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巩胜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巩胜利文集]->[中国工信部“两巨败”]
巩胜利文集
·美欧就人民币汇率等最新战事和可能对策
·G20真能熄灭货币战火?
·2011:中美经济摆出“对打”阵型
·今日美国和中国,到底谁在引领全球市场“货币泛滥”
·中国“三率迸发”抑制通胀?
·巴塞尔Ⅲ让全球穷国很悲哀
·【独立新论】中美“超级大单”该怎么“玩”?
·尖峰评论:李娜们凭什么改变了世界?
·独立评论: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撞天”
·巴黎G20开天第一次取得“共识”——人民币国际化等待“天机”
·2011:人民币向东,美元、欧元向西——中国资本欲出击全球?
·全球宽松货币下的中国核聚变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纽交所改嫁,美国还是超级大国吗?
·储备货币,全球情势有新变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
·中国货币与主要国家相向、冲突……
·中国腐败,让亡国亡党持续发生……
·先锋评论: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
·“官民共治”中国真能成行?
·夏俊峰杀城管案:什么能比阳光还更灿烂?
·独立评论:人民币危机正向中国走来
·轮胎特保再战,中国用鸡蛋砸石头?
·贪官腐败、外逃,中国国病、不治之症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7O年的祭与颂
·中国利率之路更艰难——央行罕见突然加息
·6000万桶储油释放的玄机与灾难
·修改《中国入世议定书》凭中国智慧还不够
·美债后遗症影响世界20年?
·美元贬值,令全球亏蚀500万亿
·火火的中国经济,冷冷的中国股市
·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三周年祭——美欧中货币决策谁更烂?
·温州危机实则为公、私制度源头对决
·美欧中货币大战谁更烂?
·中央汇金真能“救死扶伤”中国股市?
·“广交会”的中国经济命脉——来自中国“第一窗口”的现场报告
·G20活着还有意义吗?
·中国拨动G20的全球算盘?!
·中国错过美欧危机历史契机?
·楼市垮塌离析 中国鄂尔多斯风暴再起?/
·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利率缠斗?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2O世纪:7O年的祭与颂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①TPP的世界与中国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③中国:90后改变世界?
·中国革命·反革命——论中国青年韩寒新作《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及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④: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⑤ 人民币“独特作用”非常可怕……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⑥ 中国又迎WTO“操纵汇率”大考?
·港币还不是人民币的“同路人”
·“信心小贩”真能拯救中国股市?
·达沃斯之眼俯瞰中国:常委定夺人民币
·美元、欧元最低利率:中国货币、降率的举世乱象
·王立军事件,中共中央迟迟亮剑
·“王薄事件”国家无作为?——暴露出中国党政体制63年空前冲突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当然该出微软、乔布斯、脸书?
·中国连续三次降息,经济增长却依然怠慢
·G20峰会的根源之殇 ——评第7次G20国峰会及全球经济可能发展方向
·尖峰上的中国经济“两难”
·独家评论:90后中国震撼:少女妈妈弃婴
·废谷开来保薄熙来,显露中国“天机”?
·习近平副主席会见希拉里突遭变故:希拉里身后的中美关系
·中国航母:不属国家、归党
·中国“回归”钓鱼岛?:100多年的中国周边国家现在与明天/
·中国股市: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天堑”
·看美国主导TPP与东南亚十国共同体逐鹿怎主沉浮
·中国零《宪法》的一切……
·中国:何正道、谁邪道?
·《时论中国》系列:赵红霞之超核中国功能
·朝鲜特使“公关”中国的全球综述:朝鲜真要“弃核”前行?
·粤鹤山“年产1000吨铀”项目怎么出笼的?
·独家透视:看“死缓”刘志军之后……
·“钱荒”后央行报告与行动
·【一瞥中国】理清中国债务有体制“死穴”
·“敌国”的经贸游戏怎么玩?
·华南师大谁李鬼、哪李逵?
·路上的上海自贸区有10大瓶颈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上)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下)
·国际观察:中日韩自贸区背后的超核力
·2014:中国经济战区能守住吗?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上).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下).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下)
·“双刚性”中国房地产再火十年?
·“观察与评论”​:中国全球话语权率3​.65%?
·乌克兰危机凸现永恒真理
·荒谬人类5000年极致:全国政协委员称“不要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
·资本主义股市不通社会主义之路?
·国际聚焦:乌克兰危机之中国100年镜鉴
·中国找到苏共倾覆锁匙?(上)
·中共真找到苏联倾覆锁匙?(中)
·中共真找到苏联倾覆锁匙?(下)
·国际聚焦:克里米亚入俄之中国镜鉴
·美元“超核器”来了(上)
·美元“超核器”来了(下)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上)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中)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下).
·房地产业遭遇中国改革开放36年“断崖”
·中国用大投资夺取亚洲“话语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工信部“两巨败”

   

【世纪聚焦】


   
    据《经济观察网》2010年1月6日头条报道:一家美国加州的Cybersitter公司1月5日对中国两家公司以及七家个人电脑生产商提起诉讼,要求索赔22亿美元,同时诉讼还指控中国政府窃取技术,并将其运用到国内互联网“绿坝-花季护航”过滤软件中。而中国工信部发言人表示,“还未收到诉状,暂不发表评论”。正是这款“绿坝——花季护航”创造了中国政府60年第一大“悔棋”,下文为其要害经典的两盘之巨败,造成了中国60年难以阻挡的重大损失——
   

中国工信部“两巨败”


   
   巩胜利(独立学者)
   
    李毅中为部长的北京西长安街13号挂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标牌,在2009年走了两盘“回头棋”:(一)是、6月16日开始到8月13日终止的“绿坝事件”。国家工信部当日宣布:“中国不会强制要求在个人电脑及其他消费产品上大规模安装绿坝互联网过滤软件。”至此,中国第一次在全国全民中以“国际惯例”之名、强制命令捆绑的“绿坝事件”二个多月终于告一段落,这步全国一统的“棋”回到了它的原处。(二)是、授权中国钢铁协会与国际铁矿石巨头来谈“中国价格”,几乎是一败涂地,全球第一大铁矿石市场却是最高价格购买者——江河日下的地位。8月13日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国家工信部部长李毅中在铁矿石谈判大势所趋之后表示:“可以让中国最大钢铁企业宝钢重新主导谈判,取代目前主导铁矿石谈判的中钢协”。这就是说,由“中钢协”主持了近一年的中国铁矿石“价格谈判”,也回到原来“起点”的那一盘“棋”上。
   
   李掌门这一“回棋”不要紧,“绿坝”直接花出去5000多万中元(这是官方公布购买两企业“绿坝”为4170万元,国家工信部的部署实施当然也要花一定的钱),这还算是小菜一碟;而按中国近半铁矿石进口、按2%点的官方概念来计算,则有10000亿美元差之巨(若按2008年中国进口铁矿石金额高达605.3163亿美元计算。此数据来自2009年7月16日梅新育《中国铁矿石进口秩序需要重建》一文),现在2009年度中国钢铁业大年已过,价格的黄金岁月已经不再,但对全球第一大铁矿石使用国来讲,却只能按随行就市的“临时价格”来购买铁矿石了……中国绝大多数的钢铁企业只能打掉了牙齿往肚子里吞,看着那金灿灿、白花花的真金白银流向了国际铁矿石是巨头的口袋里,而且是本不该拿出的钱,现在却必须去高于别人的价格、钱去拿回自己需要的铁矿石。
   

“中钢协”这一招


   
    北京科技大学教授许向波不久前曾对媒体表示:“中钢协的管理人员都出自政府机关,对钢铁企业的具体要求和国际上的贸易管理都不熟悉,不专业。”让一个绝对的外行来“代表”一个国家产业,这是做为国家工信部掌门人李毅中把握、决策的一招败棋,也是李毅中本身业务不精专、驾驭国际贸易方略的局限与严重残缺。这是国家安全监管总局长与国家工信部长根源区别,“监督”要具备一身正气,而“产业”则要决策及时、得当、不失战机。
   
    有中国钢铁行业资深业界分析师分析说:“中钢协只代表中国60%的钢铁企业,而且这60%的钢铁企业在谈判中也并不团结。大家想的都不一样,怎么可能谈下来?中钢协并不了解企业,所以他们来牵头谈判本身就不合理”。“中钢协与中国钢铁产业使用铁矿石间没有任何责、权、利的任何关系,就是钢铁企业死了与中钢协又有什么关系?这就非常明白,一个不用钢铁、也不需要铁矿石的‘第三者’来谈决策,结果和不结果、谈好或谈砸锅岂不都是一样结局?”
   
    中钢协本就是八杆子打不着的“第三者”,既不是一个生产者,也不是经营者,若不是国家工信部“额外”授权,中钢协与全中国所有的行业协会一样,就是“吃果果,排坐坐,收收数”,还能干些什么?这“第三者”就是干着“杀别人的夫、夺别人的妻”的一贯角色。作为一个绝对的局外者,“中钢协”根本不顾、也根本不用顾中国钢铁产业“断粮缺水”的生死活来(因为中国钢铁企业“死活”,根本与他没有任何干系,“责、权、利”都没有任何因果关系),错失了国际市场2009年度、两次“国际市场”前所未有的战机:2008年末,正是国际铁矿石价格形成的时机,全球钢铁行业经营下滑,中钢协却一昧坚守降价40%一口价,导致新日铁最先谈成降价33%的国际价格,使得随后谈判陷入严重被动的死局;再就是2009年初,全球钢铁行业依旧保持着不景气局面,此时只要稍微灵活一下,不再死守40%,也可能谈成不错的结果。但“中钢协”事不关己、一昧固执己见,进入5—6、7月,江河日下,一泻千里,全球钢铁行业回暖成定局,市场需求回升,导致中国与国际钢铁铁矿石巨头谈判大势已去,现货价不断上涨,中国手中已经没有任何谈判的牌可出,最终导致中国钢铁业整体四壁待困、无可奈何花落去的结局。现在直接的结果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使用国,却是最高价的购买者。
   
   09年8月初,中国进口铁矿石现货价格升至年内迄今高点110美元/吨左右,但随着国内钢价的直线下跌,铁矿石现货价格也紧跟着大幅滑落,至9月上半时已跌至80美元/吨。但这依然高于日、韩合同订货价近一半或1/3的价格,中国与国际铁矿石三大巨头谈判的局势已去,只能按“临时价格”或曰“随行就市”来购进铁矿石了。2010年初,国际铁矿石现货市场价格飙升至每吨131.2美元,创下一年半以来的最新高位。若不计运费,当前的现货价格要比2009-10年度合同谈判达成的每吨61美元的价格高出90%以上,几乎翻了一倍多。
   
    据来自中国钢铁业界——9月5日前后、首钢建厂90周年庆祝大会上最新消息是,与会的国际三大巨头代表都谨言忌讳,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有分析人士认为,这也折射出了当前双方某种戒心、“间谍案”最高警戒状态的无法调和,在这种气氛下已经根本没有任何必要、继续停留在谈判桌上。北钢联资讯总监徐向春分析说,“今年的铁矿石价格谈判僵局已无突破可能,既不会有结果出来,也不会宣布破裂”。按照以往的惯例,一进入10月之后,那么来年的铁矿石价格谈判就要启动。
   

“绿坝”这一招


   
   “强制安装绿坝——花季护航软件”,是谁能作出如此、全国一统实施的决定?一)是法院,法院有当然的强制执行、古今中外莫能如是,谁也无法阻挡(比如法院执行拘役、判刑、死刑、枪毙等等所有的强制执行);二)是中共中央文件、国务院文件,这是国家法律的范畴(但中共中央文件的国家法律角色存在60年的质疑,因为全球绝大多数国家、99%以上的国家党派的文件是不能成为国家法律来实施的),但这也是中国60年以来、第一次以“绿坝”而一统中国山河、强制安装的命令。
   
   有分析认为:“有一些国家是由政府出资提供过滤软件,但都没有强制安装”,在上述这位软件业的资深人士看来,“绿坝一事的核心有两个,一个是国家工信部出资免费提供过滤软件,这的确是国际通行做法;另一个是强制安装,这是软件生产服务商想达到的最起码的商业目的。结果,一个国际通行做法的说辞,把两个目的都达到了,这就是绿坝事件命根所在。”更严重的是:若是中国真正一统实施安装上“绿坝”,中国的计算机产业很可能一台电脑也无法销往世界各国。更有国际观察家一针见血的说:“免费的毒药给你吃,强制你吃,你吃还是不吃?即便不是毒药而是人参大补药、免费赠于的黄金宴,也未必人人都需要、强制来吃?”“强制”,有一个最起码的尺度和原理底线,除非国法、一个国家法律表明绝对多数人的“举手”同意(凡今日所有的“法制国家”都是这样),还有什么可以国家“强制”执行呢?然而,非国法,又实施了,这只能是历史必然的结局,玩一回国家的笑话!
   
   就这样历史唯一一现的“金融海啸”战机与霎那黄金分割的契机,只有“全国山河一遍红”的岁月才有过,但“全国山河一遍红”是中国的“阶级斗争”,而“绿坝”是国家花钱买的,国家花钱又强迫装到13亿中国人、个人使用的每一部计算机之中,即便是“保护少年儿童”的理由“千真万确”——是“绝对真理”的话,但中国13亿多人口都是“少年儿童”之中国吗?充其量,全中国只不过只有3亿少年儿童而已,而10亿多有国家《宪法》保障的权利、法律权力正常人、正常公民又怎样维护?就可以剥夺不使用“绿坝”10多亿人的权力吗?!如此一来,党和国家是否都可以给每一位中国人、13亿多中国公民人人都按装上一个给孙悟空使用过、纯金白银的“金箍咒”,那岂不美载中国、世界万古辉煌?!
   
    历史是一面镜子,谁都无奈,不管是谁,都一样难逃一个绝对无奈的悲喜结局。强制装“绿坝”只得再回一步棋,回到了装不装“绿坝”的原起点上;再加上铁矿石谈判也回到2009年由宝钢去谈判的起点上,但2009年已无情的逝去了3/4的黄金岁月,全球钢铁、铁矿石业早已不见“谷底”……但这两步“棋”都已成历史落定而走了过来,又历史性“回棋”,都已成了历史上无法挽回的岁月……而李毅中还有什么新“棋”可以继续走下去?他真能再下一招好“棋”给中国、给全球各国来看吗?!
   
    有人说:中国这“两步棋”回的是绝好的“好棋”!这两盘“回棋”虽好,好让中国铁矿石谈判、“绿坝”等重回到国际、中国社会、贸易等的正义之道,但却乱了“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黄金定律、举世“裁判员”游戏规则的这“棋”道,让中国13亿人失去了这一年中、全球千载难逢、唯一的“金融海啸”中这3/4的最佳黄金岁月早已永不复返……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