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李长春真的要善待记者吗?]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长春真的要善待记者吗?

   来源:RFA
    今天新华网的一篇文章说,昨日全国宣传部长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主持意识形态工作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李长春竟大言不惭地表示,要善待记者,善用记者,善管记者,对于一个熟悉他的大连同乡来说,我只能替他脸红,我想,法国记者无疆界组织有关世界新闻自由状况的年度报告刊出后,中共的新华社内参不可能不发表,他不可能不细加阅读,中国目前是全世界关押新闻记者最多的国家,他难道不知道?一个临近退休的人了,还站在讲台上,厚着脸皮讲假话,空话,大话,费话,真是不可思议!他号召全国的宣传部长,在新的一年里如何善待,善用,善管新闻记者呢?
   实话说,90年代初的李长春任职于辽宁省长,那时他给我的总体印象还不错,在沈阳市办事,还挺亲民的,老百姓对他有口皆碑,但近年来随着他的官职一路高升,由广东到北京,特别是当了政治局常委之后,李长春官升脾气长,作风越来越霸道,思想越来越僵化,言谈举止也变得越来越不可一世,做为一个小记者,我与他并无个人私交,但和他的大秘书张江则是青年时代即携手并肩一路走来的朋友,他跟随曹伯纯从大连到广西,又转随李长春由广东进军北京中南海,现在成了中共辽宁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已把全省的意识形态大权抓在手中,真是今非昔比!从张江的变化即可折射出李长春的“一阔脸就变”的德性。
   张江原为大连市新金县下乡知青,我与其相识于1975年,由新金县诗人姜风清引见,那时拜在姜老师门下学习文学的还有史卫国{现《东北之窗》杂志社长},刘元举{现《报告文学》杂志编委},高满堂{现大连电视台编剧}和刘尊利{原辽宁日报政法部主任}等人,张江是最不出眼的一个,70年代末考上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时,因他已在中学入团,是我陪同他去团市委办理组织关系的,我还和他一起到新金县皮口镇爬山和长堤漫步,做为道别之游,我们一边指点海里的牛眼砣子,一边吟诗言志,并立志改变中国,当时我很佩服他,因为他竟敢写信投递批评江青,如不是“四人帮”垮台得早,他脑袋可能就搬家了,我对朋友们讲过,张江日后如能踏入政坛,中国就有希望......但就是这样一个有志青年,后来大学毕业进了市委机关,特别是给原市委书记曹伯纯当秘书和投入李长春阵营之后,就彻底地变脸了,不仅远离了老朋友和恩师,而且成了打压新闻记者和异议作家的马前卒,其在广东省和北京均扮演了十分丑陋的角色。
   不用讲别的,我今年初发表了题为《李长春中宣部安插亲信受阻》一文后次日,我在搜弧网上开办了近两年的私人博客被无情的封闭了,至今不能打开。这就是李长春所说的善待记者,这就是他秘书张江的情同手足的老朋友的下场,退一万步讲,就算我和他交情还不够,但姜风青和刘尊利与他走得更近一些,在大连文人圈里则是人人皆知,他当了省委宣传部部长之后,辽宁日报记者刘尊利不幸患癌症走了,近在咫尺的张江,竟然没有亲自去参加他的追悼会;他的师母{姜风青的太太}因练法轮功被劳教三年,家中生活困难,我入狱五年,2006年出来找不到工作,他依仗李长春的权威,把全国的文学艺术新闻媒体都操控在手中,竟对我们的窘境装聋作哑,总之,他已经完全忘记了我母亲活着时,宁可个人挨饿,也要把温饱让给他的旧事,也忘了他在乡下忍饥挨饿时,是姜风青把他接到位于西泡子的家中热情款待......不必讲善待我们这些不幸的遭受政治迫害的人,只要记得我们曾是风雨同舟的知青就行了,但据与他联系过的旧友透露,他连大家的电话都不接,他已不认识新金县的知青哥们了,正如2008年春节前,我与高满堂,刘元举聚餐叙旧时达成的共识:人不要当官,当了官就没了人性,要我说,千万别当共产党的官,当了就变成了狼,不变的有,比如胡耀帮和赵紫阳,但你不变就要被变了的恶狼吃掉!

   我不想浪费读者的时间,例举那些近年来因言获罪的记者的悲惨故事,因为大家可以网上点击查讯,我只想讲出我的切身经历,这是最好,最有力的证明!他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了共产党的官员脸皮厚如靴底,讲大话时比唱歌还动听,但做起事来,却令人恶心!一个连自已的恩师旧友都拒绝帮助的人,能善待素不相识的它人吗?他们除了善待“金钱”和“官位”之外,还能善待什么?我想,李长春如果真的要善待记者就应当实实在在地做一点事,比如你下令给原《经济学周报》编辑高瑜和另两个坐牢出来的记者赵岩和高勤荣,安派个适当的工作,把狱中监禁的记者师涛放了,为那些被打的众多记者伸冤,做主,抓捕那些殴打记者的人,依法处理,促使全国人大制定保护记者的《新闻法》等等,再不,打个电话给辽宁省委宣传部的张江,叫他善待辽宁省新闻界的记者,别动辄训斥他们,去大连看看过去有恩于已的老朋友,老师,同学,帮他们解决生活上的困苦,你还要告诫你在辽宁省政府任职的兄长别跟某房地产商走得太近,还要告诫和张江的弟弟,叫他们别利用职权捞得太多,不要以为别人全是瞎子和傻子,如果能把我的私人博客解封,也算有点良知和良心!
   不过,我奉劝大家别对李长春和秘书张江抱有任何幻想,他们所说的“善待”是为后面的“善用”和“善管”遮羞的,“善用”什么?善用记者歌颂所谓的主旋律,叫他们拍共产党的马屁!“善管”什么?如不听话,他们立刻翻脸不认人,轻者把你砸了饭碗,重者关进监狱,这就是“善管”,这就是李长春之流对新闻记者所谓善待的本质!
   2010年1月4日于多伦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