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中美网络风云起苍黃]
陈维健文集
·中华民国总统有权对香港大陆说三道四
·真男儿普京情挑习夫人
·习近平答美记者问充分暴露独裁者的嘴脸
·香港和平抗争处于落幕大陆暴力抗争烽火连天
·习近平的吃的是谁的饭?砸的是谁锅?
·从神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看习近平执政二年
·周永康之罪是泄露了党内包括习近平在内官员的财产
·习近平派中纪委进驻“人大”与袁世凯包围“国会”有得一拼
·打倒反动派拨回中国前进方向 -----2015年新年宣誓/陈维健
·习近平终于露出了反腐的本质政治清洗
·踩踏事件表明上海政府已处于半瘫痪状态
·2015文章
·没有不可批评的主义 为自由而死的“查理”
·袭击《苹果》是袭击《查理》香港的翻版
·习近平引领中国走向全面危机
·“安邦”被揭中共恶斗要死大家一起死
·阿里巴巴霸气十足国家工商局含辱吞吐
·寺院挂横幅拍马 习近平功德何在
·《穹顶之下》穿透中国社会
·从果敢事件看中共对华人始乱终
·狼真的来了!中共之分崩离
·从周永康案变质看习近平的政治大清洗
·习近平视“朋友圈”如虎与人民为敌
·习近平判高瑜也判 了自己的政治死
·孙立平教授的权贵利益集团与警
·王健林的商业帝国与中共权
·感谢《纽时》感谢报导习家财富的英雄傅才德
·习近平带领中国重回“中苏友好”时代
·王岐山习近平这只大老虎你敢打吗
·庆安枪案中的“公民行动
·纪念“六四”后继有
·香港阻击中共倒行逆施的政改方案成
·反腐趋于基层打压民间自由派更为严
· 习近平欲平反“六四”
·我心中的尊者达赖喇嘛---祝尊者八十大
·股市崩盘习组长使出杀手锏枪杆子托
·习组长不是以法治国的推手而是杀
·从令计划的五项罪看习近平之厚
·习近平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
·中国将成为习家天下包子
·血统论是习政权最后的理论防线
·天津大爆炸习组长应负政治与领导责任
·从天津大爆炸看习政权对付危局的能
·中共反法西斯 胜利阅兵实是习特勒法西斯阅兵
·拒绝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就是拒绝与藏族和平共
·到底是谁迫害了那个藏族孩子
·大阅兵前中共高层到底发生了什么 ?
·难民潮 欧洲可歌可泣的“自杀性”爱
·希拉莉为习近平访美“画龙点睛
·官逼民反的柳州连环大爆
·习近平访美后果严重无法面对党
·国民党玩完了
·纽西兰“全黑队”感动球迷的瞬
·“习马会”后两岸关系将会更远
·缅甸民主胜利但要警惕新的独
·巴黎遭袭击中国愤青幸灾乐祸又起
·中国为何在国际反恐问题上扭捏作
·中共权贵与西方资本的丑陋交
·从谷开来杀人减刑看习的以法治国
·2016年
·绝不能让我们的国家再回到文革黑暗的时代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陈维健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
·中共对台民主从假导弹到假军演
·从国民党的一位高层干部看国民党惨败与未来
·高棉的微笑与血色的高棉
·面向太平洋的新台湾人—2016台湾观选(之二)
·旺角小贩事件中共为何演义为分离暴动
·梁警官案与华人的民族情绪
·王毅“遵宪”论中共对台政策重大改变
·党媒姓党习近平把自己推到火山口上
·台北——他乡遇故知
·中纪委反对绝对忠诚称颂犯上直言
·为习“挖坑”者习近平自己也!
·习近平会作毛泽东式的检讨吗?
·中共西藏政策“活佛”也成大买卖
·王岐山中纪委讲话胡说八道
·这次中共权贵财富曝光影响不寻常
·李克强以柔克刚 习李威望此消彼长
·“红歌秀”习近平核心当不成要想当舵手了
·习李争相考察院校为哪般
·雷洋之死与中国的中资阶级
·纪念“文革”最重要的是不让文革重演
·不谈“九二共识”地不动山不摇
·军队国家化与郭徐二位军委副主席
·是谁给了警察施暴的权力
·周恩来“同志” 读蔡咏梅的《周恩来的秘密感情世界》
·习粉栽脏中宣部,中纪委为刘云山卸黑锅
·林荣基战胜恐惧披露真相大英雄也!
·乌坎风云又起世上最奇特的反贪与贪官
·令计划没计划,令完成已完成
·中共真的在乎南海吗?
·太平岛不会沉没台湾有可能沦陷
·长歌当哭的《炎黄春秋》
·“认罪”只能上高贵者更高贵让卑劣者更卑劣
·傅园慧里约奥运中国队的闪光点
·从江泽民九十大寿想到的
·富凶极恶 天怒人怨的杭州G-20
·大转折—“澳洲价值守护联盟”抗毛音乐会胜利(深度报导)
·习近平走过的扶贫路与杨改兰一家因贫自绝的路
·最后的抢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美网络风云起苍黃

   
   
   美国搜索引擎巨无霸Google在中国的公司“谷歌”宣布,如果中国越来越严格的内容审查过滤,和其客户邮件继续遭到攻击,公司可能不得不作出最痛苦的选择,撤离中国。“谷歌”的宣布,不但一石激起千层浪,也导致中美两个大国自互联网问世以来,针对互联网意识形态所展开最大的争执。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表示:对谷歌遭受中国黑客的攻击感到忧虑,并要求中国对此作出解释。国务卿希拉莉则在关于网络自由的政策演讲中对中国发出警告,她说:从事网络攻击的国家将面临后果和国际社会的谴责。中国政府限制自由获取信息或侵犯互联网用户的基本权利,将危害到中国在下一个世纪的进步。美中在这个问题上有不同的看法,我们打算用坦率的,积极的和合作的方式解决这些分歧。中国方面,外交部表示,在中国的外国公司必须遵守中国的法令,谷歌也不例外。在“人民网”署名“张敬伟”的评论文章则更是措词强硬地称:美国利用谷歌事件拿中国开刀,并在全球范围内覆盖起一张网络外交的大网,作为推展‘巧实力’的凭借,维持其在‘后危机’时代的一超独霸地位。对此,美国媒体将之成为新的‘克林顿主义”。

   
   中美两国的关系自小布什时代起,因着“反恐 ”的需要与中国的“伙伴”关系进入“联盟”关系。去年奥巴马上台又由着美国的金融风暴更需中国经济上的支持,使这种“联盟”关系更为紧密。国务卿希拉莉和奥巴马总统先后访华,在中国人权问题上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基本已经放弃了作为一个民主国家道义上的责任。从而使中共政权在对中国异见人士的镇压,从尤抱琵琶半遮面到有持无恐 。对网络、电子信息的监控、拦截更是日趋疯狂。无庸置疑,这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民主社会对中共专制政权退缩所造成的恶果。“谷歌”作为互联网信息交流的代表性公司,它的业务在进入中国之初,为了商业上的利益,对中国要求对信息的过滤是姑息的。因为有了第一步的姑息,就无法在五十步与一百步之间作出选择,结果必然是一步一步地退让,最后丧失搜索引擎交流信息的功能。让在原野上奔跑的一只狗,成为圈养在栏里的一只猪。谷歌在中国的遭遇,可以说是美国政府和美国公司对中共政权采取绥靖政策,姑息养奸的结果。
   
   民主国家与专制国家可以为了利益结成伙伴,结成同盟,但是民主与专制两种意识形态则既不可能结盟也不可能调和,所谓两种制度的结盟产生“双赢”的结果,只能是某些政客的一厢情愿。民主的本质是反对专制,专制的本质一样是反对民主。民主多一分,专制就少一分。同样专制长一分,民主就少一分,是此消彼长的关系。然而当今一些民主国家的政客们,受利益驱使,有意模糊这样明明白白的道理。但是不管西方政客如何,中共当政者对民主和专制这样的一种关系,却是看得十分透彻,他们清楚在民主问题上是不能步让的,让一步,专制权力就减少一分,专制权力减少一分,他们的利益就减少一分。所以西方民主国家在和中国专制政权打交道过程中,总是步步失分,中共则是步步为营。希拉莉在讲话中提到“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限制,将危害到中国下一个世纪的社会进步”。但对一个目光短浅,只看到眼前利益的中共政权来说,下一个世纪的危害对他来说又何足道呢。中共在成为权贵利益集团的今天,重要的不是社会的进步而是维护政权的生存,而专制政权所赖以生存的一个重要条件,就是对信息的封锁。
   
   谷歌的何去何从还很难预料,如果谷歌依然留在中国,它的“不作恶”的原则,相信是难以保全的。谷歌听命于中国政府拦载、过滤中国民众渴望得到的信息,已是作恶,中国异见人士在谷歌设制的邮箱受到攻击、盗用也非一日之长,这是对恶的默认。虽然这是逼迫之下作出的,但逼迫的作恶依然是一种作恶,当然谷歌最终拍案而起还是值称颂。但是在美国政府既定的对华政策没有作出调整之前,谷歌的拍案,只能是拍案惊奇,不会有实质性的斩获。中共政权不会为了一个谷歌,在关系到政权的存亡问题上让步的。谷歌的拍案而起,赢得了中国网民的鼓掌和鲜花。而网民们的鼓掌和鲜花所表达的是,中国网民们对信息的自由交流,到了何种样“求贤若渴”程度。如果谷歌最终为了利益仍然留在中国,对中国网民的失望和伤害又会是多么地深痛。
   
   互联网改变了人类的生活,实现的不仅仅是“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在有着近四亿中国网民的今天,已是民众不出门皆知天下事了。在这样一个信息时代,一个政党,一个政府,为了私利监控、拦截、过滤信息的内容,是与这个时代相悖行的。明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一百年前,大清王朝面对世界的变动,面对浩浩荡荡的宪政风潮,被迫退位时下了它的最后一道诏书,1912年2月12日,隆裕皇太后宣告大清王朝退位。退位书说道:人心所向,天命可知,予亦忍一姓至尊荣,拂兆民之好恶,今天外观大势,内审舆情,特率皇帝将统治权公之全国,立为共和立宪国体”。中共与清王朝比,虽然专制,已是现代政党,难道不能比同清皇室,放下一姓之尊荣一样放下一党之私利,顺应时代,顺应民心,成中国民众百年之梦想,建立民主宪政的国家。
   
   谷歌所引发的中美两国在互联网问题上的争端,一如双方政府共同表述的那样,不会影响两国的关系。中美两国作为伙伴也好,作为联盟也好,在以利为利,而不是以义为利的世道下,亲密也好,争执也好,都是没有是非的利来利往。冲破中共对互联网的封锁,让中国走向自由和民主。我们不靠天,不靠地,也不靠外国人,靠的是中国民众的智慧和勇气,靠的是民主人士对民主追求的执着和勇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