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空間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洗车铺》
   
   “招洗车工:包吃住 月薪面议”,这个招贴是长年贴着的。
   
   月薪面议,议下来大概是600元。也会加工资,做的时间长了,加到800元。这点工资怎么用呢?不够的。所以经常走人,走了再重新招,走马灯似的换来换去。

   
   洗车工都是十几岁的男孩子,瘦瘦的,黑黑的,天南地北出来打工闯世界。现在打工哪里这么容易?找不到工作,只能先洗车。洗车不要什么高深技术,也不是特别累,先这样混起来再说吧,不然做什么呢?到了春节,拿着几个工资挤进了返乡潮,明年怎么办?明年的事情谁知道。
   
   也有年龄稍大的,中年男人或者妇女。年龄大的洗车看起来都不像,手脚慢,摸索,做不满一个月,不是炒了老板就是被老板炒了。然后去了哪里呢?不知道。
   
   洗车是一拨一拨的,车子也喜欢凑闹忙,傍晚的时候比较多。没有车子的时候,七、八个男孩子就玩手机、发短信、看晚报、抽烟、喝水、打打闹闹。喝水多了就上洗手间。
   
   车子来了,先用水枪冲一遍,然后喷上泡沫,擦洗一遍,再用水把泡沫冲掉。然后倒车出来停在人行道上,擦干。车顶上够不着,两个人一边一个拉着一块大毛巾把水擦干。水是地下水,用水泵抽出来,自来水的成本太高。
   
   一台双缸洗衣机,洗毛巾并且甩干,主要是甩干,咚咚咚咚。还有一台吸尘器,有超长的电线,吸车厢里面和后备箱。洗车的时候没有不高兴,也没有什么高兴,马马虎虎。
   
   洗车铺兼打蜡、卖车用香水、坐垫、脚垫、小饰件,还有贴膜、封釉、代办保险、买卖二手车等等,但是这些业务可能开展得不好,看不见有顾客。
   
   老板说,最好一天下雨一天晴,这样洗车的生意就会比较好。男孩子们不言语,这个经营状况和他们不搭界,不是计件制,也没有办法计件。夏天一个个晒得漆黑,冬天洗车的滋味肯定不好受,穿着高帮套鞋,冻得鼻涕挂下来。过年的时候,洗车工都走光了,老板就只能高薪请人应付着,生意总要延续下去。
   
   男孩子总是男孩子,所以也留着很长的头发,褐色、棕色或者挑染了黄色,哩哩啦啦哼唱着所有最时尚的流行歌曲。晚上,就去网吧打游戏、QQ聊天,拉动消费。
   
   他们也都有女朋友了,有的还换了几任了。这些打工女孩子,有的是老乡,大部分是网上聊天认识的,然后产生了爱情。就这样。
   
   
   《右岸美发》
   
    有个悖论命题:一个为所有不为自己理发的理发师该不该给自己理发?
   
    这是什么啊?绕口令似的,一点看不懂。看不懂就看不懂吧,没事。只是说明理发是件大事,半个月或者二十天就得理一理、美一美。现代人讲卫生,长时间不理发比较邋遢。而小姑娘一头秀发更是经常要美一美,有的小姑娘每天都要去美一美。
   
    右岸美发店,为什么叫做右岸?法国塞纳河有一个左岸,这个左岸很有名,于是理发店就叫做右岸,表示和左岸隔河相对,世界上也很有名。仅此而已,列位不要多想了,一点没有什么政治上的左右考量,不搭界。塞纳河知道吗?戴安娜就是在那河边香消玉陨的。
   
    一个店长,扬州人,扬州自古以来三把刀闻名于世,其中一把就是剃刀。但是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广州人,所以他说一口很南方的国语,有时候夹几个广州单词。店长戴着一副无框眼镜,说话也像知识分子似的委婉。
   
    还有三个美发师,男。两个小姑娘,女。小姑娘是打下手的学徒,洗头、盘发、招呼客人、递纯净水、扫地、整理环境和洗毛巾。
   
    三个美发师的头发五彩缤纷,挑染,很时尚。怎样时尚呢,看看舞台上的各位歌星就知道了。头顶上方像是热带雨林里雄鸟羽冠,而一络头发一定要搭下来盖住一只眼睛的。也不是全部盖住,全部盖住影响视力,只是躲在头发后面打量世界。
   
    六张理发椅,六面镜子,还有两个水槽,两张洗头躺椅。躺椅的角度不大对头,躺在上面不当心可能会折断脖子。剩下的就是不少五颜六色的瓶瓶罐罐,那是各种洗发、护发、染发、烫发药水,国产的、进口的、价格不一。
   
    有一张价目表贴在墙上,童叟无欺。还有六张女性发型示范的大照片,有西洋人、有韩国人、也有港台明星,比如 Twins 。秀发如云,眉目传情,放出性感。
   
    当然要嘹亮地放音乐,不放音乐就开着电视。电视里反反复复播放电视直销广告或者专门治疗泌尿系统疾病的医疗广告,各种能治百病的藏药或者纳米新药,各式各样即将无限增值的纯金奥运和牛年纪念品。在广告的中间,则插播一些电视剧。
   
    理发美发美容店,三十米以内必有一家,南面一家皇子精剪沙龙、北面一家阿玛尼时尚造型,对面一家小海专业染烫。
   
    生意不好,大白天就呆坐着喝水、听广告、哼流行歌曲、看时光飞驶,或者拿着手机发短信玩。难得有几个客人,那也是老人、民工、学生和匆匆过客,刈草一般,赚不到钱的。
   
    生意要到傍晚,很多小姑娘来拉头发。小姑娘搽得香香的,她们要准备上班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