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藏人主张
·改革三十年與中國的畸形發展
·伊朗大选与中国
·推迟绿坝是网民的胜利
·中国人无能还是北京嚣张?
·共产党改变了吗?
·中国经济的的“麦道夫”骗局
·关于本人放弃中共国籍的声明
·艾未未谈谭作人案和他自己被软禁过程
·论近60年以来中国民间社会革命观念之嬗变
·中国跨入全球失败国家行列
·檢點「新中國」六十年史
·中国建国60周年人权听证会
·北京举行中共建政60周年庆典
·冯博士委托唐律师起诉意味着什么?
·“国进民退”威胁中国经济
·米奇尼克给中国知识分子的启示
·揭開神秘的“大外宣”计划之面纱
·中美贫富差距的比较
·德国学者再批中国作家
·刘晓波和中国政府谁在发抖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并遭殴打
·环境维权将成为社会冲突的重点
·从谷沟事件看中美“网路战”的前景
·中国99%的白领要破产
·政府调节收入分配为何总是失灵?
·知名作家杨天水准备狱中绝食
·美议员称中国是“数码暴政”
·高智晟失踪后“出现在五台山”
·内外双重压力煎迫之下的人民币
·下辈子还跟你结婚
·外媒披露高智晟更多详情背景
·中国黑客发动网络攻击
·进退维谷的在华外商
·恭喜胡锦涛先生获此殊荣
·中美人权对话“各说各话”
·朱厚泽带走了中共最后的希望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经验教训
·法律上白皮书表明言论自由缩小
·中国深陷罢工危机
·南京爆炸和巴国坠机
·“《日美共同宣言》决定针对中国”
·《哲人之恋》与袁红冰
·中国学术论文投稿抄袭现象严重
·中国模式制度还是法术?
·兴高采烈地内斗吧
·胡德平挺温透露出哪些政坛信息?
·十七届五中全会前瞻
·袁教授戳破移民威胁论
·2012中国人口危机或全面爆发?
·大外宣的本土化战略
·社会上升管道梗阻
·陈独秀班房风流
·艾未未先生谈遭遇到的事情
·诺奖祝贺还是批评?
·刘连对峙孔诺斯杀
·劉的光芒照亮中共自慰
·高智晟的心声
·高智晟的勇气和胸怀
·老王谈老胡遇上了邓牌
·中国是否茉莉花开花?
·千年中国面对百年茉莉
·天方有茉莉
·中國為何尚未發生「茉莉花革命」
·卡扎菲和本拉登
·从精神分裂走上实质分裂?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胡锦涛回答中共先烈
·辛亥革命的两点启示
·研究中共从党民对立谈起
·中国模式--新奴隶制对抗普世价值
·美国议员希望组团探访陈光诚
·多方建议提名陈光诚为诺奖候选人
·中共“恐怖法”无法阻挡民主浪潮
·中共内部各派火并热火朝天
·“家法”不除,法治无望
·胡温“鸡鸭模式”怎么解?
·倒薄权斗中“谣言”的双刃功能
·中国学者公开反驳胡温谣诼
·中共将如何国亡政熄?
·薄熙来事件有望推动依法治国
·印度将试验射程5000公里导弹
·薄熙來事件與西方「中國專家」的無知
·胡温倒薄扼杀中共党内派别多元化和民主改革
·美国国务院官员介绍陈光诚的状况
·北京“倒薄”遭遇意识形态陷阱
·胡温政府对华裔投了一枚炸弹
·中国亿万富豪分布图
·温家宝、薄熙来恩怨内幕
·中国文人是否为金钱服务?
·薄熙来是否打开中国巨变的钥匙?
·孔子和佛陀在美国的不同遭遇
·中国“游说”美国的道路
·英媒暴料温的财富比薄多25倍
·利比亚反驳中国知识分子
·青海异议人士刘本琦被刑事拘留
·谁控制互联网,谁就控制世界。
·中国官员131万占有国民财富80%
·中国网民对谷开来案的反应
·“薄谷开来”案件的三大看点
·《在国际法上钓鱼岛属于日本》
·饱死的毛皇与饿死的共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安乐业: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文章摘要: 通观从2002年到至今的藏中第六轮接触,仍然处于一种似是而非的状态之中。一方面,这个主要取决于北京方面的诚意不够,采取了"借接触拖延解决问题"的战术,如此谁也无法向北京施加压力。现今的藏中接触反倒成了北京缓和国际压力的工具
   

   
   作者 : 安乐业,
   
   
   發表時間:8/6/2007 《自由聖火》
   
   通观从2002年到至今的藏中第六轮接触,仍然处于一种似是而非的状态之中。一方面,这个主要取决于北京方面的诚意不够,采取了"借接触拖延解决问题"的战术,如此谁也无法向北京施加压力。现今的藏中接触反倒成了北京缓和国际压力的工具,而且,北京变本加厉地进一步控制西藏喇嘛转世和言论等方面采取了严格的控制。这也说明了当年(即1979年)藏中接触的主因非解决西藏问题而北京没有顶住苏联强烈关注西藏的压力。 真如一位西藏网友对笔者说:"具体都谈了些什么呢?确实比较感兴趣,期待进一步的报道。不过很有可能是北京做给世界看的一场戏而已,就北京来说可以缓解国际压力。就西藏来说可以怎样呢?这样的事情如果仅仅是演戏的话对西藏是否有损失?不能无原则地退让,虽然境内的西藏人期待仁波切的归来,但是还要以长远的西藏民族的利益为重。三区的统一不能妥协。还有西藏的适当外事权也要争取。保障西藏民族在西藏的多数。明晰西藏产权。西藏拥有自己的旗子。 实行真正的政教分离,中国政府不干涉西藏宗教事物。向世界全面开放西藏。不过,以中国今天的情况来看,并不乐观。所以西藏问题的进一步国际化是西藏人讨价还价的资本。当然这是就政府之间谈判来说的。 "
   
   另一方面,达兰萨拉在解释"西藏接触"方面出现了不同的声音。比如,最近达赖喇嘛特使嘉日洛珠先生扬言说:"中国当局指控达赖喇嘛搞分裂。在我看来,真正的分裂分子是一些极左派的中共干部,他们是文革残余势力,例如现在的中共西藏自治区书记。大家看到,他们现在的言论不仅仅不负责,我也告诉跟我会谈的中国代表,这样的人太给中国丢脸。难道中国愿意让这样的人来对全世界展示中国的新面貌吗? " 其实,这些左派中共干部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阻力,只是一群实施决策的打手而已。 嘉日先生身为调节者不应该指责实施决策的那帮人士,更应该指责谁在指使这帮人士,因为,嘉日先生毕竟不是党内或北京统治下的人,有必要向对方说清楚藏中接触无法进展的根本原因,这个问题党内或北京统治下的人是无权过问的禁忌。 或者要向北京问清楚外交部发言人为何一直否定他们为达赖喇嘛的特使?难道这也是那些左派中共干部的行为吗?笔者说过"宁要藏人跟藏人接触不可,首先斯塔先生等人必须要跟平措旺杰(平旺)先生与他的主张(即平旺先后两次致胡锦涛的信件)达成共识,才能有资格接触达赖喇嘛特使谈西藏问题,否则,谁也不会愿意参与这场假戏,全世界都知道,这是一场不见血的自相残杀式假戏。尤其是统战部并非决策机构,而是个地道的实施决策的单位,身为藏人的斯塔先生等人更不例外。 " 难怪前三轮接触中向北京方面没有说清"独立"(Independent)和"自由"(Freedom)的区别,辛亏第四轮接触中才嘉先生才向对方说清楚了那些字的区别,对此,达赖喇嘛应该增任一名懂中文的特使,否则,并非没有前功尽弃的可能。
   
   众所周知,邓小平的"除了独立,什么都可以谈"也不是什么划时代意义的许诺,因为,邓先生讲这句话的时候,华国锋主席的副手而不是有实权的领袖,而且,从1977年四月左右"华国锋呼吁全面恢复西藏的风俗习惯"看,这一切源于华国锋而非邓小平。邓小平后来取代华国锋的一次谈话中道出了以上推理的正确性,在 1980年8月26日, 邓小平对班禅喇嘛谈话时说:"你是我们国家一个最好的爱国者。你同达赖不同,你是爱国的,维护国家统一的,而达赖是搞分裂的。… …过去对你的问题主要是处理重了。你的《七万言书》有一部分是对的,有的部分是错的。邓小平希望班禅对祖国多作一些贡献。" 而且,同年5月3日,西藏流亡政府派遣的二支考察团(即丹增南杰,络桑金巴,彭措旺加,次仁多加,白玛甲布)从印度前往西藏。第二支考察团被北京政府以"挑拨群众造反,危及祖国统一"的罪名驱逐出境。最重要的证据还是1980年3月14日-15日, 中共中央书记处召开的所谓"西藏工作座谈会"。这个会议制定了《西藏工作座谈会纪要》,并且,以中共中央的名义于4月7日转发了这个纪要。据北京媒体报道:所谓"同年召开的第一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具体贯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座谈会始终贯穿和集中实践了邓小平所倡导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会议指出:发展西藏建设,仍然应当主要依靠西藏党政军和各族人民,同时中央各部门也要加强对西藏工作的正确指导,组织全国各地给他们以支援和帮助。" 邓先生对西藏问题等采取的最关键性的步骤应为1984年5月31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 这个法案意味着解决民族问题立了法,法是裁定"是"与"不是","真"与"非"的工具,而容纳不了"是非兼并的空间"。
   
   因此,谁想"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内解决西藏问题,只有一条路可以选择: 北京如何才会接受这个选项呢?从《谈判学的》角度讲,双两方之间并不存在沟通不足的障碍,而有沟通过度的结果。因此,笔者建议国际社会以及各援藏团体和个人,本着地球村利益均衡、人类得以相对幸福的愿望,应当敦促各国在"西藏问题"解决之前承认西藏流亡政府,并在"西藏问题"谈判业已谈出实质性结果之后, 各国可以收回对西藏流亡政府的承认,这恰恰是推动"西藏问题"最终获得解决的最佳举措之一。 最近所谓"西藏自治区"副主席尼玛次仁在拉萨举行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的"中国和达赖喇嘛之间的沟通渠道一直是开放的。达赖喇嘛必须放弃'西藏独立'的要求,并且停止'破坏'活动"是北京方面授意的老调,没有任何新意。当然,藏中和谈的突破口应当是北京收回1959年时任总理周恩来签署的所谓"解除西藏地方政府职务声明"入手,修改现行"民族区域自治法"为核心。这有利于围绕雪域高原为水源的亚洲人民(包括中国)继续生存和悬而未决的印中边界谈判,世界均衡的地缘战略等重大问题的解决。
   
   8/06/20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