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辽宁足坛扫黑,薄熙来是黑老大]
姜维平文集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辽宁足坛扫黑,薄熙来是黑老大

来源:前哨杂志

    去年,一场来势凶猛的足坛扫黑风暴,在辽宁省沈阳市开始颳起,目前正在向广东等全国其它城市进军,直到11月6日,中国足协才被动表态,据人民网报道,中国足协6日就公安部打击中国足球比赛中的赌球和假球行动表示出积极的态度,其称将坚决支持抓赌打假行动,并将给予全力的支持与配合。但在我看来,足协的表态晚了一大拍,而且此前还派足协副主席薜某先到重庆去通风报信,这一非同寻常的举动更加印证了我的判断: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是足坛货真价实,由来已久的黑老大,或许上面的政局已发生变化,他贪腐和护黑的尾巴终被抓住。如果是这样,不仅抓住一群贪官,而且中国足坛从此或许可以真正地走出体制的困境。

   足球振兴的“瓶颈”是官商勾结

   80年代中期,我在新华社大连支社做过三年的体育报道工作,故对大连足坛的内幕了如指掌,我几乎采访过所有的大连籍著名运动员和教练员,现在我要告诉大家,中国足球之所以落后,不是没有人才,不是球场战略战术有问题,也不是资金投入太少,而是政治体制所限,是制度把各级体委变成了官衙门,负责体育与足球的官员太贪婪,他们和所谓赞助足球的商人,不法教练员,运动员等相勾结,把球星当成了筹玛与棋子,把球迷当成了傻子,把黑哨,赌球,打假当成了赚钱的产业,总之把国家荣誉,成绩,利益玩于股掌之上,使足球事业蒙受重大损失,而当过“足球城”大连市市长的薄熙来难脱其咎。

   我们先来看看中国足协态度的微妙变化。去年早些时候,在沈阳先被警方抓住把柄的足坛黑手,已露了马脚,但官方守口如瓶,广大球迷不依不饶,一些媒体也穷追猛打,不过中国足协持慎重态度,大有羞羞答答的味道,我想他们可能在观望,请示,等待,直到胡锦涛,习近平和刘延东作了明确的批示,才发表了一份声明,文中表示,近期公安部门采取了严厉打击足球比赛中的赌球和假球活动的一系列行动,引起了社会关注。赌球和假球是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也是阻碍中国足球健康发展的一块“毒瘤”,严重违背体育精神,其危害极大,影响极坏,必须坚决予以铲除。

   由于中国的足球队员,传统上大都来之辽宁和广东,环绕着他们所参加的各种比赛活动,在球迷中产生足球竞猜游戏以至赌博犯罪,由来已久,并在大连,沈阳,广州这三个主要城市愈演愈烈,最初规模较小,后来不仅参与的人数众多,而且与新加坡等境外黑道势力相勾结,赌资越来越大,影响也越来越坏。等到了90年代后期,已是人人皆知,见怪不怪,而这一切,都是在薄熙来眼皮底下滋长成风的,他一方面亲自插手大连以至辽宁的足球事业,扶植了万达,实德等足球职业俱乐部,另一方面他的众多死党,哥们,以赞助足球为招牌,以严密的组织和雄厚的资金,以振兴足球事业为幌子,千方百计操控比赛结果,调动运作资金,愚弄广大球迷,暗渡陈仓,大发横财,形成了地下赌球产业。

   大连新闻界的朋友说,薄熙来是一个最大的“足贪”官员,也是一顶最大的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他在辽宁省任职期间保护了黑哨,黑球,赌球,造假,罪恶累累,磬竹难书,如果揭开内幕,一定触目惊心!

   薛某为何下重庆?

   虽然国内媒体表示,中国足协一贯坚决反对足球比赛中的违反体育道德和违反法律的不良行为,坚决拥护有关部门的抓赌打假行动,并将全力给予支持与配合。我认为这根本不符合事实,因为大连以至辽宁许多足球运动员和中国足协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还有很多教练员调到国家体委任职,就我当体育记者的几年间,就见过很多国家体委的来访者,也听到大家私下对赌球,假球和黑哨的议论,问题是手中有权的体育官员,或直接参与犯罪活动,或者洁身自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谁也不能,也不敢揭发大连以至辽宁的“足贪”黑幕和伤疤,因为大连市长薄熙来是中共元老薄一波的儿子,是中南海的纨绔子弟,而足球是他的业余爱好和心头肉,大连足球是他的一张闪亮的名片,谁敢在他的太岁头上动土,必死无疑!

   足协说,对于参与赌球、打假的足球从业人员,无论是谁,中国足协都绝不姑息迁就,并将按有关规定严肃处理。但以前并非如此,这回情况发生了变化,我想是基于太子党实力的衰微,是薄熙来影响力消退的表现,他不敢明目张胆地再下令保护足球界的哥们,但他不得不保护自己。大连和重庆新闻界的朋友说,薄熙来深知电话联系不安全,但因为卷入了赌球和假球黑案而又忐忑不安,所以薛某急急忙忙下重庆,尽管借口冠冕堂皇,但内行人一眼就看出了门道。

   原来,中国一些媒体爆出了公安部门正在进行一场打击赌球和假球活动的消息,他们已经找了足球圈内的众多人士进行调查,但具体的进展情况没有透露。这使薄熙来及其马崽惶惶不可终日,如果是在他爹活着的时候,他往北京打一个电话,再大骂一声娘,问题就摆平了,现在时过境迁,往事如烟,他既不能坐以待毙,又不能赤膊上阵,他必须小心处理。

   近日,伴随重庆的唱红打黑,辽宁省却打出了特色,沈阳足坛打黑风暴似乎越刮越猛,以至打到了北京,被公安机关带走的中国足协官员名子也陆续曝了光,连央视都开始播出相关的讨论节目。可见箭在弦上,形势逼人。

   值此千钧一发,中国足球风雨飘摇之际,中国足协副主席、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领导办公室主任薛某却忽然来到重庆,当地的重庆晚报说,他的到来一方面显示体育总局对于发展青少年足球的决心,另一方面,薛某也代表足协,谈了对近期中国足球打黑的看法。他辩解说,事实上,从司法介入中国足球至今,中国足协一直是支持抓赌打假行动,促进足球健康发展的云云。

   我要问:发展青少年足球和重庆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重庆的青少年足球有名吗?唯一让人们记住的是,今年4月,重庆大坪中学女足在世界中学女足锦标赛上,以6战6胜进球25个而闻名,但随后被媒体披露身份造假,既参赛的球员,只有3个大坪中学的学生,其它都是国少队的,尽管比赛规则明确写有一条:球员必须来自同一学校,但薄熙来造假已成家常便饭,对此无所顾忌。现在,他是去找重庆的青少年,还是去见薄熙来?他们到底私下秘谈了什么?更为荒唐的是,薛某主任竟在那里首次发表了有关足球扫黑的想法。原来,讲话之前,他要先向薄熙来讨教,或者说,他知道辽宁省起于青萍之末的足坛扫黑,是有来头的,是指向薄熙来的,他搞不好要翻船!

   在此之前,中国足协一直没有高层人物敢于站出来表态,因此薛某的明确首肯,折射了太子党和共青团明争暗斗力量对比的变化,由此可以看出,在这次自上而下的足坛扫黑运动中,薄熙来面临的危机有多么严重。

   范广鸣何许人也?

   现在,在媒体上公开报道的唯一已被辽宁警方带走“协助调查”的中国足协最高官员,是谁呢?是在足协负责商务工作的范广鸣。

   这个人的被抓,对于中国足坛来说,如同扔下了一颗重磅炸弹!对于薄熙来及其死党来说,等于是当头一棒,因为不论是在薄熙来当辽宁省长,还是走马上任商务部长,他都是薄大官人办公室和寓所的座上宾,都与其关系密切,来往频繁,他最早是沈阳籍的国家足球队的前卫,后是辽宁广原足球队的老板,接着又被薄熙来安排去了新加坡,后又回国任职,总之他的走红直接与薄熙来及其死党有关。大连新闻界的消息人士说,他是薄熙来一手提拔的,行走于海外赌球集团与国内球员,教练员,足球俱乐部老板之间的一个诡异的人物。因为他的亲友范某臣是金州区的小包工头子,而后来他在薄熙来的扶植下,把大连五个国营建筑企业全部挤垮,只有它成了大连商界老大,而不论范广鸣,还是范某臣,无一不是球迷,无一不是受惠于薄熙来的红人,也有人说,他们是本家兄弟,自然受到重用,都懂足球,都有钱和关系,都想利用薄熙来的大权,利用足球事业发财,以便名利双收。但另一个老记说,他们的姓名是偶然相近,不是兄弟,他的弟弟范广会是沈阳市足协秘书长,他根本不认识范某臣,但不论如何,范广鸣与薄熙来一手扶持的大连万达,大连实德等足球俱乐部老板关系特近,则是我和众多记者亲眼所见的事实。

   范广鸣是中国国家队一个老球员,但他和其它球员不同,其他人大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而他是一个很有经济头脑,很有钻营能力的生意人。

   据媒体报道说,范广鸣被调查不是因为他在足协的工作,而是因为他和一些地方足球俱乐部的复杂关系,他曾多次组织中国球队前往新加坡参加联赛,当年的新麒队、辽宁广原队就是经他运作赴新加坡比赛的,他还曾担任过新麒队总经理。后来,这几支球队都在新加坡惹上了赌球丑闻,结果搞得声名狼藉。而范广鸣因为与这两队的渊源,未能幸免,近日在武汉被辽宁省警方带走协助调查。

   黑窝是怎样败露的?

   一年前,王鑫任辽宁广原队总经理,因涉嫌赌球被新加坡法庭发出拘捕令追查,他以为跑回国内就没事了,因为2004年之前荣获十连冠的辽宁省,早已是“足贪”,“足黑”大省,在薄熙来的荫庇下,黑哨,赌球,黑球大行其道,也就是说玩黑的根本不用怕,但这回,黑老大薄熙来已离开辽宁,去重庆打汪洋的“黑”了,所以做为辽宁广原队领队兼球会总经理的王鑫,未能在新加坡按时到庭接受审判,却被新加坡发出了一纸全球通缉令逼得四处奔波,随后在国内被辽宁警方逮捕,而正是王鑫接受审讯期间,供出了大量的国内联赛的赌球线索,使早已对薄熙来积怨过深,恨之入骨的辽宁省公安厅长李文喜等人,抓在手里,上报中央,得到刘延东,胡锦涛等人的首肯,于是开始了全国大面积深入调查。

   此后不久,前辽足十冠王时期的著名球员吕东因涉嫌参预“赌球事件”被警方传走,至今还没有准确的消息。据悉,吕东在足球圈内绰号“老八”,虽然已经离开足球界很多年,但他开办的“丽子酒吧”曾经一度是“赌球窝点”,甚至不少足球业内人士和他的朋友都经常光顾这里聚会。国内媒体报道说,与吕东经常混在一起玩的还有臭名昭著、因吸毒被媒体曝光的刘建生,即人称“老六”,而“老七”则是大家所熟知的足球名将张玉宁。接着深挖下去,拔出萝卜带出泥,范广鸣浮出水面。

   据沈阳市新闻界朋友称,当年,王鑫的广原球队和新麒队正是范广鸣亲自运作赴新加坡打球的。后来,这两支球队都在新加坡都惹上赌球丑闻。王鑫就是那时被新加坡发出拘捕令的。于是,范广鸣做为第一位因“赌球”问题而被辽宁省公安机关抓捕的中国足协官员,一点也不奇怪,至于能否再深挖出更高级别的官员,那要看薄熙来和胡派暗斗的结果,这也正是薄熙来在重庆被动打黑的原因之一。他想用汪洋和贺国强的问题,摆平胡温,所以辽宁足贪扫黑还难讲最后的结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