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笑看上海官员的精彩表演]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笑看上海官员的精彩表演

   来源:RFA
   今天,新华社同时发表了两篇新闻稿,都是有关上海官员的,一篇的题目是《俞正声:领导干部要对群众讲真话》,另一篇是《韩正:政府要尽快适应网络时代的信息公开》,新华社上海分社生怕摆不平它与两位地方大员的关系,煞费苦心,让上海党政一二把手,各讲各的话,媒体各发各的稿,以便平分秋色,看来徐光春当社长时立下的吹牛皮拍马屁的传统还没改,只可惜细读这两篇短文,我认为它统统都是弥天大谎。
   新华网上海1月9日电稿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9日谈到群众观点时指出,要群众相信你,必须对群众讲真话,特别是要勇于承认自己的缺点和错误。俞正声是在此间召开的九届上海市委十次全会上讲这番话的。
   原来,会议就象一个大舞台,只要一见到观众和黑压压,人头挤挤的场面,中共的官员就止不住想巧妆打扮表演一番,更何况这是飘扬着党旗的地方,俞正声大言不惭地指出,工作中不可能没有缺点和错误,特别是在长期执政的条件下,不承认自己的缺点和错误,其结果是丧失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信任,动摇执政基础。承认缺点和错误是自信的表现,是有觉悟的表现,是取得群众信任的第一步,是改正缺点和错误的前提。凡是群众关心的问题,如果我们有缺点和错误,一般都应该公开地作自我批评。听听这话,我感动的差一点流眼泪,但哪个人只有耳朵没有眼睛,光听话不用脑子?试问:俞正声讲真话了吗?他真正承认错误了吗?
   我们知道,近年来上海市政府犯的错误很多,包括“钓鱼执法”等等,但最大的错误,不!是罪行!是把为弱势群体打官司的著名律师郑恩宠关进了监狱,他苦熬三年出来后,国保还对他实行24小时监控,据说警方对其已传讯和抄家了76次,可以记入吉尼斯大全世界之最了,连他的女儿郑昭佳都不得不远离中国,在美国律师的帮助下寻求政治避难,如此重大的冤案,如此震惊世人的新闻,上海的众多媒体集体失语,不见一篇报道,自然也没有多少人知情,中共恰恰引导人们讲假话,一切向钱看,靠谎言和暴力维护自已的苟延残喘的统治,我敢说,假如俞正声能在上海的报纸上刊登有关郑恩宠的消息,不用他肯定律师的所作所为,他能发出象姚文元那样笔法的批判郑律师的文章,他们的政权都会垮台,所以,在讲假话这一点上,还不如“四人帮”统治时期,那时最起码,姚文元在摇唇鼓舌的时候,他坚信自已做得对,人们也可以把他的观点倒着看,现在呢,白纸黑字压根就见不到,堂堂大上海实际上只有一张报纸,都是俞正声喊口号的传声筒!俞正声这是“承认缺点和错误,自信的表现”吗?

   我记得2008年,为了和日本《读卖新闻》驻上海支局长加藤隆则合作,在东京搞个人书法展,我先后在上海太平桥附近住过两次,接触了很多人,其中外国媒体驻沪的记者不少,原本我以为这些人归他们老板管,拥有知情权和表达权,但事实上并非如此。为了窒息这些深入中共心脏的“笔杆子”,防止他们讲真话,报道阴暗面,俞正声采取的办法真是花样翻新,无所不用其极。不用说别的,日本记者家中雇佣的保姆是上海官方委派的,一干十几年,永不下岗。他的司机也是市外经贸委的干部,资历比加藤隆则还长,他早在这位日本记者来到上海之前,就和他的前任和上司是“老铁”了,他的两个助手也是外经贸委编制,物质待遇很好,我想,政府养这么多的人干什么呢?我问加藤隆则,为什么不去采访郑恩宠?他回答去了,家门口的警察不让他们见面!我问他的助手,也说没有办法,那么《读卖新闻》在上海设支局和养特助干什么呢?!我得出的结论是一句话:俞正声自已讲假话,迫使中国的记者撒谎还不够,还要日本记者讲假话!那些围绕着日本记者转的人员是什么人?是“耳朵”和“过滤器”!由此人们看到了他惯于讲假话的真面目。
   那么,上海市长韩正也做的正吗?新华网上海1月9日电稿说,上海市委副书记、上海市市长韩正9日在此间指出,在公开透明、信息化的条件下,媒体是各级党委政府做群众工作、做社会工作的重要手段,其重要性日益突出,任何机构都取代不了。他表示,信息公开是一种社会进步,各级政府要尽快适应网络时代,学会与媒体打交道,并建立和完善在第一时间发布信息的体制、机制。我们依据此言可以看出,韩正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和俞正声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学生,师傅都是谎言大党“伟光正”,他们都一样在撒谎骗人。请问韩市长,著名律师冯正虎还滞留在日本的成田机场,已长达67天了,按照韩正的说法,67天前是这个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那么,上海媒体及时发布消息了吗?为何装聋作哑呢?近两个月来,几乎全世界的媒体都对冯正虎闯关受阻做了报道,其数量之多,质量之高,言词之感人,创历史同类事件之最,当然网络上的报道更是排山倒海,可是上海的新闻网上放行了吗?它的信息哪里去了?老百姓的知情权恰恰被韩正偷偷地私吞了!口口声声大讲要适应网络时代需要,学会和媒体打交道的韩正,一方面好话说尽,一方面坏事做绝,而且毫不脸红。我想,快过农历新年了,还把一个比自已年轻的律师挡在国门之外,他要回家看他九十多岁的老母亲,他要和妻小团聚,他不想流亡海外当难民,何错之有?韩正不用讲学会和媒体打交道,先学会做一个诚实的人吧!做为一个正常的人,既便手中有天大的权力,他也不能不让别人回家,何况是年纪大的人不让年纪小的人回家,他忘了生命的有限性,等北京,上海这些利令智昏,愚不可及的老朽们入寝为安了,冯正虎正虎虎有生气嘿,钻进八宝山公墓的俞正声,韩正之流,还能爬出来挡道吗?他冯律师还不能回家?
   现在,俞正声具体导演的这幕专权无理而又令人悲愤的故事,还在全世界的观众面前展示,其细节缘由连着中南海的红墙,牵一发而动全身,连那些昏庸的老朽们,都不自信手中的政权能够维系太长!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此后不久,举世瞩目的上海世博会即将闪亮登场了,全世界各地又会有成千上万的人云集上海,中共谎言大师的高徒俞正声和韩正又要涂粉抹脂表演了,人们啊,警惕吧!好在这种表演也该谢幕了!
   2010年1月9日于多伦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