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的的:《头发》

   
   
     三千烦恼丝。依稀记得鲁迅也写过,怎么写的,不记得了。
   
     进化的结果,就是留了几处毛发。最多的是在头上,保护大脑的。大脑最怕热,热得过头了就成了植物人,只是不会进行光合作用。

   
     如果全身遍布毛发,那就是毛孩,可以出去演唱,也可以拍无聊电视剧、无聊电影,做一个三栖演员。
   
     头发不甘寂寞,自己会悄悄生长,细无声。这就要经常梳一梳、洗一洗、理一理,烫一烫、染一染,做一个发型,人都好像换了一个。
   
     剪下来的头发可以做酱油,生抽、老抽、宴会酱油,头发提供氨基酸。不然怎么会鲜?
   
     发型很重要,有时候是个政治态度问题。想当年大清朝那会儿,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为了这个头发,竟然要把一条小命搭上。很多人大义凛然,身体肤发受之父母,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剃头留猪尾巴呢?到底是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但是为此把头砍掉了也是不合算的,大丈夫能屈能伸,后来就留了一条油光鉴亮辫子,留了三百年,习惯了就好,省了不少洗发水。
   
     辫子虽然妩媚,打架的时候不大方便,给人一把抓住就成了阿Q或者王胡。所以彪悍如黄飞鸿者,大敌当前,一定先把辫子绕在脖子上,辫稍则一口咬住,双目圆睁,很杀气。
   
     功夫到了上乘,飞花摘叶皆能伤人。天津卫一名练家子,辫子抡园了如钢鞭一般,离心力很结棍,线速度更结棍,等闲七八个人近不得身。
   
     伟大领袖年轻时就有君临天下的风度,长发飘飘像是小泽征二,很潇洒地走在去安源的乡间小路上。后来革命胜利,上朝执政梳了大背头,满朝文武、封疆大吏一律大背头,表示政治上保持一致。有一位同志可惜没有几根头发,所以只好掼死在温都尔汗。等到后来英明领袖上台,首先就继承、捍卫、发展了大背头,证明“你办事,我放心”所言不虚。
   
     头发何等重要,直叫人生死相许。看看现在呢,一朝天子一朝头,全部改了小分头,哪里还有一只大背头?顺便把眼镜也换了款色,还有谁戴褐框眼镜的?勿要忒拎得清。
   
     精血旺盛,则头发乌黑有力,此乃大富大贵之相。所以当今官员全是一头黑发,精气神很足,带领着大伙儿奔小康,这是咱天朝百姓子民的福气。
   
     比起外国那些官员,比如刚刚卸任的小布什,顶着一头白发,一看就是气血两亏。还有一个什么国家的首脑,两鬓苍苍想去染发。选民不答应,上纲上线,这种事情弄虚作假?那其它事情肯定也靠不住,老百姓不放心。
   
     于是大囧。多大的事?闹得差一点削职为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