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更的的:《伞》]
更的的空間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童子鸡和老母鸡》/更的的
·《糖蹄》/更的的
·《咸菜》/更的的
·《毛笋煨肉》/更的的
·《肉》/更的的
·《猪油》/更的的
·《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盐水鸭》/更的的
·《青菜》/更的的
·《豆腐》
·《腐乳》
·《酱》
·《酱菜》
·《T恤》更的的
·《牛仔裤》更的的
·《西装》更的的
·《幽默》更的的
·《运动》更的的
·《嗜好》更的的
·《宽容》更的的
·《礼仪》更的的
·《勤劳》更的的
·《笑容》更的的
·《再说笑容》更的的
·《购物》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更的的:《伞》

   
     忽大忽小的雨,渗透了从北方浸来的冷,六、七天了。
   
     檐头水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梅花在雨中洗掉了那本当袅袅婷婷、好女人似的香,却勾起了一腔怜惜:花亦如人,2009的梅花偏偏开在这冰雨中。
   

     长亭更短亭像是水帘洞,挂下一汪湫溢。白亮的天休克了,面无表情,一点不好看。天哪里会管这些花花草草的事情,天有天的心思。
   
     闭着眼,想象着从前那首《雨巷》。雨巷?如今哪里还有长长的、逼仄的雨巷?想想罢了。想想不要紧吧?
   
     潘妈买菜回来,启鐍排闼而入,打着伞穿过天井,把伞晾在檐下回廊。
   
     隐隐有市嚣,外面当然是辇毂人海,纵然是连天阴雨,饭还是要吃的。而且还有全球金融危机,还有大学生失业,还有来城打工者奔波,还有74个埋在矿井里的阶级弟兄,那里虽然没有雨,却被瓦斯炸得三魂没了六魄,从此再不烦恼。
   
     全世界都有雨,地球是圆的。全世界都有伞吗?伞是挡雨的。
   
     一个被人称为小布什的先生也举着一把伞,伞被风吹翻了,全中国也笑翻了。后来一个先生叫做奥巴马,干脆不打伞,就在雨中淋着行色匆匆。于是黑了脸。
   
     还有一个不是和尚的人声称: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后来果然就无法无天。再后来很多无法无天的人都喜欢打伞,自己不打,让穿着红色旗袍的美女代劳。玉臂擎着红伞,最是香艳风景,果然就更加无法无天。
   
     红色的雨伞应该是油纸的,天光透过来,映出红红的脸颊和嘴唇。人在小弄堂里走过,一扭身子,长长的辫稍一晃,活泼泼,红红的玻璃丝带摆动着拉不断的回眸。
   
     纸伞容易破,曾经有专门补伞的,还是拿纸粘上,再涂上桐油。实在不能补了,竹骨也断了,中间那个穿伞骨的芯子就拿来派了大用场。
   
     因为有一圈尖齿,剃头店里用来洗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