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关于李庄案 ]
东海一枭(余樟法)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报复之心不可无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李庄案

   《关于李庄案略答长风君》东海支持和拥护薄熙来,是支持拥护重庆当局已经展开的铁腕打黑和即将进行的立法反贪工作。同时“希望薄熙来先生始终坚持在公平公开公正的平台上、在法律的轨道上解决问题。一切让法律说话,让证据说话,让所有案件都经得起法律、事实和历史的检验。”(《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这当然不意味着重庆当局的一切行动我都支持。我曾建议,要打黑,不要打黑歌;要高尚,不要禁低俗;可以禁官员低俗,不可以禁民众低俗。(详见《治官要严、待民宜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关于李庄案。李庄是否黑律师,黑到什么程度,出了哪些“规”犯了什么法;重庆方面“程序”上有什么问题,法律运用上有没有瑕疵,有没有审判失公、宽严失度的地方?我了解的情况有限,至今尚未发言(我跟新闻屁的兴趣越来越低)。我以为,诸如此类问题都可以实事求是地进行探讨和批评,有争论也是正常的。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次打黑行动包括针对李庄的司法行动与“文革那套手法”及历届“政治运动”有着本质的区别。李庄案公开审理、大量人员旁听、媒体充分报道、不同意见激烈争论等,这不就是在“走法律程序”、“在法律的轨道上解决问题”吗?何尝“想怎么判就怎么判”、何尝“不择手段”、“凌驾于法律之上”-----这种无视事实上纲上线甚至悬空驾构的批评是不负责任的,恰颇具文革逻辑和红卫兵风范呢。

   反对“不受制约监督的权力”、警惕权力的滥用,应该,但这不能拿来作为反对打黑的理由。胡总说“不折腾”,也绝非主张纵黑纵腐一切无为。薄熙来打黑反贪,顺应民心民意、代表人民利益、符合正义原则,正是“站在历史高处看问题”。倒是一些专家学者及自由知识分子,不仅水平有问题,思想和立场都令人忧虑。如果大家都象长风君那样抱着“不要再提什么打黑,大家都是中国人,不要提黑不黑”的态度,那这个时代就真的一点光亮也没有了。2010-1-1东海老人

   附《长风:就重庆打黑求教东海一枭兄》 东海一枭兄,北国之春一别数载。近日于凯迪拜读兄之雄文,兄力挺厚厚打黑,这多少出乎我的意料,以兄之阅历有此见解,长风甚是不解。关于重庆打黑,我先前已写过一文《红与黑,论重庆打黑打出黑律师》。现在我再简单说下我的想法。  李庄律师的案子已经开审了,我不想关注那些辩论的细节,我只想问重庆方面为何不敢现场直播庭审?为什么不让八个证人出庭?既然认为自己打黑是正义的,不违法,那好,你公开呀,不敢是吧?心虚了。作恶也好,作善也罢,你站出来,那你是爷们,偷偷摸摸的搞算什么,判十一年,判二十年,除了会这个还会什么。黔驴技穷都是如此。  政治运动的初衷都打着美丽的理由,善意的理由,高尚的理由,但是在实践中却为冤假错案提供了舞台,为了目的而不择手段。专案组竟然凌驾于法律之上,请问专案组的成员是上帝组成的还是火星人组成的,如果不是,那我们就无法相信你的权威性,而是相信你会作恶,因为你成了不受制约监督的权力。权力就是一把双刃剑,而不受制约的权力就会作恶,而且是大恶。历史的经验早就告诉我们了,打黑不是什么发明创新,从中国历史上看,搞运动打黑的能顺利收场的几乎没有。  这次打黑依然采用文革那套手法,首先对人进行抹黑,先让这个人尊严尽失,然后想怎么判就怎么判了,然后屁民们就开始鼓掌了。几十年过去了,公仆异化为老爷,公民变为屁民。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还在搞政治运动,这真是中国人的悲哀,骑虎难下是了吧,那就等虎吃吧。  胡总书记曾站在历史的最高处说“不折腾”,这虽被一些人误解不锐意进行改革,但更多的人们相信所谓的“不折腾”就是不搞政治运动,可是重庆似乎不在历史高处看问题,而是在盆地看问题,一顿瞎折腾。这场剧该怎么收场呀。  不要再提什么打黑,大家都是中国人,不要提黑不黑,多问黄不黄。不是唱红歌就骨头硬,本公子就是看黄片也是铁骨铮铮。我宁愿魔鬼走法律程序,也不愿意让天使为所欲为。卸下伪善的面纱吧,因为你只是人,不是神,不是说了吗,那只是个传说。  如果李庄无罪,我会欣慰!如果李庄获罪,我会高兴!因为历史告诉我就两个字“快了”。  以上是我的一点看法,望枭兄不吝赐教。长风 2009年12月31日 于不知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