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民初最傑出的黑幕小說作家朱瘦菊]
胡志伟文集
·淺論《陳君葆日記》
·以一人而敵一國 振千仞足垂千秋——哭紹唐先生——
·氣勢磅礡 結構渾成---論兩漢三國的優秀傳記作品---
·從文學作品探討中國現代史--重讀《汪政權的開場與收場》--
·以德服人的外交家--評歷史小說《鑿空行--張騫傳》--
·--評舒巷城自傳體小說《艱苦的行程》--
·文學作品可以與政治無關嗎?
·一生真偽有誰知?——讀曹汝霖《一生之回憶》有感
·一本按語多於厚文的奇書——重讀莊士讀回憶錄《紫禁城的黃昏》——
·奈何橋畔的怒吼
·文集第三輯
·文集第四集
·文集第五集目錄
·文集第五集文章
·胡志偉文集第六集
·《長征的神話與真相》序言
·12個月逃竄6000公里損失20萬官兵
·毛泽东两次险些被国军活捉
·所謂北上抗日純係無恥謊言
·歷史是一面鏡子
·十年天地干戈老 四海蒼生同聲哭*
·朱德李富春陳毅等百多名中共高幹中招被囚
·台灣國防部情報局心戰專家炮製的「共革會」假案
·「同國民黨反動派長期鬥爭的繼續」
·種瓜得瓜 種蒺藜者收穫芒刺
·「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帶著你們打回大陸去」——反攻大陸的國光計劃曝光
·十七名精英將校擬訂113本反攻計劃
·第一梯次擬登陸廈門福州廣州
·蔣介石說:與其死在台灣,不如死在大陸戰場
·蔣介石說:我們反攻是行使國家主權
·美國主流輿論盛讚老蔣「至死不渝其志」
·《十大戰爭真相》第二輯序言
·在無數片面之辭中發掘歷史真相
·民間史料比官方正史更鮮活更具體
·口述歷史暴露出驚人的史實
·1962年中共一度打算撤離上海
·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 痛悼好好先生姚立夫
·《春秋》壯盛的作者陣容
·有華僑的地方就有《春秋》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日軍芷江洽降與蕭毅肅上將紀念座談會〉發言
·國軍三大參謀長之首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初最傑出的黑幕小說作家朱瘦菊


   被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講座教授夏志清譽為「中國現代小說家中意象豐富首屈一指」的張愛玲,在1944年的一次介紹自己怎樣寫小說的座談會上說:「我是熟讀《紅樓夢》的,但同時也曾熟讀《老殘遊記》、《醒世姻緣傳》、《海上花列傳》、《歇浦潮》、《二馬》、《離婚》和《日出》」。她所舉的八種作品,前四種著於清代,後四種著於民國。《二馬》與《離婚》是老舍寫的小說,《日出》是曹禺寫的劇本,章回體長篇小說只此《歇浦潮》一種,可見它對後世文壇的影響。夏志清的胞兄、美國華盛頓大學研究員夏濟安教授則盛讚此書「美不勝收」。
   臺灣的文學評論家水晶(本名楊沂,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比較文學博士)1971年走訪張愛玲時,她指出:「《歇浦潮》是中國自然主義作品中最好的一部」,亦坦承自己的短篇小說《怨女》裡的「圓光」一段,是直接從《歇浦潮》裡剪下來的。
   那麼,《歇浦潮》是一部什麼書呢?著名紅學家魏紹昌在為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重印此書時所撰前言中說:「海上說夢人朱瘦菊的《歇浦潮》洋洋灑灑一百回,先在上海新申報連載了五年之久,至1921年5月出版全書。在當初許多寫上海這個十里洋場形形色色眾生相的社會暴露小說中,它是最暢銷的一部作品……本書寫成之後,又續作了《新歇浦潮》,兩書都在社會上產生了震動。」美國加州大學亞洲語文文化系教授胡志德(西人)在其清末民初文學評論集《把世界帶回家》中第九章〈歇浦潮和都市觀〉中,稱「朱瘦菊的具有歷史意義的小說是對那個年代和標誌此年代的令人乏味事件的詳盡記錄。」蘇州大學通俗文學研究所所長范伯群教授則說,社會小說「成績上乘而兼有創造性者大概要算朱瘦菊了……《歇浦潮》初版後,在短短一年半時間內即印了四版,可謂暢銷。
   由於五四運動以來所宣導的新文化運動,對廿世紀初的黑幕小說持批判、摒棄態度,所以清末民初的優秀作家包天笑、李涵秋、朱瘦菊等,被列入「鴛鴦蝴蝶派」的另冊,大陸出版的中國近現代文學史也就從來不屑提及他們。

   近幾年,隨著中外文化交流的增進,大陸上的文學評論家們漸漸悟出,通俗文學不是文學史的陪客,小說最不應該造成雅與俗的對峙,人們往往對俗的熱愛超過對雅的熱愛,任何作品角色的材料都來自俗事。榮獲《星洲日報》「最傑出華文作家」稱號的上海女作家王安憶稱,《歇浦潮》所描繪的民初某些階層人士活動圈子,是像她那樣年青的知識份子完全陌生,而且難以涉及的領域。於是,2008年9月10日,無錫東山的朱瘦菊故居舉行了朱瘦菊紀念館揭牌典禮,向參觀者展示這位著名小說家、電影家的生平,來自世界各地的朱瘦菊後裔也齊聚這座江南名城,一起見證了先人生前故居的今昔變化。
   朱瘦菊(1892-1966),祖先是江蘇南通呂泗港的漁民,其曾祖父當上沙船老大後才全家遷居上海,到朱瘦菊兄弟這一輩開始讀書。朱瘦菊生於前清光緒十八年(西元1892)。由於家中食指浩繁,他十六歲就進報館工作,不僅供養父母,還要負擔其弟(後任唐山煤礦工程師)上大學的費用。他的中英文均係自學成才,英文能與西人對話水乳交融、看西片不必租用「譯意風」。他日常接觸到不同階層的人物,積累了豐富的寫作素材。於是,他寫了八部傳世之作,都是屬於揭露黑幕的社會言情小說。1914年9月,《歡場三月記》在《七天》雜誌連載﹔1916年起在《新申報》連載《歇浦潮》五年,1921年由上海新民圖書館出版,此書先後印行八版。1917年9月《此中人語——拆白黨的黑幕》由上海遊戲書社出版,翌年五月又被上海新民圖書館以「警世小說」分成上下兩冊出版。1918年12月——1919年10月《市井檮杌(音tao wu,意謂惡獸或惡人)史》連載於《小說畫報》。1922年1月起《新歇浦潮》連載於《紅雜誌》,翌年4月由上海世界書局印行繪圖本。1922年秋由上海新民圖書館出版石印本《脂粉地獄》,書前有「海上漱石生」*的序。1926年8月,上海大東書局將《半月》雜誌連載的《剩粉殘脂錄》結集出版。1943年4月起,《金銀花》連載於《紫羅蘭》雜誌,1945年上海辰鐘書局結集出版。
   他用「上海說夢人」為筆名,旨在暴露社會上種種醜惡現象,以喚醒醉生夢死的人,讓他們幡然悔悟。《歇浦潮》與《新歇浦潮》不僅全方位描繪民國初期上海的社會狀況,而具對其所展示的社會眾生相進行了淋漓盡致的透視;洋洋一百回,寫盡了人間的醜態,個個都是騙子,人人皆為敵手:妓女騙嫖客的錢,嫖客娶妓女為妻,再騙回妓女的錢;姨太太騙了老爺的錢,戲子又騙了姨太太的錢;經理算計了眾股東,夥計則算計經理;訛騙革命黨的薪金,再出賣同志去騙復辟政府的賞銀。有權的以舞弊謀錢,有買賣的以奸詐謀錢,有美貌的以色相謀錢,一切男女皆熱衷於做掮客拉皮條,在買賣雙方之間謀錢。一個大上海的人生,全被濃縮與簡化為功利二字,手段則是拆白黨式的。一大群男女拆白黨中,寥寥幾個有情有義的,下場都很悲慘。例如靠開藥房賣假藥起家的錢如海,以十萬股本訛騙眾股東80萬元創辦「富國水火人壽保險公司」,用監守自盜的手法,將卅多箱假鴉片煙向自己的保險公司投保30萬元,然後放一把火把假煙燒掉,再向自己的保險公司索賠,連未入帳的十萬股本,共到手四十萬元,鉅款到手當晚就觸電身亡,鉅款被帳房杜鳴乾吞沒;杜又樂極生悲,受驚致瘋,四十萬元存入德資銀行,其家人將洋文存單視為廢紙,於是四十萬元付之東流。又如,書中的一批街頭青年將革命當作趕熱鬧,失敗後個個無所事事,苟且偷生;窮極無聊便有的搞出賣,有人搞詐騙,革命經驗被用於拆白黨的生計。作者借革命黨中叛徒尤儀芙說:「黨人共有幾十萬,豈能人人同志,同志二字不過名目好聽而已,其實真正熱心國事的,十人中難得一二,其餘全都是熱衷權利,借黨會自壯聲勢。現在鬧得這樣一敗塗地,盡由此輩惹的禍。」作者在全書開首便言:「據說春申江(歇浦即黃歇浦,也即黃浦江,又名春申江)畔,自辛亥光復以來,便換了一番氣象,表面上似乎進化,暗地裡卻更腐敗。上自官紳學界,下至販夫造卒,人人蒙著一副假面具」。時隔九十七年,中國大陸的社會現狀有過之無不及,人性的貪婪遠甚於民國初年。
   朱瘦菊不僅是一位優秀的小說家,而且是中國電影事業的拓荒者之一。早在上世紀廿年代初,他就投身於中國的電影事業。1920年秋季,以畫月份牌美女為生的但杜宇與朱瘦菊、周國驥等人,集資一千元,購置愛腦門牌攝影機一部,創辦了上海影戲公司,開始拍攝無聲片《海誓》,這是我國最早的三部長故事片之一。自1923年至1948年,由他編導的故事片有:《風雨之夜》、《休息一天》、《珍珠冠》、《九花娘》、《前情》、《連環債》、《馬介甫》、《美人計》、《烏盆記》、《大破高唐州》、《二度梅》、《就是我》、《馬振華》、《火燒九龍山》等,由他編劇的故事片有:《古井重波記》、《棄兒》、《採茶女》、《兒孫福》、《古宮魔影》、《銀幕之花》、《情欲寶鑒》等,由他導演的片子有:《呆中福》、《大破九龍山》、《呂四娘》、《美人血》等,共計25部。其中,百合影業公司與上海大中華影業公司攝製,朱瘦菊編導的《美人計》係我國第一部古裝宮闈歷史片,劇本據《三國演義》改編,敘述自劉備過江、甘露寺相親,至回荊州、蘆花蕩止,演員陣容可觀,由王元龍飾趙雲,張織雲(外號「南書房行走」的香港親共作家張文達之繼母)飾孫尚香。他所創辦的上海、百合、大中華百合影業公司、攝製與編導的影片以及他所編印的《電影雜誌》都以憤世嫉俗、懲惡勸善、抑強扶弱、除暴安良為宗旨,是起著促進社會進步的作用的。
   朱瘦菊一生堅貞愛國,守志不移。抗戰爆發後,他為了不讓自己經營的鐵廠落入日寇手中,便囑咐兩位年長兒子押運設備去大後方重慶支援抗戰。上海淪陷後,他多次拒絕汪偽政府的利誘,斷然放棄了自己所熱愛的電影事業,隱居家中。據其兒朱文鐘回憶:「父親總是和藹可親的,從不發脾氣。但是有一次他發現我收集的火柴盒上有『日本必勝』的漫畫,怒不可遏,命我立即將那隻火柴盒燒掉。這是我唯一一次看見父親發火。事後他對我說:日本人強佔我國的領土 ,奴役我國人民,用這種廣告來宣傳他們的強盜行為,我們決不能被這些反動宣傳所欺騙!」
   勝利後,朱瘦菊再度出山,為國泰電影公司撰寫了《呂四娘》、《美人血》兩部劇本。
   一九四九年春,共軍渡江,江山變色。朱瘦菊所崇尚的自由、民主、平等、博愛精神顯然與共產主義格格不入,他又恢復了隱居生活,寂寂無聞。同年秋,他賣掉了上海的家產,舉家遷往無錫華利灣桃園,與摯友陸步洲合作經營農場,開墾荒地種植桃樹六年之久。期間,他在三十年代上海文壇的老友,時任人民文學出版社社長兼總編輯的馮雪峰預付兩年稿酬約他撰寫小說《太平天國》。由於意識形態的差異,稿件殺青後被社方退回,迄今未獲出版。他還寫了《無雙傳》**等歷史小說,但均未付梓。
   朱瘦菊有兩房家眷,子女共八人,散佈在全球的曾孫玄孫已逾一百二十人。他的長女朱佩華與朱少屏之子朱鴻雋結褵。朱少屏早年留學日本,加入同盟會,辛亥革命曾參加攻打江南製造局之役,革命成功後曾任臨時大總統孫中山秘書。1916年後歷任環球中國學生總幹事、申報駐歐洲記者、上海通志館副館長等職。1942年4月17日在國府駐菲律賓領事任上,與同僚九人一起被日寇殘酷刺殺,史稱「外交九烈士」。
   一九二年,國家撥款修復了九烈士陵墓。翌年,九烈士墓被定為文物保護單位。一九八五年,南京市雨花臺區政協組織了憑弔九烈士。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南京市各界隆重紀念九烈士公葬四十周年。一九八九年一月十三日,國務院民政部給九烈士遺屬頒發了烈士證明書,這是繼張自忠將軍之後,由中共授予國府官員以烈士榮銜的第二批人員。朱少屏的次子朱桐生是上海市政工程局高級工程師,長女朱青榮任中共駐瑞士大使館參贊,長女婿鄭植平榮任中共駐瑞士大使,二女婿秦曾志是長春機械學院副院長,幼子朱康生任天津商學院教務處副處長。朱少屏的長孫朱正心畢業於同濟大學後,奔波於青藏高原三十年,為中國的公路建設事業作出了卓越貢獻,晚年調任常州市政工程公司總工程師。
   
   *海上漱石生(?-1939),本孫家振,曾任上海大世界報編輯,廿世紀二、三十年代武俠代表作家,著有《金鐘罩》、《飛仙劍俠》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