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防火防盗防老贼]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防火防盗防老贼

   防火防盗防老贼一尊老乃传统美德。其实老是否值得尊重,因人而异。有些人越老越坏,或老于制谎造谣欺人欺世,或老于坑蒙拐骗为非作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种人便活到彭祖八百岁也毫不足尊。

   有知识有才华有人生阅历社会经验而无羞耻之心、怀奸恶之意者,其知识才华阅历和经验恰好成为济恶之具,谎撒得更美,谣造得更圆,孽造得更大。老年人的坏还特别具有欺骗性,因为一般人都会习惯地认为老年人比年青人可靠、可信、有善意。

   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认识误区。古今中外,人之将死其言不善其语不真、人之已老其心更险其行更恶的情况,多乎哉,多得很。无论骗子恶棍,往往越老越厉害,某些有知有识有才有名的老年人一旦坏起来、阴险冷酷恶毒不要脸起来,往往超乎年青人的想象,令人望尘莫及、望洋兴叹。

   人而无德,枉得人身、白活一生,本是可怜;老而无耻,心术败坏、不懈造孽,尤为可悲。此辈在生物和法律的意义上或算是人,在道德层面则完全“非人”,不仅浪费生命、道德赤贫而已,还“倒欠”巨债清偿无期呀。佛教中的无间地狱,正为此辈而设;孔子“老而不死是谓贼”的话,正好借来掷之。

   二对于道德,儒佛道三家的理解虽有所不同,都很重视,都视之为安身立命之本。《禅林宝训》中有一段语录说得极好,特录以自勉并与有心人共勉:

   “明教嵩和尚曰。尊莫尊乎道。美莫美乎德。道德之所存。虽匹夫非穷也。道德之所不存。虽王天下非通也。伯夷叔齐昔之饿夫也。今以其人而比之。而人皆喜。桀纣幽厉昔之人主也。今以其人而比之。而人皆怒。是故学者患道德之不充乎身。不患势位之不在乎己。(镡津集)”

   “道德之所不存,虽王天下非通也”,无论才气多大名声多响或权力多重地位多高,无德之徒都是轻如鸿毛、贱如鸡犬甚至禽兽不如的,令人鄙厌又悲悯。

   说来惭愧,东海当年曾对李白式的轻浮和鲁迅式的刻薄颇为欣赏,殊不知他们都是不能明心不知尊道的妄人可怜虫。归根皈儒以后,对于他们,除了怜悯,渐渐产生了一种惭惶戒惧:读着他们的诗文长大,自己身上也难免沾柒不少同类病菌和劣习也。

   李白也罢了,虽浮夸张扬骄妄成性,毕竟艺高才大胆亦大,狂得真率,有其可赏之处;鲁迅不仅心理阴暗、刻薄为习,而且反儒家反中华思想歪劣,遗祸天下流毒无穷,与柏杨之流反儒名家及某些“革命理论家”一样,都是中华文化之罪人。

   不过话说回来,论个人品德,鲁迅柏杨们毕竟有一定的底线。某些当代文人尤其是反儒人士,谎谣成瘾妄语无度,公德私德皆毫无底线可言。佛教认为,口业有四种,第一口业就是妄语,妄语又可分为大妄语和小妄语。一般撒谎属于小妄语,恶意造谣则属于大妄语,属于所有“口业”中最为严重、最不可恕的恶疾。一个人无论其它方面如何,一染此疾,便无足观,便属无可救药的地狱种子。

   三“落网”至今十余年,东海有三个“没想到”:一、原以为国内媒体不可信,没想到某些海外媒体更不可信;二、原以为御用文奴不可靠,没想到某些“独立、自由”的知识分子更不可靠;三、原以为无知无识的年青人不可交,没想到某些有知识而且是“洋插队”的老年人更不可交。

   例如某匿名名家,“洋插队员”也,据说六七十岁了,反儒反得恶毒无比,骂人骂得巧妙无俦,极无中生有和真中夹假之妙,真可谓骂才卓绝,毁人不倦。东海十多年前初上网,与之有所交往乃至调笑无度。开始是缺乏识人之明、择法之眼,尊其老而爱其才,误认轻浮下流为名士风流;后来是不自量力,企图予以良知启蒙和文化救度。再后来身受其“毁”,终于明白自己是太幼稚乐观且自作多情了。

   终于明白,无论你有多能耐,总有些人不可教。孟子不屑,释尊默摒,良有以也;俗话说,防火防盗防老贼,岂空言哉。然火有弊也有利,自有其利和用,盗虽“强”未必绝对不可转化,唯独对某些下流人物,离得越远、防得越严越好。批其谬论、纠其歪理、辟其谣言、揭其谎语固不值得,交一面交一言乃至提及其名都是一种自我轻亵。特此自警!

   顺及:“无论你有多能耐,总有些人不可教”是某诗友赠诗中的句子。其实,在这学绝道丧已久的时代,岂仅有些人?绝大多数都是不可教更不可交的。对于大量谬论歪理,时间是最好的清洗剂,事实会作出最好的说明,一味多言多情强教强诲絮絮不已,实属无谓。个人被轻被蔑被辱被骂被谎谣是小事,主要是不值得,于人于世皆无裨益,反而有负面意义:有伤于“大道”之高贵、“真理”之尊严。

   所以,在某些时候独善其身,对某些人士三缄其口乃是大文化人不得已的选择,对于不可教者,不屑教诲才是最适教诲。这都是最近才明白的道理,可惜迟了些。2010-1-10东海老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