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防火防盗防老贼]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防火防盗防老贼

   防火防盗防老贼一尊老乃传统美德。其实老是否值得尊重,因人而异。有些人越老越坏,或老于制谎造谣欺人欺世,或老于坑蒙拐骗为非作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种人便活到彭祖八百岁也毫不足尊。

   有知识有才华有人生阅历社会经验而无羞耻之心、怀奸恶之意者,其知识才华阅历和经验恰好成为济恶之具,谎撒得更美,谣造得更圆,孽造得更大。老年人的坏还特别具有欺骗性,因为一般人都会习惯地认为老年人比年青人可靠、可信、有善意。

   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认识误区。古今中外,人之将死其言不善其语不真、人之已老其心更险其行更恶的情况,多乎哉,多得很。无论骗子恶棍,往往越老越厉害,某些有知有识有才有名的老年人一旦坏起来、阴险冷酷恶毒不要脸起来,往往超乎年青人的想象,令人望尘莫及、望洋兴叹。

   人而无德,枉得人身、白活一生,本是可怜;老而无耻,心术败坏、不懈造孽,尤为可悲。此辈在生物和法律的意义上或算是人,在道德层面则完全“非人”,不仅浪费生命、道德赤贫而已,还“倒欠”巨债清偿无期呀。佛教中的无间地狱,正为此辈而设;孔子“老而不死是谓贼”的话,正好借来掷之。

   二对于道德,儒佛道三家的理解虽有所不同,都很重视,都视之为安身立命之本。《禅林宝训》中有一段语录说得极好,特录以自勉并与有心人共勉:

   “明教嵩和尚曰。尊莫尊乎道。美莫美乎德。道德之所存。虽匹夫非穷也。道德之所不存。虽王天下非通也。伯夷叔齐昔之饿夫也。今以其人而比之。而人皆喜。桀纣幽厉昔之人主也。今以其人而比之。而人皆怒。是故学者患道德之不充乎身。不患势位之不在乎己。(镡津集)”

   “道德之所不存,虽王天下非通也”,无论才气多大名声多响或权力多重地位多高,无德之徒都是轻如鸿毛、贱如鸡犬甚至禽兽不如的,令人鄙厌又悲悯。

   说来惭愧,东海当年曾对李白式的轻浮和鲁迅式的刻薄颇为欣赏,殊不知他们都是不能明心不知尊道的妄人可怜虫。归根皈儒以后,对于他们,除了怜悯,渐渐产生了一种惭惶戒惧:读着他们的诗文长大,自己身上也难免沾柒不少同类病菌和劣习也。

   李白也罢了,虽浮夸张扬骄妄成性,毕竟艺高才大胆亦大,狂得真率,有其可赏之处;鲁迅不仅心理阴暗、刻薄为习,而且反儒家反中华思想歪劣,遗祸天下流毒无穷,与柏杨之流反儒名家及某些“革命理论家”一样,都是中华文化之罪人。

   不过话说回来,论个人品德,鲁迅柏杨们毕竟有一定的底线。某些当代文人尤其是反儒人士,谎谣成瘾妄语无度,公德私德皆毫无底线可言。佛教认为,口业有四种,第一口业就是妄语,妄语又可分为大妄语和小妄语。一般撒谎属于小妄语,恶意造谣则属于大妄语,属于所有“口业”中最为严重、最不可恕的恶疾。一个人无论其它方面如何,一染此疾,便无足观,便属无可救药的地狱种子。

   三“落网”至今十余年,东海有三个“没想到”:一、原以为国内媒体不可信,没想到某些海外媒体更不可信;二、原以为御用文奴不可靠,没想到某些“独立、自由”的知识分子更不可靠;三、原以为无知无识的年青人不可交,没想到某些有知识而且是“洋插队”的老年人更不可交。

   例如某匿名名家,“洋插队员”也,据说六七十岁了,反儒反得恶毒无比,骂人骂得巧妙无俦,极无中生有和真中夹假之妙,真可谓骂才卓绝,毁人不倦。东海十多年前初上网,与之有所交往乃至调笑无度。开始是缺乏识人之明、择法之眼,尊其老而爱其才,误认轻浮下流为名士风流;后来是不自量力,企图予以良知启蒙和文化救度。再后来身受其“毁”,终于明白自己是太幼稚乐观且自作多情了。

   终于明白,无论你有多能耐,总有些人不可教。孟子不屑,释尊默摒,良有以也;俗话说,防火防盗防老贼,岂空言哉。然火有弊也有利,自有其利和用,盗虽“强”未必绝对不可转化,唯独对某些下流人物,离得越远、防得越严越好。批其谬论、纠其歪理、辟其谣言、揭其谎语固不值得,交一面交一言乃至提及其名都是一种自我轻亵。特此自警!

   顺及:“无论你有多能耐,总有些人不可教”是某诗友赠诗中的句子。其实,在这学绝道丧已久的时代,岂仅有些人?绝大多数都是不可教更不可交的。对于大量谬论歪理,时间是最好的清洗剂,事实会作出最好的说明,一味多言多情强教强诲絮絮不已,实属无谓。个人被轻被蔑被辱被骂被谎谣是小事,主要是不值得,于人于世皆无裨益,反而有负面意义:有伤于“大道”之高贵、“真理”之尊严。

   所以,在某些时候独善其身,对某些人士三缄其口乃是大文化人不得已的选择,对于不可教者,不屑教诲才是最适教诲。这都是最近才明白的道理,可惜迟了些。2010-1-10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