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眼花缭乱瞎嚼蛆]
东方安澜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眼花缭乱瞎嚼蛆

                   眼花缭乱瞎嚼蛆

   年底,饭桌上大家谈的最多的就是对社会的关注,大家总的觉得,现在的社会公共事件层出不穷,令人眼花缭乱。大家七嘴八舌,都站在自己的角度提出各自不同的观感。但多有雾里看花只囿一面之嫌。

   我的看法,是三个方面的成因:

   一是民主派和权力阶层的博弈。民间力量的成长。财富的积累,资讯的快速传播,公民维权意识的加强,这在汶川地震,钉子户反抗的过程中表现的尤为突出。未来的走向,独立知识分子带领觉悟了的民众向争取公民社会目标迈进。但是,可能吗?我的看法是他们一厢情愿画饼充饥。他们想以渐进的方式推动民主和法制,愿望是好的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他们的诉求,必然要蚕食权贵阶层的利益,而权贵阶层手里掌握着强大的国家机器行政资源经济命脉,民主派争取民主的呼声就像蚂蚁和老虎的博弈,与虎谋皮的妄想。

   为什么这样说?人的行事方式大致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思维脉络知识结构性情爱好,国家的行为方式大致类同。这中间有三个看点:1是近来的国进民退。权贵重新掌握国家的重要行业领域,垄断经济命脉,中国共产党已经完成国家权贵党的转型。2是对军队的控制。除了大幅度提高现役军人的待遇特别是团以上军官的待遇以外,09年下半年还提拔了三个太子党上将,09年年底又大规模调整军队的人事布局。胡换人的背后,显然是在为十八大布局。3是大家没注意到的,在各私营企业或外资企业等建立党支部,这是对社会死角的渗透,也是起到扎扎实实推进控制社会每一个细胞的目的。

   这几年我的观感,“科学和谐新包装,庭前还开旧时花”;这个政权,“不到临崖绝命时,不会俯首让五岳”。中国不会出现德克勒克和戈尔巴乔夫。

   二是与民争利的博弈,矛盾集中在圈地运动中。政府的圈地运动,已经成了地方财政的主要经济增长点。在自上而下的官僚体制中,GDP上去,官职就能上位;手里有了钱,就能控制下属,推行城市改造等等。有钱好办事,容易出政绩,有了政绩,有了得力的下属,官位就愈牢固。

   在外贸、投资疲软的情况下,就只有靠圈地运动下的房地产业来制造神话。在弱势和政府的利益冲突中,倒下的总归是弱势。今后,这类事件会越来越多。不要奢望法律,不要奢望人大代表,可以断言今后唐福珍们会越来越多。

   三是党内各派的博弈。内斗加剧,做官风险越来越大。09年12月,就有五位省级高官自杀。官是制度的奴隶。随着十八大的临近,党内派系倾轧加剧,各方都试图占据有利形势,重庆的唱红打黑就是很好的例子,一方面赢得民心,一方面赢得被边缘化了的党内元老势力的支持。这为以后的上位占据了有利的舆论和民情。

   09年十一阅兵,民主派对江站在胡的后面象太上皇一样多有指责。我倒认为这很顺理成章。江很大程度上是为自己的团队在站岗。中国有句古话“狡兔死,走狗烹”,江如果不站出来,显示自己还有讨价还价的实力,他这一帮子人必定树倒猢狲散,手下一倒,自己离被清洗的日子也不远了。江之于胡不会达成也不可能达成叶利钦之于普京那样的赦免盟约。看看朱镕基,培养的八个金融高官,现在只剩戴相龙和周小川(大概)两个人了,其他都在监狱里。而且戴相龙们也被边缘化了。

   官场就这么残酷。

   综合以上,10,11,12年,天下不会太平,想不折腾而不可得。如果形势恶化,不排除出现这样的情况:11年年末到12年放松管制,让民主派误会为曙光,得意忘形之下出现某种集会运动,当局一声令下北京戒严,再制造个某某门事件,派江系军官清场,一清场,手上沾了血,和今上就同路了;违命,就顺理成章下位,拿下。还可乘机借用平息动乱的机会挟持党代表,最后团系全盘皆胜。江系现在最大的本钱就是确保江活过12年。

   注:穷秀才瞎嚼蛆,空论时政,如有不妥,即刻删除,本人上有高堂下有妻小,谢绝跨省。

                                 10、1、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