,它比其它地方要好得多,一是它的监舍是2004年初新建的,是我经历的五个监管场所中设施最完善的一个,二是,它原先的倍受舆论谴责的水泥厂,据说已搬迁,既使依然存在,也限定了范围,劳动和生活条件要比其它监狱胜出一筹,我估计狱方不会安排刘晓波做苦力活,但会滴水不漏地严密监控他,可能会安排他在狱政处直属的一分监区的监督岗,或宣教处所属的二分监区的报刊图书室,他可以晚上看电视,或到图书室读书,但大都是便于对其洗脑的精神垃圾,不过应当允许家人给他送书或报纸,但肯定要被接见室的狱警严格审查。三是大连的天气很好,空气湿润,适于刘晓波生活,他父亲还健在,相信会有亲友尽力照顾,而大连人很重私交,估计他的待遇会不错,四是这所监狱的警察,有一些还是综合素质比较好,文化水平相当高的,尤其是监狱长高鹰和狱政处的处长孙振峰都是酷爱读书,喜欢谈古论今的人,总之,他们不会对刘晓波简单粗暴的,相反会和他心平气和地讨论问题……因此刘霞应放下心来从容应对。
   我上述所言,并无改变对其入狱是目前中国最大冤案的基本看法,他之所以被判如此重刑,是因为中共高层内斗,从未象今天这样白热化,中国社会从未象今天这样危机四伏,动荡不安,因此不确定性给本案笼罩着阴影,我估计也不排除中共当局用严刑重判,逼其流亡海外的可能性,既使他在大连服刑,情况也充满变数,连判他入狱的人,也不知道自已能统治在位多久?所以他不论在哪服刑,刘晓波的文字狱都会继续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都会随时发生戏剧性变化,故我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但愿他能获得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因为这是理所当然,名符其实的,也有助于他狱中条件的改善。
   2010年1月26日于多伦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