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叶挺之子去重庆,为何没有悟性?]
姜维平文集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叶挺之子去重庆,为何没有悟性?

   来源:开放
   近日网上读报,看到一条新闻,令我颇多感慨。这篇文章首先引用了叶挺的一句名诗“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走的洞敞开着,一个声音高叫着:爬出来呵,给尔自由!我渴望着自由,但也深知到人的躯体那能由狗的洞子爬出!”然后说,昨天,从深圳飞抵重庆参加“11·27”60周年纪念活动的叶挺将军四子叶华明,首次披露《囚歌》是叶挺在渣滓洞监狱时送给郭沫若的寿礼。做为叶家在大连的一个好朋友,我感慨之余,也很吃惊,并为李淑卿大姐及他先生叶华明捏一把汗,薄熙来这个以前根本看不起叶家后代的人,为何现在摇身一变,良心发现,大发思古之幽情,念先烈之功绩,把他们请到重庆去了呢?
   据我所知,叶挺有9名子女,7男2女。叶华明现年75岁,是改革开放中风靡全国的科技领军人物,任职过深圳先科集团董事长,算是先科的创始人。现已退休,他的太太李淑卿原籍大连。多年来他们一直住在深圳。
   我在九十年代中期,在新华社大连支社做过一段时间的体育报道工作,一个偶然机会认识了大连老球星李长平,因为他在50年代曾带领大连造船厂足球队与前苏联队赛过球,获得了好成绩,并得到过毛泽东的亲自接见,他们一起合影的照片当时家喻户晓,所以李长平成了大连的名人,但我认识他时已事过境迁,虽然他住在大连秀月街一个很简陋的日本房里,十分寂寞,但我出于工作需要,多次采访过他,还在《中国体育报》发表了有关他的人物专访,使他非常高兴,此后我与他成了好朋友,他给我写了条子,介绍我认识他的女儿。后来我调进香港文汇报工作,经常有机会去深圳,便拜访了他的爱女,也是叶挺之子叶华明的太太李淑卿。
   由于那几年,或去深圳开会,或赴香港述职,而我认识的在深港之间工作的大连人不多,我又是一个喜欢交朋友的人,所以很快和李大姐走得熟悉了,大姐在先科激光电子有限公司下属一家企业当经理,为人泼辣能干,快言快语,心肠特别好,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把我当成了表弟,以至无话不谈。但我却不敢把我在香港用笔名发表文章捅马蜂窝的事告诉她,因为她也是太子党利益集团一分子。现在,我们长达九年不见,很多往事已经淡忘,但我清楚地记得他们家和薄熙来交往不睦,大姐直爽地说,人家是市长啊,多么有钱有势啊!比人家,我们算什么?!……后来大约是在1997年,李姐告诉我她和华明要到大连开一个招商会,介绍一下先科的产品,她担心薄熙来会不理他,还曾请我与其秘书联系,并在文汇报上宣传,还真不错,那天薄市长亲自参加了会议,并和叶华明一同剪彩,我也第一次见到了叶华明,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和薄熙来一样,都有那种高干子弟盛气凌人的优越感和傲气,但从会场上看,显然薄熙来对叶华明不太看重,甚至莫名其妙地问我他是叶家老几,难道他与叶家从不走动吗?也就是说,别看叶挺比薄一波有名声,对共产党的贡献也特别大,但今非昔比,叶华明才是一个国企老板,而薄熙来则是大名鼎鼎的大连市长,这是天壌之别啊!……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了我的判断。大约是在2000年上半年,李淑卿给我打电话说他父亲出了车祸受了伤,刚出医院,但和交警的纠纷未完,需要找人帮忙协调,问我能否托到关系,我问她为什么不和薄市长联系一下,我强调说,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和交警发生争执,就等于和公安局撕破了脸皮,而大连公安在局长孙广田的领导下,孙是薄在金州当七品芝麻官时的铁哥们,最稳妥的办法是求他发话,我还提醒他说,你不是在上次的会上见过他了吗?她很失望地说,他连我们的电话都不接呀,怎能求动他呢?我想象他们都是革命红后代,理应互相帮忙,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她当时那种帮不了父亲,无奈的声音至今还在我耳边回荡,而随后李长平跑到我办公室苦诉交警执法不公的表情,虽事过多年,我还记忆犹新。

   现在,既然他们中断了联系很多年,根本就没什么交情,为何忽然开始有了来往?叶华明和李大姐均已退休,连深圳先科的老板都不是了,怎么会被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想起来了?他们双双获得盛情邀请赴山城做什么呢?我搜肠刮肚,颇废思量。
   重庆当地媒体报道说,据介绍,叶挺与郭沫若结识很早,北伐时期,郭沫若任北伐军政治部副主任、行营秘书长等职;叶挺则是一战成名的“铁军”独立团团长。战争的紧张和残酷,使郭沫若与叶挺结下了深厚的战友情谊。我想,郭沫若和叶挺关系如何,见证人已不多,现在古稀之年的叶华明怎么讲都行,只是别看薄熙来的脸色编故事就行了。
   上述报道表示,像叶挺一样高高个子的叶华明说,1941年的皖南事变后,父亲被国民党囚禁于上饶等地,后监禁在湖北恩施。父亲被关押在重庆的渣滓洞时写下了《囚歌》,并在郭沫若生日时当寿礼送给他。当时母亲也到了重庆,通过周恩来找到国民党高级将领陈诚,准许母亲探监。母亲在探望父亲后,父亲便把《囚歌》交给母亲要她转交给郭沫若。母亲把《囚歌》秘密藏在衣服中带出后,交给了郭沫若。叶华明的夫人称,皖南事变后,被关押的叶挺写《囚歌》送给郭沫若当寿礼,是要表达自己坚定的信念。
   我想,这段话有利地说明了,共产党不如当年关押他父亲叶挺的国民党,他在狱中还可以写诗,写了还可以已通过探监人秘密地带出来,相比一下,现在被薄熙来关押在狱中的人,不论是因言获罪的政治犯,还是站错了队的所谓贪官,或是其它被指控为黑社会的犯人,有哪个能被当人善待?有哪个人能够狱中吟诗作赋,并带出来发表?据报道,重庆被抓的人,大都被编了号码,严加看管,连真名实姓都没了,还有的法轮功学员不明不白地惨死在狱中,连为他辩护的北京律师张凯和李富春都被警察公开殴打,不知叶华明和李淑卿是否知情,做何感想?说句不好听的话,共产党不仅堵死了囚徒的自由之路,连象狗一样爬出来的洞,也不给弱者!比如成都以死抗议政府强拆的烈女唐福珍,既便浇油自焚,也不能唤醒官员的良知,其家人还要被加以暴力抗法的罪名投入监狱。薄熙来更是胆大妄为,他砸烂公检法,成立200多个专案组,共动员7000余人,抓捕所谓黑社会和贪官,搞得鸡犬不宁,人人自危,当年主持中美合作所的特务头子戴笠,已经远远地不如薄熙来厉害!
   这篇报道还引述叶华明的回忆,他介绍说,叶挺被国民党秘密押往渣滓洞监狱,这时叶挺已与党组织失去联系已有较长时间,怎么让党组织知道他已到达重庆?叶挺上厕所时都在思考怎么能把信送出去,他想到了留信。爱抽烟的叶挺拿出了烟盒纸,用随身所带铅笔写下了:“请转恩来同志,我已到重庆。希夷”然后把烟盒纸压在一个砖头下,当时等在厕所外面的特务也没有发现。经过一周的时间,才被不知名的人转交到周恩来手中。这说明国民党再坏,还能让叶挺身上有铅笔,他还能有机会把信藏在砖头下,甚至还能找人把信传到周恩来手中。现在,在薄熙来和王立军的严密监控下,类似奇迹能出现吗?叶华明应当明白,如果他父亲现在坐了薄熙来的牢,别说吟诗转信,连命都保不住!他恐怕只能成了可怜的乌小青!也可能就没有了叶华明家人后来的故事。
   文章又描述了国民党特务对他们的监控,它说,抗日战争的胜利并没有给父亲的命运带来转机。叶华明说,父亲从湖北恩施坐专车到宜昌后,再坐船去了重庆。他说那时乘船非常慢,到达重庆后也不能及时到歌乐山监狱,住在朝天门码头一个小旅馆里,父亲和他们兄妹三人住楼上,特务们住楼下。那年,已经11岁的叶华明、妹妹叶扬眉和哥哥叶正明,懂得如何理解父亲,并按照父亲的话去办事。父亲考虑到让三个小孩跟在面前,受特务监管,很苦还不能上学,便思量着如何让孩子去找周恩来。父亲躲开特务的监视,写了一张字条,上书:“我已到重庆,三个孩子交给您照顾,拜托了!”三个孩子趁特务只留下一人监视之际,溜出了小旅馆。没走多远,一个特务回旅馆,与孩子们碰了个正着,问他们去哪?叶华明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回答道:“父亲想吸烟,叫我们去买一包回来。”孩子们躲过了特务的盘问,雇了两辆人力车,并嘱托车夫说:“我们多给你钱,你快点把我们送到曾家岩50号。”在那里见到了周恩来。周恩来和其他人带上三个孩子赶到旅馆,非常遗憾的是,旅馆经理说人已走了十多分钟。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上述特务对付叶家后人的卑劣手法,如今共产党都继承下来,并加以发扬光大,他们把高智晟不知道关到哪里去了,连他的太太耿和和孩子也不得不逃往国外,只能通过美国国会呼吁寻找这位敢言律师。这颇象叶华明他们的经历,但也不如国民党,因为国民党还没有逼得他们背井离乡,跑到西方国家寻求政治避难。我很想不通,既然坐牢很苦,特务迫害他的家人很不人道,薄熙来和叶华明也吃过苦头,为何不深刻反思,好了伤疤忘了疼?他们为何不利用手中的权利,推进民主,改变目前这种一党执政践踏人权的社会制度呢?他们在重庆交流什么荒唐可笑的强盗逻辑呢!面对渣滓洞,他们是否已经意识到,现在整个重庆已变成了一个比渣滓洞还要残暴百倍的大监狱?叶华明该明白,他父亲誓言烧毁的现代版活棺材正是他们搞的!
   我记得以前和李大姐闲聊时,也听她讲过有关他们叶家子弟改名的故事。上述文章也不厌其烦地讲了周恩来为叶家孩子改名的过程,重复这段陈芝麻烂谷子,使我恍然大悟。至此,我们终于读明白了,薄熙来请他们到重庆,是为了利用两个老人做宣传,给他们正名,以便证明血统论的天经地义,同时也是为了化解以前和叶家以至其它太子党子女的矛盾,进而请他们联合起来,团结在以薄熙来为首的党中央周围,向胡温为代表的共青团派施压,在即将举行的中共十八大上夺权。不论薄熙来,还是叶华明,他们从父辈那里得到的思维定势是,胜者王,败者寇,前者胜把别人关进渣滓洞,后者胜亦反其道而行之,他们不知道还有别的更好的路可走。其实面对21世纪的地球村,他们应当知道,只有政治体制改革,只有宪政民主,才是中国唯一的出路,包括他们及家人在内,不可能在历次内斗中稳操胜劵,一旦失势,他们都会面临不公正不人道的待遇,不论薄家父子,还是叶华明和李淑卿夫妇,都曾有过感到无奈和无助的时候,为何他们始终没有记性与悟性呢?
   2009年12月7日于多伦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