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幸福是认同自己和接受现实”批判]
郭知熠文集
·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
·人生闲笔之三
·闲聊李敖:骂人太多的人一定有毛病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一文答天涯读者
·是狂妄还是自信?
·论人过留名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答海外逸士
·论叔本华的两种性欲
·谁说历史是完全公正的?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一)
·论上帝的力量
·评毛泽东的自我评价
·毛泽东与克林顿论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二)
·裸体:是美感还是淫荡?
·思想和思想家宣言
·论裸体的相对权利
·也谈女“性解放”与男“性荒淫”
·关于《思想和思想家宣言》答读者
·人生闲笔之四
·一个关于性饥渴强度的有趣公式
·闲话李敖的“吹牛”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
·关于女人“性放纵”答悠彩
·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理由
·人生闲笔之五
·论专制制度与一个人的家天下
·人生闲笔之六(我与世界的冲突)
·人生闲笔之七
·人生闲笔之八
·论流氓燕的“成名”
·闲话毛泽东:毛诗词中的“风流人物”究竟指谁?
·评高校将成为中国的最大妓院
·人生闲笔之九
·论曹操一生的最大失误
·为什么顾城失了他的伊甸园?
·男人是势利的,还是女人是势利的?
·女人为什么痛恨顾城?
·我为杨振宁辩护(打擂版)
·荒唐的裸奔者
·论媒体的独立性 - 与徐沛商榷
·关于媒体的独立性和良知答丁柯
·汤加丽出裸体写真集究竟为了什么?
·再论人生为己,兼谈扑克牌桌旁的人生
·人生闲笔之十 (谈谈“真”与“理”)
·再为杨振宁辩护
·妓女与嫖客论
·论势利
·论爱情与虚荣
·关于处女膜与性高潮的一点思考
·幸福与快乐论
·闲话毛泽东:谈毛泽东的愚民政策
·闲话芙蓉姐姐现象
·论快乐
·北外的处女率想说明什么?能说明什么?
·我看周恩来
·论权威与奴性
·鲁迅的形象会更高大吗?
·江湖骗子郑奎飞
·为什么男人们普遍重视处女膜?
·中国的传统文化究竟是什么东西?
·什么样的女子更爱金钱?
·翁帆会不会爱上杨振宁?
·老夫少妻的婚姻有相对的稳定性?
·为什么婚姻是爱情之坟墓?
·李敖大师是思想家吗?
·论尼采的鞭子与女人
·叛逆
·尼采为什么会疯?
·孤独
·春天
·女人爱钱有错吗?
·苏格拉底的爱情观批判
·爱情就是老鼠爱大米?
·苦恼
·论爱国与自私
·爱情究竟是什么?
·评刘备的“换妻如换衣”
·永远的情人
·论鲁迅的出现是中国思想界的灾难
·关于尼采之疯答刘书林
·我为毛泽东辩护
·论名声
·三国里没有处女情结?
·杨开慧是被毛泽东害死的?
·郭知熠对话录:关于神
·章子怡与孔子之比较
·美国会走向共产主义?-与王童探讨
·论爱情的极致:恋人死后自己自杀的逻辑何在?
·我的两个古怪的梦想
·武松会不会爱上潘金莲?
·自恋的伟人
·爱情物质化,究竟是谁之过?
·郭知熠胡说八道(一)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
·郭知熠胡说八道(三)
·郭知熠胡说八道(四)
·郭知熠胡说八道(五)
·郭知熠胡说八道(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七)
·郭知熠胡说八道(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幸福是认同自己和接受现实”批判

   
   
   
   作者:郭知熠
   

   
   最近看了罗慰年先生写的文章《幸福是认同自己和接受现实》,觉得文中的观点与郭知熠先生的幸福理论有些出入。所以,决定写这篇文章加以批判。
   
   “幸福是认同自己和接受现实”。其实,罗先生的这个观点并不新鲜。据我所知,这个观点也是佛教关于幸福的一个观点。因此,郭知熠先生的这个批判就具有某种一般性。
   
   罗先生是以一个令人感动的故事开始讨论的。郭知熠先生把这个故事完全地抄录下来(读者诸君,在往下读之前,请先准备好你的手绢, 没有手绢的请到厕所里撕些卫生纸):
   
   “黄美廉生下来不久的的时候,全身不能正常活动,后来被诊断出患有脑性痲痹。长到该讲话的时候,她的当牧师的爸爸发现,她不能够讲话。就是这样一个人,却靠着无比的毅力与信仰的扶持,在美国拿到了美国南加洲大学艺术博士。黄美廉还在台湾开过多次画展。并到处用她自己的事例,现身说法,帮助他人。
   
   有一次,她应邀到一个场合演写(不能讲话的她必需以笔代口),会后发问时,一个学生当众小声的问:‘你从小就长成这个样子,请问你怎么看你自己?你都没有怨恨吗?’这个无心但尖端的问题让在场人士无不捏一把冷汗,深怕会深深刺伤了她的心。
   
   只见她回过头,用粉笔在黑板上吃力地写下了‘我怎么看自己?’这几个大字。
   
   她笑着再回头看了看大家后,又转过身去继续写着:
   
   一、我好可爱!
   二、我的腿很长很美!
   三、爸爸妈妈这么爱我!
   四、上帝这么爱我!
   五、我会画画!我会写稿!
   六、我有只可爱的猫!
   七、还有……
   
   忽然,教室内一片鸦雀无声,没有人敢讲话。她又回过头来静静地看着大家,再回过头去,在黑板上写下了她结论:‘我只看我所有的,不看我所没有的。’
   
   众人安静了几秒后,一下子,全场响起了如雷的掌声与无数感动的泪水。那天,许多人因着她的乐观与见证而得到激励。”
   
   (注:“这个无心但尖端的问题”似不通,但出于原作者。)
   
   
   这个故事确实令人感动, 因为它足以使得那些无病无灾的且选择自杀的人们汗颜。但罗先生由此得出的结论郭知熠却不能举手赞成。
   
   罗先生说:“人的对自己的认同,可以有积极的和消极的。这就决定了一个人是否觉得幸福。这里引出了一个看似简单,却一点也不简单的命题:幸福是对自己的积极的认同。”
   
   郭知熠先生承认幸福的产生必须要有对于自己的认同, 对于自己的肯定。但相反的结论并不成立。因为仅仅有对于自己的认同却不是幸福, 幸福必须是比较的结果,它永远需要参照物。
   
   让我们来看黄美廉这个例子。她说:“我只看我所有的,不看我所没有的。”郭知熠认为,这个方法并不能使得她产生幸福,最多只能使得她回避痛苦。她要产生幸福感她就必须做“向下比较”,不管是有意识的或者是无意识的。这个结论不仅对于黄美廉是适合的,对于一般人也是适合的。这是因为没有比较,你即使真正地处于“幸福”之中,你也无法感受到。有多少富家子弟感受到金钱的重要性?!有多少享受父母之爱的人能够感受到没有父母之爱的孩子的痛苦?!我们说“身在福中不知福”,其实就是这个道理。
   
   上星期六参加一个朋友聚会, 谈起幸福的例子。有朋友讲起一个故事,说的是一个中国人的孩子上了大学,在第一年里父母全包了他所有的花费,但因为某种原因父子争吵,其父决定今后他们不再为他的儿子包花费,于是,这个儿子就只得出去打工,身兼数职,疲惫不堪。只有在这时,这个儿子才能够知道他的第一年的大学生活是何等地幸福。于是,他真心地后悔,他父亲又包了他的花费。
   
   因此,幸福是永远需要比较的。没有比较就不是幸福,因为没有比较你就无法体会出幸福。
   
   幸福的比较有些是无意识的。譬如你极度地渴望得到某种东西,有一天你得到了,你一定会感到很幸福。这个幸福的比较往往是无意识的,是将你的现在状态与你的过去做比较。我们一般人谈到幸福时,指的就是这种幸福。
   
   但这种幸福感是被动的,往往很快就会消失。因为你得到一个东西,你会很快渴望一个新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人类的幸福感非常少的原因。郭知熠为了“拯救”人类的幸福,提出了他的济世之方:“主动干预”。这个“主动干预”就是主动地,有意识地,经常地“向下比较”, 我们必须体会这种比较。
   
   我们再来看黄美廉的这段话:“我只看我所有的,不看我所没有的。” 黄美廉因此而能够减少她的痛苦。但如果进一步,我们将这段话换成“我只向下比较,不做向上比较。”那么,我们每个人就一定可以得到更多的幸福。因为我们的条件不管有多差,即使象黄美廉那样,在某些方面总有比我们更差的。所以,主动地“向下比较”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完全可行的。
   
   罗先生在随后讨论“我”, 把神的界定扯进来,并且还扯进来了庄子,似乎其主要目的是在反驳郭知熠先生的论点(只是笔者的猜测,因为罗先生没有这样说),郭知熠先生还得再加以反驳。
   
   罗先生说:
   
   
   
   “我要在这里首先对‘我’这个似乎平常的概念做一个分解。我,可以从两个完全不同的角度定义。第一个,我是谁?(Who am I?)第二个,我是什么人?(What am I?)先说我是谁?我们定义‘我’,是以我自己的状态为标准,还是以别人的标准为标准。二者有根本的不同。如果以自己的状态为标准,我谁也不是。我就是我现在的我。《出埃及记》里,神对摩西说,我是自有永有的。(And God said unto Moses, I AM THAT I AM。)我觉得,这句活的翻译,可以直接一点,不是从神学上,而是从日常语言的语意上,把它直译出来。——‘我就是我。’
   
   我就是我,我不需要别的任何标的物来定义‘我’。我不需要用一个有钱人来定义我是一个没有钱的人。也不需要用一个比我更没有钱的人,来定义我是个还有点钱的人。不需要用一个病人,来定义我是一个健康的人。神在这里泄露了祂的之所以为神的‘天机’。
   
   现代人一直企图从神那里找到生命的根源,幸福的根源,却没有理解,神的这句‘我就是我’里包含了‘生命的密码’和‘幸福的钥匙’。这是一个让人获得生命、幸福和快乐的天机和秘密。
   
   ‘我’在这个世界,具有一种‘主体性’,不受‘客观性’的约束。幸福,就是人的‘主体性’对‘主体’的完全的、没有条件的认同。比如说,我对自己的长相的认同,不受任何别人的判断的左右。这样的自我认同,就具备了跟神一样的完全的、纯粹的、无条件的自我认同——这就是幸福的‘主观性’的基础。
   
   知道了‘我是谁’,我们就不需要为‘我是什么人’这样的问题困惑了。对于我是什么人这样的问题的关注,是把自我的认同归之于外在的标准:我的社会角色、地位、钱财,等等。把注意力集中到这些外在的物质的标的物上,这样的‘我’,在这个世界,只具有‘客体性’,而缺乏‘主体性’。这样的‘我’是感觉不到第一种具有‘主体性’的‘我’所感受到的幸福的。——这就是人之所以不幸的‘客观性’的原因。
   
   庄子是很懂得这个道理的。庄子和惠子在濠水桥上游玩。庄子说:‘倏鱼从容自得地游来游去,这就是鱼的快乐呀。’
   
     惠子说:‘你不是鱼,怎么知道鱼的快乐?’
   
     庄子说:‘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的快乐呢?’
   
     惠子说:‘我不是你,固然不知道你,但你也不是鱼,你不知道鱼的快乐完全是可以确定的。’
   
   我们的快乐都是一种‘主体性’的认知和感受。这个道理,我们的古人就已经明白了。”
   
   其实,罗先生说了半天,让人真有不知所云的感觉, 因为所有的推理都是似是而非的。罗先生在这里不停地偷换概念,这样的逻辑如何能够支持他的结论?!
   
   我们是在讨论主体的幸福感的产生。而主体的幸福感当然(显而易见)是主体的感觉。罗先生引用庄子的讨论,费这么大的周折,不过是想说主体的幸福感是主体的感觉,郭知熠真不知道罗先生是不是在故作深沉?!
   
   我们还是来看看罗先生怎样讨论“我”,罗先生想借此得出“我的幸福是认同自己和接受现实”的结论。罗先生说,要回答“我是谁?”这个问题,其答案就是“我就是我。”郭知熠不知道这是什么逻辑。这样的同义反复也可以算着答案?!那么,我们还有必要讨论“我的幸福”吗?答案就是“我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
   
   至于罗先生如何从“我就是我”推演出“我的幸福是认同自己和接受现实”来,那就只有天知道了。“我就是我”不过是一个同义反复,在逻辑上它无法推出任何有用的东西。罗先生要由此推出“我的幸福是认同自己和接受现实”这样一个结论就比登天还难!!!
   
   我想这个反驳已经足够了。再讨论细节就是画蛇添足了。
   
   
   
   
   写于2010年1月04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