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李长春真的要善待记者吗?]
姜维平文集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李克强在辽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长春真的要善待记者吗?

   来源:RFA
    今天新华网的一篇文章说,昨日全国宣传部长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主持意识形态工作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李长春竟大言不惭地表示,要善待记者,善用记者,善管记者,对于一个熟悉他的大连同乡来说,我只能替他脸红,我想,法国记者无疆界组织有关世界新闻自由状况的年度报告刊出后,中共的新华社内参不可能不发表,他不可能不细加阅读,中国目前是全世界关押新闻记者最多的国家,他难道不知道?一个临近退休的人了,还站在讲台上,厚着脸皮讲假话,空话,大话,费话,真是不可思议!他号召全国的宣传部长,在新的一年里如何善待,善用,善管新闻记者呢?
   实话说,90年代初的李长春任职于辽宁省长,那时他给我的总体印象还不错,在沈阳市办事,还挺亲民的,老百姓对他有口皆碑,但近年来随着他的官职一路高升,由广东到北京,特别是当了政治局常委之后,李长春官升脾气长,作风越来越霸道,思想越来越僵化,言谈举止也变得越来越不可一世,做为一个小记者,我与他并无个人私交,但和他的大秘书张江则是青年时代即携手并肩一路走来的朋友,他跟随曹伯纯从大连到广西,又转随李长春由广东进军北京中南海,现在成了中共辽宁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已把全省的意识形态大权抓在手中,真是今非昔比!从张江的变化即可折射出李长春的“一阔脸就变”的德性。
   张江原为大连市新金县下乡知青,我与其相识于1975年,由新金县诗人姜风清引见,那时拜在姜老师门下学习文学的还有史卫国{现《东北之窗》杂志社长},刘元举{现《报告文学》杂志编委},高满堂{现大连电视台编剧}和刘尊利{原辽宁日报政法部主任}等人,张江是最不出眼的一个,70年代末考上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时,因他已在中学入团,是我陪同他去团市委办理组织关系的,我还和他一起到新金县皮口镇爬山和长堤漫步,做为道别之游,我们一边指点海里的牛眼砣子,一边吟诗言志,并立志改变中国,当时我很佩服他,因为他竟敢写信投递批评江青,如不是“四人帮”垮台得早,他脑袋可能就搬家了,我对朋友们讲过,张江日后如能踏入政坛,中国就有希望......但就是这样一个有志青年,后来大学毕业进了市委机关,特别是给原市委书记曹伯纯当秘书和投入李长春阵营之后,就彻底地变脸了,不仅远离了老朋友和恩师,而且成了打压新闻记者和异议作家的马前卒,其在广东省和北京均扮演了十分丑陋的角色。
   不用讲别的,我今年初发表了题为《李长春中宣部安插亲信受阻》一文后次日,我在搜弧网上开办了近两年的私人博客被无情的封闭了,至今不能打开。这就是李长春所说的善待记者,这就是他秘书张江的情同手足的老朋友的下场,退一万步讲,就算我和他交情还不够,但姜风青和刘尊利与他走得更近一些,在大连文人圈里则是人人皆知,他当了省委宣传部部长之后,辽宁日报记者刘尊利不幸患癌症走了,近在咫尺的张江,竟然没有亲自去参加他的追悼会;他的师母{姜风青的太太}因练法轮功被劳教三年,家中生活困难,我入狱五年,2006年出来找不到工作,他依仗李长春的权威,把全国的文学艺术新闻媒体都操控在手中,竟对我们的窘境装聋作哑,总之,他已经完全忘记了我母亲活着时,宁可个人挨饿,也要把温饱让给他的旧事,也忘了他在乡下忍饥挨饿时,是姜风青把他接到位于西泡子的家中热情款待......不必讲善待我们这些不幸的遭受政治迫害的人,只要记得我们曾是风雨同舟的知青就行了,但据与他联系过的旧友透露,他连大家的电话都不接,他已不认识新金县的知青哥们了,正如2008年春节前,我与高满堂,刘元举聚餐叙旧时达成的共识:人不要当官,当了官就没了人性,要我说,千万别当共产党的官,当了就变成了狼,不变的有,比如胡耀帮和赵紫阳,但你不变就要被变了的恶狼吃掉!

   我不想浪费读者的时间,例举那些近年来因言获罪的记者的悲惨故事,因为大家可以网上点击查讯,我只想讲出我的切身经历,这是最好,最有力的证明!他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了共产党的官员脸皮厚如靴底,讲大话时比唱歌还动听,但做起事来,却令人恶心!一个连自已的恩师旧友都拒绝帮助的人,能善待素不相识的它人吗?他们除了善待“金钱”和“官位”之外,还能善待什么?我想,李长春如果真的要善待记者就应当实实在在地做一点事,比如你下令给原《经济学周报》编辑高瑜和另两个坐牢出来的记者赵岩和高勤荣,安派个适当的工作,把狱中监禁的记者师涛放了,为那些被打的众多记者伸冤,做主,抓捕那些殴打记者的人,依法处理,促使全国人大制定保护记者的《新闻法》等等,再不,打个电话给辽宁省委宣传部的张江,叫他善待辽宁省新闻界的记者,别动辄训斥他们,去大连看看过去有恩于已的老朋友,老师,同学,帮他们解决生活上的困苦,你还要告诫你在辽宁省政府任职的兄长别跟某房地产商走得太近,还要告诫和张江的弟弟,叫他们别利用职权捞得太多,不要以为别人全是瞎子和傻子,如果能把我的私人博客解封,也算有点良知和良心!
   不过,我奉劝大家别对李长春和秘书张江抱有任何幻想,他们所说的“善待”是为后面的“善用”和“善管”遮羞的,“善用”什么?善用记者歌颂所谓的主旋律,叫他们拍共产党的马屁!“善管”什么?如不听话,他们立刻翻脸不认人,轻者把你砸了饭碗,重者关进监狱,这就是“善管”,这就是李长春之流对新闻记者所谓善待的本质!
   2010年1月4日于多伦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