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更的的:《茶馆、旁边》 ]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的的:《茶馆、旁边》

   
     “可以清心”茶馆。
   
     这个市招起得古怪,或者是“心可以清”、“清心可以”?谁知道,勿晓得。
   

     七、八张老榆木桌子,擦得发了白。一个大铜炊,噗噗地冒着白汽。当年瓦特就是看见这个想起蒸气机的吧,于是,奇技淫巧,掀起了工业革命,后来打得大清国满地找牙。
   
     这些都是西人的花样,不管它,且喝水。
   
     茶博士两只眼睛盯牢房梁,也许神游八极,什么也不看,只是张着眼睛。茶博士是苏北什么地方的,来在这茶馆发展服务业、拉动内需好几年了。
   
     对了,他一定是在乡愁,快过年了。诗云:乡愁不是邮票,乡愁是一张车票;乡愁不是一条窄窄的海弯,是一条更加窄窄的铁道。
   
     茶馆左右旁边全是洗脚屋,茶馆对面也全是洗脚屋。洗脚屋的玻璃门面上贴着“洗头、洗脚、足浴、休闲”。洗脚,一个朝阳产业;“休闲”,一个很流行的词汇。
   
     从来里面看不真切,隐约三、四个年轻女子穿得花花绿绿很醒目。为什么是年轻女子?当然是。茶馆里什么不知道。
   
     年轻女子就在这玻璃门里为客人洗脚、洗头、休闲,拉动内需。去的去,来的来,也好几年了。她们是出来捞世界、打天下的,据说“爱拼才会赢”。赚了钱回家盖房子,帮助兄弟姐妹上学读书,为娘老子养老,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为希望工程和社会保障出力。
   
     洗脚多了,大拇指背上两个厚厚的茧子。回家过年就用创口贴包住。伤口?伤口。
   
     宝蓝色的卷帘门都关着,女子现在都回家了,很幸福地合家团聚。候鸟似的,春天再回来。
   
     一个门上贴着“招租”,那就是又要换人了。
   
     忽然便没来由想起了《望乡》,想起了阿崎婆,再过几年也会有电影说起这些年轻女子吧?譬如《满城尽是洗脚屋》、《疯狂的大拇指》、《非诚勿休闲》或者《洗脚,七号》。
   
     西北风啸叫,顺着电线游走。正是四九,气温是很冷的。一个塑料袋飞在天上,一辆111路公交车停住,哧的一声打开车门,跨下几个提着大包小包的人。
   
     于是觉得这想法好没来由,且喝水。
   
     快过年了,一年又一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