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我的声明】]
贺伟华
·八月十八日,电话慰问沂南法院门前的维权勇士
·抗议中共黑社会暴行,保障高律师及家人的生命安全
·论中国非暴力民主运动的政治化、集体化、组织化、街头化走向
·网络电话会议集体电话慰问采访遭遇暴力殴打受伤的高律师
·从泛蓝成员孙不二遭传讯, 看中国政治的未来走向
·民间自发农民减负组织的出现, 中国基层民主建政的希望
·杜绝血腥暴力殴打下的灾难性维权
·倡议全社会联动捐助孙不二行动,抗议相关黑社会无耻暴行
·被摩托车撞飞两米后所留下的残存根据
·贺伟华: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对中共暴行的调侃与轻蔑
·怀念飞雄——为铁窗中的英雄呐喊
·沉默的权利与民粹的“暴力”——为高律师正名
·从公民维权到民主运动,高律师的伟大尝试
·独立评论:对高是否认罪的“全民公决”很无耻!
·医疗减肥致人死命,医院门前人潮涌动、炮竹连天!
·《韩美整容中心》周健命案深入调查:赔款九十八万!
·我对《中国人权论坛宣言》签名的声明
·回张子霖先生话
·《中国人权论坛》及宣言签名真相
·刘建翔: 贺伟华指责荆楚是对的!2007中国人权(论坛)宣言起草和发表的经过
·三个和尚没水吃,怎么哪个宣言论坛还没有搭好!
·维权斗士郭起真素描
·论中国民运人士的两套衣
·由启靖"一家三口"的不幸遭遇想起——中共如何这般残忍,民主大业又怎一个棒打鸳鸯了得?
·请关注郭飞雄律师的命运
·关于请求支持《民主论坛》的公开信
·参与声援《两千万退党大潮》后的遭遇与感受
·诗魂力虹素描【在押维权人士、民主人士、自由作家档案】
·还原一个真实原本的高智晟
·一条导致作者被抓、百余人受调查的短信
·快讯:河南农民状告劳动教养制度违法,已获批立案(图)
·中国泛蓝前途依然光明,孙中山信仰者是它的后盾!
·对当局篡改我文章的特别声明
·快讯:耒阳市公安局门前警车被烧!
· 我针对中共之临界暴力控制策略实践的阶段性成果分析与感受
·我针对中共之临界暴力控制策略实践的阶段性成果分析与感受
·一九九八年以前中共当局对我个人迫害案例综合(1)
·国安的上门威胁、铁屋子里的对抗
·揭中共奴隶制黑幕 维权者贺伟华被抄家
·部分海内外营救文章:谁是精神病?
·就賀偉華需要說的幾句話
·自由在挣扎中冷凝(1)
·Skype-s.com行网络中奖欺诈,请大家小心上当!
·百姓座上议政席?试论南沙炼油化工项目能否上马!
·2008年1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雪灾之后,耒阳再度陷入停电、停水!
·关注南沙石化污染项目维权,保护生态环境
·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系列报道评论:石破天惊!警察制止强拆,保护太平村村民
·有几百人被骗被吃迷药暴力关押:紧急呼吁营救奴工
·山西临汾村民集体维权成功,山海化工厂被勒令停产
·陕西劳工血铅中毒被解雇,130受害者集体维权 (图)
·奥运光环下掩盖的人权灾难、私权侵犯
·祝贺贵州民间第四届人权研讨会顺利召开
·中国爆发电力危机,大部分地区拉闸限电
·中国人权运动的困境与希望
·是民粹文革?宪政革命?还是权贵资本寡头专制?
·广东阳江涉黑团伙被剿灭,当地物价应声下跌
·北京"家乐福"发生顾客挤压事故 九人受伤无人过问
·郭泉事件,呼唤着中国的民主企业家
三、民主、革命与临界暴力革命理论
·论2008年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发展与策略
·谁是中国民主建政的力量源泉——论中国农民的亮剑精神
·对中国爆发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原因分析与结果预测
·民主运动与民间抗争临界暴力控制策略探讨(之一)
·民间反抗临界暴力控制策略:生物武器肉毒毒素的科学利用
·对话与争鸣:民主的真相
·中国民主革命正义性与必然性
·独立分析:答《穷人愈穷,中国是否需要革命》
·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之一)
·贺伟华: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
·谁说打假、扫黑、批愚是民主运动的唯一出路
·泛绿、泛蓝与大陆同胞和衷共济,共筑中国民主辉煌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
·全民的反抗,彻底埋葬中共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递进民主:全民抗税---抗拒体制性权力腐败的第一步
·递进民主:实现权力制衡的第一步---与权力保持距离
·递进民主:多米诺骨牌效应---物价飞涨、房市崩溃、金融危机、银行倒闭
·递进民主:自由来源于天赋,不需要乞求恩赐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连载)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2)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三)
·见证一个创造历史的时代:与联动参选地方人大之中国泛蓝成员的对话
·开历史之先河: 中国泛蓝联盟江苏组党!
·广义自私下的私权、公益、道德与法治正义
·新年伊始话革命:论革命的可能性——民主革命的突发性机遇与把握
·民主的真相:民主是真理吗?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四、六.四专题
·為了忘卻的紀念──僅以此文敬獻給六四大屠殺的英烈及其家屬們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
·六四烛光,与自由勇士共勉!
·十七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你究竟是羊还是狼?
·诗魂力虹——监狱又如何囚禁你的灵魂?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声明】


   
   
   
   【我的声明】

   
   早已退隐江湖,没打算再公开评论世事。兴也好,败也好,外在的世界与我无关;早已经决定不发表任何文章,荣也好,辱也好,再多的荣辱也伤不了我分毫。既然早已被设定从生到死“不见天日”,也就没必要和这个世界计较。
   
   虽然每天依然被定向能武器监控着,虽然每天的日常生活被偷窥者直播,虽然被剥夺投诉的权利与自由,我自坦荡,请便、无妨。
   
   直到今天,惊讶的看到一个作者,用我的名字“贺伟华”在网上发表了《我的下半身》的文稿,才想起不应该“沾光”,应该写点什么,声明与我无关,我决不可能发表这种与政论无关的文章。目的只是一个,拒绝任何目的的恶意炒作或“贴金”,在此提醒、避免误会!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此生不会投稿,不再工作,更不会再有恋情或婚姻,一心修行、了去凡缘、与世无争。从生到死,无论在监狱还是被监管,概莫能外、不会有变。
   
   声明人:贺伟华
   
   2010.01.26
   -------------------------------------------
   附上谣传伪作:
   [网络作家贺伟华新书出炉]
   2006年12月11日 星期一 pJoke.com
   在日前结束的第N届互联网书市上,贺伟华和他的新书《我的下半身》成为最大赢家。书市当场现金订货五万册,超过了三万册的起印数,出版社连夜安排紧急加印。
   
   据悉,该书甫出数日,已在互联网上掀起一股"贺伟华"旋风,在昨日互联网书市闭幕式上,大量书迷涌至,希望一睹贺伟华的风采,并要求其在新书上签名留念。
   (小豪)
   http://pjoke.com/3wuyouc3eefbe213e0324d6726c9dc0e90574e.html
   ------------------------------------------
   另附一朋友的回忆稿: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3a93be0100ctd4.html
   入住精神病医院80天及前前后后(1)
   (2009-04-06 11:10:42)标签:杂谈 作者:草雅
    (一)
   在入住精神病医院之前,我已经多次产生幻听幻视,记得第一次是02年底,那时候我正在衡阳市局帮忙搞信息编辑工作。那是在一个寂静的夜晚,我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里上网,无意中拾起一些随意扔在地上的废纸屑,纸上歪歪斜斜的写着一些稀奇古怪的文字,我用心阅读这些手舞足蹈的文字,那一字一句的都在向我挤眉弄眼,我开始警觉起来,紧接着注视周边的一些动向,发现有一些声音也开始小心翼翼的和我对话。那个夜晚我一直在思考,通宵达旦未曾合眼。
   
   第二天早晨,我感觉到身边的人都以奇怪的眼神看我,我怀疑有人要谋杀我。来到食堂,大师傅为我煮了一碗加了荷包蛋的米粉,我看着大师傅的眼神,温和中透出一股杀气。我怀疑这碗米粉已经下了毒,我不敢吃,我假装有急事匆忙离开,我把自己关在市局招待所的房间里,用心聆听外面的动向,我拼命的思考,想知道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想了很久,觉得唯一的可能性是几个月前在网上发表过一篇文章,那篇文章有讽刺中央某领导人的嫌疑。莫不是他们想杀人灭口?
   
   我从房间里走出来,想印证一下自己想法的真实性。我站在走廊上,用手轻轻拉开一点点窗帘,远处市局的某位女领导整了整衣冠,然后面带微笑的朝我这边走来,走到楼下的时候抬头望着站在二楼走廊上的我,关切的和我打招呼,并询问我的一些情况。这真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呢,这位市局领导好像事先知道我要从房间里出来,她的这一连串的动作好像只是为了做给我看,好像是要提醒我什么似的,这让我又联想到近期发生在我身边的其它一些事情。
   
   至于在过去的那些时间里,我身边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我不想再说,也不是三言两语所能够说得清楚,总之从那以后,我的头脑越发清醒,我觉得自己看到了很多真实的东西,这些真实的东西,如果不用心去看是绝对看不到的,而家人却越来越觉得我这个人有点稀奇古怪,因为家人在认识上与我产生了很大的分歧,他们无法理解我的想法,每当我因为读到一些文章而伤感落泪,或者陷入深层思考的时候,家人都以好奇的眼光看着我。可这一切,都没有向外界透露半点风声,所以在同事和朋友眼里,我与正常人毫无二致。
   
   几年过去了,我对身边发生的一切都是睁只眼闭只眼,所以家人发现我慢慢的好起来了,也就不再把我的事放在心里了。直到07年底,我的幻听幻视越来越明显,这些幻觉似乎把我带入了另一个世界,我清晰的感觉到,我的记忆飞到了另一个地球上,那是一个全新的世界,表面上那里的一切与我们所处的地球一模一样,只是房屋变得高大,街道变得宽阔,在家乡能闻到海的气息,海风吹在身上感觉很舒适,很惬意。还有一点不同的就是,那里的人们都是那么的陌生,似乎谁也不认识谁,即使是同事朋友之间也都陌生起来。
   
   如果说那里是天堂的话,那么,走进现实的时候我又来到了地狱一般的世界。同事们也感觉到我有精神分裂症的苗头,家人也越来越为我的事而着急,从07年底到08年5月份,我的精神分裂症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我顺着自己的思路,写出了一些谁也看不懂的诗歌,以至于同事们都怀疑我是不是在写诗,我的行为也表现得愈发不可思议。我提醒家人要注意一些事项,以防止他们被外人伤害或者被谋杀,而家人也似乎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没想到家人所担心的是我的病情,他们一致认为我得了精神分裂症。
   入住精神病医院80天及前前后后(2)
   (2009-04-07 13:58:32)标签:杂谈
    (二)
   其实没必要担心自己或者家人被谋杀,如果要谋杀早就谋杀了,不会留这么长时间让你们在这个世上苟延残喘。放下这些顾虑之后,我把所有精力都用在思考上,思考过去,思考未来,思考宇宙中星球的运行,思考原子及分子的结构等等。这些大大小小的事儿原本是上帝所要思考的,现如今让我来思考,我感到肩上的担子好重,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不停地思考,生怕别人的思维超越自己。我感觉到有一颗星星在脑子里冲啊,冲啊,冲啊,我拼命的向前,向前,向前,好像后头有无数颗星星在追杀我,只要稍作停留就会粉身碎骨。于是我思考起来越发勤快,思维也越来越活跃,脑细胞像海洋球一般,在思维能力的作用下弹跳起来,越跳越高,越跳越高,最后是一发不可收拾直到无法停止跳跃。我屏住呼吸听自己的心跳,我和自己的心跳对话。我每问一句,心跳就回答一句,直到把事实的真相找出来。
   
   我开始感到害怕。思维无法停止,我又不能不睡觉,可是十天过去了,我依旧睡意全无,只能躺在床上或者坐在办公桌前闭目养神。不仅如此,我身上所有欲望也随着思维的加剧而慢慢地消失,连性欲甚至食欲都没有了。用废寝忘食来形容当时的我一点也不过分,可是对于思考,我一直保持着极为旺盛的充沛精力。
   
   在我把思考作为一种爱好的时候,我越思考越觉得有味道,就像吃蜜糖一样,慢慢品尝着思考的甜美。我吃饭的时候思考,睡觉的时候思考,甚至走路的时候也在思考。而另一方面,我在生活和工作上却又表现出相对滞后的症状,以至于出门的时候常常丢三落四,有时候走了一段路程之后又返回家里来拿忘带的东西;下班快要回到家里的时候才想起公款放在抽屉里还没有存入银行,而开抽屉的钥匙还插在抽屉的锁孔里。亲戚朋友和我说话的时候我总是半天接不上话题,工作时,原来两分钟开一张发票,现在是半个小时开不出来。
   
   对于思考出来的许多问题,再回想的时候却发现脑袋是一片空白。然而思考的兴趣却丝毫不减。空白的脑海中过一段时间又激起了新的浪花,脑细胞又开始活跃起来,原来的一些记忆又一点点的慢慢恢复。有许多诸如真理一样的东西就是在这种从记忆到忘记再到恢复记忆的过程中形成。我对思考已经上瘾,我一刻也不想停止思考。这个时候的我,喜欢一个人独处,讨厌有人在身边打断我的思路。这种症状在家人和外人看来是一种自闭症。
   
   我的一系列反常举动让家人惊慌失措。小女儿偷偷打电话告诉她妈妈也就是我的前妻说:“爸爸一个人在家里走来走去,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有时候还偷偷的哭,有时候又莫名其妙地哈哈大笑,......”前妻打电话把这些情况告诉我姐姐,姐姐打电话再告诉在衡阳工作的哥哥嫂子和妹妹还有大女儿他们,家里的人一时间急成热锅上的蚂蚁。是啊,他们能不急吗?我现在的症状和妈妈自杀前的某些症状如出一辙。于是一个可怕治疗计划在他们的秘密商议中策划完成。2008年5月29日,我被骗至衡阳市第一精神病医院,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的强制性封闭式治疗。
   入住精神病医院的80天及前前后后(3)
   (2009-04-19 21:03:00)标签:杂谈
    (三)
   那是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我和三姐及大女儿在衡阳的哥嫂家住了一宿,原本决定上午返回耒阳,哥说调派自己的车送我们回去,没想到的是,小车先往耒阳方向行驶,大约二十分钟的光景进入衡阳市珠晖区,之后司机突然把车驶入衡阳市第一精神病医院。嫂子早在那里等待,她和医生谈妥了一切住院事宜。由于家人不敢直接和我提起住院之事,于是还专门请来了哥嫂的一位好友,在医院的前院给我做思想工作,反正是好话说了一箩筐,废话说了一大堆,两个多小时的思想工作,我却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其实不用他来游说我也会想通的,到了这步田地,你再反抗还有什么作用呢?再说由于好奇心的驱使,我也想和那些精神病人零距离接触一下,了解下他们的生活状况,于是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他们的荒唐请求。
   
   中午12点多钟,我被带进医院的第三病区,在护士办公室里,护士长例行公事地询问了我的“病情”和基本情况,什么都很正常,所以护士长的询问显得毫无意义。三姐给我介绍了一位“病友”,说是耒阳的同乡,他正端着一碗饭站在护士办公室里一边吃一边和我说话,他自我介绍说:“我叫贺伟华,是因为在国外网站发表四百多篇文章被国安部门请进来的,属于政治犯。这个病区还有一位是因为去北京上访被地方政府请进来的。也是政治犯。听说你是因为写诗歌进来的,很高兴认识你。”贺伟华说话很直接,从不转弯抹角。我很庆幸在这里遇上一个性情如此开朗的同乡,于是友好地说:“以后还请你多多关照。”贺伟华以热情友好的姿态接受了我,并继续向我介绍病区的一些情况。
   
   护士长例行完公事之后,让我把身上的衣服裤子换掉,我穿上了一套印有三病区标志的制服,同时领了一套生活必须用品,像所有的精神病人一样,也像接受管制的劳改犯一样,漫长的封闭式强制性治疗就这样开始了。而精神病院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是奥斯威辛集中营 —— 阴森而恐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