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大梦谁先觉----《中国之春》与我的民主历程
[主页]->[新会员区]->[大梦谁先觉----《中国之春》与我的民主历程]->[刘晓波在《最后陈述》中称赞中国人权现状及北京监狱环境 ]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晓波在《最后陈述》中称赞中国人权现状及北京监狱环境

刘晓波2009年12月23日在《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一文中,称“人权已经成为中国法治的根本原则之一”,并称赞北京监狱为罪犯们“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环境”。尽管刘晓波声明“没有敌人”,但他主张要必须让中国沦为“殖民地三百年”的一贯立场,却是与十三亿中国人民为敌。

   原文如下:

   众所周知,是改革开放带来了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在我看来,改革开放始于放弃毛时代的“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执政方针。转而致力于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放弃“斗争哲学”的过程也是逐步淡化敌人意识、消除仇恨心理的过程,是一个挤掉浸入人性之中的“狼奶”的过程。正是这一进程,为改革开放提供了一个宽松的国内外环境,为恢复人与人之间的互爱,为不同利益不同价值的和平共处提供了柔软的人性土壤,从而为国人的创造力之迸发和爱心之恢复提供了符合人性的激励。可以说,对外放弃“反帝反修”,对内放弃“阶级斗争”,是中国的改革开放得以持续至今的基本前提。经济走向市场,文化趋于多元,秩序逐渐法治,皆受益于“敌人意识”的淡化。即使在进步最为缓慢的政治领域,敌人意识的淡化也让政权对社会的多元化有了日益扩大的包容性,对不同政见者的迫害之力度也大幅度下降,对八九运动的定性也由“动暴乱”改为“政治风波”。敌人意识的淡化让政权逐步接受了人权的普世性,1998年,中国政府向世界做出签署联合国的两大国际人权公约的承诺,标志着中国对普世人权标准的承认;2004年,全国人大修宪首次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了宪法,标志着人权已经成为中国法治的根本原则之一。与此同时,现政权又提出“以人为本”、“创建和谐社会”,标志着中共执政理念的进步。

   1996年,我曾在老北看(半步桥)呆过,与十几年前半步桥时的北看相比,现在的北看,在硬件设施和软件管理上都有了极大的改善。特别是北看首创的人性化管理,在尊重在押人员的权利和人格的基础上,将柔性化的管理落实到管教们的一言一行中,体现在“温馨广播”、“悔悟”杂志、饭前音乐、起床睡觉的音乐中,这种管理,让在押人员感到了尊严与温暖,激发了他们维持监室秩序和反对牢头狱霸的自觉性,不但为在押人员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环境,也极大地改善了在押人员的诉讼环境和心态,我与主管我所在监室的刘峥管教有着近距离的接触,他对在押人员的尊重和关心,体现在管理的每个细节中,渗透到他的一言一行中,让人感到温暖。结识这位真诚、正直、负责、善心的刘管教,也可以算作我在北看的幸运吧。

   http://city.udn.com/64096/3812268

   剥光刘晓波的画皮

   第一,刘晓波早在19988年就公然宣称:中国必须重新沦为西方殖民地,而且“三百年殖民地还嫌不够”。这充分暴露了他的汉奸真面目。凡我中华爱国同胞,无人不对这种民族败类恨之入骨,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第二,刘晓波其实没有自己的政治主张,“零八宪章”的所有内容无非是对1993年秦永敏、周国强等人的“和平宪章”和1994年鲍戈、杨周等人的“中国国家和社会民主化政纲十九条”的抄袭而已。

   第三,刘晓波跳出来闹事,是为了从境外反华机构换取金钱报酬。美国的“基金会”或台湾的“基金会”都有严格的规定,凡不符合他们战略意图的项目不可能获得资助,各项开支实行“逐项审核”。

   第四,刘晓波是民运事业的破坏者,长期贪污经费,争权夺利,结党营私。中共这次对他轻判十一年有期徒刑,是为了三年后以保外就医名义送到美国去搞乱海外民运组织,进一步推动内斗。

   http://bbs.omnitalk.org/politics/messages/41942.html

   刘晓波的名言

   那天有人问刘晓波,搞“零八宪章”跟刘失去“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头衔有没有关系,刘说:“能没有关系嘛?我今年才五十多岁,钱还没挣够呢。以前国内这些人往《民主中国》发文章,得经过我这关,多少能弄点,美国人也重视。现在会长也没了,被边缘化了,我再不弄点动静,就彻底被边缘化了。美国人很现实的,他们很快会扶植其他人‘上位’的。”

   “有人问我,说你推行民主,还当了两届笔会会长,笔会内部实现民主了吗?告诉你,你还真别到外面说去。什么民主,都他妈扯淡,笔会也是“一言堂”。刘宾雁就那样,我为什么不?不一言堂,给多少美金都不够分的。但是这面上的事,还得谨慎些,做个样子。美国佬也知道,但没有办法啊,谁让我的地位高呢,别人比不了!”

   “你也别问我了,我实话跟你说吧,我白天睡觉,晚上看球,时不时写两篇文章,赚的都是美金。我说了:我无所谓爱国、叛国,你要说我叛国,我就叛国!就承认自己是挖祖坟的不孝子孙,且以此为荣。这年头,有钱才是硬道理,没钱都他妈是傻子。什么主义,都是蒙人的,今朝有酒今朝醉。我笔会会长没了,你知道我损失多大吗?说了怕吓到你,不提了。”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031406

   刘晓波是无耻的狗汉奸

   刘晓波1988年跑到香港时叫嚣:“香港一百年殖民地变成今天这样,中国那么大,当然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会变成今天香港这样,三百年够不够,我还有怀疑。我无所谓爱国、叛国,你要说我叛国,我就叛国,就承认自己是挖祖坟的不孝子孙,且以此为荣。”

   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一百多年间,中国沦为半殖民地,西方列强大肆对中国进行侵略,数万万平民百姓惨遭奴役和杀害,国家资源被掠夺,领土被瓜分。直到1997年,中国才完全从外国侵略者手中收回主权,国家和民族走向复兴腾飞之路。然而无耻汉奸刘晓波之流为了从境外反华机构领取金钱报酬,竟然妄图要让中国分裂混乱,再遭外国侵占蹂躏,殖民地苦难经历三百年还嫌不够。

   对于刘晓波这样的无耻汉奸,应该立即判处死刑,而绝不该只轻判11年有期徒刑,如此方能告慰所有在南京大屠杀、八国联军攻占北京等战火中死去的中华同胞的亡灵!为此,呼吁全国上下各界爱国志士集体进京请愿示威,要求开除审理刘晓波案的法院审判人员,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http://forum.china.com.cn/viewthread.php?tid=529790&agMode=1&com.trs.idm.gSessionId=292735E4E2F47FAA90B448DC1E1F06D0

   看看刘晓波到底想要什么

   问:你认为现在的中国社会处在历史的什么发展阶段?  刘晓波:还没有走出农业文明。  问:是不是要补资本主义的课?  刘晓波:必须补课。  问:那么,今天中国的路线还是顺着农业社会的惯性在走?  刘晓波:是的。不过,它在调整它的专制,因为它面临危机。  问:中国可能在根本上加以改造吗?  刘晓波:不可能,即使一两个统治者下决心,也没办法,因为没有土壤。  问:那什么条件下,中国才有可能实现一个真正的历史变革呢?  刘晓波:三百年殖民地。香港一百年殖民地变成今天这样,中国那么大,当然需要三百年殖民地,才会变成今天香港这样,三百年够不够,我还有怀疑。  问:十足的:“卖国主义”啦。  刘晓波:我要引用马克思“宣言”的一句话:“工人没有祖国,决不能剥夺他们所没有的东西。”我无所谓爱国、叛国,你要说我叛国,我就叛国!就承认自己是挖祖坟的不孝子孙,且以此为荣。  问:你是说,中国还要走香港的路?  刘晓波:但历史不会再给中国人这样的机会了,殖民地时代已经过去了,没人会愿意再背中国这个包袱。  问:那怎么办呢?岂不太令人悲观?  刘晓波:没办法。我对整个人类都是悲观的,但我的悲观主义并不逃避,即使摆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又一个悲剧,我也要挣扎,也要对抗,我不喜欢叔本华而喜欢尼采,原因便在于此。

   (以上摘自1988年12月号香港《解放月报》)

   http://www.dolc.de/forum/viewthread.php?tid=1070178&extra=page%3D1

   刘晓波绝不是什么“民主人士”,他比任何人都专制,铲除异己不遗余力!以下是刘晓波所把持的“独立中文笔会”被揭露出来的一系列丑闻。

   “斗士”内讧 “独立中文笔会”在美国法庭遭起诉

   ● 诉诸法律 让对手付代价

   2007年12月3日,美国纽约皇后区民事法庭受理了一宗中国政治异议团体侵权桉,顿时引起各界关注。被告方是由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缩写NED)资助的“独立中文笔会”(Independent Chinese PEN Center,简称“独立笔会”ICPC),原告方是“独立笔会”的会员高寒。此桉令洋法官们殊感诧异,正因为侵犯人权、侵犯言论自由的指控落在以争取民主自由为旗号的民运人士们身上。

   起诉人高寒认为,他因批评“独立笔会”领导层“黑箱作业”、“财务违规”、“巧立名目”、“中饱私囊”、“党同伐异”以及制度问题而遭到幵除,这样的事实令人无法接受,必须诉诸法律。他说:此桉是中国“自由主义者”们在民主社会里效法共产党打击异己而制造的又一宗“胡风桉”和“王实味桉”,而两者唯一不同的是“这个伪自由主义的宗派小集团目前还没有掌握国家机器”。高寒表示,他“将竭尽所能,使用一切合法手段,包括舆论的、行政的和法律的,来捍卫自己受到侵害的权利,并让加害人(包括法人)付出相应的代价。”

   高寒在《“幵除高寒桉”系列讨论幵篇词》中透露,在他被“独立笔会”幵除之后,笔会当权派刘晓波、余杰、杜导斌、张裕等“均沉浸在一派按捺不住的‘胜利’喜悦之中”,与此同时,他们还在笔会内“制造某种人人自危的猜疑气氛,严禁‘泄密’、大抓‘线人’,生怕其党同伐异勾当为外界所知。”据悉,郭罗基、刘刚等会员分别发表文章,对会长刘晓波及理事会提出批评,却遭到杜导斌、刘路等人的围攻,而盛雪、郭庆海等人表示支持郭罗基,祕书长张裕则在笔会的网站上一遍又一遍张贴处理高寒的决定,以示警告。随着高寒状告笔会民事侵权桉的发展,笔会纷争将趋白日化。

   香港笔会现任会长、着名画家徐悲鸿之子徐伯阳通过一封致《前哨》主编刘达文的公幵信发出呼吁:“独立笔会”负责人应“详细阅读自由世界的法律规章”,“勿以专制独裁者的狭隘心态来公器私用、假公济私、公报私仇。”信中他愤慨地说:倘若已故会长刘宾雁泉下有知,见到今日笔会当权者(刘晓波、郑义等)恣意打击异己人士,“把一个主旨为争民主争写作自由的作家联谊团体变成腥风血雨的杀戮战场”,“降格为无理取闹、党同伐异的联动红卫兵式的批斗会场,他一定会痛哭流涕。”

   ● 有你无我 白宫门外吵翻天

   “独立中文笔会”内部的利益纠纷盘根错节,冲突频仍,其中“余、王排郭”事件( 亦称“排郭门”)最具争议性,是此后“余、王罢免桉”、“拿下高、郭”风波(亦称“删名门”)、“幵除高寒桉”、“余杰不信任桉”等一系列内斗的导火索。 如今,“余、王排郭” 事件的负面影响仍在发酵,白宫人员怎么也弄不明白:为何美国官方的高调支持,却反而给“独立笔会”带来了一场灾难?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