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美数码外交]
藏人主张
·美国正在重返亚太地区
·后金正日时期朝鲜何去何从?
·中国为何怕政改
·中共內鬥加劇看中共面臨解體
·《中国联邦革命党》组建《网络特别行动委员会》的公告
·蒙古国否认中国各朝控制过蒙古
农奴研究
·谁农奴化了西藏?
流亡藏人总理(司政)大选步入政党竞争
·流亡藏人的民主选举
·司政参选人李科先重申西藏独立立场
·近距离观察2016年流亡西藏民主大选
·西藏国民大会党支持李科先参选2016年司政
·与藏族选民书
·自由与复国
·达赖喇嘛将会在何处转世?
·年轻藏人向往西藏独立
·司政候选人阿措·路克坚向流亡美国藏人发表演说
·
东赛对话录
·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仁波切访谈录
·香萨仁波切访谈录
·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女士访谈录
·西藏著名歌星加羊吉女士访谈录
·访西藏著名医学专家波毛措教授
·中国维权律师答东赛
·留德博士谈藏汉交流
·國際藏學界致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請願書
·
东赛记语
·怀念名誉校长
·祝贺雨星女士的藏网问世!
·紧急声明
·藏人作家声援东土耳其斯坦示威抗议事件的声明
·祝福读者新年快乐
·《自由圣火》网站公告
·西藏总理就职演说
·《国际自由行动联盟》宪章(草案)
·班禅喇嘛转世灵童搜寻委员会负责人夏札仁波切据传已去世
·藏人答网民对达赖喇嘛的提问
·蔣忠泉, 藏漢同胞永遠銘記你!
·蒙族异议女作家获国际人权组织奖项
·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美数码外交

   分析:谷歌与中美数码外交
   
   更新时间 2010年 1月 14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4:10
   BBC
   互联网搜索引擎谷歌决定不再遵守北京的游戏规则,要对世界上最严厉的网络审查制度说不。

   
   谷歌星期二(12日)表示,google.cn已停止过滤网络搜索结果。这使得中国网民可以搜索到海外的政治敏感内容和网站,但是由于防火墙,搜索到的网站仍然无法登陆。
   
   星期三,Google.cn说,当天搜索词汇中出现频率最高的是“天安门”。这很可能是许多互联网用户搜索有关1989年中共武力镇压天安门亲民主运动。其次是“谷歌撤离中国”。
   
   谷歌表示,未来几周将与中国政府讨论在法律框架下如何运营一个不过滤搜索结果的引擎网站。
   
   破釜沉舟
   
   北京会坐下来和谷歌谈吗?
   
   美国专栏作家萨瑞·拉丝(Sara Lacy)的分析是谷歌这样做是破釜沉舟:“谷歌在中国混了多年,不会不知道,发英文公开信,等于给党和政府摔脸子。谁都知道在中国,跟党和政府叫板是什么下场。”
   
   这场博弈的结果很可能是谷歌被赶出这个拥有3亿网民的巨大市场。
   
   但是,这已经不是谷歌与北京政府之间的事了。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星期二(12日)表示,有关谷歌指责中国网络审查和黑客攻击,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选择其它媒体播放器
   在一份声明中,希拉里说,就可能计划撤出中国之事,谷歌通报了美国国务院。
   
   她说:“我们期待中国政府做出解释。能在虚拟空间中有信心运作,这对现代社会和经济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下周,我将就21世纪网络自由这个中心问题发表一次讲演,而就谷歌的问题,当事实明确时,我们将进一步做出评论。”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星期四(1月14日)在例行记者会上称,中国反对网络黑客攻击,中国法律禁止任何形式的黑客活动,任何对网络黑客攻击的投诉都将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处理。
   
   姜瑜还说,中国互联网是开放的,政府也鼓励发展互联网,欢迎外国公司在“遵纪守法”的前提下参与中国的互联网发展。
   
   在姜瑜发表回应之前,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站与《人民日报》网站同日也发表了国新办主任王晨呼吁维护网络安全、敦促互联网业者加强网络监管的讲话,不过内容没有直接提到谷歌。
   
   数码外交
   
   BBC中国事务编辑陈时荣说,中国政府的这两项回应都显示北京没有任何让步意向。
   
   他说:“谷歌公开叫板,与中国政府抗争,从历史上看,没有哪一家大公司,尤其是涉及到意识形态和言论自由这个领域,中国政府会做出让步。”
   
   陈时荣说,谷歌的问题看来已经上升为中美双边问题。
   
   他说,互联网空间言论自由的问题为中美两国在人权问题上的较量开出了一个崭新的领域。数码外交将成为一个新生词汇。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