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关于李庄案 ]
东海一枭(余樟法)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论语点睛》:子路还有待裁剪
·今日微言(不尊重儒家的人不配尊重我)
·儒家没有“陌生人”
·儒家没有“陌生人”
·道德科学初论
·今日微言(不惩恶不足以扬善)
·获评儒网十大好书感言
·马克思蔽于人而不知天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zt【新书】余东海著《儒家法眼》出版暨简介、目录
·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浑人胡适
·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今日微言(度外星人之心,拜习近平所赐)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关于朝鲜和萨德(微集)
·辟毛真言(请习王团队明察,供有关部门参考)
·今日微言(天道永远公平)
·儒家十诫
·儒家十诫
·今日微言(有德者必有其言)
·打造中华文化共识---声援郑钢委员的提案
·今日微言(若朝鲜炮击韩国,当局怎么办)
·讨伐蔡元培
·【新书】余东海著《儒门狮子吼》出版暨简介、目录及序
·今日微言(知我者众则人贵,知我者希则我贵)
·今日微言(我来晚了)
·顺天顺亲顺天下---关于《孝经》的问答
·管好你的口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今日微言(诬孔子者,罪及四世)
·今日微言(向中纪委致敬)
·今日微言(恩将仇报,刑戮之民也)
·《巨婴国》批判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今日微言(拥金派,悠着点!)
·今日微言(百年来最优秀的领导人)
·今日微言(归儒未必皆君子,反儒必定非正人)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重判“刺死辱母者”案
·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粟子珍:余兄一议(东海附言)
·贫弱不是作恶的理由
·《心际歌》(大型组诗)
·今日微言(我是绵羊也是猛狮)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组诗)
·彩虹战士(组诗)
·手把仁旗迎大潮----读《文化的重建》有感
·中国近代知识分子最大败笔——反儒运动
·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圣经王道有本末---对陈来先生的五点异议
·今日微言(老子见孔子,有眼竟无珠)
·今日微言(昧于良知是最大的愚昧)
·今日微言(欲图雄安天下,唯有文化开新)
·今日微言(基本是非不明,不配为文化人)
·君子的三种特征
·儒文化和马主义
·今日微言(邪恶终将灭亡,上天毕竟公平)
·今日微言(应给朝鲜最后通牒三点)
·今日微言(国策官纪:友美学美,尊孔尊儒)
·今日微言(为了一个文明、光明的新中国)
·今日微言(有能力阻止犯罪而不阻止,就是罪过)
·今日微言(东海为什么挺习王)
·今日微言(季检察长颇堪欣赏)
·今日微言(伟大的领袖,历史的趋势)
·圣贤让人舒服吗?
·今日微言(应在金氏闯出大祸前消灭之)
·今日微言(不绝缘,不攀缘,只随缘)
·今日微言(让善人都得到善报,让恶行都受到惩罚)
·今日微言(谤誉无不可,入耳无不顺)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论语点睛》:子产具有四美德
·今日微言(年龄不是免责的金牌,时代不是卸罪的平台)
·儒门三大杂家
·今日微言(最需要启蒙的恰是启蒙派)
·今日微言(尊我贱我誉我谤我都无所谓)
·今日微言(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思想家)
·启蒙胡适
·儒理普适于一切时代(答客问)
·预测:彻底去毛知几时
·有人誉自心发,自喜功不唐捐
·两个判断,立此为证
·如何对待恶女恶少---从仲大军事件说起
·也论知识分子的堕落
·知识分子的责任
·今日微言(不懂五常不正常,不读五经不正经)
·今日微言(哪里是祖国,哪里就应该自由)
·如何对治恐怖主义
·重申一大儒戒,正论“神道设教”
·关于马学儒化和儒学马化----与钱逊教授商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李庄案

   《关于李庄案略答长风君》东海支持和拥护薄熙来,是支持拥护重庆当局已经展开的铁腕打黑和即将进行的立法反贪工作。同时“希望薄熙来先生始终坚持在公平公开公正的平台上、在法律的轨道上解决问题。一切让法律说话,让证据说话,让所有案件都经得起法律、事实和历史的检验。”(《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这当然不意味着重庆当局的一切行动我都支持。我曾建议,要打黑,不要打黑歌;要高尚,不要禁低俗;可以禁官员低俗,不可以禁民众低俗。(详见《治官要严、待民宜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关于李庄案。李庄是否黑律师,黑到什么程度,出了哪些“规”犯了什么法;重庆方面“程序”上有什么问题,法律运用上有没有瑕疵,有没有审判失公、宽严失度的地方?我了解的情况有限,至今尚未发言(我跟新闻屁的兴趣越来越低)。我以为,诸如此类问题都可以实事求是地进行探讨和批评,有争论也是正常的。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次打黑行动包括针对李庄的司法行动与“文革那套手法”及历届“政治运动”有着本质的区别。李庄案公开审理、大量人员旁听、媒体充分报道、不同意见激烈争论等,这不就是在“走法律程序”、“在法律的轨道上解决问题”吗?何尝“想怎么判就怎么判”、何尝“不择手段”、“凌驾于法律之上”-----这种无视事实上纲上线甚至悬空驾构的批评是不负责任的,恰颇具文革逻辑和红卫兵风范呢。

   反对“不受制约监督的权力”、警惕权力的滥用,应该,但这不能拿来作为反对打黑的理由。胡总说“不折腾”,也绝非主张纵黑纵腐一切无为。薄熙来打黑反贪,顺应民心民意、代表人民利益、符合正义原则,正是“站在历史高处看问题”。倒是一些专家学者及自由知识分子,不仅水平有问题,思想和立场都令人忧虑。如果大家都象长风君那样抱着“不要再提什么打黑,大家都是中国人,不要提黑不黑”的态度,那这个时代就真的一点光亮也没有了。2010-1-1东海老人

   附《长风:就重庆打黑求教东海一枭兄》 东海一枭兄,北国之春一别数载。近日于凯迪拜读兄之雄文,兄力挺厚厚打黑,这多少出乎我的意料,以兄之阅历有此见解,长风甚是不解。关于重庆打黑,我先前已写过一文《红与黑,论重庆打黑打出黑律师》。现在我再简单说下我的想法。  李庄律师的案子已经开审了,我不想关注那些辩论的细节,我只想问重庆方面为何不敢现场直播庭审?为什么不让八个证人出庭?既然认为自己打黑是正义的,不违法,那好,你公开呀,不敢是吧?心虚了。作恶也好,作善也罢,你站出来,那你是爷们,偷偷摸摸的搞算什么,判十一年,判二十年,除了会这个还会什么。黔驴技穷都是如此。  政治运动的初衷都打着美丽的理由,善意的理由,高尚的理由,但是在实践中却为冤假错案提供了舞台,为了目的而不择手段。专案组竟然凌驾于法律之上,请问专案组的成员是上帝组成的还是火星人组成的,如果不是,那我们就无法相信你的权威性,而是相信你会作恶,因为你成了不受制约监督的权力。权力就是一把双刃剑,而不受制约的权力就会作恶,而且是大恶。历史的经验早就告诉我们了,打黑不是什么发明创新,从中国历史上看,搞运动打黑的能顺利收场的几乎没有。  这次打黑依然采用文革那套手法,首先对人进行抹黑,先让这个人尊严尽失,然后想怎么判就怎么判了,然后屁民们就开始鼓掌了。几十年过去了,公仆异化为老爷,公民变为屁民。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还在搞政治运动,这真是中国人的悲哀,骑虎难下是了吧,那就等虎吃吧。  胡总书记曾站在历史的最高处说“不折腾”,这虽被一些人误解不锐意进行改革,但更多的人们相信所谓的“不折腾”就是不搞政治运动,可是重庆似乎不在历史高处看问题,而是在盆地看问题,一顿瞎折腾。这场剧该怎么收场呀。  不要再提什么打黑,大家都是中国人,不要提黑不黑,多问黄不黄。不是唱红歌就骨头硬,本公子就是看黄片也是铁骨铮铮。我宁愿魔鬼走法律程序,也不愿意让天使为所欲为。卸下伪善的面纱吧,因为你只是人,不是神,不是说了吗,那只是个传说。  如果李庄无罪,我会欣慰!如果李庄获罪,我会高兴!因为历史告诉我就两个字“快了”。  以上是我的一点看法,望枭兄不吝赐教。长风 2009年12月31日 于不知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